仙疆魔域

第78章 劫杀1

第七十八章 劫杀1

新书推荐:

是真的母狗和母狼,有的这些母狗和母狼还大着肚子,看样子跟人类男人玩完已经怀上了人类男人留下的种,再过几个月,就可产下狗人和狼人了。

这些人兽一看这么多高手来到,就连母狗和母狼都放了出来,刹那间,形形色色的妖魔鬼怪,就疯狂的扑向了这些人。

凌玉霄和三个女子就跟这些人兽和狼群狗群展开了搏斗,而另外几人,就负责释放那些男人。

那些男人一旦得到自由,甚至连衣服都不穿,

一缕不着的也跟凌玉霄等人一起跟人兽和母狼拼起了命来!

这些男人恨透了这些人兽和母狗母狼,虽然刚刚就跟母狗‘那啥’完毕,怎么说,那些母狗和母狼也是他们的‘情人’,但情人往往也会成为了仇人!

男人们跟母狗母狼的时候,被人兽带着,捆绑住仅有的一条手臂,只露出男人最珍贵的,女人也喜欢的那个传宗接代的东西,被按在母狗母狼的屁股上,生生的逼着跟母狗母狼‘那啥’。

若是不从,就是一鞭子,若是不听话,或者男人那东西疲软不中用,就是一鞭子,就算他们男人那东西雄风壮壮,可是和母狗‘那啥’的时候,也难免弄疼母狗母狼,不要说母狗母狼,就算是人类的男人跟人类女人做那种事时,人类的女人都会痛,更何况母狗了。

所以,痛的母狗和母狼汪汪嗷嗷乱叫,回过头来就咬,所以这些男人被咬的遍体鳞伤,惨不忍睹!

若是给这些男人一个机会,那他们宁愿剁掉男人这玩意,一辈子不享受玩女人的快乐,也不愿意被这般凌辱折磨!

他们不但被强迫去跟母狗母狼‘那啥’,也被那些人头狗身,浑身是毛的母人兽,弄的这些男人是生不如死!

这时,他们恢复了自由,哪里能放过这些人兽?

要说还是男人勇敢和坚强一些,在这一点上比女人要有用的多了,这些男人一缕不着,拿起刀枪,甚至赤手空拳就跟母狗母狼人兽们展开了拼杀!

三个女子虽然在打着,可是也难免能看到那些‘那啥’的男人,就见那些男人腹下一根长长的小棍来回的乱摆,她们看到那男人最神秘,女人也最渴望得到的东西,一个个也羞的脸上发热,臊的不敢再看,但又想看,她们心中乱跳,一个个均是暗暗的道:“原来男人是这个模样的,咦,真难看,恶心死了,难道成了亲,这……这肮脏丑陋的幫幫就要放进我们女人那里吗……那是什么滋味呢?真的会很舒服吗?”

她们虽然是女子,可是也有欲/望,禁不住也想入非非,幻想着男人那东西进她们‘共有处’那是什么滋味。

(何为共有处,这个不解释了,只因为私字这破站禁。)

(何为那啥,他母亲的,禁止!!!!!大家明白就行。)

想到这里,这三个女子一个个脸更红了,一个个心中不由得暗自骂自己‘神圣上流’,(这意思的反义词,老子写那字,又被禁了,真他奶奶个熊!弱智的编程。)竟然会想这些事。

但这也不怪她们,怪就怪这世界上的造物者,既然上天制造了男女,既然上天将天地万物造成了公母男女,人又有什么办法?

人类,不过也是天地的玩偶之一罢了!

可耻肮脏的不只是人类,天地万物皆是用这种丑陋不堪的方式繁衍生息,一代又一代的繁殖下去,一代又一代的继续着做天地间的玩偶!

因为人活到头,依旧是一场空,既然人总会死去,死去什么也得不到,那又何苦来这人世间受苦受罪受磨难呢?

也许,生命就此结束,也未必就是一件坏事,至少世间没有了烦恼和寂、寞,没有了争斗了血腥,也没有了痛苦和折磨!

只要有生命的地方就有争斗和血腥,这就是这世界的真面目!

谁的拳头硬,谁就是霸主,谁就可以随意的‘那啥’男女,主宰他们的命运和生命,这就是这世界的公理!

适者生存,强者为霸,就是这么无情,就是这么残酷!

这十一个人就是霸者,他们本事大,故此,他们就是这些人兽和狗群狼群生命的主宰者!

本来,这十一个人对付这些人兽和群狼也不成问题,再加上这近二百名人类强壮男人的帮助,故此,更是胜的容易了。

可那些男人一个个有的被狼咬伤,有的被咬死,有的被咬掉男人的东西,有的奄奄一息,他们可不会法术,所以他们是凭着自己复仇的心在拼命,仅仅这一场惨烈的厮杀,群狼死了,群狗死了,人兽死了,近二百多只有一条手臂的男人也死了六七十个!

还有一些母狼母狗挺着大肚子,这些男人也不放过,一个个如疯了似的就把这些母狼和母狗给剁成了肉泥!

不久前,这些母狗可是这些伟大人类男人的妻子和情人呀!

这些母狗母狼的肚腹内怀着的可是他们的种子,他们的子女呀!

可是,他们知道,这些母狗和母狼不能留着,就连他们自己种的种,自己为出生的子女也必须要铲除!

天地间最惨无人道的事莫过于此了,什么叫大义灭亲?恐怕这就叫大义灭亲了。

经过一场惨烈的厮杀,众人浑身失血,活着的男人们已经只有一百多了,三个女子厮杀完,一个个再也不敢看,臊的粉面通红,急忙嘤咛一声,跺跺脚,纷纷走出了满是死尸鲜血的战场。

即使她们想多看几眼那神秘的男人的东西,但碍于脸面,碍于女人的矜持,不让男人说出什么不是来,她们也要装装样子罢了,更何况她们本就是冰清玉洁的玉女了,但可惜,总有一日,玉女也会变成欲/女,因为人就是玩偶,谁也逃不脱命运的安排和魔咒。

女人的那东西生来就是让男人享用的,男人那话儿生来就是让女人爽的,(为何用爽,老子找不到其他的词语代替了,这活比玩意的网站,有个字就禁止,他母亲的,难道中国发明汉字是让你禁的?那干脆别发明就是了,神经病,脑残!)彼此你需要我,我需要你,阳需要阴,阴需要阳,然后开始造人的工作,繁衍生息,继续下去这种无聊而又单调的游戏,什么是生命的真谛,这就是生命的真谛,什么是人生,这就是人生的意义。

那些男人一个个厮杀完毕,知道有三个女修道者在这里,‘吃身落踢’不雅观,这些男人一看雪紫儿等女子的容貌,纷纷暗暗的思虑,恐怕那些母狗和母狼母人兽,都换做这些美貌的人类女子,那他们情愿天天被女人‘那啥’了,(什么叫那啥,不敢写,禁止写,中国的汉字不能乱用,网站的系统神经病!)情愿做人种了。

他们这么一想入非非,男人那东西就有了反应,也不必人兽母狗们强迫了。

雪紫儿等几个女子的确是美若天仙,高高的个子,亭亭玉立,高高的‘包子’呼之欲出,(怎么美你怎么去想去吧,不能形容,禁止,曰你老母,比网斩)清秀的容貌宛如精雕细琢的美玉,她们衣裙飘飘,宛如仙子衣裙飘飘下的娇软躯体,更是平添一种致命的‘那啥’,试问,让这种美貌的女子‘曰了’,这世上又有那个男人不想呢?

但人就是这么虚伪,就算想,也一定没有人会承认,这就是人类的本来面目。

不过,人又怎能随心所欲为所欲为呢?人世间有一种痛苦就叫做求不得!

看到美女,想要得到,深深的爱上她,多想抱着她,跟她‘那啥’一番,一辈子这么快乐,然而呢,又有几个可以如愿的?深爱着却得不到,那是什么痛苦?

看到俊男,美女们想要拥有,深深的喜欢上了,多想被那男人占有,可依旧得不到,那又是什么痛苦?

人,不过就是玩偶罢了,这就是做人的痛苦之处!

那些男人纷纷剥掉了那些死去人兽的兽皮和部分衣服,勉强的遮住了羞处。

凌玉霄吩咐道:“大家都需要吃饭的,四处找一找,每人背上点吃的,以便吃喝用。”

那些男人现在唯命是从,必经玉霄是这里的头目,所以,大家四处找寻,找到了不少米,然后背上了米,纷纷前来集合。

虽然他们只有一条手臂了,可是背这点吃的是用来维持生命用的,哪能不背?

人离不开吃喝,活着为了什么?说到底,还不是为了填满那永远也填不满的肚子,为了满足那永远也满足不了的**吗?

凌玉霄一看都准备好了,一看这些死去的生命们,悲从心起,但却没有办法,因为一个人要想活下去,就要伤害别的生命,一个种族要想活下去,就要狠和强大,而人类要想做这世间的的主人,就必须惨无人道的把敢于挑衅人类尊严,不服从人类管制的兽类斩尽杀绝,这就是唯一的办法!

凌玉霄的心在流着血,他长叹一声,将天地苍穹剑一挥,再看,天地苍穹剑上火焰滚滚,就射向了那些房屋茅舍,龙鱼也口吐烈火,喷在了人兽母狗母狼的尸体上,刹那间,就见烈焰熊熊,这炼狱一般血淋淋可怕的地方,就葬送在了烈火中!

凌玉霄手一挥,大家离开了炼狱,往傲人族的方向而去。

三个女子一看这么多男人,而且一个个男人衣衫不整,她们就跟玉霄打招呼说先行一步,凌玉霄也打算先走一步,因为他十分不放心那些人,故此,四个人一起走了。

凌玉霄叮嘱了几句,让自己的朋友和师兄们带着这些男人慢慢而行,而他则骑着天马,带着龙鱼和菁菁就飞上了青天。

这一百多男人一个个是无比的羡慕和嫉妒,谁又不想在天空中遨游?谁又不想学法术?谁又不想尝试骑着天马遨游天空的滋味?

可惜,他们没这个福气,也没这个命,然而,玉霄却宁愿自己什么都不会,只要一家人团聚,开开心心平平淡淡的过一生,他就满足了,可惜,天不随人愿。

这些人只看到了玉霄的遨游九天的逍遥和洒脱,可那里知道他的痛苦。

凌玉霄也不管这三个女人,这三个女人可不能像他带着三位师姐那样,拉着她们,或者让她们手拉手,搭着他的肩膀,随着天马而行。

这三个女人可是冰清玉洁的玉女,哪里能方便,因为她们毕竟不是自己青梅竹马长大的三个师姐,他虽然胡闹,可并不是糊涂人,所以他只能保持着距离。

他跟三个人抱拳告辞,叮嘱了三人小心点,这才骑着天马超越了她们,往傲人族飞去。

她们虽然御剑而行,可速度哪里能比的过天马,早就被天马远远的甩在了后头。

虽然这里离着傲人族足足有四百多里地了,可是,对于他来说,不过就是眨眼间就到的事。

他们先灭豺族,豺族离着傲人族就三百多里,然后又灭狗族,狗族离着豺族还隔着一百多里地,而这里又隔着狗族一百多里地,这些人兽分布的地方,已经形成了几乎半个弧形的感觉,彼此离着傲人族都是差不多的距离,这里离着傲人族所以差不多四百多里地。

要是走路而行,那可就慢多了,一天正常人只能走一百多里地,三四百的路程,最起码也要走两天,可若是对于会驭物而行会法术的人来说,三四百的路程,走上半日也就到了。

这些人大都是凡人,根本就走不多快,尤其是那些女子,更是走不快了,所以,玉霄担心自己派出去的十一名师姐妹半路再要遇到什么人兽袭击,所以才这么急急火火的往回赶。

他们连赶路,带厮杀,直到战斗结束,总共用了差不多三个多时辰,以玉霄的估计,姐姐,悠悠和三位师姐保护着那二百多名女子恐怕也就仅仅走出了五六十里路也就不错了。

果不出玉霄的所料,这些女子一个个手拿着刀剑,也背着一些吃的,咬着牙往前赶路,也就仅仅走出了五十多里地而已。

曲仙儿,洪袖儿和楚桂儿这个着急,但这些女子不会驭物而行的本事,只能一步步的往前走,她们虽然一身道术,可以御物而行,可是要保护这些可怜的姐妹,一个个也只能慢慢而行,简直心急如焚。

开始时,她们也跟着走,可走了一段路,就累的要命,干脆驾驭着宝物慢慢的飞着,期盼着快点赶到,她们这才明白走路的痛苦。

曲仙儿边走边嘟囔着,不住的骂玉霄,她是千金小姐,哪里受过这种苦。

洪袖儿和楚桂儿也是一样,不住的叫苦嘟囔骂着玉霄。

看到她们这样子,卓悠悠暗自好笑,一看她们一会飞上一会飞下的,卓悠悠得意洋洋的道:“喂,某些人呢,自以为了不起,其实呢,都是弱不禁风的千金大小姐,走一点路就叫苦叫累的,唉,真是娇生惯养呀。”

曲仙儿三人哪里能听不出卓悠悠的讽刺话来,知道卓悠悠说的就是她们三个,不由得就生了气。

她们本就跟卓悠悠不和,这时没有了玉霄在旁边,更是谁也不让谁了。

曲仙儿跳了过来,气呼呼的道:“你把话说清楚,你说谁呢?”

卓悠悠笑道:“这还用问?你怎么这么笨呢?当然是说你呢!”

曲仙儿怒道:“你敢说我?”

卓悠悠笑道:“说你又如何?你以为我怕你?”

曲仙儿气的跺跺脚,怒道:“你!臭狐狸精!”

卓悠悠厉声道:“你骂谁呢?你们才是狐狸精呢!”

洪袖儿怒道:“谁是狐狸精谁明白!”

卓悠悠冷笑道:“我不跟你们吵架,以免把你们气的哭着找妈妈,玉霄哥会怪我的,我只是说说罢了,你们难道不是娇生惯养吗?”

楚桂儿也气呼呼的喝道:“谁娇声惯养?谁哭着找妈妈?我们不惜的理你,要论打,你行吗?我们三个不会欺负你的,看在小师弟的面上不跟你一般见识,你最好少惹事。”

洪袖儿道:“就是,我们娇生惯养?你说说,我们怎么娇生惯养了?”

三个人这么一吵架斗嘴,倒是觉得有趣多了,因为这么无聊的赶路,真是太乏味了,有了个吵架拌嘴的,她们反而开心了点。

冷玉蝶苦笑着摇摇头,虽然她来得不久,可却看得出来,卓悠悠经常跟这三个姑娘斗气,谁也不服谁,玉蝶暗暗苦笑,卓悠悠小时候就这么好胜,没想到大了还是那样,而这三个姑娘更是好胜的很。

冷玉蝶怕四个人别再打起来,不由得劝道:“悠悠,不准胡闹,仙儿她们都是玉霄的师姐,咱们都是自己人,不准总吵架。”

卓悠悠道:“姐姐,我知道,我不会打架的,我让着她们就是了。”

曲仙儿等三人对玉蝶倒是挺亲热,因为她们一看玉蝶性情温柔,又是玉霄的姐姐,故此十分的喜欢玉蝶。

曲仙儿道:“玉蝶姐姐,你就放心吧,我们呢,才不会跟这种野丫头一般见识呢。”

洪袖儿道:“就是,每次我们都会让着这野丫头的,而且这野丫头现在更不一样了,万一生气被活活气死了,那还不害的小师弟再去追日呀,嘻嘻哈哈……”

卓悠悠气的直跺脚,怒道:“你们!哼!我就说你们娇生惯养了,你们看看,走这么点路,就抱怨个不停,就像三个母猴子似的,上窜下跳,真是好好笑呀,哈哈,哈哈……”

《》是作者“廉红文”写的一部小说,最新。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