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79章 潜伏1

第七十九章 潜伏1

岳盈,秋离,冷凝,薛冻,倪梨姗五个龙女派的玉女,也娇叱一声,拔出自己的仙剑,也扑了上去,跟这些人兽斗在了一起。

只见半空中黑雾滚滚,仙剑灿灿,七个女子就跟群兽激烈的厮杀了起来。

她们打了起来,卓悠悠等人也不例外!

卓悠悠和曲仙儿姐妹三人,刚刚保护着二百多不会半点法术的可怜的女人们奔跑出去也就只有二里多地,就见黑云滚滚而至,人兽就御剑而行,追了上来。

这些女子不会道术,只能靠奔跑,又加上奔跑了这么久了,故此早就累的精疲力尽了,哪里能比人兽快。

卓悠悠一咬银牙,一晃霜寒剑,道:“曲仙儿,洪袖儿,楚桂儿你们三立刻带着姐妹们离开,快!”

再看曲仙儿三姐妹连动都不动,卓悠悠气的跺脚道:“快走呀!还愣着做什么?”

曲仙儿微笑道:“我凭什么要听你的?你一个人能行吗?我怕你应付不来,万一再要死了,那小师弟还不怪我吗?”

洪袖儿道:“就是,这区区几个兽妖怕他何来?”

楚桂儿道:“喂,各位姐姐们,你们快去前面那个树林中先避避,然后休息一下,我们姐妹打发了这些兽妖再去带你们离开。”

那些女子们一个个晃了晃手中的刀,真是不忍心离开。

有的女子道:“这么多兽妖,我们不走了,大家说对不对?”

“对,跟兽妖拼了!”

“跟这些畜生拼了!”

卓悠悠大声道:“各位姐妹,你们不会法术,只是白白送死,不必管我们,我们应付的了,大家速速离开,就是帮我的忙了,快,快走呀,快呀!”

这些女子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彼此搀扶着,只好往前逃去。

卓悠悠看了看曲仙儿三姐妹,皱眉道:“喂,你们真不走?”

曲仙儿微笑道:“废话,我们凭什么听你指挥?而且我们怕你应付不来,再要被人兽杀了,那可就麻烦了,所以呢,我看,你快走吧,我们姐妹三保护你离开,你的命珍贵的很,走吧,逃命去吧。”

洪袖儿嘻嘻笑道:“不错不错,你一个弱女子,有小师弟在的时候小师弟保护你,小师弟不在,我们做师姐的当然要照顾你这弱小的女子啦,逃命去吧,没事的,去吧,乖乖的啊。”

楚桂儿也吃吃笑道:“对对对,要不要我画个大花猫保护着你离开这呢?这样吧,有小师弟你就觉得安全,我就画个骑着天马的臭玉霄你骑上去逃命去吧,如何呀?嘻嘻哈哈哈……”

三个姑娘笑的嘻嘻哈哈的,卓悠悠气的使劲跺跺脚,嗔怒道:“这时候了,你们三个还胡闹什么?我懒得理你们,你们不走,死了可别怪我,哼!”

她说着,飞身而起,御剑到了半空,准备好了厮杀。

她飞上半空再看曲仙儿三个人没有动,卓悠悠就是一愣。

就听楚桂儿悠悠笑道:“唉,曾经有人说,没到傲人族之前,谁再要御剑飞行,运用法术,就是乌龟王八蛋的,那是谁说的来?”

曲仙儿和洪袖儿异口同声的道:“当然是王八蛋说的呀,嘻嘻哈哈哈……”

卓悠悠这才明白这三个人原来是想起了她说的话,奚落她一番的。

卓悠悠气呼呼的道:“好呀,有本事你们别用法术!用法术也是王八蛋,飞行也是王八蛋!”

三姐妹笑的前仰后合,一个个祭出了法宝飞上了半空,这个道:“我们赢了,你第一个用的,所以,乌龟王八蛋已经有了,我们再要用法术,就可以不算数了。”

“就是,我们赢了,再用法术和飞行,那有什么关系?”

“反正有人已经做了乌龟啦。”

卓悠悠气的使劲哼了一声,也不再理她们,知道自己一个人怎么也斗不过她们三个人的,而且这时候不是斗嘴斗气的时候,必经她们是一起的,这时候应该一致对外才对。

大敌当前,哪里有心情再胡闹,所以卓悠悠忍住了。

曲仙儿等人也不再胡闹,看了看卓悠悠,曲仙儿不再胡闹,沉声道:“悠悠,你运气不好,你要多加小心。”

卓悠悠知道大家虽然斗嘴斗气,可也没有人愿意看到彼此出事的,所以点点头,也一本正经的道:“你们也要小心!”

四个姑娘不再玩笑,排成一线,纷纷做好了厮杀拼命的准备!

第七十九章潜伏

狈的确是够狡猾的,甚至比狐狸都要聪明狡猾,可是狈军师就算再狡猾机智,却估计错了一点,那就是玉霄留的人数,令外还有一点,狈军师是无论如何就算做梦也料想不到的,不但是狈军师,就连这四个姑娘也想不到。

因为狈军师最信任的人,竟然是想要杀它恨它入骨的仇人,而且这仇人就在它眼前,天天看到。

四个姑娘一看人狈兽杀到,其中为首的一个竟然是人类而不是人兽,四个姑娘这个气,竟然有人类肯做狈的走狗,简直是人类的耻辱!

带三十名狈兽来追杀这些姑娘的是狈军师的义子毛耐,也是狈军师的左膀右臂,毛耐的修为和本事,虽然赶不上曲仙儿,卓悠悠等人,可是在狈族中却是一等一的好手。

而且他带来了三十个会法术比较厉害的人狈兽,而四位姑娘只有四个人,依旧是以寡敌众,想要胜也不容易。

曲仙儿也不再弹琴,若是人多的时候,她当然可以这么悠闲,可是就只有她们四个人的时候,根本就没时间抚琴对敌了,所以,曲仙儿将凤凰栖霞披披在肩头,而抽出凤鸣碧玉箫准备一拼。

楚桂儿也是一样,脚下踏着七色彩虹桥,驾驭着宝物,手中拿着玉龙点睛笔,准备对敌。

她的玉龙点睛笔并非真的是毛笔,笔尖锋利无比,根本就是一件兵器,玉龙点睛笔三尺长,笔头犹如锋利的枪尖一样,足可以杀人。

毛耐一招手,喝道:“弟兄们,杀!”

他一招手,让这三十多个人狈兽上,而他自己却退到了后面,没有人问他为什么会这么做,就连四个姑娘都奇怪的很,怎么这个人不亲自过来打,反而退到后边,这搞什么鬼?

但四个人那有时间想这些,大喝一声,各自驭宝物上前,就跟三十个人狈兽斗在了一起。

最令四个姑娘奇怪的是,那个为首前来追杀她们的人类,竟然依旧不动,就在一边看着。

卓悠悠暗暗的道:“这家伙究竟想做什么?现在不趁着人多,一起上,难道等我们杀完了这些人狈兽他再上?这人莫非脑子有毛病吗?”

但这时不是想太多的时候,卓悠悠大喝一声,也不管远处观战的毛耐,就扑向了人狈,暗暗的道:“我就先不管你,你不上更好,我就先杀完了这些畜生,再对付你,那更好了。”

卓悠悠霜寒剑凌空劈下,一个人狈兽就被斩成两半!

曲仙儿凤鸣碧玉箫虽然是箫,可却是一件法宝,她飞来飞去,凤鸣碧玉箫呼呼作响,就把那些人狈的头当成了木鱼。

就听到咚咚咚咚咚声不断,被她敲在头上就是一个大包,再被她敲中,就又是一个大包,不过一会功夫,围住她的人兽就被她敲得满头都是包了,有的一个不备,直接就被敲晕,从半空中跌落活活的摔死了。

楚桂儿更是坏,她这时没这个时间幻化画像应敌,只能凭着手中的玉笔了,曲仙儿是敲人狈兽的头,而她则是专门刺人狈兽的眼睛。

于是,刹那间就听到惨叫不断。

要说近身厮杀不凭那些虚幻的法术,还是要说洪袖儿的本事大,她踩着两条红袖,手中拿着断刃刀,可比曲仙儿和楚桂儿强多了。

曲仙儿擅长琴音作剑,以琴音蛊惑人心,麻痹人心的斗志,用气剑伤人,而楚桂儿则是善于幻化东西,近身厮杀,这还真不多。

不过就是一会的功夫,三十多个人狈兽的精英,就被四个姑娘杀了十几个多,四个姑娘中,还是要数卓悠悠厉害,因为她的剑适合这种打法。

就在这时,那个一直观战不动的毛耐终于动了,毛耐厉声道:“女娃不要猖狂,拿命来!”

他说着,将手中灵蛇软剑一颤,就飞了上来。

四个姑娘暗自好笑,纷纷都在想,这人肯定有病,人多的时候不一拥而上的围杀我们,死了快三分之一的人后,这才杀上来,这岂不是笨的很吗?

令四个姑娘最诧异吃惊的还在后面,就见这人嘴上说杀她们,而手中的剑乱劈乱砍,却不是对她们下手,而是对这那剩余不到二十名的人狈兽下了手!

人狈兽哪里能想到自己人会对自己人下毒手的,而且都在厮杀,也没有提防后面的自己人,一个不备,就听到噗噗噗噗噗噗,转眼间,就有六七个人狈兽就被毛耐砍掉了头颅!

毛耐也是够狠的,软剑乱挥,抖成了一条直线,就像一条条毒蛇一样,缠住了这些人兽的兽头,他大喝一声,就冲进了他自己的人狈中!

所到之处就是一片血光,就是一阵惨叫。

四个姑娘一个个简直都看呆了,一个个退到一边去,彼此互相看看,真是如坠云雾中,均是猜测不透,这人难道真有毛病?怎么杀自己人呢?

不但她们没有想到,就连人狈兽也没有想到,一个个听到惨叫声,偷眼一看,竟然是毛耐对自己人下了毒手,一个个齐声惊呼。

“喂,毛少爷,你做什么?你怎么杀自己人?

毛耐也不理他们,对着发呆退到一边的四个姑娘大喝道:“喂,你们傻啦?快帮我杀畜生呀,还愣着做什么?”

四个姑娘暗自道:“对呀,管他为什么杀自己人呢,既然他帮我们,那我们先灭了这些畜生再问问也不迟嘛!”

四个姑娘娇叱一声,又杀了上来。

经过这一阵拼杀,又被毛耐这出其不意的杀了七八个,活着的狈兽已经只有十一个了。

那十一个狈兽,一看毛耐忽然叛变,这还怎么打,再要打下去,岂不是白白送命,一个个呐喊一声,就四散而逃!

毛耐大喝道:“喂,别叫它们跑了,一个也不准留!”

他说着,飞身如闪电一般的就追上了两个,将手中剑狠狠的就扎进了两个人兽的心窝,然后一脚给踢落地上。

他杀完两个,然后又去追其余的人狈兽,转眼间又追上了一个,然后一剑就把那人狈兽给劈成了两半!

空中一道道血雾飞散开来,人兽惨嚎着就从半空中摔落,摔成了肉泥。

四个姑娘也是纷纷四散开始追杀逃走的人兽,这些人兽那有那么容易逃脱,没逃多远,就被几个人追上,纷纷给斩杀在半空中。

毛耐长出了一口气,插剑归鞘,然后来到了四个姑娘的面前,虽然他帮着杀人兽,可他毕竟是来追杀的她们的人,必经是狈军师的人,是敌是友还是分不清,四个姑娘站成一排,丝毫不敢倦怠,一个个做好了厮杀的准备。

卓悠悠面如寒霜,冷冷的道:“喂,你究竟是那头的?你究竟是人还是狈兽?”

毛耐微微一笑道:“你看我像是人兽吗?我是人呀。”

曲仙儿道:“喂,你不是来杀我们的吗?你不是人兽那边的人吗?为什么杀你自己人?你莫不是脑子进水了?”

洪袖儿道:“我看他脑袋不是进水了,一定是被驴踢了才是真的。”

毛耐苦笑,轻轻摇摇头道:“我自然有我的道理,对了,请问四位姑娘,哪一个是傲人族的冷玉蝶,那一位是傲人族的卓悠悠呢?”

卓悠悠全身就是一震,暗暗的道:“这人怎么知道我的名字呢?”

没等她搭话,曲仙儿道:“喂,你瞎了?卓悠悠这不就在这里吗,你看不到呀?”

毛耐脸上有喜色,追问道:“那……那你们谁是卓悠悠,莫非……莫非是你不成?”

他一指曲仙儿,曲仙儿气呼呼的道:“我这么漂亮怎么能是卓悠悠呢?你看我们四个中,最丑、最难看、最臭、最讨厌的人就是卓悠悠!”

毛耐暗自好笑,暗暗的道:“我看你最难看,这姑娘真是有毛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