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79章 潜伏2

第七十九章 潜伏2

但他那里能跟她斗嘴,只好苦笑道:“你们四个人都是这么漂亮,那有难看的?姑娘不要开玩笑啦,请问谁是卓悠悠?”

卓悠悠狠狠瞪了曲仙儿一眼,抱拳道:“小女子正是傲人族的卓悠悠,不知你找我有什么事?”

毛耐惊喜交加,失声道:“呀,你就是悠悠!悠悠!”

他说着话,抢步上前,就要来卓悠悠的身边。

卓悠悠将霜寒剑一指,喝道:“不准过来,再要过来,我可就不客气了,你究竟是什么人?”

如今,敌我不分,卓悠悠不是笨蛋,哪里能轻易的让敌人近身?

毛耐眼中有泪水滑落,叹道:“悠悠,你长大了,我认不出你来了,我……我也长大了,你也认不出我来了,我……我也是傲人族的人呀!你还记得有一个叫毛毳毳的孩子吗?我……我就是你毛哥哥呀!悠悠!”

毛耐说罢,泪水止不住的滚落,卓悠悠也惊呆了,失声惊呼道:“你……你是毳毳?你真的是毳毳?”

毛耐点头道:“是呀,我是毳毳,我是毳毳呀!”

卓悠悠也哭了,将剑归鞘,刚想过去,就被曲仙儿三个人拦住。

曲仙儿沉声道:“他随便一说你就信?你这么傻?万一他要是骗你,为的杀你呢?”

楚桂儿道:“不错,防人之心不可无!”

洪袖儿道:“是友是敌尚未可知,你可别傻的信了他的话!”

卓悠悠心中暗暗感激,知道三个姑娘是好心,虽然四个人不和,也爱斗气斗口,可是毕竟都是一起的,都不想看到对方出事,的的确确,仅仅凭着他一说,就信他的话,的确是太危险了。

毛毳毳苦笑道:“也难怪你们怀疑,悠悠,你可还记得,咱们小的时候,经常去山上听山海爷爷讲故事,你还记得吗?玉霄最坏了,有一次捉弄菁菁鸟,给菁菁鸟的鸟食中掺进了酒,害的菁菁都醉了,还有,那条龙鱼见玉霄第一面就很亲热,不过我们谁摸都不叫摸,但龙鱼却听玉霄的话,玉霄是第一个让你摸龙鱼的,你当时还很害怕,还有,你还记得吗?我们曾经比赛撒尿谁尿的远,赢得人就娶你做小媳妇,结果,玉霄赢了,还有,你还记得吗?有一次咱们一起去砍草挖野菜喂猪,在砍草的时候,有一条蛇窜了出来,你吓得扔掉了镰刀,结果,扔在了我的手臂上,把我的手臂砍伤了,你看,我这里还有那道伤疤,你看看……”

他说的都是一些过去的事,别人不知道,卓悠悠哪里能不知道?

他只说了几句,卓悠悠的人就如同被雷电击中了一般,愣住了,这时,再看他的右臂上果然还有一道很深的伤疤!

那件事她当然还记得,那时候,在林中砍草的人没有玉霄,因为玉霄一向最懒,砍草挖菜喂猪喂鸡的事,他从来不做,而且他早就被宠的不成样子,至于那些家务事,砍草除草,摘菜做饭什么的,早就有玉蝶做了,而玉霄只知道到处玩。

所以,那次,在一起边玩边砍草的孩子中,没有玉霄,有玉蝶,毛毳毳,还有犇犇,小鱼,另外还有几个小姑娘。

那一次,毛毳毳就离着悠悠三四尺远,结果悠悠刚刚来到草丛边,一条小蛇就窜了出来,吓得她妈呀一声扔了手中的镰刀,结果正好砍伤了毳毳。

毳毳没有怪她,虽然伤的不算重,没有伤到骨头,可是伤的也不轻,伤后来虽然好了,可是一道很深的伤疤却留下来了。

历历往事犹如昨天一样,这甜蜜快乐的童年,那最难忘一生中最快乐的逝去的岁月,她如何能忘却?

卓悠悠一看他的手臂上的伤痕,再一听他说的每一句话,她再也忍不住了,哇的一声就哭了,张开双臂就扑进了毛耐的怀中,痛哭道:“毛大哥,真的是你呀,真的是你呀!原来你也没死,真是太好了,太好了……”

卓悠悠什么也相信了,只是过去那些小事,除了他们几个当事人知道之外,没有人知道,更没有人假冒的了,他们几个男孩子荒唐的比赛撒尿谁尿的远,而且还是在她们几个女孩子面前,羞的她们几个女孩子背过脸去,连看都不敢看,然后玉霄说赢的人娶她做小媳妇,这种事若不是当事人,谁又能假冒的了?

小时候他们的荒唐事,除了玉霄他们几个,就只有悠悠知道了,所以,她完全信了他的话,因为没有人可以假冒这些。

果不其然,这个人正是当年侥幸逃生的毛毳毳,当时傲人族一百多人中,凌玉霄为了外公的死,跑到山上去询问如何救外公,结果,得到了山海老人的数宝,凭借着追日靴和他的聪明,逃的性命,又没有跪拜就拜了师学了一身的本事。

牛犇犇和白皛皛二人走在了一起,最后误入白民国,白皛皛拜了个义父,然后跟牛犇犇又去了昆仑,犇犇进了梵音阁做了和尚,学了佛家的法术,皛皛拜在凤仙人的门下,做了凤的徒弟。

冷玉蝶和卓悠悠也分道扬鞭,玉蝶脸不幸毁容,结果被神鸟凤凰所救,拜在了凤凰圣母门下,卓悠悠误走君子国,被伪君子奸污,侥幸逃命,千辛万苦到了龙女派,拜了苏冰为师。

而只有毛毳毳一直以来没有任何消息,众人还以为他死了,其实,毛毳毳并没有死,也是侥幸脱逃,不过,只逃走了两个月,就已经疲惫不堪,下一步不知道怎么办,他衣衫褴褛,落魄街头,后来,他一狠心,决定入魔道,去找那些妖魔,拜入妖魔门下!

他装作落难的孩子,找到了狈窝,被狈妖抓住,他又是磕头,又是甜言蜜语的,狈军师一看是一个要饭的孩子,又这么聪明,于是决定留下他为奴,毛毳毳心中有恨,他也是亲眼见到妖魔屠戮自己的家园,屠杀自己的亲人,他也将这份血债牢牢的记在心中,恨不得亲手杀了这些畜生,恨不得将畜生们碎尸万段,但他知道不能轻举妄动,他暗暗的思虑,知道总有一天,侥幸逃出去的朋友们一定会回来报仇的,于是他就决定卧底于妖魔中,到时候,好助朋友们一臂之力。

但狈军师何等的狡猾,那这么容易的信任一个人类?

一开始对他不放心,经常试验他,结果,他表现的是忠心耿耿,就连狈军师假装喝酒喝的酩酊大醉,醉的不省人事时,睡觉时故意的屏退所有人,而假装叫他伺候,试验他究竟有没有什么歹心。

结果,毛毳毳竟然对它十分的恭敬,不是给它盖被子,就是用毛巾给它擦汗,经过一系列的考验,狈军师一看毳毳真的对它忠心耿耿,于是这才收他做了义子,开始传授他法术,其实,毛毳毳真想一刀就杀了这妖魔,但他一再告诉自己,无论如何不能暴漏,就算一刀刺中了妖魔,凭他的本事妖魔也不会被刺死,而且杀了一个,还有其余的妖魔,要想除掉所有的妖魔,就只有忍耐,所以,他才给自己改名叫做毛耐,意思就是时刻的警告自己,要有耐心,要有恒心,不管怎么样,哪怕机会真的就在眼前,真的可以一刀杀死妖魔,也绝不动手!

这些年没有人比他更痛苦,他认贼作父,屈膝跪拜,仇人就在眼前,而他却要百般的献媚讨好妖魔,更令他痛心的是,妖魔剑污女人,把人类的女人当作了禽兽一样的玩弄,他无能为力,而且他不但无能为力,以免狈军师看透他不是一心,就连剑污女人时,他也装作跟畜生一样的玩弄自己的同胞姐妹!

那又是一种什么痛苦?

他感到自己一身的罪恶,剑污了这么多可怜的女人,看到这么多可怜的女人不能救,还要助纣为虐的做坏事,那是什么心情?

但他依旧装作又好色又心毒的样子,真的成了一个又奸又滑又狠又辣的妖魔!

他恨不得杀了自己,但为了这血海深仇,也为了彻底的消灭这几个妖魔,解救那些可怜的人,他不得不依旧忍痛坚持着,这就是这些年他所有的经过。

这一次,他听说有人来报仇了,还是多年前自己的好朋友凌玉霄姐弟和卓悠悠几个人为首,灭了豺兽族,又灭了狗兽族,他是又惊又喜,简直激动的都差点哭了,他等这一天足足八年了,这么多年忍辱偷生,为的是什么?这么多年来的丧心病狂,为虎作伥,为的是什么?还不是为了卧底于妖魔中,助自己朋友一臂之力,救这些可怜的人,杀了这些妖魔为死去的亲人复仇,为人类除掉这些祸患吗?

他之所以走近狈军师,只因为狈军师是狼王的左膀右臂,也是最狡猾的妖魔,甚至比狼王都难应付,所以,他才走近狈军师,为的就是除掉他!

这一次狈军师要趁着玉霄救人,来一个避实击虚,将玉霄派去护送的人和那些可怜的女子一举歼灭,这一招真可谓是毒辣至极。

毛毳毳就是一惊,该怎么助朋友一臂之力呢?所以,他这才请命前来,打算暗中助玉霄一臂之力。

当他看到玉霄早有准备时,他才放了心,心中佩服玉霄,自小他们五个就是玉霄的死党,就最佩服玉霄,如今,他还是对玉霄有一种特殊的亲切感,在他的心中,玉霄就是他的兄弟,玉霄也是傲人族中最了不起最值得骄傲的人。

这一次他之所以说带三十名狈兽去追杀,目的就是为了分化一些人兽的力量,他怕带多了自己对付不了,故此才只带了三十名,而留下了七十名。

他之所以一直没有动,只是想让这四个女人杀的差不多了,然后他再出其不意的动手,到时候就可以全歼了,若是他一开始动手,这么多人兽,万一逃走了一个,那他的身份就暴漏了,多年来的心血可就白费了,所以,他一直忍着,直到还有不到二十个人兽了,他这才假装过去帮忙,却偷偷的对人兽下了毒手。

二人也没有了男女之嫌了,相拥而泣,均哭成了一团,哭了一会,毛毳毳醒悟过来,急忙道:“咱们立刻去救援你们其余的姐妹,她们七个人对付七十个人兽,太危险了,咱们快去帮忙,不过,我是卧底潜伏在狈族的,不能暴露身份,你们先去,我躲在一边,看有漏网之鱼我就杀掉,等你们不敌的时候,我再出去帮忙,走,先别管那些女人了,她们暂时没有危险了。”

卓悠悠擦擦眼泪道:“嗯,毛哥哥,有话咱们以后再叙说,咱们走!”

毛毳毳点点头,然后跳在地上,脱下了一只人兽的衣服穿在了身上,然后将脸上摸了一层的灰土,又掏出一块黑布,遮住了脸。

卓悠悠微笑道:“毛哥哥,没想到你这么谨慎,这么聪明。”

毛毳毳苦笑道:“狈军师狡猾至极,我不敢丝毫大意,万一我带来的人兽杀之不净,脱逃了一个,那我的身份就暴漏了,咱们里应外合除掉狈军师可就难了。”

毛毳毳做好了准备,五个人赶了回来,毛毳毳没有出现,隐身草丛中,准备在势不得已的时候才动手。

这时,战斗依旧在继续,经过这一阵的拼杀,七个姑娘已经击毙了二十多个人兽,不过,还有四五个人兽,依旧在跟她们拼命。

这些人兽也都是一些精英,当真也挺厉害,七个姑娘随着灭豺屠狗,连番恶战也累了,当真是打的挺吃力。

这时,卓悠悠等四个人闯了上来,七个人又有了人支援,不觉又是精神一震。

但卓悠悠四人杀了上来,那些女人呢?

为首的大狈和小狈更是胆寒,这几个人前来助战,那前去追杀那些女人的毛耐和三十名弟兄去了哪里?它们怎么样了?

大狈边打边怒喝道:“喂,我的弟兄们呢?我毛大哥呢?”

四个姑娘心里暗笑,但知道不能说破,卓悠悠大喝道:“你大哥死了,被我们四个杀了!”

曲仙儿道:“你们那三十个畜生都被我们杀了,你也去找它们玩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