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80章 朋友1

第八十章 朋友1

新书推荐:

几个人一起来找那些女人,然后暂时的在小树林中停顿了下来,玉霄拉着毛毳毳叙旧,毛毳毳就把这些年的遭遇诉说了一遍,把自己如何混进狈类中,如何想报仇,如何想以后当正义人屠杀狈时,他们前来报仇时,他就做卧底,暗地帮忙,他的想法,全都跟玉霄诉说了一遍。

玉霄等人听了,一个个又是痛心,又是敬佩。

在傲人族仅活着的六个人中,运气最好最聪明的要说是玉霄,最贤惠温顺的是冷玉蝶,仇恨心最大,最不幸的是卓悠悠,而要说最能忍耐,城府最深,忍耐力最强,最能伪装,胆子最大,也最痛苦的要说是毳毳了。

可以说,其实毳毳的聪明并不在玉霄之下,只是他缺少了玉霄的运气,他用自己的聪明,成功打入了狈族的内部,取得了最狡猾的狈的信任,若不是聪明绝顶,谁又能想得出去潜伏卧底?

若不是胆子大,城府深,忍耐力强,他又怎敢去狡猾的狈身边卧底?而且还是一待八年,整日里见到自己的杀父仇人们微笑,谁又能做的到?

恐怕要是换了卓悠悠,别说是卧底潜伏八年,就算是一天她都能疯了!

天天见到有着血海深仇的妖魔笑脸相迎,不断的奉承拍马屁,见到自己的仇人叫爹,没有尊严的跪倒在妖魔的脚下,随着妖魔一起为非作歹,这种种的种种,若不是智谋超群,城府极深,忍耐力极强的人,谁又能做到?

凌玉霄自问,若是换做是他自己,他都做不到这点。

于是,几个人开始叙谈起来,叙谈过去的甜蜜和回忆。

第八十章朋友

凌玉霄暂时的在林中驻扎了起来,等候着其余的人前来会合,他亲自骑着天马送了信,因为他还有件大事要跟众人商议。

因为,毛毳毳在跟玉霄研究对付狈军师时,献了一计,这条计策,需要冒点险,而且也需要人接应,所以他才召集众人商议。

黄昏的时候,那些一臂的男人也赶到了这里,跟玉霄等人会合在了一起。

凌玉霄把二十几人召集在了一起,把自己的朋友毛毳毳跟众人介绍了一番,众人也是又惊又奇,充满了敬佩之色。

毛毳毳道:“狈军师极其的狡猾,这一次它派我来劫杀你们,若是失败,他一定会退进白骨洞中,然后坚守白骨洞,等待狼王前来救援,所以我们要想擒杀这只狡猾的狈,一定要迅速行动。”

雪紫儿问道:“白骨洞是什么地方?”

毛毳毳道:“白骨又叫做白骨骷髅洞就在狈寨山上,狈族的人兽们不多,只有三百多,咱们击杀了一百,顶多还有二百,白骨洞易守难攻,洞中全是埋伏,狈军师有一件法宝,名叫白骨招魂幡,它可以运用法力令洞内的骷髅白骨复活,那些白骨就会为它效力,是十分邪恶的妖术。”

廉政神色凝重,问道:“那洞中有多少白骨骷髅?”

毛毳毳道:“白骨骷髅洞洞大的很,其实,那些白骨骷髅就是被它们这些畜生残害的人类的骨骸,白骨骷髅数不清有多少,估计也有三四百多骷髅白骨吧,只要他扼守白骨洞,令骷髅白骨守护,一时半刻,咱们是无法擒杀它的,而狼王离着它只有二百多里地,它已经派人去通知狼王这里豺族和狗族被灭的事了,相信狼王很快就会前来接应,或者传令叫狈军师退走,估计,明日就会有变化,所以,咱们今晚就要攻进白骨洞,先将狈魔斩杀,去掉狼王的智囊,再要对付狼王就省了不少事了。”

白皛皛道:“哈哈,毳毳,你小子自小就是鬼灵精,除了玉霄之外,就数你鬼心眼最多了,看来,这一次你真是帮了大忙了,我们要是报了仇,你的功劳可不小。”

毛毳毳苦笑道:“白哥,我也是傲人族的人,怎能不为傲人族报仇呢?唉……只是我也是犯下了不少大错,其实也是罪不容赦。”

禅印道:“哎,毳毳你这就说的不对了,你那有什么罪?你为了卧底,不惜牺牲自己,强忍了八年,谁说你有错?谁就是混蛋,对不对玉霄?”

凌玉霄点头道:“不错,毳毳只有功没有过,不愧是咱们傲人族的好子民,没有给咱们傲人族丢人!”

魏晓晨问道:“那你是什么计策?怎样才能进白骨骷髅洞呢?”

毛毳毳道:“咱们需要冒点险了,我想这么办,玉霄哥有宝葫芦,我就将你们装进葫芦内,然后把你们带进白骨洞,我进去,没有人会怀疑,就算狈狈怀疑我,也一定会让我进去盘问我,只要我带你们进去了,咱们就算成功了一半,到时候,我念动法诀,将你们放出来,咱们合力先击毙狈魔,然后再杀出白骨洞,那些人兽没了头头指挥,就是一盘散沙,咱们再要灭狈就简单的多了。”

凌玉霄赞道:“这主意不错,就这么办,不过,不必用葫芦装我们,那放我们太费事了,我有乾坤袋,咱们都进乾坤袋内,这样放我们就速度快多了。”

白皛皛大笑道:“果然好主意!就这么办!”

禅印道:“妙计,妙计!”

凌玉霄微笑道:“大家以为这主意如何?”

原信智轻轻咳嗽了一声,道:“凌大哥,小弟有一言,不知当讲不当讲。”

凌玉霄道:“原兄弟请讲。”

原信智道:“我认为,此计不妥!”

卓悠悠道:“为何不妥?这条计多妙呀。”

原信智微笑道:“第一,我们就只有二十二个人,若是都进了乾坤袋内,万一有了危险岂不是全军覆没?第二,咳咳咳,请恕我直言,毛大哥虽然是傲人族的人,可是自小就在狈族,狈军师对他不错,常言道,人心隔肚皮,做事……”

凌玉霄怒道:“够了,不要再说了!”

原信智脸色微红,不好再说。

毛毳毳心中一痛,他付出了这么多,竟然还会有人怀疑他,这如何不令人心痛?

毛毳毳长叹一声道:“我知道大家不信任我,不过,这是唯一的办法了。”

凌玉霄问道:“还有谁不信任我兄弟?请站出来,我不会勉强,因为这仇是我们傲人族的事,冒这么大的风险我不会勉强大家。”

岳商咳嗽了一声,笑道:“小师弟,不是大家不信任你的朋友,而是此举真的太危险了,万一咱们被发现,妖魔在外面乱刀砍乾坤袋,咱们就都完了,我看咱们还是从长计议,再想别的主意。”

雪紫儿道:“不错,以咱们的修为,强攻白骨洞也不是什么难事,何必这么委屈自己钻进袋子里呢?”

魏晓晨道:“是呀,咱们直接打就是了。”

凌玉霄心中冷笑,这些人明明就是不信任自己的朋友,就算强攻也能灭狈,可是自己的朋友已经出了这个主意,若是不遵从,那岂不是怀疑自己的朋友,毛毳毳的心怎么能好受?

所以,凌玉霄决定就按自己朋友的计策行事,因为他绝不能不信任自己的朋友,更不能伤了自己朋友的心。

就算毛毳毳真的要害他,那他就算为此死了,也认了,若是连朋友都信不过,这世上还能信谁?

他是傲人族的人,是自己小时候的好朋友,他为了报仇,卧底狈族八年,他为了什么?难道不信他的话令他伤心?哪怕这真的是一计,哪怕为此而死,他也无怨无悔了。

凌玉霄点头道:“很好,那咱们就兵分两路,一路在外面接应,一面去洞内,我一定要进白骨洞,你们谁愿意跟我一起去?请站出来吧,不愿意去的,我也不勉强,不愿意去的,就在外面接应。”

禅印一拍胸脯道:“我当然也要去了!算我一个!”

白皛皛笑道:“还有我!我也去!”

冷玉蝶微笑道:“毳毳的计策这么妙,我当然也要去了。”

凤翙翙笑道:“师姐要去,我当然陪着师姐去了。”

卓悠悠道:“这真是妙计,我当然也要去了。”

傲人族的人不愧是傲人族的人,若是连傲人族的人都信不过,若是连朋友都信不过,还能信谁?若真的不幸被朋友出卖,死于白骨洞,那当真是死也瞑目了。

因为就连傲人族的人都叛变做出对不起朋友的事,那还有什么好说的?那傲人族干脆都灭绝了也就是了,因为傲人族中人,只要有一个人做出可耻的事,余下的傲人族的人都没脸再活在这世上!

凌玉霄哈哈笑道:“好,那咱们六人就一起去,就算死,又有什么了不起!”

他宁愿用死来回报朋友,傲人族的人永远待人最是真诚的,既然相信朋友,就从不会怀疑朋友!

毛毳毳感动万分,自己八年不见得朋友依旧这么信任自己,自己这八年来所受的折磨和屈辱,所做的一切一切都因为朋友的信任,已经足够了,就算死,都值了!

毛毳毳紧紧握住几位朋友的手,眼中含着泪道:“谢谢,谢谢你们信任我,我发誓,只要我有一口气在,绝不会让人在袋子内把你们害了……”

凌玉霄微笑道:“为什么要发誓?别忘了,我们是朋友,是好兄弟,你也是傲人族的人,我们都信任你,因为你是我们的朋友!”

他的话虽然不多,却已经将朋友感动,也许,之所以这么多人喜欢玉霄,恐怕就因为他的重情重义吧,虽然他顽皮淘气,可是他的心永远是热的,对待朋友,永远都是以诚相待。

三个姑娘也觉得这事太过危险,曲仙儿皱眉道:“小师弟,我也觉得不妥呀,你想想看,你们进了乾坤袋,万一……”

凌玉霄打断了她的话,微笑道:“我意已决,绝不更改!师姐,你们不必跟我去冒险,我会小心的。”

曲仙儿跺脚嗔道:“哎呀!我不是不信任你的朋友,而是怕狈军师识破,到时候,没等你们出了乾坤袋,就杀了你们了,明白吗?”

洪袖儿道:“就是,万一要发生这种事呢?”

楚桂儿道:“我看,咱们还是直接打吧,省的冒险。”

凌玉霄道:“不必多说了,我说过,我定然要去,咱们里应外合,这样,胜率就会更大,我们几个人,一定会亲手杀了狈狈,到时候,我们从里向外杀,你们从外向里攻,这样,咱们就可完胜了,人生,本就是危险的,怕危险不如回家睡觉,一个人生又何欢,死又何苦?也许,我们七个人,都说不定死在白骨骷髅洞,不过,死就死,因为,死了后,我们傲人族的人就可以在另外一个世界团聚了,若是上天一定要将我们傲人族的人全都灭绝的话,那我们就去另外一个世界团聚,这又有什么不好?三位师姐,你们不要再劝我了,我已经决定了。”

三个人气的连连跺脚,曲仙儿道:“好吧好吧,要死就一起死吧,我也跟你一起去!”

洪袖儿道:“既然小师弟你去,那我们又怎能不去?我们也去,要死,咱们就死在一起吧!”

楚桂儿也道:“咱们四个形影不离这么多年了,既然你不怕危险,那我们就陪你一起去冒险就是,大不了一死,就算死,我们也缠着你,烦死你!”

凌玉霄心中感动,轻轻的摸摸这个姑娘的头,捏捏那个姑娘的脸蛋,微笑道:“三位师姐,我知道你们不怕,我也知道你们肯跟我同甘共苦,不过,此去实在很危险,所以,你们不能去。”

曲仙儿道:“就是因为危险我们才要去!”

楚桂儿道:“不错,既然你决定了,那我们也陪着,除非你也不去!”

洪袖儿道:“咱们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就这么决定了!”

凌玉霄感动万分,叹道:“你们可曾想过师傅师娘他们吗?你们怎能出事?你们怎能去冒险?你们能助我前来报仇,我们傲人族的人就已经很感激你们了,我也很感激你们,你们何苦陪我一起去冒险?三位师姐,你们……”

曲仙儿按住了他的嘴,柔声说道:“你不要再说了,我们既然决定了,就不会更改,你要是拿我们当作亲人,当作是你的……师姐,那你就不要再拦着我们了。”

凌玉霄感慨万千,谁说人间无情?这是什么?

这些难道不是情?她们宁愿跟他一起去冒险,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这个情字?

不但是爱情,还有友情,亲情,在她们心中,凌玉霄早就跟她们是一体的,就算不做夫妻,也永远是最亲的人!

凌玉霄紧紧的将三个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小师姐抱在怀里,无限感慨的道:“好,我的好师姐!咱们就一起去,生死不分离!”

众人也是深受感动,廉政头一个站出来道:“算我一个,我也去!”

他的话永远不会太多,可是简简单单的几句话,却足以感动人心。

雪紫儿和魏晓晨也站出来道:“好吧,那我们也去!”

“还有我!”

“还有我!”

接着,又有好几个人站了出来,情愿跟着去冒险!

玉霄深受感动,抱拳道:“各位师姐师兄,我很感谢大家对我的信任,对我朋友的信任,不过,咱们不必都去,因为我有个主意,还请大家在外接应。”

廉政道:“你有什么吩咐尽管说吧。”

凌玉霄道:“我们十个人钻进乾坤袋内,进去诛杀狈狈,而各位呢,就在外面接应。”

他沉吟片刻道:“冷师姐,薛师姐,倪师姐,你们三个人哪里都不要去,就负责保护这几百个女子,就算妖魔不来,在这树林中万一遇到什么野兽,也需要人保护她们,而其余的师兄师姐们,就跟我们一起去,咱们定好时辰,从我们进洞开始算,大约一炷香的时间,你们就发动进攻,那时候,我们估计也开始打了起来了,还有,那边妖兽太多,你们十个人人单势孤,实在是太少,这样吧,你们就问一问那些咱们救回来的男人们,肯不肯随着咱们一起去灭兽,自愿的,咱们欢迎,不愿意的,咱们不要勉强,因为这是极其危险的事,有生命危险,所以咱们不要勉强。”

冷凝皱眉道:“你叫我们保护她们?她们基本没什么危险了,我们去了不是还能帮一些忙吗?不如我们也去。”

凌玉霄摇摇头道:“不,你们必须留下保护她们,我就怕万一狈军师再要在咱们不在的时候,派出妖兽袭击屠杀她们,咱们不就白费事了?而且,这荒山野岭的,她们又都是弱质女流,若是不保护她们,万一有什么野兽什么的,所以,三位师姐的担子也很重,请三位师姐不要推辞。”

三个人彼此看看,虽然玉霄说担子重,可是她们却知道,这要跟比攻打白骨骷髅洞来比起来,危险可就小的多了,不过,也的确需要人来保护她们,三个人彼此看看,只好点头同意。

倪梨姗道:“好吧,你就放心吧,我们一定会保护好她们的。”

凌玉霄道:“好,既然这样,咱们就这么决定了,现在已经快黄昏了,咱们立刻吃点东西,吃完晚饭,立刻动身。”

《》是作者“廉红文”写的一部小说,最新。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