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80章 朋友2

第八十章 朋友2

众人忙着做饭,这里男男女女也有四五百人了,但大多是一些弱质女子。

众人吃罢东西,凌玉霄又询问了那些男子汉们,肯不肯一同去灭兽,去不去均随意。

那些只有一条手臂的男人也的确恨透了那些人兽了,一百多人除了一些受伤的,基本都纷纷表示一同前去。

凌玉霄很满意,于是,立刻就动身,临走还告诫这些留守的男人道:“各位,这里都是女人多,请大家要以礼相待,谁要是做出奸污妇女的行为来,到时候别怪我翻脸无情,当场斩杀,三位师姐,这些姐妹们就交给你们保护了,我们走了!”

凌玉霄十分不放心,因为人一多,什么人都有,若是不严明纪律,万一要是出了什么事,那就不堪设想。

这些一同相随而去的约六七十个男人,根本不会法术,只能凭着双腿而行,那样实在是太慢了,玉霄早就有主意,他打开自己的乾坤袋,就将这一干人都装进了乾坤袋中,这样,他还忘不了叮嘱几句道:“喂,各位大哥,乾坤袋内有我的一个包袱,都是我的旧衣物,小时候穿的,虽然不值钱,可却是我最珍贵的东西,希望大家不要乱给我翻,拜托了。”

这些人连连答应,这一次玉霄救他们出苦海,他们打心中就感激,如今,灭兽不但是玉霄的事,也是他们的事,因为他们也跟人兽有深仇大恨血淋淋的血债!

这些人虽然多,可是装在乾坤袋内却是绰绰有余的。

就这样,二十个修道高手御剑而行,由毛毳毳引,一直往狈兽的大寨而去,果然,狈军师甚是谨慎,一看如今没有消息,就知道不好,于是下令所有人撤进白骨骷髅洞了,只留下一部分人在洞外守护。

凌玉霄骑着天马,跟毛毳毳在一起,然后将使用乾坤袋的口诀告诉了毛毳毳。

毛毳毳谨记在心,凌玉霄又询问了几遍,一看没有错了,这才放了心。

三百多里的程可不算近,众人本都十分的疲惫了,不过,兵贵神速,战机不能失,所以就算累,大家也都忍耐着,幸好这些人都是选拔出来的佼佼者,一个个修为都不凡,故此,还都坚持的住。

众人飞到白骨骷髅洞的时候,已经都很晚了,天已经都大黑了,估计都快二更了。

毛毳毳让众人停了下来,道:“再往前就有人兽了,大家就在这先隐蔽。”

凌玉霄道:“咱们走吧。”

毛毳毳道:“慢着!”

他说着,猛地从靴子中抽出一把寒光灿灿的匕首,然后一咬牙,就刺进了自己的左肩处,刹那间,鲜血就湿透了他的衣襟。

众人纷纷一惊,均不知道他这是做什么,但众人也暗暗佩服他的坚强,一个人能狠得下心来伤害自己,这种人的确不多。

卓悠悠禁皱眉头,掏出了手帕,道:“毛大哥,你这是做什么?来,我帮你包扎包扎。”

毛毳毳微笑道:“不必包扎,我正是要做给狈魔看的,这就叫苦肉计,我若是不受点伤,它肯定会怀疑的。”

他用手将自己的血在衣服上又抹了抹,这一来,他几乎全身都血迹斑斑了。

凌玉霄轻轻拍拍他的肩膀,道:“毳毳,你受苦了,咱们走吧!”

他将手中的乾坤袋递给了毳毳,笑道:“现在,你用一下口诀试试看。”

毛毳毳答应一声,解开乾坤袋的袋口,默念口诀,再看,刹那间,乾坤袋忽的一下就张开了,一个两寸大小的布口袋,瞬间就变得有七尺左右高,一丈左右长的大布袋了,就见乾坤袋内清气萦绕,雾气朦胧,什么也看不清,也不知这里面有多深。

凌玉霄微笑道:“嗯,不错,这乾坤袋可以变大,也可以吸走人,只要是四五丈之内,就可以吸走人。”

凌玉霄看了看龙鱼和天马以及菁菁鸟,微笑道:“喂,龙龙,飞飞,菁菁,这一次你们不能跟着了,因为山洞内不像外面,施展不开,飞不起来,所以呢,你们三个就留在这里,好不好?”

天马和龙鱼纷纷摆摆尾巴,那意极其的明显,竟然也要跟随而去。

凌玉霄轻轻摸摸龙鱼和天马,道:“喂,哪里太危险了,飞飞你飞天遁地行,可是我不是在外面,是在山洞内,不方便呀,所以,你们只能留下,乖乖的听话吧。”

就见龙鱼用嘴拽了拽玉霄的腿,菁菁鸟呱呱叫道:“龙龙说,打架的时候,它可以去帮忙,它要去。”

凌玉霄皱眉道:“那好吧,我需要你们的时候,一定放你们出来帮我就是,这样吧,就委屈你们先进我的小葫芦内去等等怎么样?等我需要你们帮忙的时候,再放你们出来,你们看好不好?”

三只灵兽纷纷点头,菁菁呱呱叫道:“这个主意不错,它们都同意啦。”

凌玉霄哈哈一笑,摸摸这个,摸摸那个,笑道:“那就委屈你们啦。”

众人纷纷微笑不语,没想到玉霄对三只灵兽就跟对待人一样,竟然还会征求三只灵兽的意见,而不是独断独行。

就见玉霄说罢,然后拿出小葫芦,念动法诀,暂时的把三只灵兽装进了葫芦内了。

然后玉霄看了看三位师姐,笑道:“三位师姐,你们现在改变主意还来得及,那里面可有骷髅,恶鬼,幽魂,蟑螂,蜈蚣……”

曲仙儿气呼呼的一推玉霄道:“快走吧你,废话什么!”

三个姑娘跟玉霄就进了乾坤袋内,紧接着,卓悠悠,冷玉蝶等人也进了乾坤袋,毛毳毳念动法诀,乾坤袋又回归了原来的大小,他将乾坤袋贴身放好系在了腰带上,这才跟众人抱拳告辞,飞向了白骨骷髅洞。

凌玉霄还是第一次进乾坤袋内玩,一看乾坤袋内黑漆漆的,转眼间,又亮了起来,原来,几个姑娘身上都有龙珠,玉霄也摘过星星送给过她们,她们手腕上还戴着那些珍珠星星,故此卷起衣袖,也拿出了脖颈上戴着的龙珠,故此将乾坤袋内映亮了。

凌玉霄在乾坤袋内走了走,道:“唉,我以为这里面很好玩呢,原来不过就是个袋子罢了,除了云雾仙气是什么都没有呀。”

曲仙儿捂着鼻子嗔道:“你闻闻什么味,臭死啦。”

凌玉霄嘻嘻笑道:“不过,过了今日之后,这里就更臭死了。”

楚桂儿也捂着鼻子道:“还有更臭的嘛?都是那些臭男人,这一次进来这里,比上一次进来时的味道还难闻,那些臭男人,脏死啦,臭死啦。”

凌玉霄道:“这还不算臭,今日之后更臭。”

洪袖儿道:“为什么这么说?”

凌玉霄道:“你们想呀,有不爱洗头梳头的臭仙儿,有不爱刷牙的臭袖儿,还有不爱洗澡的臭桂儿,你们说,这能不更臭吗?”

三个姑娘又被玉霄气着了,一个个鼓着嘴,曲仙儿气呼呼的就敲了玉霄一下,嗔道:“你胡说!谁说我不爱洗头的,我天天洗头梳头的,还天天用花露水洗头呢,怎么臭啦,无赖……”

“你放屁,我哪天不刷牙漱口啦?我天天都漱口,天天都刷牙,你眼睛有毛病呀。”

楚桂儿气呼呼的道:“我怎么不爱洗澡了,我天天用玫瑰花泡水洗澡,你眼瞎呀,你没看见……”

她话说了一半,自己捂住了嘴,她就算天天洗澡,玉霄怎么能看见,看见的话,那就叫笑话了。

凌玉霄吃吃笑道:“是呀,我是没看见呀,小师姐,你再要洗澡的时候,不妨叫上我,我看看你是不是洗澡了,到时候,我给你搓搓背……”

楚桂儿羞的红了脸,使劲扭住了玉霄的耳朵,嗔道:“放屁,你这色狼,流氓,小无赖,你敢!你敢看我洗澡,我咬死你……”

凌玉霄连连道:“不敢不敢,小师弟我呢实在是搞错了,真是对不起,三位师姐真是抱歉。”

三个人这才道:“哼,这还差不多。”

凌玉霄走到曲仙儿面前,嗅了嗅曲仙儿的头发,闭着眼睛装作很享受的样子,道:“嗯,真香,看来仙儿师姐果然没撒谎。”

他又走到洪袖儿面前,伸手就捏住了洪袖儿的下巴,看了看袖儿的牙齿,闻了闻,道:“嗯嗯,果然好白的牙齿呀,嗯,袖儿师姐吐气如兰,也这么香呀,看来袖儿师姐真的是干净的很呀。”

洪袖儿气呼呼的拨拉开玉霄捏着她下巴的手,嗔道:“拿开你的脏爪子!”

其实,这要是别的男人这么无礼,恐怕三个姑娘早就翻了脸,不杀了那轻薄的人,也砍掉那人的手了,可是玉霄跟她们则不然,玉霄这么做,这么说,她们不但不生气,而且心中还美滋滋的。

凌玉霄微笑道:“抱歉抱歉,不好意,刚才我刚抠了鼻子,还没洗手,弄脏了袖儿师姐下巴了,真是抱歉的很,我帮你擦一下吧。”

洪袖儿气的跺跺脚,自己使劲擦了擦,叱道:“我送你俩字!”

凌玉霄微笑道:“什么字?”

“滚蛋!离我远一点,永远有多远,你就给我滚多远!”

凌玉霄连连道:“好好好,我再看看桂儿师姐吧,是不是撒谎啦,这样吧,小师姐,我就检查一下你洗澡了没,我看看。”

他说着,就拉住了楚桂儿的手,将楚桂儿的衣袖拉了起来,楚桂儿羞的脸色通红,气呼呼的使劲踩了玉霄一脚,嗔道:“无赖,看你个大头鬼!滚蛋,离我远点!”

凌玉霄哈哈一笑道:“刚才真是对不起,我误会了三位师姐不爱清洁,故此这里才这么臭的,原来一切都是我误会了,看来,这里之所以这么臭,那就只有一个原因了,一定是这个原因了。”

三个姑娘还是忍不住问道:“什么原因?”

卓悠悠也道:“臭就臭吧,还有什么原因?”

凌玉霄悠然笑道:“原因很简单,那就是刚刚一定有人放了个臭屁,正所谓,响屁不臭,臭屁不响,所以,一定有人放屁了,所以这么臭,看来,一定是仙儿你,要不就是桂儿,或者就是袖儿,对了,悠悠的嫌疑也很大……”

冷玉蝶扑哧一声就笑了,凤翙翙也吃吃捂着嘴笑个不停,禅印和白皛皛也忍不住开怀大笑。

只有这四个姑娘又臊又羞。一个个气的鼓起了嘴,四个人不约而同的就来到玉霄面前,这个打他,那个掐他,就开始收拾起玉霄来。

“你才放屁了呢,无赖,你诬赖好人!”

“你又什么证据?胡说八道……”

凌玉霄连连讨饶道:“好好好,我错了行了吧,屁是我放的行了吧?”

四个姑娘气呼呼的哼了一声,不理他了。

凌玉霄苦笑道:“真是对不起,我忘了,四位大小姐是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不吃不喝,怎么能拉屎放屁呢?真有我们这种俗人才会拉屎放屁的,不过嘛,就算你们放屁了,也不会有人承认的,唉,虚伪,虚伪呀……”

四个姑娘又被气的脸通红,一个个七手八脚又来打玉霄,玉霄连连躲避,然后将手指放在嘴边道:“嘘嘘,别闹啦,咱们走进人兽窝了,再闹被人发现,把咱们拍成柿子饼啦。”

四个人一个个也不再胡闹玩笑,纷纷坐在了地上,轻轻的道:“你说咱们到了吗?”

“谁知道,好像还在走着呢。”

众人都不再说话,静静的听着外面的动静。

就在这时,就听有人兽道:“毛少爷你回来啦,狈王说,你要是回来了,叫你立刻去见它去。”

“好,我这就去找义父。”

就听脚步沙沙,毛毳毳走进了白骨骷髅洞内。

白骨骷髅洞,是一个十分大的山洞,洞口高三丈,宽一丈多,洞外有五十名人兽驻扎守护,高高的洞口处,左右两旁是两串血红的蜈蚣灯笼,诡异的就好似幽灵的眼睛。

两扇大铁门,门上好似扣着的都是碗口大小的钉子相似,但仔细一看,竟然是一颗颗呲牙咧嘴的骷髅头,这些骷髅头在殷红昏暗的红灯映照下,更显的是那么的令人悚然!

毛毳毳就走进了骷髅洞中,骷髅洞很大很大,几乎半个山都被掏空,这一条通道就一直弯弯曲曲的蜿蜒到了最里面。

这条通道宽约有两丈多宽,每隔着两丈多远高一丈多的石壁上还挂着一盏盏昏暗的油灯,油灯的火忽明忽灭,闪烁不定,一阵阴风吹过,这里更是令人寒到了心肺。

那忽明忽暗不断闪烁的火光,就好像闪烁的鬼火一般!

这还不是可怕之处,最可怕的是洞的两边,原来,洞的两侧并没有什么人兽守卫,而竟然是一具具白骨森森的骷髅横七竖八的躺在了石洞两侧,只余出三尺来宽窄的!

这些骷髅,一个个早就没有了血肉,有的趴着,有的躺着,有的坐着,有的倚着墙靠着,有的白森森的骨头抱着头,有的彼此互相压在了一起……

真是形形色色,样子不一,但唯一相同的是,一双双空洞洞的窟窿眼中,都是黑黑的,就见这些骷髅,白森森的四肢,阴森恐怖,白森森的肋骨条一根一根的,令人胆寒心颤,狰狞可怖的骷髅头,令人心胆欲裂,一排排锋利无比的骷髅牙齿,看上去更是可怕到了极点!

这哪里是人间!简直就是地狱!

就见这些骷髅堆中,竟然还有一些毒蛇来来回回的在骷髅堆中穿梭游动,穿进穿出,似乎很喜欢这些玩具。

那些毒蛇不停的吐着血红的信子,发出丝丝丝丝的声音,听上去就好像来自于九幽炼狱中的恶鬼的笑声!

毛毳毳虽然不止一次进过这骷髅洞,可是每次来这里,他的心就会乱跳不已,头皮就会觉得发麻,是又惊又恐!

其实,这里就是狈魔的狈兽将屠杀的人吃的只剩下一排排骨架给丢到了这里,常年日久,这里就成为了专门放骷髅骨的地方。

这些狈兽,只要把人折磨死,然后尸体是不会浪费的,就吞噬干净,这些狈兽吃人的本事倒是很高,竟然不会伤及尸体的骨架,故此,一具具尸体完好无损,就算少根手指,断条手臂,对于骷髅来说,也不算的什么。

因为狈军师交代过,这些骷髅骨还有用,因为它可以用白骨招魂幡控制这些骷髅骨,令这些骷髅骨杀人!

毛毳毳虽然对这地方恐惧的很,可是他却还是不怕死,一个人恐惧不代表胆怯,因为他早就将生死置之度外了。

毛毳毳昂首挺胸,就走进了白骨骷髅洞内!

无论是生是死,又有什么大不了?

一个人能为了正义而死,那为了朋友而死,能为亲人而死,能为了自己的民族而死,那死后又有什么遗憾?

他昂首阔步的就迈进了炼狱中!

迎接他的究竟是什么?是生?是死?还折磨?还是痛苦?

他死后,他的尸体会不会也被狈兽吞噬干净,然后丢到这白骨骷髅堆中,也成为了一具阴森可怕白骨森森的白骨呢?

生死后事已经不重要,人谁又能不死?

只要死得其所,那就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