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81章 赴义1

第八十一章 赴义1

新书推荐:

白骨骷髅洞弯弯曲曲,左一道弯,右一道弯,左拐右绕,这才到了目的地,一路走来,到处都是白骨骷髅,这些白骨骷髅最起码也有两千余具之多,可见五大恶魔所犯下的罪孽了!

只要被折磨死的男男女女,**都会被吞噬吃掉,只留下一具具白骨森森的骨架,然后就丢进这白骨骷髅洞内,这骷髅洞内,有狗兽族吃剩下的骷髅,有豺兽族的吃剩下的骷髅,有狼族的,当然也有狈族的。

这些妖魔将人吃了后,就将这些骷髅都集中在一起,晾干晒干,然后每当够了一百具骷髅骨的时候,就会派专门的人兽将白骨森森恐怖的骷髅,送到这白骨骷髅洞内。

故此,这白骨骷髅洞内才这么多骷髅骨!

这些都是这些恶魔在这七八年来所屠杀的人类骨骸!

可怜的人类呀!竟然被这般的凌辱毒害!

其实,人类又何尝不狠毒残忍?人类所杀的生灵难道还少吗?只不过人类更残忍,将生灵油炸,活剥,切肉,剁骨,清炖,红烧……

人类难道就不残忍?

这些狼兽妖魔认为,人可是杀兽,兽为什么不能杀人?

难道这世上只允许人去剥夺这些野兽的生命,而却不允许动物去剥夺人类的生命吗?

动物屠杀人类,会被说作恶多端,是妖,是魔,是不可饶恕,罪大恶极,应该碎尸万段!

可是人类屠杀天地万物的动物那又怎么说?

也许,这就是对人类的报应,肉吃多了,必然自己的肉被动物吃,动物杀多了,必然自己被动物杀,这也许就叫因果循环报应不爽吧!

不过,任何生命都是自私的,包括人类!

所以,人类见到自己的同类被豺狼狈狗屠戮,就忍受不了,可是人类屠戮的豺狼狈狗恐怕比豺狼狈狗残杀的人类多了不止千百倍吧!

只不过,这世上人类自以为是主宰这世界的主人,只允许自己伤害动物,却不允许动物伤害人类,在人类的眼中,动物都应该像狗一样的对人类摇尾乞怜,动物都应该像猪一样的随时随刻的供人类享受它们的骨肉。

可谁又能明白,豺狼狈狗这四大妖魔在动物眼中是什么呢?

也许,它们就是英雄,它们就是敢于挑战这种对动物不公平的英雄,在它们的眼中,推翻人类的统治,敢于挑衅人类尊严的动物就是动物中的英雄!

但人类中也有英雄,像这些修道者就是人类中的英雄,不一样的英雄当然要对决,人类的英雄为保护人类的统治和尊严,当然会站到人类的一边,这就注定,人类的英雄和动物的英雄必然不能并存于世!

狈军师是动物中的英雄,是动物中的军师,而毛毳毳则是人类中混进动物中的卧底英雄,他的聪明不逊色于狈军师,否则,也不会身处魔窝八载都没有被狡猾聪明的狈军师看破。

如今,两大聪明狡猾的人和兽又要进行一次智谋的交战,究竟谁胜谁败?败的一方就是死!

“毛少爷,狈王在里面等着您呢,请。”

洞口转弯处有不少的人狈兽,见到毛毳毳依旧是热情有礼打招呼。

毛毳毳点点头,然后走进了一处大厅,这山洞长十几丈,宽五六丈,是一处很大的客厅,也是狈军师的住所。

这里血红的红毡铺地,四周油灯闪烁,在左侧有一张很大的石床,四周还有一些架子,架子上摆着玉器古玩,墙上挂着不少名家布画,正中高挑一杆红灯笼,红灯笼下是一张石桌,石桌上放着竹简,这些竹简其实就是书籍,狈军师正手摇着鹅毛羽扇,不住的来回走动,显见是十分的焦急不安。

毛毳毳一见狈军师,痛哭着抢步上前就跪倒在地,大叫道:“爹爹!大事不好了!”

他若是现在的演员戏子的话,一定比现代的演员和戏子要优秀的多,他是一个天生的天才演员,想哭的时候就哭,撒谎的时候脸不红,心不跳。

狈军师失声惊叫,然后亲手搀起毛毳毳,紧紧握住毛毳毳的手道:“我的儿,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毛毳毳心里暗自咬牙,暗暗的道:“你的儿?我是你祖宗!”

但这时候还不是将玉霄等人放出来的时候,因为时机还不到。

毛毳毳眼泪滴滴答答犹如断了线的珍珠一般的滚滚而下,恰似黄河泛滥一发不可收拾!

“义父!我……我对不起你!二位兄弟和一百弟兄都……都死了!”

狈军师漠然半响,长叹道:“唉,你们这么久都没回来,我就知道会出事,只要你能安全回来就好。”

“义父,孩儿无能呀,害死了二位兄弟!凌玉霄原来料到您会去袭击他,故此,他留下了十几个高手,那十几个高手,先将我们为首的击毙,然后就把那些弟兄们击毙,二位兄弟不是对手,被活活斩杀,而我,也中了一剑,我将计就计,装作惨死,这才骗过了这些人,孩儿对不起爹爹,请爹爹惩罚!”

狈军师长叹一声,道:“这不怪你,都是我料敌不明。”

毛毳毳道:“爹爹,孩儿装死后,凌玉霄带人就走了,孩儿就暗地里追踪他们,查看他们的落脚点,以便咱们打他们个措手不及,报此血海深仇!爹爹,请给孩儿一支令箭,孩儿愿意再带领一部分精英,去偷袭凌玉霄,为二位弟弟报仇雪恨!”

这也是他的一计,若是狈军师上当的话,再派出一部分人兽,那比在洞内消灭要省事的多了,故此他才有这么一说。

狈军师摇摇手道:“不必了,凌玉霄深谋远虑,不容易对付,我怎么舍得你去冒险呢?”

毛毳毳道:“孩儿不怕死,此仇不报我对不起二位兄弟!”

狈军师摆摆手,将羽毛扇交到左手,用右手拍拍毛毳毳的肩膀,和蔼的问道:“这些年来,你跟在我身边,跟我亲生儿子又有什么区别?孩子,你说说,我对你怎么样?”

毛毳毳的心一颤,暗暗的道:“他问我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怀疑我了?”

毛毳毳当然说好了,毳毳流着泪道:“爹爹待孩儿犹如亲生,宠爱有加,爹爹的大恩大德,孩儿永生不忘。”

狈军师微笑着点点头,道:“很好,那我问你,假如我要死了,你会不会为我哭泣?”

毛毳毳哭道:“爹爹何处此言呢?那些修道者不见得就能打得过咱们,而且咱们还有辉伯伯接应,估计辉伯伯明日就到了,咱们怕什么?”

狈军师叹道:“世事难料,孩子,你的两个弟弟对你如何?你们算不算是亲兄弟?这么多年来,你们的感情如何?”

毛毳毳道:“我们亲如兄弟,所以,这个仇我一定要为二位兄弟报!”

狈军师点头道:“很好,果然是兄弟情深,很好……”

它刚说完很好这两个字,猛然间一掌就狠狠的击在了毛毳毳的胸口上!

毛毳毳毫无防范,就听到啪的一声响,这一掌正击中毳毳的心窝,他被一掌打出去三丈远,哇的一口鲜血就喷了出来!

这还是狈军师没想一掌打死他,手下只用了三分力罢了,否则,一掌就会要了毳毳的命,因为它还有话要问毛毳毳,故此才没有立刻杀了毳毳。

狈军师厉声道:“既然我对你这般好,你的兄弟对你也不错,那你为何背叛我,害死你的两个弟兄!你说!你说呀!”

毛毳毳的心就是一震,暗暗的道:“难道我真的被它识破了,但怎么可能呢?”

但如今,不管有没有被识破,他是都不能认的。

毛毳毳嘴里吐出一口鲜血,痛哭着跪爬了几步,假装委屈的抱住狈军师的一条腿,道:“爹爹,孩儿辜负爹爹厚望,没有完成任务,爹爹要是出不了这口气,将我治罪,就算杀我,我也没有话说,因为我的命本就属于爹爹的,没有爹爹,我是活不到今天的,请爹爹处罚吧。”

狈军师眼中含着泪水,一把揪住毛毳毳的衣服把毳毳拎了起来,痛声道:“耐儿,我视你为亲生,你为什么要背叛我?你可知道我的心多痛苦?我只想听你一句实话,你为什么要背叛我?”

毛毳毳连声叫道:“孩儿怎么能背叛爹爹呢?爹爹待孩儿恩重如山,如同再造,孩儿就是赴汤蹈火也无法报答,我怎么会背叛爹爹呢?爹爹要杀尽管杀,不过,耐儿绝没有背叛你!”

狈军师使劲一推,将毛毳毳摔在地上,厉声道:“你知道不知道我对你很失望?你真的不能对我说实话,非要让我找到证据不行?”

毛毳毳大叫道:“孩儿没背叛你,这就是实话!”

狈军师气的连连跺脚,恨恨的道:“好,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珍儿,你出来吧!”

再看,屏风后转出一个人头人身,长着尾巴身上还有毛的女人兽,这正是狈军师奸、污人类女人生下的女人兽,它的女儿珍儿。

女人兽珍儿有五分像人的模样,只不过,她的脸上没有毛,耳朵却是狈的耳朵,竖在头上长着,眼睛像狈,嘴巴尖尖的,虽然是奇奇怪怪的,跟人类比起来,这就是天下间最丑陋的女子了,可是在狈兽中,她可是狈兽中的大美人呢。

女狈兽珍儿怒气冲冲的走了出来,只见她穿着一条虎皮裙,虎皮裙上有个口子,尾巴从后面的口子上露了出来,她上半身什么都没穿,露着四个笼包大小的胸,走起路来颤颤巍巍的,还真有点诱惑力。

只不过她的那个虽然像极了人类女人的,跟人类的女人虽然一样,可是却有四个,而且四个那个上还长着一层层稀稀落落的黄毛,只有殷虹犹如葡萄大小的那个上没有毛,除了她的脸上毛少之外,除了那个上不长毛之外,她浑身上下都生着毛,虽然不像狈兽那么多毛,但毛还是不少。

对人类来说,女人要是上半身这么露着,什么都不穿,那是不行的,简直就是下贱女人,那就是不要脸了,可若是对狈兽对动物来说,这根本就是正常不过的,因为动物之间根本不穿衣服,全身都是露着的,幸好动物身上长毛,只不过不像人类那样直立行走罢了。

人类直立行走,当然看的清楚,可是动物附身行走,当然就隐蔽的很了,但是,人兽是可以直立行走的,故此,双峰外露了。

女狈兽珍儿气的脸色铁青,横眉怒目的,指着毛毳毳大骂道:“你这狼心狗肺之徒!忘恩负义之辈,亏我爹爹对你这般好,你却背叛他!是我亲眼看到你杀了我两个哥哥,是我亲眼看到你跟凌玉霄等人拥抱谈笑,你还有什么话说?”

毛毳毳跪在地上,简直都傻了,难道有人跟踪他不成?

狈军师痛声道:“我不放心你们,怕你们出了危险,故此派珍儿暗中查探一番,结果,珍儿刚到,一看打的不可开交,就没有露头,偷偷观看,正好看到你杀了我两个儿子,珍儿不敢出去,知道不好,于是藏在草丛中,直到你们走了她才赶回来,你如今还有什么话说?唉……亏我拿你做亲生儿子,都想将珍儿许配给你,可是你……你太让我失望了,说,你为什么要背叛我?”

毛毳毳简直一阵恶心,这狈竟然有心将这狈兽许配给他做妻子,这简直荒缪至极!

他一个人怎能娶人兽?毛毳毳简直恶心透了,现在还有什么好掩饰的?既然一切都暴漏了,那就实话实说吧!

女人兽珍儿上前用锋利的爪子就挠着毛毳毳,她的手有点像人的手,也是分叉的,可是却生着长毛,而且指甲像极了狈,长长的,锋利无比,她不住的捶打他,怒道:“你为什么背叛我爹爹?为什么?亏我这么喜欢你,你忘恩负义!你畜生,杂种!”

毛毳毳一把握住她长着毛的手,使劲将她甩了出去,然后站了起来,冷冷的道:“珍儿,我念在咱们一起长大的份上,我饶你一命,你现在最好走,走的越远越好,否则,你死了,就别怪我无情了。”

虽然她不是人类,也是吃人杀人作恶多端,可是他们毕竟也是一起长大的,就算是跟狗一起长大,也不能没有一点情吧?

珍儿颤声道:“你……你为什么这么做……为什么呀?”

毛毳毳冷冷的道:“狈狈,既然事到如今,我就不隐瞒你了,告诉你,我是傲人族的人,我真名叫毛毳毳,凌玉霄是我的好朋友,八年前,你屠杀我们傲人族,那件事你还记得吗?”

狈军师失声道:“你也是傲人族的人?”

毛毳毳点头道:“不错,当年我被我爹爹抱着逃走,我远远的看到,是你飞下来一掌击毙了我娘,我侥幸逃脱,于是决定来这里找你报仇,故此我才卧底于你这,现在你明白我为什么会背叛你了吧?”

狈军师浑身颤抖,颤声道:“可是你……这八年来,你有很多机会杀我,你……你为什么不杀我?为什么一直没动手?”

毛毳毳冷笑道:“因为我不能错,我要等我的朋友来报仇后再杀你,我要等有人灭你们这些畜生的时候再杀你,我不单单杀你,因为我要杀的,是你们所有的妖魔!”

狈军师惊得退后数步,颤声道:“你……你好,好深的城府,你居然肯认杀你父母的仇人为父,天天对着仇人,忍耐八年之久,你居然能忍下去,你……你简直不是人!你简直比我们狈类还要狡猾坚韧,你……我真是服了你了……”

毛毳毳哈哈一阵狂笑,道:“今天就是你的末日了,珍儿,你走吧,我不想杀你!你走吧。”

女狈兽珍儿也是浑身颤抖,连连摇头道:“原来……原来你一直都在潜伏卧底,原来你所做的一切都是假的,你真是好毒……的心……我跟你拼了!”

毛毳毳厉声道:“你若是不走,就是我的敌人,休怪我无情了!”

女狈兽珍儿怒喝一声,双爪齐出,指甲刹那间就变得三寸长了,犹如五把锋利的刺一样,就刺向了毛毳毳。

毛毳毳呛得一声拔出宝剑,厉声道:“好,既然你不听我的话,那我就不客气了!”

狈军师大叫道:“来人,抓住他,给我生擒他!”

毛毳毳一手舞剑战住了女人兽,一手从腰中解开袋子,将乾坤袋拿在手中,念了一声法诀,再看乾坤袋刹那间张开,凌玉霄头一个就跳了出来!

他们的对话,凌玉霄等人在乾坤袋内听的清楚,早就等得不耐烦了,这时,跳了出来,双剑一摆,就杀了两个围上来的人兽。

然后玉霄护着乾坤袋,将姐姐,悠悠等人放了出来,然后念动法诀收回了乾坤袋,装在了身上。

狈军师大吃一惊,虽然他知道毛毳毳背叛他了,可是也没想到毛毳毳和玉霄这么大胆,竟然会直接杀进了白骨洞,从乾坤袋内跳了出来!

狈军师赶忙跳上去一掌逼开毛毳毳,拉住女儿就给抛了出去,大叫道:“快,快去发动白骨招魂幡!”

《》是作者“廉红文”写的一部小说,最新。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