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82章 惊悚1

第八十二章 惊悚1

新书推荐:

凌玉霄只觉得头皮发麻,冷汗湿透了全身,他自从出来报仇,就开了杀戒,他杀过人狗兽,人豺兽,也见过很多可怕恐怖的怪兽,可却都没有这些骷髅群可怕。

就见这些数不清的骷髅群中,有的骷髅头内还有小蛇钻进钻出,黑洞洞的眼眶中不是钻出一些小蛇,就是跳出一只壁虎蜈蚣,每一个骷髅人都张着嘴,雪白锋利的牙齿咔咔的直动,就好似真的复活了一般!

凌玉霄大吼一声,双剑齐出,一招双龙出海,双剑就祭了出去,就见两把剑轰隆一声巨响,半空中一道道闪电当空斩落,就把冲到前面的五六具骷髅给斩成了两截!

就听到咔嚓咔嚓,嘎嘎嘎嘎,一阵阵骨头碎裂的声音,那些骷髅有的断了手,有的断了脚,有的拦腰而断,好像这些骷髅的骨头早就酥了一样,是那么的脆,那么的不堪一击。

凌玉霄将堵在洞口的几十个骷髅给斩成粉碎,然后大吼一声,双剑紧握在手中,猛地就冲了出去!

如今,他心中就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冲出这地狱!

他刚杀出洞口,再看四面八方,黑黝黝的洞内已经都是白骨森森令人毛骨悚然的骷髅了!

借着微弱的灯光,只见密密麻麻都是骷髅人,一个个就好像行尸走肉一般,木然的张开干枯的手臂,来来回回的到处走着。

这时,一见到凌玉霄闯了出来,这些骷髅就好似有灵魂一般,立刻嘎吱嘎吱晃动着就扑向了凌玉霄,骷髅虽然不会说话,但嘴里的牙不住的来回翕动,嘎吱嘎吱的声音,就好似来自于地狱中的鬼叫,仿佛要将玉霄活活扼死,然后吸干玉霄的血液才甘心一般。

凌玉霄偷眼观看,再看有一些骷髅已经冲进了刚刚玉霄厮杀过的那个大厅,大厅内横七竖八的倒卧着三十多具人兽的尸体,就见那些骷髅,就扑向了那些血淋淋的人兽尸体,张开白森森的牙齿,就开始吞噬起那些血肉和尸体来!

转眼间,再看那些白骨森森的骷髅更是邪恶可怕了,一个个白森森的牙齿上还挂着血肉,鲜血顺着骷髅的牙齿滴滴答答的流了一身,那些骷髅这一满是血渍,就好像一个活人,刚刚被活剥剥皮只剩下一副血淋淋的骨架那般的恐怖!

凌玉霄都有点作呕,再看那些骷髅疯狂的撕咬吞噬那些尸体,转眼间,那些尸体也变成了一具具血淋淋的骷髅骨,然后再看那些血淋淋的骷髅骨一个个也复活了,竟然也扑向了玉霄!

哇……呕……凌玉霄再也忍不住了,一阵阵的恶心,一口就吐了出来!

那三十多具骷髅,一个个骨头上全是血红的鲜血,不但有鲜血,还有残留的肉末,那些肉就这么挂在那些骷髅身上,挂在他们没有肚皮只有肋骨的肋骨条上,滴滴答答的依旧滴着血,最可怕的是那些骷髅头,只见血红色的骷髅头,皮肉基本都被骷髅吞噬干净,一张张脸皮活活的被撕开,那些刚死的尸体,一双双眼睛上满是鲜血,碧色血红的眼睛,狰狞恐怖的骷髅头,还滴着鲜血的血骷髅,这一具具的骷髅,一具具刚死去的尸体,就这么复活了!

这种邪恶阴毒的法术玉霄还是头一次见到,这种妖法不但邪恶,而且还凶残的很,简直令人作呕!

就连那被众人乱刀砍成数段的狈军师的尸体都被骷髅吞噬的一干二净,狈军师的骷髅也站了起来,它被砍掉的狈头也飞了起来,它的头也被骷髅吞噬的血淋淋的只剩下了骨头,它的眼睛还在,它的大脑仅有一块皮包着了,而且还在轻微的跳动着,这时,就见狈军师的那颗骷髅头,满是鲜血的大嘴不断的张着,嘎巴嘎巴的磨着牙,竟然发出一声声凄厉无比的惨笑声!

啊,嘿嘿嘿嘿嘿……

它这犹如夜枭一般的鬼哭声发出,再看那数不清的骷髅听到了这哭笑声,一个个的骷髅也张开嘴随声附和,嘎巴嘎巴,嘎巴嘎巴,骷髅嘴里的牙齿不断的张开合上,张开合上,似乎在打着节拍一样。

猛然间,就见狈军师的兽头飞了起来,血淋淋的骷髅头张开锋利的牙齿,就飞向了玉霄,咬向了玉霄的咽喉!

凌玉霄冷汗早就湿透了全身,这究竟是什么邪恶的妖法?当真是阴毒邪恶万分!

不但狈军师的骷髅头飞向了玉霄,就连玉霄一阵乱劈乱砍被他斩的七零八落的骷髅,一颗颗骷髅头也都飞了起来,咬向了玉霄!

不但这样,就连四周的那些骷髅,一个个也都一拥而上,朝着玉霄撞来!

凌玉霄一咬牙,双剑舞动如飞,就抡了开来,他也不用法术了,也不祭出剑了,而是抡起双剑就是一阵乱砍乱劈!

那几颗人头飞来,他也是不躲不避,挥剑就将人头给劈开,就听到波的一声,再看四周血骨乱飞乱射!

凌玉霄早就闭住了呼吸,开始用皮肤呼吸了,因为他砍倒一具骷髅,就发现骷髅就是一阵阵灰尘和磷光发出,空气中就闪闪发光,谁知道这些磷光有没有毒?

所以,他不敢大意,才运用皮肤呼吸。

狈军师的那颗人头也飞了过来,狈兽活着的时候凶猛狡猾,死了后也是一具凶猛狡猾的骷髅头!

那颗骷髅头围着玉霄直转,等玉霄一露出破绽,它就飞了上去,可等玉霄一对它举起了剑,它就飞开,简直是狡猾极了!

也许,那颗骷髅头内的大脑并没有损坏,故此,狈军师虽然死了,可是它的头脑依旧是聪明的,所以极其的难对付。

凌玉霄气的一咬牙,御剑而行,飞了起来,就飞向了狈军师的骷髅头!

这万恶的狈兽就是害死自己朋友的真凶呀!

它虽然死了,可是它的灵魂还在,它的大脑还没有死,所以,凌玉霄就飞向了那颗狡猾的血淋淋的骷髅头。

山洞并不太高,只有两丈来高,而这些骷髅七八尺高,再跳起来基本就碰的到玉霄了,而且更艰险的是,山洞顶上坑坑洼洼的极其的不平,石头突兀,一根又一根的石柱,尖尖的犹如冬季里倒垂在屋檐下的冰溜子一般的锋利,若是一不小心,撞上了这些尖尖的石笋,那必然被刺个透心凉。

玉霄双手抓着剑飞着,只见脚下的骷髅们一个个挥舞着枯臂,不断的跳着,想要抓住他,将他吞噬干净,这简直到了一个群魔乱舞的世界,就算是地狱幽灵,难道还能比这里可怕吗?

凌玉霄一个不留神,一个骷髅跳起,就抓住了他的一只脚!

那骷髅紧紧的抓住玉霄的脚脖子,竟随着玉霄一起飞了起来!

那骷髅的爪子竟然是那么的锋利,他的护体薄冰居然都被他抓破,若不是因为有这护体薄冰,恐怕他的脚都能被骷髅的手抓断了。

凌玉霄气的边飞,另外一只脚抬起,照着那具骷髅狰狞的头就踢了过去,就听到啪啪啪啪啪,他一连踢了十几脚,这才把那具骷髅的头给踢飞!

可是骷髅的头虽然被踢飞,可是骷髅的骨架还没散,没有头的骷髅依旧死死的抓住玉霄的脚脖子随着玉霄一起在洞顶飞。

凌玉霄转回头,一剑划去,正中骷髅的手腕,他的剑太锋利了,削断骷髅的手腕就好像切豆腐一般的容易。

就听到啪嗒一声,骷髅摔在了地上,被摔的肢离破碎,骷髅头乱滚。

凌玉霄追了半天,就是追不上那颗可恶又狡猾的狈兽头!

玉霄暗暗的道:“看来,我还是别飞着走了,这么走,说不定没飞到洞口,就被骷髅把我扯下来,到时候被抓住,那我就无法反抗了,与其让这些可恶的骷髅把我拽下来,不如我自己下来,直接闯出去!

凌玉霄又想起了二师傅的话,二师傅告诉他要有睚眦勇往直前的精神,对敌时,就算知道不能胜,也绝不能示弱于敌人,做人就要有这种勇往直前的精神,凌玉霄时时刻刻都在告诉自己要勇敢。

难道今日被这些骷髅就吓倒了吗?死都不怕,又怕什么骷髅?

这些骷髅虽然厉害,可是只要斩断他们的四肢,杀开一条血路冲出去,他们又能如何?

想到这里,凌玉霄也不追那颗可恶的人头了,而是落了下来,双剑一转,来了一招落地盘花,再看,围住他的那些骷髅的双腿就被双剑斩断,啪嗒一声,就摔在了地上,没有了脚,那些骷髅只能用手慢慢的爬着,似乎慢了许多了。

凌玉霄眼前一亮,暗暗的道:“我砍掉骷髅的人头,骷髅头会飞起来伤人,我要是不砍骷髅头,只斩断骷髅的四肢,这样,他们拖着这么个沉甸甸的骷髅架也飞不起来,没有了四肢,想要伤我也不容易了,就算想要追我,也追不上我了,对,就这么办。

他刚想好主意,就听到砰的一声响,他幻化而出的护体薄冰罩体终于被骷髅们撞破,凌玉霄的心一颤,刚这么一愣的功夫,再看一只骷髅手齐出就扼住了他的咽喉!

凌玉霄暗叫不好,赶忙将双剑照着骷髅的双臂砍去,啪的一声响,就将骷髅的双臂砍断!

就在这时,另外一些骷髅又将他围住,一双双干枯的白骨爪就将他扯住,有的抓住了他的衣袖,有的抓住了他的手臂,有的抓住了他的后背,而被他砍断双腿的骷髅也爬了过来,抱住了他的双腿!

一双双冰冷透骨的骷髅爪就这么抓住了他,就好似死神的手相似!

正前面抓住他的那个白骨骷髅,张开骷髅嘴,雪白而锋利的牙齿不断的开合,发出那种咯吱咯吱的声音,正好,一条小青蛇刚从他的嘴里爬出,就被他张开锋利白森森的牙齿给活生生的活嚼了,令人作呕的腥臭味就这么散发出来,鲜血就顺着骷髅白森森的下巴流的一身白骨都是鲜血。

凌玉霄虽然被骷髅扯住,可是却并没有失去理智,他猛地将双臂一甩,然后猛地挥动双剑就是一阵乱劈!

就听咔嚓,咔嚓,咔嚓,咔嚓,再看他周围的骷髅被他一一给斩断了肢体,那些被他斩断了的白骨肢体,竟然还留在他的身上不断的抖动着,那样子简直诡异到了极点。

也幸亏他把几位姑娘装了起来,否则,见到如此可怖的场景,不要说打,恐怕三个姑娘早就被吓得昏死过去了。

就在这时,那颗血淋淋最狡猾的狈军师的骷髅头又飞来,张开嘴就咬向了玉霄的咽喉!

玉霄刚刚斩断这些骷髅,这颗可恶又阴毒邪恶的骷髅头就趁虚而入了。

凌玉霄暗暗的咬牙,大吼一声,默念法诀,用了一招双龙盘旋,这两把剑就被他祭出,围着他转开了圈子!

咔咔咔咔咔咔,一连串犹如爆豆一般的响,那一具具的骷髅,还没等靠近这个圈子,就被玉霄的双剑给斩断。

这时,那颗血淋淋的人头也飞了过来!

凌玉霄大吼一声,也不管那么多了,双手猛地抱住了这颗血淋淋的狈头,然后用右手插进了骷髅血淋淋的断颈内,死死的扣住了骷髅头脖颈处的断骨,然后空出左手来,将双指戟张,狠狠的就抠向了狈军师那双还闪着幽碧色的眼睛!

凌玉霄大吼道:“我叫你咬我,我叫你猖狂!”

他生生地连血带肉就给把那一双眼珠子给活活的抠了下来,然后猛地将这双眼珠子握在掌心中,一使劲给抓成了一滩脓水!

就见那颗血淋淋的骷髅头更加恐怖了,狈兽的骷髅头似乎也知道疼痛,啊啊啊啊啊啊的惨嚎不断,挣扎不断,似乎想要脱逃离开玉霄的魔爪!

凌玉霄早就恨透了狈魔,死死的抓住了这颗血淋淋的骷髅头,哪里能叫他逃脱,虽然它已经死了,可是它的大脑还没死,它还有思想,还能用思想害人!

一想起爷爷就死在这魔兽的手中,凌玉霄恨从心起,也不知哪来得一股劲,他竟然也是那么的狠毒,左手狠狠的抠瞎了那双魔眼不说,而他探进血肉中的右手猛地往上窜去,而他左手猛地就像锤子一般的照着狈军师的头盖骨狠狠的砸下!

凌玉霄边狠狠的砸着狈魔的头骨,边大骂道:“你还我爷爷的命来,你还我爷爷的命来,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

噼啪噼啪,一阵阵闷响,他的右手插进骷髅头,左手这么一砸,就将整个骷髅头给生生的砸在了右手上,他的右手竟然穿过骷髅头,那颗血淋淋的骷髅头竟然穿在了他的手臂上了!

凌玉霄狠狠的扯出手来,手臂上鲜血淋漓,他也不管,将右手探进去,在狈兽的大脑内就是一阵乱捏乱抓,再看骷髅头就像更着了魔一样,不断的在他手臂上乱跳,那张嘴不断的张开合上张开合上,呱呱呱呱的直响,似乎是痛苦万分!

凌玉霄这个解气,狠狠的一把生生的把狈魔的大脑都给掏了出来,这时,狈魔的头真的只剩下一个空壳了。

凌玉霄仰天狂笑,双手一使劲,将狈魔的脑子就像捏豆腐一样给抓的稀烂!

凌玉霄似乎都疯了,狂笑道:“爷爷,霄儿给你报仇了,我给你报仇啦!”

他将那颗骷髅拿在手上,恶狠狠的道:“你不是猖狂吗?你叫呀,你叫呀,你动呀!”

那颗骷髅头被他这么折磨折腾,早就不动了。

凌玉霄狠狠的举起那颗狈兽的头,恶狠狠的朝着地上摔了下去,就听到‘啪’的一声脆响,狈兽的骷髅头头骨被摔裂,就好似西瓜一样,被摔的四分五裂。

凌玉霄尤不解气,双脚狠狠的在那颗骷髅头上一阵乱踩乱跺,将那颗成了空壳的骷髅头骨给踩成了碎片,看上去,就跟一个大西瓜被踩成粉碎一样,脑浆,鲜血,骨头碎片,满地都是了,他全身是血,手臂上是血,就连脸上都溅满了鲜血!

玉霄犹如血人一样,如今,看上去他倒像极了魔鬼妖魔!

这么狠的人,这么惨烈的厮杀,就连骷髅们似乎都惊呆了,这哪里是人,简直就是恶魔!简直比恶魔还要可怕!

凌玉霄气呼呼的抓住那些依旧留在他身上的枯骨,一一给拽了下来,噼里啪啦的就给摔在了地上,再看,那些骷髅有的还在地上爬,玉霄大吼一声,双脚齐出,照着那些骷髅骨又是一阵乱踩,噼里啪啦,噼里啪啦,一阵阵脆裂断折的骨头声响起,那些骷髅基本都被他踩成了碎骨头。

凌玉霄将手一招,召回了两把神剑,然后左手九子凝冰剑,右手天地苍穹剑,又运用清虚真气,利用九子凝冰剑的寒气凝固成一层护体薄冰,然后挥舞双剑就往前杀去!

他天地苍穹剑挥出就是一道道火焰,一道道含有火焰的剑挥出,砍到骷髅的哪里,哪里就着了火。

而他的九子凝冰剑砍在骷髅身上,被他用真气催动,就冷如寒冰,骷髅的身上立刻就被冰冻,动都动不了了。

他就这么挥舞两把剑,见路就闯,也不管什么骷髅不骷髅,也不管那里多,哪里少,他也不回头,只管往前闯,见路就闯,就这么被他生生的给杀出一条血路!

《》是作者“廉红文”写的一部小说,最新。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