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86章 雪崩1

第八十六章 雪崩1

雪人们更怒了,狂吼一声,一个大雪人一脚踩出,踩向了玉霄。

凌玉霄一咬牙,暗暗的道:“我一再饶你们性命,你们却一再的逼我,我再要手下留情必然死在你们这些畜生手,我叫你们知道我的厉害!”

凌玉霄也下了狠手,一个幻影步避开了这一脚,然后猛地一转身,人随剑转,剑随着人转,双剑一招拦腰锁玉带,狠狠一剑就砍向了雪人巨大的脚!

就听到璞的一声,双剑何其的锋利,这两把神剑的威力不要说这雪人的血肉之躯,就算是钢铁也架不住这一击!

再看那雪人,一条巨大的腿从膝盖处就被双剑砍断,刹那间,鲜血喷出,染红了白色的雪!

又是一个大雪人凌空扑下,凌玉霄怒吼一声,手握九子凝冰剑飞向了一边,但却把天地苍穹剑祭了出去,再看一道红光挂着烈焰,就射向了那个大雪人!

轰的一声巨响,天地苍穹剑正射中雪人的前胸,从雪人的前胸射进,从后胸破出!

天地苍穹剑空中一个转弯,又回到了玉霄的手中。

那大雪人惨嚎一声,巨大的胸膛中鲜血犹如喷泉一般的喷出!

漫空中正下着鹅毛般的大雪,那鲜血混杂着大雪就洒了下来。

这一下,更是激怒了其余的巨大雪人,忽然间,再看那些雪人不再过来攻击玉霄,竟然全部汇聚在一起,一起仰天怒吼!

那些雪人怒吼一声,猛然间,将巨大的双掌猛地砸向了雪谷厚厚的地面!

一部分雪人猛地砸着地面,另外还有一部分雪人开始砸那些高山的石壁,刹那间,就听到砰砰砰砰……

整个山谷都在摇晃,连大地都在震颤!

那些砸雪谷的雪人砸了不过十几下,就听咔嚓、咔嚓、咔嚓连声巨响,然后就见一道清水喷射而出,眨眼间,整个雪谷竟然被冰冷的水润透!

凌玉霄大吃一惊,没想到,这小小的山谷下竟然有水!

难道这里是一处寒潭不成?只不过由于积雪太厚结成了冰,落满了雪,故此才看不出来吗?

这还不是可怕之处,那些雪人这么一砸这大山,就听大山轰隆隆的连声巨响,就好似发生了地震一般,然后就听轰的一撼天动地的巨响,好似闷雷轰鸣,再看高山上的积雪和乱石,滚滚而下!

不知那个人兽惊叫一声:“啊,雪崩啦!”

凌玉霄惊得心都要跳了出来,一见整个大山地动山摇,冰雪犹如涛涛江水滚滚而下,如同波涛巨浪一般席卷而来,那威力简直惊人至极!

又恰似九霄云外被冰冻的瑶池,猛然间开了个大口子,于是银河冰雪铺天盖地从九霄云外倾泻而下!

玉霄当然知道厉害,这才明白由于自己杀了一个雪人,又重伤了一个,这些雪人一看他太厉害,竟然拼了性命,将雪谷冰冻的寒潭击破,又故意震动大山,令雪崩地裂,跟他同归于尽!

冰山雪域本来积雪由于太多太厚,就慢慢的滑落,渐渐的雪越来越多,山上的冰层就越来越承受不住这种压力,别说是这么重重的击打山体,若是积雪太多,就算是一块石头,一只小动物,或者是大声的吆喝,都有可能引起雪崩。

这些雪人力大无穷,这么猛地砸山怒吼,什么山也受不了他们这么折腾!

刹那间弄的雪崩,别说是凌玉霄,就算是那些半空中的白雕都傻了眼!

虽然它们飞在半空,可这里是高山峻岭,它们飞起来,不过才飞到山的半山腰,这漫天冰雪和山石落下,就连白雕都被从空中砸落。HTTp://

再看整个山上,人兽也不打了,雪狼群也不叫了,白雕也不管玉霄了,一个个均是施展各自的本事亡命而逃,就连狼王和雪狼白白一见这可怕的景象,也吓得失声惊叫,两个妖魔幸好在山顶,不过这也不行,雪崩也能将它们砸落,它们赶忙也驾着黑风逃命。

凌玉霄也不例外,寒潭里的水喷出,刹那间就喷了他一身都是水,这山体滑坡,大雪崩飞,他就知道不好,赶忙御剑而飞,就朝着谷口飞去,那些雪人也不管雪崩的可怕,在后就追赶玉霄,仿佛不将玉霄击毙,是难解心头之恨。

就听轰鸣之声不绝于耳,狂风骤起,冰雪犹如汹涌的潮水一般,立刻就席卷蔓延了整个山脉!

这蔓延几千里的山脉,一处雪崩,又引发了另外一处,眨眼间,到处都是轰鸣之声,冰雪犹如滔天巨浪,卷起来千余丈高,就凌空卷下!

一个人再厉害,也无济于事,就算是神见到这么可怕的场景也只有亡命的份!

凌玉霄那有时间管那些雪人,也没时间跟雪人斗了,就算报仇都没法报了,如今,他能做的就只有逃命。

他御剑而行使劲往前飞去,他并不是傻瓜,知道若是往空中飞去,恐怕飞了不到一半,就能被崩飞有几千丈的冰雪给砸到地上,那必然是死一条了!

所以,他只好拼尽全力往前飞去,在他身后,雪人紧追不舍,白雕嘶声悲鸣,飙风冰雪席卷而来,也不知有多少生命就被这冰雪掩埋……

第八十六章雪崩

连绵不绝纵横千里的山脉,一处雪崩,紧接着飞沙走石的雪涛冰浪又震得地动山摇,又将别处巍峨的雪山震动,于是,别处的雪也开始崩溃了。

狂风骤起,冰雪卷集着飙风铺天盖地而来,以席卷残云之势,横扫了整个雪山,其势一发就不可收拾,任何人也无可奈何,唯一能做的,就是尽快逃命。

这时,什么也不能做了,大雪山中野兽乱窜,飞鸟亡命飞奔,一切一切的生命都处在惊恐之中,在天地的面前,一切的生命都是那么的渺小,渺小的是那么的不堪一击!

渺小的就算天地打个喷嚏就是一场飙风暴雨,将身子一摇,就是山崩地裂!

再看,小山被雪涛淹没,树木被冰雪砸倒,逃的慢的鸟兽被冰雪飞石活活的埋葬!

天地之威,雷霆之怒,谁又能抗拒?

凌玉霄一身道术修为,但也无法抗拒这千年难遇的雪崩!

他如今唯一能做的,就是御剑拼命的往前飞!

他飞了一个山头,又一个山头,可是身后几千丈的冰雪洪涛始终就在他身后追袭!

那些白雕大多都被飙风卷进了冰雪飞石中活活的埋葬了!

就连那些巨大的雪人,一个个由于慢了一步,也都被砸进了冰雪内活活的埋葬!

幸亏凌玉霄这两把仙剑威力奇大,飞的速度极其的快,若是慢一步,恐怕也难免葬身于狂风怒雪中。

即使这样,凌玉霄也是心惊胆寒,因为他这么飞,都没摆脱身后不断崩飞冰雪的追击,这山脉纵横几千里,恐怕几千里的雪山都难免雪崩山裂,因为这雪崩之势太过惊人,已经难以控制了,可是要飞出几千里的山脉,一时半刻,又怎能做得到?

他还不敢往空中飞,因为雪崩卷起的冰雪高达千丈,就连那些白雕往空中飞去,还没等摆脱冰雪腾起的范围,半空就被砸了下来,所以,往上飞是极其愚蠢的行为,玉霄这么聪明哪里能办这种蠢事。

冰雪就在身后,飙风就在身后,只要慢一慢,往上飞出去不到几百米,就会被卷进去,到时候,就是死一条了。

凌玉霄暗暗的着急,但心中也暗暗的牵挂自己的那些人,东西两的十二个人究竟怎么样了?能不能逃过这场可怕的雪崩?

犇犇和皛皛如何了?雪紫儿,魏晓晨她们如何了?师兄岳商,廉政,血红他们如何了?姐姐,悠悠,三位师姐又怎样了?

对于姐姐她们玉霄还稍微放点心,因为她们毕竟是在后面,跟他隔着几十里,要逃命的话,有天马和龙鱼只要飞到几千丈高的高空中,就可避过这场灾难。

玉霄人剑合一,形成了一条直线,就离着地面二十几丈低空全速飞行。

就在这时,忽听一声龙啸马鸣之声,紧接着有人半空中大叫道:“小师弟!小师弟!”

凌玉霄抬头一看,只见半空中出现了三个人,正是跟自己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三个师姐!

只见曲仙儿骑着天马,洪袖儿和楚桂儿骑着龙鱼,菁菁鸟落在楚桂儿的肩头,三个人竟然往他这里飞来!

凌玉霄又惊又喜,惊得是三个人居然往他这里飞来,真是危险万分,喜的是这最危险的时候竟然还能见到三个红颜知己!

凌玉霄连连大叫道:“喂,快往前飞,别过来,别过来!”

曲仙儿一见到玉霄,惊喜交加,也不管危险不危险,一拍天马的头,就往玉霄身边飞来,天马见到玉霄也是惊喜交加,也不顾玉霄的喝止,俯冲而下,就飞到了玉霄的身边。

曲仙儿一伸手,就抓住了玉霄的手臂,惊叫道:“快,快上来!”

凌玉霄都顾不得上天马了,转头一看,冰雪风暴就在身后两三丈之外了,猛烈的狂风袭来,他就觉得一阵风都要把自己扑倒了。

凌玉霄大叫道:“快,快往前飞,来不及上去了,快,飞飞,快走!”

天马一声长鸣,抖动双翼拼命的往前飞去。

曲仙儿一只手紧紧的抱住天马,一只手紧紧的抓着玉霄的手臂,往前飞去,这时,龙鱼也飞到了天马的近前,跟天马并肩而行,洪袖儿赶忙甩出红袖,卷向了玉霄的腰,边飞边将玉霄提上了天马。

凌玉霄翻身上了天马,大喝一声道:“归鞘!”

再看两把仙剑飞进了身后的剑鞘内,玉霄双手抱住天马的脖子,大叫道:“龙龙,飞飞,快往前飞!仙儿紧紧抱住我,袖儿,桂儿,你们抱住龙龙,一直往前飞,不要往高处飞,快走!”

曲仙儿在玉霄的身后,将眼睛一闭,双手紧紧的抱住了玉霄的腰肢,将身子贴在了玉霄的身上,这时,也顾不得什么男女之嫌了,虽然她的胸贴在了玉霄的背上,却也没想这么多,眼前可怕的雪崩飙风之威,飞沙走石,简直惊死人了,曲仙儿早就吓得心惊胆寒,若不是因为挂念着玉霄的安危,这么危险,她们也不会飞了回来。

洪袖儿和楚桂儿二人也早就做好了准备,来得时候怕从龙鱼背上摔下去,怕被狂风卷走,故此,洪袖儿将一条飞霞袖紧紧的在龙鱼身上饶了一圈,又系在了自己的腰上,楚桂儿将七色彩虹桥飘带系在了自己跟洪袖儿的腰上,二人也是做好了一切准备,这才赶到了这里。

天马和龙鱼载着四个人,一声声龙啸长鸣,也是拼命的往前飞去。

天马和龙鱼毕竟是天生灵兽,就这么拼命的飞驰了一阵,渐渐的,冰雪狂风越来越远,越来越远,终于脱离了危险之地。

凌玉霄不敢大意,四个人乘坐着天马和龙鱼一直飞出了蔓延千里的大雪山,又飞出了一段距离,这才都送了一口气。

这一次简直是死里逃生,四个人都吓得不轻,尤其是三个姑娘,简直都动不了地方了。

玉霄让天马和龙鱼落了地,只见曲仙儿脸色惨白,身子一个劲地颤抖,又冷又吓简直都有点蒙了。

凌玉霄轻轻的掰开她的手,曲仙儿啊的惊叫一声,抱住了他的脖子,死死的不撒手,失声叫道:“快走呀!快离开这,别松手!”

凌玉霄双眼湿润了,三个姑娘这么害怕,这么危险,三个人竟然不顾性命的飞来救他,那是什么情?

自小青梅竹马一起长大,就算没有爱情,这份深深的友情和亲情都足矣令他感动。

凌玉霄轻轻的将曲仙儿从天马背上抱了下来,柔声道:“仙儿,已经安全了,不要怕,没事了。”

曲仙儿睁开眼睛,呆了半天,这才脸色一红,轻轻的下了地,就觉得头一晕,猛然身子一歪,站立不稳,又栽倒在玉霄的怀中。

玉霄赶忙扶住了曲仙儿,轻轻的给曲仙儿整理了一下凌乱的青丝秀发,给她拭去了脸上的冰雪,然后轻轻的吻了吻曲仙儿的额头,柔声道:“师姐,多谢你,若不是你,我早就死了。”

曲仙儿脸色通红,嘤、咛一声,将头埋进了玉霄的怀中,嗔道:“你……你好无礼,真是坏蛋……”

凌玉霄微微一笑,指了指龙鱼背上的洪袖儿和楚桂儿,只见二人依旧是紧紧的抱住龙鱼,至今还没下龙鱼。

两个人扑哧一声笑了,曲仙儿揉揉酸麻的腿,然后定定心神,走过去照着两个人的鼻子就捏了一下,嘻嘻笑道:“喂喂喂,你们睡着啦?真是胆小鬼,这么点胆子呀?真是老鼠胆,蚊子心,羞死人啦。”

凌玉霄扑哧笑了,其实她的胆子也大不了哪去,只不过她被玉霄抱下地,活动了一会,定下了心神,但她顽皮的本性不改,这次装作自己多勇敢,要在两个师妹的面前逞逞威风,摆一摆大师姐的样子。

洪袖儿和楚桂儿失声惊叫,洪袖儿惊叫道:“啊!啊!”

楚桂儿也失声惊叫道:“师姐,怎……怎么了?”

曲仙儿吃吃笑弯了腰,然后猛地在二人耳畔大叫道:“地震啦,雪崩啦,噩梦醒啦!”

二女一个个勉强睁开眼睛,一看落了地,平安无事了,这才长出了一口气。

但二人浑身酥麻,简直都动不了了,一个个浑身抖成了一团,这么可怕的场景她们做梦都没梦到过,而且不但可怕,强烈的狂风几乎都将她们卷走,二人死死的抱住龙鱼,将身子俯下,把双眼一闭,任凭龙鱼再怎么飞,她们也不松手,别说是她们,就连两只灵兽都累的够呛,这一口气飞了两个多时辰,飞了千余里,就算坐在上面飞,都会累,更何况这么一颠簸拼命飞行的两个灵兽了。

两个姑娘浑身就像散了架一般的难受,几乎动弹不得了,骑着龙鱼当然没有骑着天马舒服了,曲仙儿骑着天马,抱着玉霄,故此虽然累一些,可比这两个人要好受的多了。

玉霄感动万分,什么叫真情?只有在你最危险的时候,不顾一切前来救你的人,那才是真情,那才是对你真正好的人。

龙鱼不高兴了,这两个姑娘虽然不算沉,可也有二百斤,载着她们飞了这么远,它也早就累坏了,而落了地,这两个人还死皮赖脸的没下来,龙鱼哪里能高兴,气的低声叫了一声。

凌玉霄也知道龙鱼和天马都累坏了,赶忙伸手解开紧紧系在龙鱼身上的红袖带,洪袖儿基本上是将自己绑在了龙鱼的身上的,打的也是死结,玉霄好不容易解开了红袖,又解开了楚桂儿的丝带,这才亲手将二人抱了下来,两个姑娘也是面色娇红,羞的低下头,彼此搀扶着,凌玉霄紧紧握住了三个师姐冰冷的玉手,柔声道:“仙儿,袖儿,桂儿,这次多谢你们,若不是你们,我今日就危险了。”

曲仙儿红着脸道:“看你说的,你是我们的小师弟,咱们是一起的,我们怎么能不管你……”

洪袖儿道:“就是,咱们有福同享有难同当,自小咱们就是这样的。”

楚桂儿道:“谢就不必了,到时候,带我们出去玩,咱们去买好多好多好吃的,到处去玩,那就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