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86章 雪崩2

第八十六章 雪崩2

新书推荐:

凌玉霄哈哈笑道:“没问题,你们想去哪玩,我都带你们去,想吃什么,我就给你们买什么,这样满意了吧?”

三个姑娘开心的笑了,楚桂儿道:“喂,狼魔死了吗?”

凌玉霄摇摇头道:“不太清楚,不过,狼王估计是凶多吉少,这场雪崩太意外了。”

曲仙儿道:“依我看,狼王必然逃不掉,这么罕见的雪崩,蔓延几千里,到处都是高山,能逃过的不多。”

凌玉霄叹道:“可不是嘛,我敢肯定,那些人兽定然是葬身积雪中了,基本都被活埋了,这是我亲眼看到的。”

楚桂儿拍手笑道:“那你就算报完仇啦?”

凌玉霄道:“算是吧,不过,狼王的尸体一天找不到,我一天都不安心,这个畜生,我没有亲手将它碎尸万段,我都不解恨。”

洪袖儿道:“小师弟,算了吧,你就别傻了,这么大的雪崩,你去哪找,要是狼王和雪狼被活埋了,你就算找一百年也找不到了,恐怕这一埋葬,就犹如大海里葬了个死人,你要找到尸体,那就是奇迹了。”

凌玉霄苦笑着点点头,还真是这么回事,这么大的雪山,这么大的雪崩,一具尸体要是埋葬在雪中,就是神仙也找不到。

凌玉霄叹道:“不知道我两个兄弟,以及那些师兄师姐怎么样了,咱们应该找找他们,但愿他们逢凶化吉,唉……”

四个人均是长叹,因为他们都知道,这么大的雪崩,想要逃生的确是不容易,那十二个人可谓是凶多吉少。

不过,白皛皛和禅印和尚玉霄还是放点心,因为皛皛有神兽乘黄,禅印和皛皛不分开,二人若是乘坐乘黄而逃,应该没什么问题。

至于其他人大家却当真是担心,因为他们虽然修为都很高,可是毕竟这大雪山,万一逃不掉,那就是死路一条了。

凌玉霄叹道:“咱们在附近找找他们吧,也许,他们会没事的。”

凌玉霄和三个姑娘决定找找这些人,玉霄找不到姐姐和那些人,是无论如何不安心的,几个姑娘也是一样。

这场雪崩简直太惊人了,凌玉霄侥幸脱险,其余的人也是惊险万分。

卓悠悠、冷玉蝶和凤翙翙三个人离着较远,但即使这样,三个人也是亡命而逃,幸好她们离着远,逃的方便一些,三个人逃了一阵,终于避过这场灾难。

她们也是幸运的,最惨的还要说那十二个人了。

东路的雪紫儿,岳盈,秋离,血红,岳商,落日六个人,刚刚落下跟人兽和白雕也厮杀在了一起,没打一会,就听到轰隆轰隆的声音不断,紧接着地动山摇,六个人站立不稳,差点摔下山去,幸好六个人都是高手,修为都高的很,一看不好御剑飞上了半空。

岳商大叫道:“不好了,雪崩啦,大家快逃!”

于是,六个人谁也顾不得谁了,纷纷御剑而飞,拼命的往前逃去,六个人幸好都离得不远,彼此扶持,六个人一直往东飞去,幸好东边的山脉没有蔓延千里,而且飞过一条大河,雪崩就被大河拦住,故此,六个人也是幸运的很,虽然也受了点伤,不过却是轻伤,当真是幸运的很,有惊无险,也逃了性命。

西面的魏晓晨,谢雨霏,冷凝,廉政,禅印,白皛皛六个人,可没这么幸运了。

六个人早到了一些,从半山腰打了起来,六个人打着打着分开了一段距离,最后,禅印和白皛皛靠的近一些,谢雨霏离着冷凝近,而魏晓晨离着廉政最近。

六个人正在跟天上的白雕和地上的狼兽拼斗,也是打了没一会,整个山都在晃动了,轰隆一声,雪崩了。

廉政大叫道:“各位,快退,雪崩了!”

几个人都不是傻瓜,谢雨霏拉起旁边的冷凝,二人御剑首先飞走,亡命的往前飞去。

谢雨霏也是聪明的女子,知道在半山腰要是往上飞,没等飞出去雪崩的范围,就被砸了下来,故此,拉起冷凝二人就跟玉霄一样,拼尽全力往西飞去。

因为西面不像南北面的山那么长,要是往北和南面而去,估计飞不到尽头,就会被卷进去了,飞不出大雪山,就累的没劲了,谢雨霏聪明的很,虽然情况万分危急,但没有慌乱,二人拼命的飞了几百里的山路,这才侥幸逃脱了雪崩之灾。

禅印和白皛皛也是飞了起来,幸亏白皛皛有乘黄,白皛皛骑着自己的神兽,拉着禅印的手,禅印驾驭着降魔杵而行,被皛皛的神兽拖着走快了许多,二人也没有昏了头,往西南方向飞去,二人也是逃脱性命,最后遇到了谢雨霏和冷凝,会合在了一起。

但四个人都没了事,唯独不见了魏晓晨和廉政二人!

谢雨霏这个着急,急的直跺脚,难道师姐出了事了?葬身于冰雪中?

但这又怎么可能呢?以魏晓晨和廉政的本事并不在她们之下,怎么会逃不掉呢?

但四个人都只顾逃命了,由于这两个人离着较远,彼此都没注意,究竟二人有没有逃过此劫,均不知情。

的确,二人算是最倒霉的了,原来,廉政也刚想走,忽然,凌空落下一个雪球,他急忙闪避,虽然避开,可是跟着脚下又是一阵剧烈的摇晃,他站立不稳,恰恰一个人兽也站立不稳,扑在了他的身上,廉政再也控制不住平衡,虽然将人兽摔下了山去,他自己也滑了下去!

廉政的心一凉,这要是滑下山,冰雪崩溅,这往哪里逃?

他手中的剑赶忙使劲的插进了冰雪中,身子正在摇晃间,忽见黑影一闪,就听一个女子沉声道:“快把手给我!”

廉政抬头一看,正是魏晓晨!

魏晓晨也顾不得那些人兽了,那些人兽也顾不得他们了,逃命都来不及,谁还有那个心杀他们。

魏晓晨刚想御剑飞走,一眼瞥见廉政被砸下了山,滑向了半山腰!

她来不及多想,芳心一阵乱颤,刹那间想起了二人比试廉政想让之情,骷髅洞搭救她之情,一时间就觉得头脑一热,不管一切,凌空就扑了下去。

她一看廉政用剑插进了冰雪中,稳住了身子,她也急忙将修罗刀插进了冰雪中,稳住了身子。

廉政不及多想,手伸过去就被魏晓晨拉住,魏晓晨一使劲,廉政飞起,落到了魏晓晨身边,就在这时,轰的一声巨响,雪山崩塌无数的冰雪凌空就砸了下来!

廉政紧紧拉着魏晓晨的手,大叫道:“咱们快走!往前飞!”

二人手拉着手,一起御剑而飞,拼命的往前飞去。

轰隆隆,一声声巨响,雪山终于崩了,冰雪轰然如潮水一般的滚滚而下。

二人也就飞出了不远就被冰雪所赶上!

狂风骤起,无数的冰雪飞石砸向了二人,难道就这么死了吗?

他们依旧紧紧的握着彼此的手,就算死,也绝不能放手,死也要死在一起!

这究竟算是什么?算是情?没有表达过,算是朋友?不过才认识不久,算是彼此报答?还是算同舟共济?

但无论算什么,都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无论生与死,他们都不会再放手,因为就算死了,黄泉路上做个伴也不寂寞。

两个人都是那么的淡然,似乎这危险在他们眼中,根本不算什么。

前面就是一处几百丈的断崖,而身后的冰雪已经在一丈之内,冰冷刺骨的寒风就如同死神冰冷的手一样,也不知为什么,廉政看到了那断崖,竟然眼中放出了兴奋的光。

从他的眼中,好像有了摆脱死神魔爪的希望!

廉政紧紧握住魏晓晨的手,沉声道:“跳下去!”

魏晓晨没有听清他说什么,大叫道:“你说什么?”

廉政大叫道:“我说,往崖下跳,快!”

魏晓晨听清了他的话,没有说什么,只是紧紧的握住了他的手。

廉政一咬牙,二人来到断崖下,没有半点犹豫,直接就跳下了万丈高崖!

二人刚刚跳下断崖,紧接着轰隆一声巨响,身后的冰雪已经撞击而到,随着他们也往断崖下砸去!

冰雪如同潮水一般,也往断崖下落去,有一部分冰雪砰的一声,竟然越过几百丈的断崖依旧往对面席卷而去,这几百丈的断崖在大雪崩的面前,就好似一个小小的山沟沟一样,一跃而过。

二人谁也没有运气抵抗那下落之势,魏晓晨也是冰雪聪明的女子,知道就算运气抵御,反而更死的快,到时候被冰雪砸中,也给生生的拍在断崖下。

廉政左手拉住魏晓晨的右手,二人毫不抗拒,犹如流星一般的往下坠落!

他眼中依旧是没有丝毫表情,谁也看不出他在想什么,他的眼中似乎空洞洞的,有的仿佛只是无边的寂寞。

魏晓晨一边往下坠落,一边偷偷的看着他,看着这坚毅、沉默、不苟言笑但又一股侠义的少年。

无数的冰雪就这么随着他们往下落,也洒在了他们的头上身上,但谁都没有去擦一擦,他们只是看着四周的美景,看看你我彼此,以及崖下的风光。

这将是人生最后一跃,也可能是人生活着时唯一的最后时光了,更可能是最后一眼看看这个世界,看看这人间。

廉政握住她的手又是一紧,用一种难以描述的目光看了看她,那一眼仿佛要将她的美丽永恒的记在心中一般。

魏晓晨也在望着他,她也没想到,自己人生最后的时光竟然会跟这个沉默寡言的少年一起度过,难道这就叫缘分?

廉政在她耳畔柔声道:“其实,你很美,若是你多笑笑,会更美。”

魏晓晨没想到他竟然会说这种话,若是平常,若是他对她说这种话,那她一定会以为他轻薄调戏她,对她不尊重,可是如今这话在她的耳中听起来,竟然是那么的动听,比世上所有的甜言蜜语都动听。

魏晓晨薄薄的被冻得发白嘴唇动了动,在廉政耳边道:“我……我该谢谢你的,那一次比试,其实算我输了,但你却让我赢,还有,那次骷髅洞是你救了我,我……一直都没跟你说声谢谢。”

廉政淡淡一笑,道:“现在说也不迟,其实谢不谢又有什么关系,记住,等会快要落地的时候,咱们再祭出兵器托着咱们落地,虽然下面冰雪很厚,但咱们却不能陷进去,因为咱们只要一陷进去,落下来的冰雪就立刻将咱们埋葬,就是想出来也出不来了。”

魏晓晨点头道:“我明白,就算死都没关系,我不后悔!”

她的确不后悔,因为她也知道,刚刚若是不跳下来,恐怕这时就已经被汹涌的冰海所淹没了,早就死去多时了。

廉政道:“多加小心,你会祖师爷夫妻传下来的比翼齐飞的招数吗?”

魏晓晨脸色一红,柔声道:“我……我会……”

廉政道:“等会快要落地时,咱们下降的速度太猛烈,只是凭着两把仙剑恐怕都不一定能托的住咱们,咱们在落下时,用比翼齐飞这招,可以减轻许多重量,就不会受伤了。”

魏晓晨道:“嗯,我明白,咱们就用这招!”

这一招可并不是随便用的,因为这一招是情侣夫妻用的一招,而他们算什么?

若是平常时,以魏晓晨的矜持和正直,廉政若是这么说,无疑就是占她的便宜,跟调戏她也没什么区别,她一定会亮出修罗刀拼命,但现在,他说的任何话,她听起来都那么的甜蜜,都那么的动听。

她从没有这么温顺过,也从没有这么脸红过,她只觉得一颗芳心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眼前的危险,她不但没有害怕,竟然对这段时间是那么的留恋!

若是时光可以冰冻不前,若是人生可以选择,那她宁愿选择这最危险的一段时光,永远的漂流在这段时间里!

但再高的山崖也有到底的时候,青春总有消失的时候,美梦总有醒来的时候,快乐总有结束的时候,人生也总有走到终点的时候!

当人生走到终点那一刻,你究竟会想到什么?

第八十七章乌鸦洞

还有几十丈就要到了断崖底了,只见底下厚厚的积雪覆盖着崖底,而四周的断崖竟然没有出路,似乎这里是与世隔绝之地一般。

廉政大喝道:“出鞘!”

再看那把自动回鞘的正气鸿蒙阴阳剑一声龙吟弹出,飞到了他的脚下。

魏晓晨也念动法诀,将修罗刀祭出,也托住了自己的身子。

二人各自踩着自己的仙剑,然后均抖动着自己的手臂,犹如鸟儿的翅膀一般,扇动着手臂,这一招正是那一招比翼齐飞,当时姚霞和陶天喜就曾用过这招在葫芦内亡命,不过如今,这里比葫芦内可更要危险。

二人缓缓的往下落去,虽然有仙剑托着,不过即使这样,下落的速度依旧快的惊人,也幸好他们都会御剑飞行的本事,各自也有修为,本领都很高,故此虽然危险,但不至于送命。

就听到‘璞’的一声闷响,二人平安落在了雪谷内,这崖底的雪也太厚了,二人落了下来,虽然有仙剑托着,又使用比翼齐飞这招减轻了体重,可是却依旧陷进了冰冷松软的积雪内。

二人同时陷进去,都陷到了腰部,不过彼此的手依旧紧紧的握着,仿佛二人已经成了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不管是生是死,谁都不肯再松开彼此的手。

廉政毕竟是男人,有力气,赶忙挣扎着爬了起来,大喝道:“归鞘!”

再看鸿蒙剑一道光就飞回到了他的剑鞘内,这时就听到轰的一声,一快巨大的冰球落了下来,砰的一声就在他身边炸开,将身边的积雪砸了个大坑。

他抬头一看,就知道不好,但也在意料之内,因为他们沉落得快,可是冰雪来得这么快,当然也会落下来了,这根本不奇怪。

一块大雪球又落了下来,正好砸向了二人的头顶,廉政赶忙双手一挥,一道清虚护体真气砰的一声就反击出去,迎向了空中落下的冰雪。

他连看都没看,一招挥出,然后猛地抓住魏晓晨的双手,将她拉了出来。

他拉着魏晓晨的手,急声道:“咱们快往崖壁靠,免得冰雪落下,将咱们掩埋!”

“我……我的刀!”

修罗刀是她的宝贝,是心爱之物,她那里能忘了她的刀,这么危险她也不会忘记,她赶忙念动法诀召回修罗刀,修罗刀也是神器,也有灵性,一道光就透过积雪飞了出来,自动归鞘,魏晓晨修罗刀在手,这才拉起廉政的手就逃!

这山谷被四周的石壁包围着,犹如一个铁桶一般,看上去并不太大,二人奇怪的很,难道还没到山崖下不成?难道这只是半山腰的山崖?下面还有一层不成?

但谁又能想这么多,天上的冰雪犹如绝了堤的洪水巨浪一般不断的飞泻而下,犹如天空中下起了流星雨一般,不过这些流星都是大个的冰雹雪球,足矣砸死个人。

廉政拉着魏晓晨就往石壁边上靠,要想不被砸着,唯一的办法就是靠紧石壁站好,紧贴着石壁,这样危险才小一些。

《》是作者“廉红文”写的一部小说,最新。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