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87章 乌鸦洞2

第八十七章 乌鸦洞2

如今,洞外被冰雪封死,根本出不去,洞内又遭到血乌鸦的袭击,简直是上天无,入地无门了!

就在这时,忽听丝丝丝丝的声音传出,魏晓晨失声叫道:“廉大哥,你看,好大的蟒蛇!”

廉政也看到了这可怕的巨蛇,就见这条黑蛇足有七八丈长短,浑身漆黑的蛇身犹如墨染,巨大的蛇头足有三尺那么大,血盆的大口中锋利的獠牙闪闪放着寒光,血红的舌头不断的吐着,那根舌头吐出来都有一丈左右长!

更令人毛骨悚然的是它的两只眼睛,那两只大眼睛,好似两个红色的灯笼一般,血红血红的,烁烁放光,摄人魂魄,不要说打,只要见到这两只恶毒的眼睛,就足矣把人吓死!

那条蛇通体墨染一般的黑,可是巨大狰狞的蛇头却是青色的,这正是可以吞噬大象,其凶猛毒辣不在巴蛇和黑水玄蛇之下的黑蛇!

这只巨大的黑蛇,好似跟这些乌鸦有极大的仇恨一般,一进到洞内,两只血红的双眼就射向了洞口,一声奇怪的吼叫声,几丈长的大尾巴狠狠的就抽向了洞顶的血乌鸦!

这只黑蛇还真的跟这些血乌鸦有仇,原来,它就是蛇王,可是乌鸦太多,它的蛇洞跟乌鸦洞离着不太远,它就在那个大窟窿内百丈远的洞内,可是这些乌鸦经常啄食它的子孙,这次黑蛇终于找到了乌鸦洞,发现了自己的对头,故此,它才率领着蛇子蛇孙倾巢而出,决定将血乌鸦剿灭,杀个一干二净,免除后患!

这些乌鸦也知道厉害,也顾不得袭击廉政等人了,因为强敌就在眼前,要遭遇灭顶之灾了,它们那还顾得上对付这二人。HTTp://

只是可惜的很,洞口被封住了,已经没有了退,这些乌鸦四处乱飞,有的扑向了这条黑蛇,纷纷朝着蛇头啄去,有的乌鸦聪明,知道不敌,赶忙顺着那个很大洞飞了下去。

这黑蛇哪怕这些乌鸦,怒吼一声,口中喷出一股黑气,刹那间,黑气犹如滚滚浓烟喷出,再看扑向它的那些乌鸦,一只只就被这黑气射中,纷纷雨点一般的落下!

廉政赶忙掏出两枚药,给魏晓晨塞入了嘴中,低声道:“吞下去,这黑气有毒!

这灵药是齐天寿研制的百毒不侵丸,吃了这种药后,就可以暂时的不受外界毒气毒烟侵害,虽然不能解毒,可是却可以不受毒害。

魏晓晨刚吞下药丸,就见那条黑蛇就如发了狂似的,一条蛇尾乱扫乱拍,刹那间,再看洞内飞沙走石,寒冰四处乱飞!

魏晓晨刚要祭出修罗刀杀蛇,廉政赶忙拉住了她的手,轻轻摇摇头,低声道:“嘘,咱们不是它对手,不要惹它,它只是想报仇,咱们最好别叫它发现咱们,等它走掉,咱们也进洞,说不定会有出。”

魏晓晨赶忙将修罗刀收起,廉政也将剑藏于身后,免得有光再被这条凶恶的毒蛇察觉,廉政拉着魏晓晨的手,慢慢的往洞口最阴暗处隐藏了起来,二人不敢出声,大气都不敢出,都屏住了呼吸,紧张的看着蛇鸦恶斗!

再看这个只有四五丈大的洞内就开了锅!

黑蛇巨大的长尾乱扫,就在洞内四处乱扫,将乌鸦扫的满洞乱飞,一会这黑蛇吐出一丈左右长的红舌头就将乌鸦卷入了血盆大口中,一会又喷出黑雾,将乌鸦熏晕,然后一阵乱嚼,时间不大,乌鸦洞的乌鸦几乎死的一半多,就在这时,就听到丝丝丝丝的声音不绝于耳,又从洞口处爬上来了不知有多少条小黑蛇!

说是小蛇可也不小,一条条最小的也有七八尺长,基本都在一丈左右长短!

廉政轻声道:“不好,咱们不可以待在这里,跟我来!”

廉政说罢,将剑插入剑鞘,用手扒着洞口外被堵死了的积雪,很快的就挖开了一个雪洞。HTTp://

洞外早就被冰雪堵死,不但堵死,足足也有百丈厚了,幸好雪软,容易挖,暂时的挖开个洞口,藏起来还不费什么事。

其实,洞外就是悬空了的地了,只不过被厚厚的冰雪堵死,又成了雪谷。

黑蛇正在杀乌鸦,根本没留意洞边缘处有两个人,这时洞内飞沙走石,乱成了一团,噪音又这么大,它更没听到了。

魏晓晨也将刀插入刀鞘,免得有亮光惊动了毒蛇,那时候就是二人的末日了,她赶忙跟廉政双手并举,拼命的挖开了冰雪,二人迅速的挖开了个洞,钻入了雪洞内。

廉政钻入雪洞内,急忙又往洞左侧挖去,又挖出一点位置,拉着魏晓晨的手,二人缩紧身子紧紧的靠在了一起,藏在了洞口左侧,然后将挖出的冰雪又拍死,留着一个小洞往外观看。

小小的雪洞并不大,二人彼此紧紧靠在一起,几乎都抱在了一起了,廉政轻声在她耳边道:“魏师妹,等会咱们要冒险到洞下去,要不,咱们被困在这里,就必死无疑了,这冰雪估计都有几百丈高,咱们是无论如何都上不去的了,只好冒险了。”

魏晓晨柔声道:“叫我小晨吧,你说怎么样就怎么样,反正是九死一生,咱们拼拼就是了。”

二人凑在一起,每个人都偷偷的在薄薄的冰层上戳了个小洞,往洞内观看,只见洞内还在激斗,借着白雪泛出来微弱的光,只见那黑蛇几乎将乌鸦全歼,而洞外又爬上来了不少的蛇,一条条就填满了整个洞口,若不是廉政急中生智,钻进了这厚厚的雪堆中藏匿,恐怕早就被群蛇发现了踪迹。

有不少血乌鸦一看实在不敌,嘶鸣一声就往洞内的那个大洞穴下飞了下去,洞内的那个大洞穴似乎是深不见底,那些血乌鸦就往洞下逃去。

二人虽然处在自己挖好的的冰洞内,可是依旧能感觉的到头顶冰雪依旧在不停的砸下,就连这个冰洞都在轻微的颤动,幸好已经累积了不少的冰雪,这厚厚的积雪这么厚,这里才没有陷落下去,否则,二人再要陷落在冰雪内,想要爬出来都太难了。

还有不少的乌鸦惊慌失措的也往外飞,扑楞着翅膀就扑在了廉政挖出来的那些雪又堵上的那些雪中。

再看无数的蛇迅速的窜了过来,将在被冰雪堵死的洞口内挣扎着要飞出去的乌鸦吞噬活嚼,鲜血四处乱溅,染红了地上不少的白雪。

幸好廉政聪明的很,没有在正中挖洞藏在正中,而是往洞口侧最边上挖去,藏在了侧面,又将洞口掏出的雪紧紧的拍实了,否则,这些小蛇都能发现了他们。

魏晓晨暗暗的敬佩,一看这沉默寡言的年轻人不但修为高,道术高,人品好,而且最难得是聪明的很,临危不乱,机智的很。

若是身边没有了他,魏晓晨简直都能疯了,精神都能崩溃了,可是有他在身边,她的心镇定的多了,虽然这么可怕,但她的心依旧没有怕,从握住他的手中,她似乎感觉到一种力量支撑着她!

廉政在她耳边低声道:“师……妹……”

魏晓晨脸色通红,轻轻的伸出玉手按住了廉政的嘴,柔声道:“廉大哥,你就叫我晨晨吧,或者叫我晨妹,咱们何必这么见外。”

廉政也是脸色通红,二人靠的这么近,她吐气如兰,淡淡幽香早就迷醉了他,若不是因为情况特殊,他那敢靠着她这么近,她美的是那么的高傲,那么的令人不可亵渎,就算是想都没有人敢对她不敬,她虽然美,但却是一种高傲之美,冷漠之美,一种神圣不可侵犯之美。

廉政握住她的手不好意的轻轻的松开,只觉得口干舌燥,浑身火热,但他虽然能放开她的手,可是却离不开这个小小的洞穴,二人依旧是紧紧的靠在了一起,几乎是彼此抱在了一起一样。

男女之间究竟是怎么回事?她还是一个冰清玉洁的大姑娘,她已经不小了,当然也很好奇男女之事,也很想试试男女之事是什么感觉,尤其是在这九死一生的地狱,她更是想试试,哪怕是拥抱接吻,那也是一种甜蜜。

一个女人活着,若是连拥抱接吻都没有尝试过,死后岂不是太遗憾了?

一个女人活着,若是都没有跟男人尝试过那种男女之间最**的事,死了怎能没有遗憾?

虽然她暗骂自己不该这么想,可是人类的情感却在支配着她不得不这么想。

在临死之前,她多想跟男人抱一抱,彼此亲吻亲热一番再死,这样,就算死了,也不枉来人世间一遭,否则,就这么死去,她是心不甘。

他又何尝不是这么想的,可是他毕竟是正人君子,虽然软玉娇躯在怀,那触手可及的幸福探手就可得到,可是他依旧在控制着自己的**,让自己不去想那种事。

但靠的这么近,几乎抱在了一起,又如何能不心动?

恐怕这样的情景,一个男人和女人抱在了一起,男人都没有什么想法,都没有什么**的话,那跟他抱在一起的女人恐怕不但不会感激这男人是正人君子,反而会恨这男人,因为这就相当于说她做女人没有魅力,根本不能引起男人的**,那做女人岂不是很失败。

廉政将手慢慢的松开,咽了口唾沫,轻轻道:“晨妹,你……你不要……不要灰心,咱们……还……还有生,这洞内说不定还有出,咱们慢慢找……”

魏晓晨不再言语,轻轻的白了他一眼,暗暗的道:“唉……他真是个好人,简直好到家了,不但是好人,也是个傻瓜。”

魏晓晨将身子就依偎在他的身上,轻轻的抱着他的脖颈,一只手又握住了他的手,柔声道:“能不能逃出去,没什么大不了的,只要能跟你在一起,就算死了,我也不寂寞了。”

廉政的心一阵翻腾,沉声道:“晨妹,你放心,我不会让你死的,一定救你出去!”

魏晓晨嘤咛一声,无限的温柔小女人之色,再也没有了冷漠之色,仿佛冰山就此被他融化。

乌鸦洞内已经乱成了一团,可是小小的冰洞内却是温馨一片。

一面是满是鲜血的地狱,一面是满是香气的天堂!

什么叫幸福?什么叫天堂?

有时候,天堂和地狱仅是一线之隔罢了。

只要有你的地方就是天堂,只要有爱的地方哪怕是地狱也是天堂!

只要两个人在一起,就算是一起死在了地狱中,那也是甜蜜的,一生也没有遗憾的!

他们宁愿在地狱,因为地狱中的天堂更美、更浪漫!

因为地狱中的情更纯、更真、更温馨感人!

这一刻他们永世不忘!

就算死,下辈子再投胎,他们也忘不掉!

就算是喝了孟婆汤,也无法令他们忘记这甜蜜温馨的一刻!

第八十八章雪洞

乌鸦洞内的血战终于结束了,洞内数不清的落满了乌鸦的尸体,洞内也到处是蛇了,这乌鸦洞转眼就成了蛇洞,乌鸦的地盘转眼就成了蛇的地盘了。

动物的世界就跟人的世界是一样的,都是适者生存,强者为霸,这其中,根本没有什么公理,根本没有什么对与错,有的只是强权!

失败者,永远是最可怜的,往往献出的不但是自己的领地,还有自己的**和生命。

这么多战利品,这些蛇哪里能放过,这一堆堆的乌鸦尸体,就是一顿顿美餐,就见这些黑蟒蛇,张开锋利的獠牙,就将乌鸦的尸体吞噬。

**难道生来真的只是给别的生命享用的吗?

世界万物,你吃我,我吃你,彼此互相伤害,这世界也太无情了,这玩偶的世界真是太可怕太无情了!

人人都是玩偶,动物也都是玩偶,不知在什么时候就会玩掉自己的命,将**埋葬于别的生命的腹内,然后化为一堆大便。

廉政和魏晓晨就在洞口最边沿的左侧,靠着石壁紧紧的相拥在一起,但透过那小小的窟窿眼,隐约看到的这一切,还是令二人心惊胆寒。

廉政悄悄的又往洞左侧挖了一点,又挖出了两尺多远的距离,然后慢慢的将那些挖出来的积雪又给培实了,这次连一点缝隙都没有留。

他拉着魏晓晨的手又往那挖好了的洞内钻去,这一次,二人的洞穴离着洞口三尺远了,已经看不到洞内的情景了。

魏晓晨不明白他为什么这么做,轻声在他耳边问道:“咱们看不见洞内了,为什么要往后退?”

廉政在她耳边轻声道:“晨妹,这巨大的黑蛇经过一场激战,一定口干舌燥,说不定会前来洞口吞食几口冰雪,咱们刚才离着洞口太近,万一要是被发现,你我必死无疑了。”

魏晓晨暗暗的赞誉他谨慎小心,不过觉得他还是多虑了。

廉政问道:“你冷吗?”

魏晓晨轻轻摇摇头道:“不冷,我早习惯了。”

廉政这才放了心,他靠着她这么近,就感觉她全身冷如冰,凉飕飕的,真有点担心她扛不住寒冷。

岂不知,她就是修炼的这种道术,凉和冷才是正常的。

廉政沉片刻道:“这里空气还算充沛点,以你我的功力就算空气稀薄闭气也能闭住半个时辰,只要再过一段时间,这些蛇吃饱了,一定就会赶回自己的巢穴了,到时候咱们就飞到那深渊下看看,探查一番有没有出。”

的确,由于是刚刚落下的冰雪,故此这些雪还是松软的,空气还是充裕的,而且二人的修为很高,即使没有空气闭气不呼吸,一个多时辰也是没问题的。

魏晓晨的手依旧紧紧的握着他的手,仿佛只有握紧了他的手,世上一切的危险和困难都不足虑似的,他的手中似乎传来一股阵阵的热量,不但温暖着她的心,也让她变得更坚强、更勇敢,怯懦仿佛都被这只手的力量所冲走。二人看不到洞内的情景,看的见的只有彼此,听的到的只有彼此的心跳声以及呼吸。

二人的心跳的都很快,他们都感觉的到,但谁也没有说破,他们也都明白,彼此其实都动了情,只是谁也不善于表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