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91章 风花雪月2

第九十一章 风花雪月2

冷玉蝶也是欣喜万分,这脸上的伤疤是她一生中解不开的结,知道能治好,她如何能不开心,女孩子都是爱美的,她也不例外。

风月笑道:“自然是真的,若是在下骗几位小姐,就叫我下雪天走摔个跟头,再摔死也就是了,玉蝶小姐,请到寒舍一坐,等我稍微好点,这就带小姐去就医,如何?”

卓悠悠哈哈笑着,拉住玉蝶的手道:“姐姐,终于有办法啦,真是太好了,太好了!”

冷玉蝶也笑道:“是呀,既然有办法,总比没有的好,试试也无妨了。”

卓悠悠嘻嘻笑着,脸上微微一红,上前施礼道:“嘿嘿,风大哥,刚才悠悠多有不敬,误会了风大哥,还请原谅。”

风月微笑道:“哪里哪里,坏人太多,姑娘这么做是对的,玉蝶小姐,请,二位姑娘请。”

风月头前带,一边介绍自己朋友的医术,这一次风月还真没撒谎,他的确有一个朋友医术很高,那个朋友还是他相好的情人。

卓悠悠边走边问道:“风大哥,你那朋友是哪里的名医?”

风月道:“她也是一个女子,是我认识十几年的朋友了,她就住在离我家不远的一百五十多里地的山谷中,哪里名叫百草谷,她名叫羞羞,人称百花羞公主,是一位医术极其高明的仙子,她对于美容之类的药物,可以说是精通,我相信,她一定有办法能治好玉蝶姑娘的疤痕的。”

卓悠悠吃吃笑道:“羞羞公主可是你的情人?你们还没成亲吗?”

风月脸色一红,赶忙道:“你……你别误会,我们只是……只是好朋友,绝没有男女之情,玉蝶小姐,你可别误会,真的……”

冷玉蝶淡淡一笑,暗暗的道:“你们有没有男女之情于我何干,我误不误会你这么紧张做什么?”

她是个女人,也看得出风月眼中火辣辣的感觉,也是觉得有点不适,暗暗的道:“他难道对我……这……这怎么可能,我们才刚认识……”

几个人边走边说着话,风月的雪月城还真不远了,几个人没有御剑而飞,只是徒步而行,一个多时辰就到了。

雪月城就在一座小山上,小城并不算大,可也不算太小,雪月城就在雪雾中朦朦胧胧,还真有点人间仙境的感觉。

四个人上了小山,来到了雪月城,三个姑娘暗自点头称赞,雪月城的确很幽雅。

满山的翠竹,松柏,城中有很多鲜花,最多的是雪莲花以及红梅花,虽然已经到了冬季,百花皆枯,可是雪月城依旧是花团锦簇,有一种清新脱俗之美。

雪月城不过就是小山上建立了一个很大的房屋罢了,取名为雪月城,只见院落外的门匾上有四个灿灿放光的金字:风花雪月。

卓悠悠吃吃笑道:“风花月雪,呵呵,好风雅呀,不过,我总觉得这四个字不是什么好形容词,你的家怎么叫这种名字?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哪个登图浪子的窝呢。”

冷玉蝶白了她一眼,道:“悠妹,不准胡说。”

风月苦笑道:“这名字有什么不好,各位小姐请看,我这里花儿多,一年四季花香不断,我们这里雪多,一年除了夏日之外,大雪不化,再加上这朗朗明月,我自己又姓风,故此我称我家为雪月城,又做风花雪月,岂不是风雅的紧?其实,我是风雅族的人,这山上附近的居民,都是风雅族的子民,请姑娘不要误会。”

冷玉蝶轻轻道:“风花雪月,嗯,好名字,风大哥年少风留,乃是人之常情。”

风月赶忙否认道:“不不不,在下一点也不风留,真的……”

卓悠悠冷笑道:“你别跟我说,你还是一个未经人事,从没有碰过女人的处男,你这么风留,谁信呀?”

风月为之语塞,无言以对,只好闭口不言,尴尬一笑道:“三……三位姑娘请。HTTp://”

卓悠悠冷冷的道:“你风、流我们不管,你跟别的女人怎么快活我们也不管,可你若是打我们姐妹的主意,小心我阉了你!”

冷玉蝶脸色微红,轻轻嗔怪道:“悠妹,这种粗俗的话你也说的出口,不准胡说,风大哥不是那种人。”

卓悠悠道:“知人之明不知心,有些人,表面是君子,其实就是一肚子男盗女娼之徒!”

风月的心扑通一阵乱跳,暗暗的道:“这个卓悠悠可比玉蝶和凤翙翙久经世故的多了,我可不能叫她察觉了,否则,玉蝶一定不会再理我了。”

他又一想,暗自骂自己道:“风流君子风月,唉……难得你自命风流,怎么这么看不开,她不理我又能如何?难道我真的喜欢上了她?不,不会的,我风月玩女人,从不会动情,女人都是一样的玩意,玩玩罢了,唉……你怎么总想着玩女人?人家好歹也是救了我,悠悠说的对,就算救了狗,也不会,难道我还不如狗……”

他心里胡乱想的,心乱如麻,只好推门进去,勉强一笑,做了个请的姿势道:“三位姑娘,请。”

三个人相继走进了院落中,一处很大的院落内,一幢二层小楼,清秀典雅,院内满是梅花,梅花开的正艳,阵阵梅香扑鼻而来,泌人心肺,让人觉得眼前一亮,神清气爽。

“吆,公子回来啦,公子……”

“风公子,你到哪里去啦……”

他刚一进门,迎面就出现了五六个花枝招展的艳丽女子,一个个盈盈而笑就出来迎接。

卓悠悠冷哼一声,道:“真是人不风流枉少年呀!”

风月脸一红,就见那几个女子犹如小燕子一般就来到风月面前,刚要投怀送抱,被风月咳嗽一声道:“不得无理!没看到有人?”

“吆,公子,您这又是在那……”

风月一听要露馅,赶忙喝道:“住口!不准胡说!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是我的救命恩人,冷玉蝶冷小姐,这两位是玉蝶小姐的朋友,还不快见过三位姑娘?”

这五六个女子一听知道有事,也不敢胡说了,急忙笑道:“吆,原来是玉蝶姐姐呀,欢迎,欢迎……”

风月急忙解释道:“这几位姑娘是我的丫鬟,其实,我们亲如兄妹,就跟我妹妹没什么区别。”

卓悠悠冷笑道:“哼哼,真是好妹妹呀,算了,我不管你们是什么关系,不过,我警告你,你敢打我姐姐的主意,欺负我姐姐,我一剑杀了你!哼!”

风月苦笑道:“怎么会呢?玉蝶小姐是我的大恩人,我那么做岂不是还不如狗?三位姑娘尽管放心,我风雷若是有一点邪心对不起三位姑娘,就叫我不得好死!”

冷玉蝶微笑道:“风大哥言重了,我这妹妹多疑,你不要放在心上。”

卓悠悠道:“告诉你,你尽快带我姐姐去治伤,我们来你这破地方就只为了治伤的,你可别想歪了,尽快带我姐姐去!”

风月道:“那是,那是,喂,春花,秋月,腊梅,冬雪,你们四个快去给三位姑娘准备房间,好好收拾一番,这三位仙子都是我的救命恩人。”

卓悠悠喝道:“慢着,准备一间房间就行了,我们姐妹三人形影不离!”

风月道:“那……那就准备一间宽敞的房间,在房间内,将盛开的梅花多放几盆,还有,要多洒麝香,还有,快去准备吃喝,准备点糕点……都下去吧……”

几个姑娘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简直以为风月有病了。

她们从没见过风月这么一本正经过,若是平日,风月只要一回来,她们迎上来,风月一定将她们抱在怀里,亲吻抚摸,先跟她们亲热一番,可是今日,风月竟然像君子一样,当真是令她们蒙了。

这几个姑娘虽然表面是丫鬟,可却是风月最宠爱的几个女子,风月只要在家,就跟这几个女子夜夜**缠绵,当真是风流快活的很。

几个姑娘不高兴,但也只好答应一声下去了。

风月将三人让到楼上,然后摆上吃喝,玉蝶几人就在这里停下下来。

吃喝完毕,玉蝶等人就被让进了一间极其幽雅的房间,这房间的确很宽敞,两张大木床,木**整整齐齐叠着棉被,屋角边生着火炉,墙壁上满是山水画,另外,四周还摆满了娇艳欲滴的梅花,整个房间内芳香一片。

风月微笑道:“三位恩公就在此住下,有什么不满之处,在下一定置办。”

冷玉蝶微笑道:“风大哥真是费心了,我很满意,多谢风大哥这么照顾。”

卓悠悠冷冷的道:“没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还有事吗?没事的话,我们姐妹要休息了,你也去找那几个妖精风流去吧!”

风月尴尬一笑,脸通红,连连道:“是是,在下不敢打扰姑娘们的清修,这就告退,玉蝶小姐,晚安,明天见……”

冷玉蝶淡淡一笑道:“恩,明天见,风大哥慢走。”

风月长出了一口气,这才退出去,关上了门,心中暗暗的骂自己,心道:“你这是怎么了?见到她们怕什么?要对付她们还不简单?只要将迷香点燃,或者下点迷药,她们还不是你**尤物,任你快乐吗……啊呸,你怎么这么下流,玉蝶如此的纯洁善良,明明看出你是纨绔的登徒浪子,依旧救你,你就这么报恩,岂不是还不如狗?唉……我不能对不起玉蝶小姐……”

他是满面羞愧的离开了三人的房间,刚来到自己的房间,他的几个相好的姑娘就等候着了。

那几个姑娘一个个的衣衫不整,见到他来到,敞开胸怀,露出了双峰,嘤咛一声道:“吆,我的心肝宝贝,奴家想死你了,你听听,我的心跳的多快。”

“是呀,你摸摸,隔着这么一团肉,你都能摸得到的,来呀,咱们来呀……”

风月惊了一身的冷汗,赶忙左右看了看,反身将门关上,伸手就把那几个一缕不着的女人的衣服给穿好,叱道:“都给我规矩点!从今日起,不准这么放肆!都回去,回自己的房间,今日我谁都不留,快回去,叫她们看到就麻烦了,谁若是不听话,小心我翻脸无情!滚,都滚!”

几个姑娘气的骂道:“假正经,哼……”

“什么玩意,昨日还说爱我们,今日就不理我们……”

“你自己睡吧,等你想女人了,想碰我们都不让你碰,难受死你,哼……”

几个姑娘十分不高兴的离开了。

风月长叹一口气,狠狠的抽了自己两巴掌,骂道:“你今日这是怎么了?有美女享用你不要,还他妈装的和君子似的,唉……你真是无可救药了……”

他心情矛盾,长叹一声,关好了房门,休息去了。

外面北风呼啸,大雪飘飘,可是他的心比外面的风雪还要乱。

第九十二章黑渊

玉蝶三位姑娘可谓是被照顾的无微不至,风月当真是细心的很,不论是吃喝,还是琐碎的事,他都是一丝不苟的照顾玉蝶三人。

冷玉蝶暗暗的感激,三个人就这么一住就是三天。

这三天来,三个人可谓是享福了,玉蝶无所事事,又不知该如何答谢他,只好拿起了针线,没事的时候,就开始刺绣。

卓悠悠在房间内来回的走动,手中掐着一朵娇艳的梅花,不住的想着心事。

这梅花都是新鲜的,还含有淡淡的幽香,雪月城内种满了梅花,风月每日里总是亲手采摘最新鲜的梅花,亲手插进花瓶中,亲自给送过来,所以,玉蝶房间内的梅花是一日一换,每日都那么的香味扑鼻。

“玉蝶姐,你说风雷在搞什么鬼?”

冷玉蝶淡淡道:“谁知道,我看他不是坏人,妹妹,是你多心了。”

卓悠悠这几日来,当真是小心戒备着,吃饭用银针试试,睡觉插好房门,也不好好睡觉,总是半夜很晚很晚才睡,到快天亮时,才打坐休息,故此,三日来,她可是累的不轻。

可她这么防备,丝毫没发现不对的地方,所以,就连她都怀疑自己多疑了。

卓悠悠幸亏修为高,打坐休息一个多时辰,就跟睡了三个时辰没什么区别,否则,换普通人早就吃不消了。

卓悠悠喃喃道:“唉,难道真是我多心了不成?姐姐,你没事又绣什么呀?”

冷玉蝶微笑道:“咱们蒙风大哥这般照顾,无法答谢,我看他是风雅之人,喜欢字画刺绣,喜欢风花雪月,反正我闲着没事,我给他绣一副风花雪月图,走的时候送给他,也不枉他这些天的照顾之情。”

卓悠悠气道:“哎呀,姐姐,你没事绣这个做什么,劳神费力的,真是吃饱了撑的。”

凤翙翙呵呵笑道:“妹妹你这就不知了,玉蝶姐自幼就喜欢刺绣,她总是自画自绣,我们昆仑山上,有很多刺绣都是她亲手绣的,我外婆哪里有一副百鸟朝凤图,长两丈,宽一丈多,就是玉蝶姐姐绣的呢,就连我娘和外婆都赞不绝口呢。”

卓悠悠嘻嘻笑道:“我哪里不知道玉蝶姐姐的本事,其实,玉蝶姐姐画画也是一流的,丝毫不逊色于那个臭桂儿,更难得的是,玉蝶姐姐刺绣的本事可谓是举世无双的,这点,那臭桂儿可不及姐姐了,玉蝶姐姐心灵手巧,我也是自愧不如的。”

凤翙翙笑道:“玉蝶姐姐手太巧了,而且绣东西还快呢,那么一副巨大的百鸟朝凤图,玉蝶姐居然不到半个月就绣好了,换做别人,就是五年都绣不出呢。”

刺绣的确是一种艺术,而且古时刺绣都是自己画图,或者是根本不画图,凭着感觉绣,故此当真是极其难得的一门手艺。

可是玉蝶自幼喜欢刺绣,学了道术后,刺绣更是出神入化了,只要她想绣什么,大体的看一看景色,就了然于胸,然后凭着感觉就能绣出来,而且还是栩栩如生,这一点当真是无人可比。

玉蝶淡淡一笑道:“这有什么,若是妹妹喜欢,我教给你。”

卓悠悠苦笑道:“算了吧,我才没那个耐性呢,自小你要教给我,我都不想学,现在更是头痛,这本事比学道还难呢。”

这时,就听有人敲门,轻声道:“玉蝶小姐,是我,我能进来吗?”

不用问,三个人就知道是谁了,除了风月之外,没有人来。

卓悠悠开开门,皱眉道:“喂,有什么事吗?”

风月微笑道:“在下是过来问问三位姑娘需要什么。”

卓悠悠气道:“什么都不需要,需要你现在就走!”

冷玉蝶放下针线,道:“妹妹,不准无礼,风大哥,请进。”

风月笑道:“多谢玉蝶小姐。”

冷玉蝶微笑道:“风大哥,你这里还有针线吗?”

风月道:“有,有,怎么那些针线都用完了吗?”

冷玉蝶道:“不多了。”

风月道:“哦,那我这就去给小姐准备。”

卓悠悠道:“其实,还不是为了你?你可别以为我姐姐没事要针线玩,都是为了你。”

风月也没问玉蝶为什么要针线,玉蝶只要有要求他就满足,从不问为什么,这时一听为了自己,不仅愕然道:“为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