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92章 黑渊1

第九十二章 黑渊1

卓悠悠气道:“可不是嘛,我姐姐刺绣的本事要说是天下第二,那没人敢承认是天下第一了,我姐姐看你附庸风雅,看你这几日这么照顾她,故此,准备临走时,给你绣一副风花雪月图送给你呢,喂,不过,你可别想歪了,我姐姐是为了感激你带她去治伤的,才送给你的,可没有别的意,你可别想歪了!”

风月惊呆了,他真没想到玉蝶竟然会给他绣图送给他,一时间,他就觉得心中甜蜜的很,甚至肯为了玉蝶去死。

风月呆呆半响,叹道:“小姐大恩大德我都没报,还要麻烦小姐劳神,唉……风某真是惭愧……”

冷玉蝶淡淡一笑道:“风大哥见外了,我们毕竟是朋友了,我见风大哥是风雅之人,爱好风景,故此才刺绣一副图罢了,小女子手艺一般,风大哥不见笑就好。”

卓悠悠冷笑道:“风雅?我看是附庸风雅才对,大冬天总是拿着把破扇子,神经兮兮的。”

风月不理卓悠悠,他早也习惯了卓悠悠的冷言冷语了,他眼中噙满了泪水,心中不断的自责道:“玉蝶小姐为人这么好,纯真善良,心灵手巧,又是以诚待人,你要是有那种肮脏下流的念头,你还算是人吗?”

卓悠悠喝道:“喂,我问你!”

风月吓得一激灵,他正在想心事,被这猛地一喝问,吓了一跳。

卓悠悠捂着嘴吃吃的笑了,道:“你怎么心不在焉的,想什么呢。”

风月苦笑道:“我在想,怎么报答玉蝶小姐的大恩。”

卓悠悠道:“这还不简单,你想办法治好我姐姐脸上的伤疤就算报恩了,喂,你不是说带我们去百草谷吗?为什么还不动身?”

风月叹道:“不瞒三位姑娘,在下伤势还未痊愈,御空飞行恐怕费点事,而且,三位请看,如今大雪封山,整日大雪不断,北风呼啸,而且走也不方便,在下怕三位上受风寒之苦,故此才不得不停留片刻,在下保证,只要我伤势一好,大雪一停,咱们立刻动身。”

冷玉蝶叹道:“是呀,风大哥言之有理,大雪封山,天寒地冻的,的确是难行,风大哥尽管先养好伤,不过,我们又要打扰风大哥了。”

“不不不,玉蝶小姐能屈尊在寒舍小住,乃是我这一生中的荣耀,是我最开心的事,怎能说是打扰,不知小姐可否满意,下人们是否有什么不恭敬之处,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在下一定照办。”

冷玉蝶道:“风大哥,多谢了,我很满意,一切都好。”

风月道:“那就好,那就好,我这就给小姐拿针线去,不过,小姐不可劳累,就当是闲时作耍解闷,当不得真的。”

他说着恭恭敬敬的退了下去,于是,玉蝶三人就在风月城住了下来。

她们可以说跟玉霄四人一样,被当作了贵宾,一点也没受风寒之苦。

至于其他人可没他们这么好的运气了,谢雨霏、冷凝、白皛皛和禅印四人走在了一起,当下一见大雪飘飞,雪崩人散,各奔东西,谁也找不到谁了,万般无奈,只好商议着各自返回了。

谢雨霏和冷凝结伴而行,往龙女山而去。

禅印和白皛皛则往白民族去了。

雪紫儿、血红、岳商等六个人侥幸逃脱雪崩之厄,也是没有办法,找人无处寻找,天寒地冻,北风呼啸的,又无法多待,几个人一商议,也决定暂时的赶回去,看看其余人是不是也回去了。

天寒地冻,大雪纷飞,谁也无可奈何,六个人结伴而行,也赶回去了。

要说最倒霉的还是要算是廉政和魏晓晨了,不过,虽然他们运气最差,可是却彼此的成了知心的朋友,也许他们也算是幸运的。

他们的确运气差极了,那个深渊深不见底,而且处处是极度危险,二人当真是九死一生!

廉政和魏晓晨手拉手御剑从洞内那个大窟窿中飞了下去。

二人是打定了主意,不管生死如何,不管以后的怎么危险,他们也绝不再分开,就算死,也要手拉手一起死!

人生得一知己,死又何憾!

那个黑洞洞的深渊果真是深得很,廉政鸿蒙剑的白色一面极其的亮,魏晓晨的龙珠也是灿灿放光,二人借着微弱的光亮往四周看着,只见这黑黝黝的无底洞内,一双双闪着幽光的眼睛正在瞪着他们!

黑暗中也不知有多少可怕的怪兽,见到这两点亮光,就听那些怪兽不断的吼叫着。

这个黑洞果然是深的很,不过,虽然很深,可是也并非是太黑,由于这里常年积雪,洞内也是寒冷如冰,滴下来的水,就被冻结成了寒冰,寒冰烁烁发光,故此也不算太黑。

这黑洞内,一层又一层的,就好像一层层的楼梯一样,每一层均相隔着几十丈的厚度,每一层都有不少动物,各式各样的动物都有,但每一只动物无疑都是可怕的!

二人的心都寒到了极点,彼此的手握的更紧了,幸好二人是御剑空中飞行,否则的话,恐怕早就被这些可怕的动物吃掉了。

魏晓晨的手上满是汗水,问道:“廉大哥,咱们往哪里去?”

廉政眼中闪着光,道:“一直往最下面去,看来这里也是一座山,只不过是一座山被掏空了,咱们如今正在山腹内,看来这个深渊其实就是上面那个雪谷,我就觉得还没有落到山底,看来咱们落在雪谷中,顶多才落了山的一半。”

魏晓晨点头道:“嗯,看样子是不假,也许,是因为这里乱草丛生,加上大雪,故此将上面那一层给冻住了,故此,才形成了这么个深渊,那雪谷看样子其实就是这深渊的顶棚了,哎呀,要这么说的话,这还要有多深呀。”

廉政道:“估计还要有千丈深吧,好大的一座山呀,晨妹你看,这不见光的山上,有许许多多可怕的怪兽,咱们最好不要下去,以免惊动了这些畜生,那就危险了。”

两个人正在小心翼翼的飞着,忽听头顶上一声嘶鸣,二人急忙甩头观看,只见黑乎乎的两只不知什么的东西凌空就飞向了二人!

廉政大叫道:“晨妹小心!”

廉政拉着魏晓晨,急忙凌空一个转弯,避开了空中飞来的两只怪兽!

廉政将手中的正气鸿蒙剑的白面一照,借着微弱的光仔细一看,不由得大吃一惊!

只见半空中有两只怪鸟,一只赤红,一只漆黑,只见这两只鸟,均是生的两只肉翼,就好似蝙蝠的肉翼相似,而不是带羽毛的翅膀,更可怕的是,两只怪鸟生的狰狞可怖,长长的鸟嘴,大大的鸟头,鸟嘴足有三尺长,鸟嘴里的牙齿闪着寒光,这两只鸟均是生着四肢,就见这两只怪鸟足有一丈来长,双翼展开,足有两丈来长!

魏晓晨失声道:“这……这难道是已经灭绝了的翼龙不成?”

廉政也神色凝重的道:“看这样子八成是翼龙,这种翼龙跟庞然大物恐龙均是同一时代的动物,听师傅说,远古年间是有庞然大物的,我们叫那些怪兽为恐龙,那时候,还没有咱们人类,不过后来由于火山爆发,整个世界都是火,故此那些庞然大物灭绝了,既然这种怪兽早已灭绝,怎么这里竟然有?”

魏晓晨道:“看来,由于这里是大雪山,而且阴暗潮湿不见光,这些可怕的动物逃过了此劫,故此在这里生存了下来,看样子估计还有呢,咱们危险了!”

这还真是两只翼龙,虽然翼龙早就灭绝,可是这里与世隔绝,乃是洞内洞,山内包裹着山,又是深渊黑水经过之处,常年冰雪不化,阴暗潮湿,故此,有不少可怕的动物避过了那劫难,侥幸活了下来,今日,二人遇到的正是两只翼龙!

这两只翼龙又叫做翼齿龙,是典型的吃肉动物,那锋利的牙齿足矣撕咬碎任何动物的皮肉,当真是可怕的很!

那两只翼龙没有啄到二人,一下子扑空,猛然双翼摇动,掉头又扑向了二人!

两只翼龙这一忽扇翅膀,一阵猛烈的风迎面扑来,二人就觉得浑身寒透了!

这时,二人不得不撒开了手,廉政急忙松开了魏晓晨的手,将鸿蒙剑在空中画了个弧形,用剑一指,一道道清虚真气幻化而出的阴阳太极图就好似气盾一般就挡住了两条翼龙!

魏晓晨急忙运用玉女玄冰诀,将一道道冰罩推出,跟廉政的护体真气合在了一起!

就听到砰的一声巨响,再看二人的护体真气均被撞破!

廉政暗叫一声:“好猛恶的怪鸟!”

那只赤红色的翼龙张开巨大的鸟嘴,当头就啄了过来,两个肉翅也拍了过来!

廉政不敢硬接,赶忙御剑往旁边一飞,避开了这一击!

他边躲避,边大叫道:“晨妹,你多加小心!”

魏晓晨大叫道:“廉大哥,你也一样,不必担心我,咱们就跟这两个畜生斗一斗!”

她说着,避开黑色翼龙的凌空一击,然后一伸手,凌空一抓,就是一道冰剑,抖手就射向了翼龙的眼睛!

那翼龙也非是凡品,一见一道寒光奔自己而来,根本就没躲,而是将它那巨大的头颅一摆,长嘴一晃,啪的一声响,就用鸟嘴撞在了飞来的冰剑上,就把魏晓晨射去的冰剑击落!

魏晓晨暗暗称赞,赶忙将修罗刀一摆,一道半月光芒,直射翼龙!

这一招叫做修罗半月斩,乃是以刀的杀气化为气刀,用来杀敌的一招!

就见那翼龙一声长鸣,双翅猛地合在了一起,就将飞来的月牙形的气刀给挡住!

又是砰的一声巨响,这一招竟然又被翼龙给破掉!

魏晓晨大吃一惊,她这一刀可谓是尽了全力,但却被轻易的破掉,可见翼龙的凶猛了!

她刚刚一愣间,那条翼龙凌空又扑下,巨大的鸟嘴就啄向了她的双目!

魏晓晨将头一摆,驭修罗刀急忙飞向了一边,然后大喝一声,脱手将修罗刀祭出!

半空中一道紫色的光芒凌空斩下,斩向了翼龙巨大的鸟头!

那只翼龙似乎也知道厉害一般,赶忙飞向了一边,但却将后爪抬起,避过修罗刀的刀刃,对准了修罗刀的刀把,一脚蹬出,就把修罗刀往半空下踢去!

魏晓晨大吃一惊,自己的修罗刀若是飞走,这黑洞洞的哪里寻找?

幸好她的修罗刀也是一件宝贝,跟她心意相通,她一见不好,赶忙念动法诀就给召了回来!

魏晓晨一咬牙,她本就是好胜的女子,而且道术在龙女山三代弟子中跟雪紫儿并驾齐驱,都是高手,虽然翼龙极其的凶猛,可是她却不服气!

就这样,在半空中,人来鸟往,嘴来刀去的就激战在了一起!

廉政也是一样,就跟那条赤色的翼龙也斗在了一起!

二人拼尽了全力,这两条翼龙渐渐的感觉到不支了,万万没想到,这两个小小的生物竟然有这种本事!

廉政打着打着,冷笑一声,将鸿蒙阴阳剑一抖,再看,黑剑和白剑竟然分开了,黑的一面宛如黑夜,白的一面,恰似白昼!

就见黑面中,七颗星星灿灿发亮,好似北斗七星一般,白的那面,有一个红红的圆圈,恰似太阳一般!

就见那七颗星星猛然间脱剑飞出,化作七颗带尾巴的流星,就射向了赤龙!

而与此同时,廉政将手中的那把白剑照着赤色翼龙的双目一照,就听那赤色的翼龙一声悲鸣!

原来,这里太过阴暗,常年不见光,而廉政的鸿蒙剑白色的那一面好似太阳一样的亮,这一照射出,射在了赤色翼龙的双目上,由于常年不见光,陡然间见到这么亮的光,这赤色翼龙哪里受得了,所以被照的嘶鸣一声,闭上了鸟眼。

于此同时,就听到砰的一声巨响,那脱剑飞出的七颗流星就击打在了翼龙的身上!

赤色的翼龙悲鸣一声,晃了晃,竟然没什么大碍!

不过虽然如此,那赤色的翼龙也觉得心中一阵翻腾,十分的难受,也明白遇到了对手,当真是有点想退缩了!

廉政微微一笑,看出了翼龙的弱点,又将白剑的那面,用紫府真气将亮光逼出,刹那间,又是光芒万道,射向了翼龙!

那条赤色的翼龙再也受不了了,急忙嘶鸣一声,振动双翼往山中飞去!

那个跟魏晓晨激战的灰色翼龙,也是渐渐的不支,因为魏晓晨实在是太厉害了,修罗刀也是万道光芒,紫气大盛,它当真是惧怕这把可怕的刀,这时一见同伴败走,也是嘶鸣一声,俯冲而下,往深渊中那层的山中飞去!

廉政微微一笑,魏晓晨擦了擦汗,笑道:“廉大哥,你怎么样?”

廉政笑道:“我没有事,这两个畜生还真厉害。”

魏晓晨苦笑道:“可不是嘛,我一个不小心,我的修罗刀差点都被踢飞。”

廉政道:“此处不可久留,也许那两只翼龙去搬兵去了,咱们还是赶快飞走。”

说着,二人又彼此的拉住了对方的手,又一起御剑而飞,并肩往下俯冲飞去!

二人往下飞了百余丈,就听嘶鸣不断,果不其然,那两只翼龙当真是去搬兵去了,只可惜来得迟了,二人早就飞的不见踪迹了。

这深渊好似并非直接到底的,二人飞来飞去,到了底部,一见脚下,竟然是一座小山头上,二人不由得苦笑。

原来,这个深渊是山中套山,大山的肚子内包着小山,当真是巧夺天工之妙。

无可奈何,二人只好低空飞行,顺着山又往下飞去。

二人刚刚飞到半山腰,就听到一声奇怪的声音,那声音沉闷的很,好似是猪的叫声,二人刚一愣,就听到一声:“噜噜!”

再看树林中跳出一只庞然大物来,足足有三丈左右长,浑身黑鬃,火红的赤眼犹如铜铃一般大小,冒着凶恶的光,两支獠牙支出纯外,发着寒光,就见这怪物,猪头,狗身,双眼赤红,浑身的黑猪鬃刺犹如利剑一般的坚硬,这畜生半空中嚎叫着就扑向了二人!

廉政赶忙拉着魏晓晨跳开,失声道:“好大的野猪!”

魏晓晨失声道:“莫非是赤眼猪妖!”

这真是赤眼猪妖,这种怪兽凶猛异常,力大无比!

二人刚避开,就见那赤眼猪妖一头就撞在了一棵大树上,就听到‘砰’的一声巨响,那棵大树被连根拔起,轰然而倒!

还没等二人应付,那大野猪猛地将那条尾巴甩了起来,就抽向了二人!

咔嚓!再看,一根碗口大的小树又被抽成了两半!

二人暗自吃惊,惊得是这野猪竟然这么凶猛!

廉政拉着魏晓晨的手道:“这死猪太凶恶,咱们不要硬拼,走!”

二人拉着手御剑往山下飞去!

但苦于这里树木丛生,根本不能高空飞行,而且,往山下就只有这条,还无可走,那只猪妖哪里肯舍,嘴里发出怒吼声,在后就追!

所到之处,就见树倒石碎,乱成了一团!

二人在前面飞,这只猪妖就在后紧追,始终离着二人两丈多远的距离!

魏晓晨一只手拉着廉政的手,另外一只手御刀而行,一看甩不掉猪妖,气的她将刀插回刀鞘,空出一只手来,凌空一抓,运用玉女玄冰诀,幻化出一道道冰剑,就脱手射向了那个穷追不舍得猪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