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93章 生死与共1

第九十三章 生死与共1

猪妖根本不在乎这小小的冰剑,冰剑射向了它,就见猪妖将嘴一张,就给吞进肚里,似乎还挺喜欢魏晓晨射出来的冰剑,竟然嗷嗷嗷直叫,看那意是说,你再多放点,这味道还挺好吃的。

魏晓晨这个气,嗔骂道:“死猪妖,你还吃上瘾了,我就偏偏不给你吃了。”

她气呼呼的挥舞修罗刀,一走,一将拦的树枝削断,用来阻拦猪妖。

廉政暗暗好笑,没想到魏晓晨少女的娇嗔模样是这般的可爱,但这时候哪里是玩笑的时候,而且他也不善于玩笑。

二人一飞,一将树枝削断阻挡猪妖跳起来的袭击,虽然不能拦住猪妖,但也能缓一缓。

二人飞来飞去,再往前飞,只见中间一株巨大的树,这棵大树的树身足足有一丈左右宽大,二人合抱都抱过来来,那茂密的树藤枝枝杈杈的,看着样子,也不知这株大树活了多少年了!

魏晓晨吃吃笑道:“廉大哥你看那棵树,哈哈,咱们飞慢点,就往树那边飞去,等快撞上树的时候,咱们立刻绕过去,那笨猪一定拐弯不及,收不住脚步一头就撞在树上,这么大的树,它再厉害,也撞不倒这棵树,一定会被撞得头破血流,甚至是撞死在树上,哈哈……”

廉政笑道:“晨妹真是好聪明,这主意不错,就这么办。”

二人打定主意,没有绕开树,就往树身边飞去。

可令二人奇怪的是,那笨猪正在追着二人,一看二人朝着大树飞去,竟然猛地止住了脚步!

廉政转头一看,就觉得事有蹊跷,怎么这赤眼猪妖不追了呢?究竟为了什么呢?

猛然间,廉政大叫道:“不好!晨妹,快离这棵树远点,危险!”

他话音刚落,一切都太迟了!

二人正低空飞着,忽然间,就见那棵大树,漫空中的树枝动了,竟然犹如一支支触手一般,就甩向了二人!

魏晓晨就觉得脚脖子不知被什么东西缠住了,接着又有什么东西缠住了她!

魏晓晨听到廉政大喊,也知道不妙,她也聪明的女子,一看猪妖不追了,自己又被缠住,不由得心头一颤,暗暗的道:“莫非这棵树吃人不成!”

她就觉得脚下猛然一动,就被缠住了,魏晓晨失声叫道:“是吃人树妖,廉大哥,你快走!”

她猛然松开了廉政的手,虽然说是生死与共,可真的面临死亡的时候,她又怎忍心让心爱之人陪着自己一起送命!

魏晓晨一撒手,立刻就被树枝缠住,给挂在了空中,然后摔在了地上!

廉政也好不了哪里去,也被缠住了脚,拽在了地上!

魏晓晨一看廉政也被树妖的长藤缠住,大吼一声,就将手中的修罗刀祭出,当空就斩下,斩向了缠向廉政的那些树藤!

一阵奇怪的声音发出,好像是树妖痛苦的呻吟声似的,再看那些树藤被修罗刀斩断,立刻萎缩回去了,但魏晓晨却依旧被树藤拖走,一直往大树旁拖去!

再看那棵大树,竟然大口张开,里面有锋利的獠牙,拖着魏晓晨就往树的血盆大口中送去!

再看树下,森森白骨也不知有多少,也不知有多少生灵就被这吃人的恶魔树残害,只剩下一堆堆骨骸!

魏晓晨就这样被拖走,廉政看的清清楚楚,在这最危险的时候,魏晓晨飞出刀来救了自己,而她却被树妖拖走,他又怎能不管?

廉政双眼都红了,大叫道:“晨妹!死树妖,我跟你拼了!看剑!”

廉政也不顾那些张牙舞爪的树藤了,疯了似的扑奔了魏晓晨,手中剑一阵乱挥,就把拦住他去的树藤砍的支离破碎!

眼看着魏晓晨都已经到了树妖的嘴边了,廉政终于冲到了近前,恶狠狠的将自己的正气鸿蒙剑对准树妖烁烁发光的双眼就刺去!

就听到璞的一声闷响,一阵吱吱吱的怪声响起,一道犹如脓血一般的**也激射而出,射了廉政一身都是!

一股令人作呕的腥臭味立刻传了出来!

那树妖疼痛难忍,树藤缓了一缓,廉政趁着这机会,恶狠狠的抡起鸿蒙剑就是一阵乱砍,将缠住魏晓晨的树藤斩断,拉起魏晓晨的手就走!

魏晓晨简直都有点呆住了,她还从没见到廉政这般疯狂的模样,只见廉政再也没有以往的沉稳了,犹如疯了似的,双眼赤红,手中剑纵横开阖,所向披靡,当真是勇不可挡!

看到他这般不顾性命的来救自己,她的心就是一热,当下赶忙召回了修罗刀,将刀拿在手中。HTTp://

廉政急声道:“晨妹,你有没有事?”

魏晓晨骇的脸色惨白,若不是廉政来得及时,恐怕她早就被树妖吞噬了,想想都有点后怕,魏晓晨咬着嘴唇道:“我没有事,咱们走!”

但想走那有这么容易!

那树妖被刺瞎了一只碧绿色的眼睛,不由得疼痛难忍,一阵凄厉的叫声,抡起那无数的树藤劈头盖脸的就砸向了二人!

赤眼猪妖都看得有点发呆,都不敢走近,那猪妖正在发呆,猛然间一根树藤凌空抽来,正好抽在猪妖的头上,就听到啪的一声响,将猪妖抽了个跟头,猪妖嗷嗷嗷直叫,吓得连忙退出去了十几丈远,远远的驻足观看。

廉政和魏晓晨已经被包围在了树妖的脚下,两个人左闪右避,闪避着抽向他们的树藤!

那些树藤犹如铁鞭一样,抽到哪里,哪里就是山石碎裂,漫空乱飞!

廉政刚刚拉着魏晓晨避开,一个不小心,被一根树藤又缠住了腿,紧接着一根树藤劈头盖脸就抽了下来,啪的一声,重重抽了廉政一下!

廉政赶忙运真气抵御,但即使这样,也经受不住,哇的一口鲜血就喷了出来!

魏晓晨看的清楚,大吼一声,修罗刀一阵乱砍,将空中飞来的树藤砍碎,然后砍断了树藤,搀扶起了廉政,廉政急忙站了起来,擦了擦嘴角边的血渍!

魏晓晨厉声道:“廉大哥,咱们跟这畜生拼了,不逃了!”

廉政也一咬牙,道:“好,跟它拼了!”

廉政说罢,将正气鸿蒙阴阳剑一晃,半空中画了个弧形,一招太极护体,八卦罩身,将清虚紫府真气融入一体,幻化出一道光圈护住了二人,然后将鸿蒙剑的白面猛地运紫府真气射出,直射树妖的眼!

再看一道强烈的光就射中了树妖的眼,树妖被晃得眼睛睁不开,急忙树藤汇拢在一起挡住了这道剑光!

趁着这个空档,廉政猛地咬破了中指,将自己的血涂抹在了鸿蒙剑的黑面上,喃喃道:“九幽十鬼,聚气为灵,凝聚一剑,杀!”

他大吼一声,就将鸿蒙剑祭出,再看,半空中黑云滚滚,黑雾中无数的幽灵恶鬼张牙舞爪的就被引到了这一剑之上!

再看那鸿蒙剑,白色的那一面不见了,有的只是黑暗,阴气阵阵的黑暗!

鸿蒙剑空中一道黑光,咆哮着凌空斩落,斩向了树妖!

魏晓晨也没闲着,她也狠狠的咬破了自己的中指,将自己的血涂抹在了修罗刀上,画出了一道道诡异的符咒,然后念念有词道:“修罗尊神,赐我力量,九幽冤魂,为我所用,修罗之门,炼狱魔界,为我而开,杀!”

再看,她周身被一道道黑气所包围,就连树妖底下那无数的骸骨的幽灵似乎都被这一刀所引动,黑气滚滚中,一道道恶鬼魂魄,不住的扑到了修罗刀黑气滚滚的刀气上!

修罗刀本来是淡紫色的刀光,可是修罗之门一开,立刻被黑气包围,无数的幽魂似乎都纷纷汇集到了修罗刀上,凝聚成一股可怕的力量!

魏晓晨和廉政同时祭出了手中的剑和刀!

再看鸿蒙剑和修罗刀,犹如两条黑龙一般,空中咆哮着,就扑奔了树妖!

鸿蒙剑嗖的一声,就硬生生的从树妖最茂密最多的树藤中穿了过去,直刺树妖!

就听到璞的一声响,再看鸿蒙剑从树身前面而入,从后面飞了出来!

鸿蒙剑飞了出来,但却没有回廉政的手,而是又从后刺向了树妖!

就见鸿蒙剑来来回回的穿插在树妖的身上,不过眨眼间,就见树妖身上就被刺了十几个大窟窿,那大窟窿中咕嘟咕嘟冒着血红的血水!

鸿蒙剑每刺一下,树妖就是一声惨嚎,树藤就开始萎缩一下。

魏晓晨的修罗刀更是歹毒,就化作一道道黑芒,围着树妖的叉叉丫丫的树枝凌空来回的就剁了下去!

就听到咔嚓咔!嚓咔!嚓咔!嚓……

就见树妖茂密的树枝,转眼间那无数的触角就这么被斩断,斩成了数段!

魏晓晨一看差不多了,大吼一声,腾空飞去,手握修罗刀,再看修罗刀黑芒瞬间高达几丈,空中一道光芒凌空就劈向了树妖!

轰……轰……轰!

刀未到,刀芒先到,无数的刀芒击落在树妖的身上,发出如雷一般的轰鸣声,终于,刀劈进了树妖的身体中!

魏晓晨紧握着修罗刀,就这么恶狠狠的一刀从当中劈向了树妖,将修罗刀劈进了树妖的身体内!

就听一声声嘶力竭的惨叫声,再看树妖那一丈多宽已经满是血洞窟窿眼的树身,就被从中间劈开,给劈成了两半!

魏晓晨拼尽全力,凌空劈下,就将树妖砍成了两半!

再看,那树妖一声惨叫,浑身的树枝乱颤,终于,喷出一股股恶臭的脓水,萎缩不动。

魏晓晨哇的一口鲜血喷出,用修罗刀拄着地,赶忙念法诀收回了修罗之力,关上了修罗之门。

廉政也是一样,将白剑一照,再看漫空中黑烟不见,幽灵也不见了,好像都被这白剑的阳气所摧毁。

他这剑之所以分为阴阳黑白,就因为黑的可以召唤阴灵之魔力,当遇到强敌的时候,可以用出这一招,但一旦将阴灵招出,若不将之消灭,势必会祸害生灵,所以,他这白剑的一面,专门就是将招出来的阴灵除去。

二人各施展最厉害也最邪恶的法术,招出阴灵幽鬼,聚集修罗之力和阴灵之鬼力,并力将千年树妖击毙,可他们自己也累的吐了血,二人伤的的确是不轻。

但总算,击毙了可怕的树妖,避过了这厄运,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廉政搀扶起魏晓晨,二人彼此搀扶着,挣扎着爬了起来,然后默运玄功,调息了一下紊乱的内力。

二人的确是伤的不轻,尤其是廉政,被树妖的触手抽在身上,重重的受了内伤,若不是他修为高,底子好,恐怕早就被打晕了。

夜更黑了,树妖恶臭的尸身就在他们不远处,二人精疲力尽,但却依旧握紧了彼此的手,如今,在这可怕的空间里,只有他们彼此才是唯一可以依赖的人!

第九十三章生死与共

千年树妖的确厉害,廉政挨了一触手,虽然运用真气抵御,化掉了一部分,可是却依旧伤重的很,二人拼尽全力,诛灭了树妖,可也累的精疲力竭,坐在了地上。

魏晓晨赶忙掏出了随身携带的疗伤灵药玉女冰清丹给廉政塞进了嘴里,然后自己也吃了,二人这才各运玄功,调息一下紊乱的气息。

玉女冰清丹是龙女派的良药,对于疗治内伤,散血化淤是极其的灵验,廉政就觉得一股冰凉的气息走遍了全身,胸口郁闷之气为之而消,感觉好受的多了。

魏晓晨倒没有什么大伤,只是受了点惊吓,用力过猛罢了,她比廉政的伤可轻的多了。

魏晓晨不敢大意,虽然树妖范围内没有任何生命敢接近,可是如今树妖已经死了,其余的动物就不会怕了,尤其是刚刚穷追不舍的那头巨大的笨猪,更是要防备。

所以她并没有像廉政那样盘膝坐着运功疗伤,而且她伤也不重,吃了药也就好很多了,她就手握着修罗刀警惕的注视着四方,暗暗的保护着他。

果不其然,那赤眼猪妖一看二人击毙了树妖,那个令它惧怕的敌手被除掉,猪妖可乐坏了,这些年来,它每次经过这里,总是绕而行,虽然它凶猛,可是树妖太大,若是被缠住,那也是九死一生,所以猪妖不敢侵入树妖的领地之内。

故此,二人飞到树妖旁边,猪妖才停止了追赶,因为猪妖虽是猪,可并不笨,它知道,二人必死无疑了,但眼睁睁看着到嘴的美食却成了树妖的了,它是心有不甘,但没有办法,树妖的攻击范围太大了,它这么小心,都被树妖抽了一树藤,若不是它皮糙肉厚抗揍,恐怕早就像廉政这样口吐鲜血受了内伤了。

这时一看树妖被二人杀死,二人也累的精疲力尽,弄得个两败俱伤,猪妖可乐坏了,这天大的便宜它如何能放过,于是嗷嗷直叫,就冲了上来!

魏晓晨暗自苦笑,她原先骂赤眼猪妖是笨猪,本想引诱猪妖一头撞死在大树上,结果差点葬送了自己的命,现在她才发现,笨的不是猪妖,而是自己!

这猪妖还真会趁火打劫,趁虚而入,这时知道二人受了伤,于是就想捡个现成的便宜。

廉政正在运功疗伤,一时还没有收功,没有反抗的余地,魏晓晨大吼一声,也不管猪妖多么猛恶,迎上去举刀便剁!

赤眼猪妖可知道这把刀的厉害,刚才它亲眼见到这把神刀将千年树妖斩成两半,它心早有怯意,一看刀来到,一看这女子竟然不闪避,要跟自己同归于尽,不由得也是暗暗惊心,这猪妖虽不是人,可也知道,好死不如赖活着的道理。

它可不想跟魏晓晨同归于尽,于是,赶忙收住了猛恶的冲劲,一掉身,往旁边跳开,避开了这一刀,这猪妖也是够狡猾的,一看魏晓晨犹如母夜叉一般,倒是不敢小窥,再看廉政正坐在地上半死不活的,立刻舍弃了魏晓晨直扑廉政!

魏晓晨正是怕猪妖伤了重伤的廉政,这才不顾危险跟猪妖打算拼个同归于尽的,可是猪妖竟然弃她而去,直奔重伤的廉政,魏晓晨失声惊叫,暗自大骂这头笨猪可恶狡猾的很。

她大叫一声,举刀刚要砍,没曾想猪妖这也是虚晃一招,竟然对她早有防备,并非全力进攻廉政,而是虚晃一下,引诱她上当,一看魏晓晨上当,猪妖将身子猛地一退,用屁股就撞向了魏晓晨!

魏晓晨哪里料到这一手,她的刀还没等落下,猪妖的屁股就撞了过来,若不立刻闪避,必然被猪妖一屁股撞到在地,虽然是猪妖的屁股,可也是力大无穷,撞一下也必然撞出去十几丈,那也决然不轻!

魏晓晨简直气坏了,没想到人竟然被猪耍弄,会上了猪的当,而且这死猪竟然用它肮脏恶心的臭屁股撞她,她是又羞又恼,又气又怒,但没有办法,只好跳开!

那猪妖没有撞上魏晓晨,正好撞在了一棵小树上,咔嚓一声,就把碗口粗的小树给撞成了两段!

还没等魏晓晨再举刀砍它,这猪妖嗷嗷直叫,将那足有四尺多长的黑粗猪尾一摆,就抽向了魏晓晨的手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