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93章 生死与共2

第九十三章 生死与共2

新书推荐:

魏晓晨由于刚刚一阵激战,力气不及,反应也缓慢一些,这一下虽然被她避过,但也被猪尾巴扫了一下,刹那间,一阵剧痛传遍了全身,就觉得手腕都肿了起来!

那擀面杖粗细的猪尾巴啪的一声脆响,正好结结实实的抽在了一块青石上,再看那青石立刻爆裂开来,碎石乱飞!

魏晓晨大骂道:“死猪!我跟你拼了!”

她抡起修罗刀就剁,一刀就劈向了猪妖的后腰!

猪妖嗷嗷直叫,猛然跳开躲过,然后屁股对准了魏晓晨,就听到‘璞’的一声犹如炸雷一般的巨响,就见从猪妖屁股内喷出一道白烟,就扑向了魏晓晨!

魏晓晨哪料到这一招,她做梦也没想到这赤眼猪妖竟然会放臭屁崩她!

这一臭屁又响又臭,正好喷在了魏晓晨的胸上,魏晓晨就觉得一股大力涌来,身不由己的噔噔噔的一连退了七八步,然后站立不稳,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魏晓晨臊的脸通红,暗骂这死猪真是臭不要脸,她就觉得一股恶臭钻入了鼻子内,她赶忙闭住了呼吸,但即使这样,那股恶臭被她闻到,她心里也一阵翻腾,忍不住的要呕吐。

她不住的用手扇着臭气,实在忍不住了,哇的一声俯下身子就呕吐了起来。

她被这屁崩了一下到没什么,虽然胸口发闷,但以她的修为和内力,还抗的过去,可是这臭屁也太臭了,她哪里受过这种恶心的事,恶心的她呕吐了起来。

赤眼猪妖这个乐,嗷嗷嗷直叫,也不管魏晓晨,又扑向了廉政!

魏晓晨一看猪妖又扑向了廉政,她也顾不得呕吐了,不住的咳嗽着,一边飞奔过去阻拦猪妖!

她离着廉政挺远的了,猪妖一屁又把她崩出了好远,她又呕吐了一下,再要追上猪妖拦住它,可真来不及了!

可是廉政好像没有察觉一般,依旧端坐不动,急的魏晓晨大叫道:“廉大哥,猪妖咬你去了,快躲开呀!”

就见廉政不理她,好像没听到一样,依旧端坐不动!

魏晓晨急的直跺脚,但还不敢祭出修罗刀,怕万一伤到了廉政,可是怎能眼睁睁看着廉政被猪妖一头撞中?

她刀扬起,这就要脱出祭出去,其实,就算她刀祭出去,也不见得能伤的了猪妖,就算她祭出刀,也是来不及了,就算伤了猪妖,廉政也绝难幸免!

眼睁睁着看到猪妖就要一头撞在了廉政的身上了,就在那千钧一发之间,忽然就见廉政动了,就见他猛地往旁边一滚,于此同时,他手中的剑化作一道寒光就刺进了猪妖的肚腹内!

原来,廉政早就收了功了,就在猪妖用臭屁崩飞了魏晓晨之际,他就已经收了功了,而将自己的剑紧握在手中,闭住了眼装作不知,但却偷偷的透过一丝丝缝隙观看着猪妖的一举一动!

一见猪妖一头撞来了,他早不躲晚不避,躲早了,猪妖就不会上当了,躲晚了,自己就算能刺中猪妖,也必然会被撞死!

所以,这时机最是难掌握,也需要胆量和勇气,廉政做好了准备,就等待这时机!

一见猪妖撞过来了,锋利的獠牙离着自己的前胸还有三尺远了,他这才猛地往旁边一滚,正好避开了这猛恶的一撞,他避开这一撞,猪妖的身子正好窜了出去,肚腹正好是破绽,于是他立刻出手,正好一剑刺中了猪妖的肚腹!

正气鸿蒙剑是件神器,锋利无比,更何况他这一剑是刺猪妖最柔软的地方了!

就听到璞的一声,这一剑正好给猪妖捅了进去,猪妖收不住猛恶的前冲之力,依旧往前飞驰而去,而那把剑被廉政紧紧握着,就等于猪妖将自己的肚子在剑上剖开一样,刹那间,就见鲜血直喷,猪妖肚皮被划开,腹内的心肝脾肺肾,连同血淋淋的肠子立刻被拖了出来,哩哩啦啦的拖了一地!

这么重的伤猪妖哪里能感觉不到,立刻就觉得一阵阵钻心刺骨的剧痛,赤眼猪妖惨嚎一声,不住的嗷嗷嗷直叫,乱蹦乱跳!

廉政一招得手,就知道猪妖一时半刻死不了,下一刻,猪妖一定发了狂,跟他们拼命了,所以他轱辘着站起身来,飞奔上前,拉住魏晓晨的手大叫道:“快走!”

魏晓晨都没想到廉政居然来这么一手,不由得又惊又喜,二人手拉手,祭出剑就往前飞去。

赤眼猪妖身受重伤,肚皮几乎被整个划破,里面的肠子,心肝脾肺肾都拖了出来,猪妖自知也难活命了,但野猪本就是不要命的,更何况猪妖这种猪中之王了,所以,猪妖就算死,也要先将伤了自己的人杀死才解恨,故此仰天嘶吼一声,也不管肚腹内的肠子还拖在地上,如疯了死的就追杀二人!

它肚腹内血淋淋的肠子拖出去十几丈长,终于生生的被它自己扯断!

这么重的伤换做别的普通动物恐怕早就一命呜呼了,可是猪妖一时半刻却死不了,狂吼着,就在二人身后紧紧追赶,是横冲直撞,勇不可挡!

二人不能高空飞行,而且受了这么重的伤,就算飞也飞不快,很快的,猪妖离着二人就只要四五尺之遥了,眼看着跃起撞来,就能把二人撞飞!

魏晓晨脸色惨白,扬手冰剑射出,猪妖连理都不理,这一冰剑就插在猪妖的嘴巴上,这猪妖丝毫不惧,还是嗷嗷嗷嗷直叫疯了似的横冲直撞非要杀了二人才甘心!

廉政也暗暗叫苦,这里树木丛生,而且往上飞去没有路,上面三丈多高就是石壁了,就这三丈多高,猪妖一跃就能飞上,可再要往山上飞去,更是不智之举了,因为猪妖就在身后,只要慢的一慢,就被撞个粉身碎骨!

廉政知道猪妖发了狂,更难对付了,眼看着就要被撞上了,廉政赶忙一拉魏晓晨,沉声道:“快,不要飞了,咱们围着树转!”

廉政飞着飞着,猛地将剑归鞘,用手抱住一棵大树一转,魏晓晨也不加用力,随着他的身子也一转,二人就在空中荡了起来,这一转圈间,也恰好避开了猪妖这一撞之威!

他们的身子刚一转,那猪妖一头就撞了过来,轰的一声,就将廉政抱住的那棵碗口粗的树给撞飞!

廉政早有准备,急忙松开了手,顺势落在了地上,拉着魏晓晨就跑!

赤眼猪妖一头没撞中二人,撞断了大树,又是嚎叫一声,掉头就追二人!

廉政拉着魏晓晨,二人手拉手就在树林中转开了圈子!

那赤眼猪妖好似疯狂了,就在二人身后,东一头,西一头,穷追不舍,所到之处,树木纷纷轰然倒下!

二人一路围着树直转,一路往山下跑来,好不容易飞奔到了山下,那猪妖也是一路乱撞,撞到了山下!

再看那赤眼猪妖,已经浑身是血了,浑身的猪鬃都被鲜血染红了,这赤眼猪妖,头上也是皮开肉绽,血肉模糊,惨不忍睹!

看上去令人毛骨悚然,胆颤心惊!

再往后退就是一条大河拦路了,二人已经到了绝路!

魏晓晨连嘴唇都咬破了,一晃修罗刀,厉声道:“跟这畜生拼了!”

廉政急忙拉住了她,沉声道:“不必拼命,它已经是强弩之末了,不用片刻,它就支持不住倒毙而亡了!”

二人不断的后退着,沿着大河往下游退着,那猪妖眼冒凶光,一步步的跟着,嘴里不住的嘶声嚎叫,就这样,猪妖又怒号着紧追了几步,终于轰的一声巨响,倒在了黑水河旁!

一见猪妖浑身是血的死去,二人这才长出一口气,魏晓晨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又呕吐了起来。

魏晓晨看了看黑衣,不仅直摇头,道:“哎呀我的妈呀,这臭猪真厉害,真是好险呀。”

廉政也坐在地上直喘粗气,道:“唉……差点被猪害死,真是太危险了。”

魏晓晨不住的用手扇着鼻子,直蹙黛眉,嗔怒道:“这可恶的臭猪,臭屁臭死人了,弄的我衣服上都是臭屁味,恶心死啦,呕……”

她禁不住的又弯下腰呕吐了起来,廉政轻轻的用手给她拍打着后背。

魏晓晨吐了一阵,赶紧吃了一颗丹药,红着脸拉着廉政走开了自己呕吐的地方,红着脸道:“真是让你见笑了,我……我实在忍不住了,真是臭死了,刚才真是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昏了过去呢,怎么叫你,你也不搭声,吓死人了。”

廉政苦笑道:“其实,臭猪的那个又响又臭的屁放出,我就开始收功了,我也是恶心的要吐,不过,我假装晕倒还没清醒,就坐着没动,就等这猪妖来,好出其不意的一击刺中它的要害,否则,咱们想要击毙这个猪妖,恐怕比击毙那棵千年树妖还要难,必经树妖是植物,没有动物聪明。”

魏晓晨苦笑道:“幸好你将计就计,否则,咱们就完了,都是这臭猪,气死人啦!”

她有了点力气,气呼呼的站起身来,走到赤眼猪妖的近前,狠狠的踢了几脚,嗔怒道:“你不是狂吗,你不是凶吗?你起来呀,起来再打呀,死猪,笨猪,臭屁猪,活该,打死你,打死你……”

廉政看了哈哈直笑,笑的弯下了腰,跟魏晓晨在一起这么久了,还从没见到过她娇嗔的一面,没想到她娇嗔温柔的一面竟然是那么的可爱。

魏晓晨嘤咛一声,捂着脸钻入了他的怀抱,嗔道:“你也笑我,不许笑,这要让人知道我被臭笨猪欺负,真是羞死人啦。”

廉政笑道:“看来人不如猪聪明呀,竟然被猪给骗了,哈哈……”

魏晓晨嗔道:“你坏蛋,你还笑,不准笑,讨厌……”

廉政轻轻握住她的手,微笑道:“晨妹,其实你这样子真的好可爱的,你平时干嘛总是喜欢板着脸,看上去那么的令人畏惧。”

魏晓晨白了他一眼,嗔道:“你呢?你不也一样?没事也没见你笑过,还不是也板着脸,就像吃了苦瓜似的。”

二人相视一笑,魏晓晨又依偎在了他的怀中,二人静静的坐着休息了片刻。

魏晓晨脸色通红,轻轻道:“我……我身上好臭,我去洗洗衣服去……”

她站起身,嗔道:“你可不准偷看,偷看的是小狗。”

廉政苦笑,又拉住了她的手,摇摇头道:“算了,洗什么,这么冷的天,衣服湿了穿在身上不是更冷吗?臭点就臭点吧。”

魏晓晨皱眉道:“我才不呢,那臭猪的臭……好恶心,我……我还是洗洗,冷点也比那臭味强……”

廉政微笑道:“那你多加小心,有河水处,也是危险的,这里太危险,万事要小心。”

魏晓晨红着脸点点头,轻轻走到黑水河边,嗔道:“喂,不准偷看……”

她脸色通红,轻轻脱掉了上衣,只穿着一个红红的肚兜了,她虽然这么说,可是也知道他不是那种人,但说说脸面上最起码好看点,否则,一个大姑娘在男人背后脱衣服,那简直羞死人了。

虽然二人肌肤相触,就连她的胸也接触过他,可那都是无意的,没有办法的境况下,真要被他看到**的身子,她的心还没有准备。

她们龙女派的女子修炼的就是冷功,故此,每一个女子穿的都很少,就算是寒冬也不例外,所以,这么冷的天,魏晓晨其实就只穿了件单薄的黑衣,黑衣下就只有一件肚兜而已,她穿的就是如此的少。

廉政也不搭话,背过身子也不看她,只是摇头苦笑,他发现,有时候女人爱美甚至爱自己的生命。

就在这时,魏晓晨忽然失声惊叫道:“啊!廉大哥,你快看!”

廉政不知发生了什么危险事,赶忙跃起飞身来到她身边,问道:“什么事?”

魏晓晨指着小河失声道:“你快看呀,这……这水竟然是黑色的!”

廉政用手撩起点水看了看,也失声道:“果然是黑色的,莫非是黑水河不成?难道这里就是黑水的发源之地?”

魏晓晨嗔道:“这……这怎么洗衣服……啊……”

她说着,赶忙用衣服遮住了胸,她一时竟然忘了自己是几乎**,只穿着一件肚兜的了,这时醒悟过来,立刻羞红了脸,遮住了胸。

魏晓晨嗔道:“谁……谁叫你看的,无赖,你是小狗……”

廉政也脸色通红,赶忙转过头去,苦笑道:“我以为你发生了什么事,我可不是故意的。”

魏晓晨吃吃直笑,其实,就算她脱光了被他看到,她也不在乎了,因为二人虽然没说相爱的话,可是她的心已经被他俘获了,女人的身子最后本就是奉献给心爱的男人的,被喜欢的男人看到那也没有什么了。

只不过,女人都是矜持的,不管怎样,就算是心里想,也都要装作害羞,就算是假正经也罢,也会装装样子,否则,一定会被笑的。

魏晓晨没有穿上衣服,依旧穿着红红的肚兜,但却吃吃笑道:“不准偷看,偷看的可是小狗呀,再要偷看,你可就是小狗。”

廉政连连点头道:“是是是,再看我是小狗行了吧?”

魏晓晨笑道:“这还差不多,恩……好了,我穿好了……咱们走吧。”

她虽然说穿好了衣服,可是却根本都没动,而是穿着肚兜笑盈盈的站在他的身后。

廉政还真以为她穿好了衣服,转过身道:“走吧。”

他一转头,立刻看到她穿着红红的肚兜笑着站在自己身后,不由得哎呀一声,又转过头去。

魏晓晨脸色通红,但却吃吃直笑道:“喂喂,你怎么答应我的?你不是说不偷看的,怎么还偷看,哦……你是小狗,你是小狗……”

廉政苦笑道:“顽皮鬼,你竟然骗人,我怎知你骗我?”

魏晓晨吃吃笑道:“我说说你就信呀,我骗你玩的,怎么,不行吗?”

她说着,穿好了衣服,不再胡闹,在后拉住廉政的手,笑道:“这次真穿好了,咱们走吧。”

廉政没想到她不知什么时候性格开朗了许多,竟然也顽皮了许多,不由的笑道:“喂,再要骗我,你可是小狗了。”

二人也不再玩笑了,彼此拉着手,一直走了下去,魏晓晨道:“咱们往哪里去呀?”

廉政笑道:“咱们有救啦,这里既然有黑水河,证明一定能通到外面去,咱们沿着河水一直往前走,看看有没有通路不就行了。”

其实,说是黑水河,不过就因为河水浑浊罢了,也并非真的是黑色的水。

二人还没走几步,就觉得有点不对头,他们就听草丛中,河水边附近淅淅沥沥一阵极其奇怪的声音发出,廉政和魏晓晨修为甚高,虽然受了点伤,可是耳朵和眼睛却依旧是极其的灵敏。

魏晓晨脸色微微一变道:“廉大哥,你听,什么声音?”

廉政摆摆手,仔细聆听,然后失声道:“不好,你看,好多蝎子!”

再看潮湿处,河水边,也不知什么时候,渐渐的出现了一群黑蝎子,正往二人这边而来!

魏晓晨和廉政脸色大变,蝎子倒没有什么可怕的,可怕的是这里的蝎子个头太大,一只只的蝎子就好似小兔子那么大小,而且是数之不清,黑压压的一片!

《》是作者“廉红文”写的一部小说,最新。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