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93章 生死与共3

第九十三章 生死与共3

这如何不令人惊恐?如何不令人胆寒!

魏晓晨虽然修为高,很好强,但毕竟是女子,对于蝎子蜈蚣毛毛虫之类的看上去令人作呕的动物内心深处就是胆怯的,这时一看这么多蝎子围了上来,往这边飞快的爬来,吓得妈呀一声,捂住了脸,失声惊叫。

她也顾不上什么脸面了,也许只有在心爱之人的面前,她才能撕开那伪装的坚强。

廉政可没有昏了头,虽然受了伤,但却依旧头脑清醒,一看魏晓晨吓得扑进了他的怀中,急的直跺脚,暗暗的道:“怎么晨妹这么笨了,蝎子来了,咱们快逃,最好是一起御剑飞起来避开,你这样,岂不是咱俩都要被蝎子蜇了?”

廉政赶忙猛地一摇她,沉声道:“晨妹,快走!咱们先飞上半空去避开!”

魏晓晨惊慌失措,这么可怕的场面哪里见过,这么令人惊悚的场面更没有见过,但也为之清醒,眼看着蝎子群就要飞到了二人的脚上,二人急忙手拉手腾身而起,祭出各自的宝器,飞了起来!

但就见那些犹如小兔子一般大小的蝎子,竟然一蹦一丈多高,纷纷跳了起来,就飞向了二人,朝着二人爬去!

魏晓晨双脚连踢,失声惊叫!

廉政松开她的手,猛地将手中剑一划,一股清虚真气化出的气盾射出,一串串的气盾连环射出,就将这飞扑上来的蝎子撞了回去!

就听到轰的一声巨响,这些蝎子就撞在了气盾上!

大多数蝎子几乎都被气盾撞落在地,廉政又拉住了魏晓晨的手,飞身而起,往前飞去!

二人还不敢飞高,因为三丈多高就是石壁了,石壁上都是倒垂的冰溜子,这里是一条狭隘的通道,所以二人飞不起多高来。

廉政刚拉着魏晓晨飞起,猛然间魏晓晨哭道:“啊啊,蝎子落到了我……我……”

廉政仔细一看,只见一只蝎子也不知从哪里跳上来,正好跳在了魏晓晨胸口上,正要往她的俏脸蜇去!

那蝎子也足有一尺大小了,这要是蛰了人,那还得了!

廉政不及多想,猛然探手就抓向了魏晓晨胸口上的那只大蝎子!

这时,他也顾不上这里是女人的禁区了,当然是救人要紧!

他就觉得头脑一热,竟然忘乎所以,根本没考虑后果,大吼一声,就捏住了那只巨大的蝎子!

那只巨大蝎子滑不溜秋的,那诡异可怖的怪样,就连廉政看了,都是心惊胆颤,更别说她一个女孩子了。

廉政大吼一声,紧紧捏住了那只毒蝎,猛地将全身的力气用在了手上,就听到咔嚓一声,那蝎子坚硬的外壳就被他一把捏碎,就好像捏碎了一个臭鸡蛋一般,他的右手竟然插进了蝎子的**中!

那毒蝎疼的猛地扬起那根毒尾,照着廉政的手腕就蛰去!

廉政就觉得一阵剧痛,急忙使劲一甩,竟然没甩掉!

廉政急忙将剑一挥,平着照着那只毒蝎削去,呛的一声,就将那只毒蝎四肢连着那条毒尾巴都给削断,摔在了地上!

廉政一看手腕已经红肿高大,黑乎乎的黑气这就要往心窝走去,他来不及多想,左手连挥,啪啪啪啪啪,一连点了手臂上五条经脉的穴道,然后一咬牙,用手中剑狠狠的扎在了自己的手臂上,就见一道黑血就射了出去,然后他将剑尖在手臂上一挖,生生的将被蝎子蛰中的那块肉给挖了下来!

魏晓晨简直都看呆了,吓得失声只剩下叫了。

她那里见过这惨烈的场面,更没见到过有人竟然能狠下心来生生的割掉自己手臂上的一块肉的,这血淋淋的场面,早就击碎了她少女脆弱的心!

廉政这一剑割下去,手臂上的那块肉都足足有半个巴掌大小,刹那间,黑血不见,鲜红的血流了出来,廉政这才放下了心!

他也不顾手臂上的伤,一看魏晓晨有点受惊过度,他气的在她的额头上一拍,沉声道:“吵什么!还不快走!”

他拉着魏晓晨,御剑而飞,魏晓晨也清醒了一些,二人并力往前飞去。

再看脚下,那些邪恶的黑蝎子早就围住了那头死去的巨大的赤眼猪妖,不断的撕咬着那头野猪,转眼间,那头巨大的野猪就被吞噬的血肉模糊,再转眼间,就成了一具白骨森森的骨架!

二人御剑而飞,离开了危险之地,廉政坐在自己的剑上,赶忙掏出药来塞进了自己的嘴里,这才放下了心。

他受伤太重,没有飞多远,实在是有点支持不住了,一抬头,一见头顶上有一块巨石,石头早就跟这座山连成了一体,只不过是突兀出来的一块大石头罢了,再往上就是无数的冰溜子了,这块巨石四面不相连,有点斜度,可是却可容得下两个人暂时的坐一坐。

廉政一拉她的手,指了指那块巨石,道:“走,去哪里先坐一坐,我……支持不住了。”

二人飞到了巨石上,魏晓晨赶忙在四周看看有没有可怕的东西,一见什么都没有,有的只是无数的冰溜子,这才放下了心。

廉政呻吟一声,喘息着道:“你去把头顶上的那些冰溜子砍下来,堆在巨石的那一头,堵住哪里,免得再爬来一些毒蝎子,这里潮湿,也背不住也会有蝎子,咱们不能大意,快去……”

魏晓晨答应一声,急忙站起身来,一挥修罗刀,将头顶上的冰溜子砍断,那些冰溜子都足足有三四尺长,她驭冰的本事可真不一般,她砍掉了冰瘤子,用手一指,就见冰溜子整整齐齐的就把巨石连着的那部分山体就给堵死了。

那块巨石足有一丈长,有点倾斜,二人坐在上面正合适,这里是什么东西也飞不上来,爬不上去的,因为这块巨石就悬浮在石壁顶,是顶上的大石头,就好像一张八仙桌子的桌面一般,石面上坑坑洼洼倾斜着挂在了哪里。

魏晓晨眼中含着泪,急忙掏出了一块挺长的粗布,就拉过了廉政的手臂,开始给他擦拭着手臂上的鲜血,轻轻啜泣道:“你怎么样,伤要不要紧?”

廉政苦笑着摇摇头,叹道:“好厉害的毒蝎子!”

魏晓晨抽泣着道:“你怎么这么傻,你不要命了,傻瓜,这怎么能用手去抓呢,真是傻瓜……”

她含情脉脉的注视着他,一边给他擦拭着流血不止的手臂。

廉政微笑着轻轻的拭去了她眼角边落下的晶莹泪珠,勉强笑道:“傻瓜,我怎能看你出事,那毒蝎子太毒,若是蛰中了你的脸,恐怕你的脸就要像我的手臂一样,必须要砍掉一片肉了,那时候,你可就不漂亮啦,成了丑丫头啦,到时候怎么嫁人,谁还肯娶你呀……”

魏晓晨嗔道:“这时候了,你还玩笑呢,多危险呀,廉大哥,谢谢你……若不是你,我……我……”

廉政微笑道:“你跟我说这些做什么,咱们不是说好的生死与共的?别忘了,咱们永远不分开,就算死,我也会死在你前头。”

魏晓晨哭了,不住的抽泣道:“我……我真对不起你……都是我不好……”

廉政的心中一热,她的泪是为自己流的,一个人生在人世间,有几个人肯为你真心流泪?

像她这么坚强好胜高傲的女孩子,竟然肯为他流泪!

就凭这珍贵的几滴泪水,他觉得就算死也无憾了!

廉政轻轻的替她擦拭着泪水,微笑道:“傻丫头,我这不没死吗?不要哭了,喂,帮我个忙,替我拿点冰瘤子过来,我要化了冰水清洗一下伤口,然后敷上药,这才行,不要光哭了。”

魏晓晨擦擦眼泪,她这么多年了都没有落这么多眼泪,自从得知父母双亡她大哭一场之后,就再也没有哭泣过,但今日,她忍不住了,泪水犹如断线的珍珠一般噼噼啪啪的落着。

她答应一声,伸手一指,一根冰溜子飞到了她的手中,廉政接过冰瘤子,刚想运功,融化冷冰,不由得又是呻吟一声。

魏晓晨道:“我……我来吧……”

她说着,手拿着冰溜子,开始运用玄功,再看冰溜子瞬间化作冰水滴滴答答的清水就流在了廉政受伤满是鲜血的手臂上了。

廉政笑嘻嘻的赞道:“看来你们龙女派的真是厉害,对于这冰雪的应用可谓是出神入化的,呵呵,这要是夏天了,要是洗个凉水澡,有你们帮忙可就舒服多了,哎呀……”

魏晓晨嗔道:“你还胡说,快运气抵御毒气,不要胡说啦。”

冰水越流越快,很快的,就把他手臂上的血冲洗干净了,魏晓晨又取过一块冰溜子,又化成了冰水,给他冲洗着伤口。

廉政觉得好多了,虽然有点疼痛,但冰冷刺骨的感觉减轻了不少疼痛,清洗完了伤口,她这才拿出刀伤药,给廉政附上,然后撕开自己的一条衣襟,就给他包扎了起来。

这也幸好廉政反应极快,及时的点了自己的气血,然后狠心割掉了腐肉,否则,再要慢的一慢,他不但这条手臂保不住了,就连命都会保不住!

但即使这样,他的手臂也是酸麻的厉害。

包扎完了伤口,廉政盘膝而坐,开始运功疗伤,将那股毒气开始逼出体外。

魏晓晨就手握修罗刀守护在他身边,手托着香腮含情脉脉的望着他……

第九十四章不离不弃

这毒蝎子的毒当真是厉害极了,廉政咬牙割掉了自己被咬伤的手臂上的肉,又吃了药,又及时的清洗,就即便是这样,他也是觉得毒气在心中激荡,他运功足足有半个多时辰,这才勉强将那毒气逼出了体外。

廉政长出了一口气,擦了擦额角上的汗水。

魏晓晨也长出了一口气,红着脸轻声道:“我……我想去方便一下……”

廉政点头道:“你要小心,就在冰瘤子后面就可以了,不要走远了。”

魏晓晨俏脸通红,她早就憋了半天了,但连番遇险,那有时间,而且身边是个大男人,她也不好意开口。

她红着脸走到了冰溜子后的那窄窄的石头那一边,嗔道:“不准看,不准听,堵上耳朵……”

廉政苦笑道:“喂,你可要小心了,别跳出一只蝎子再咬了你的屁股……”

她羞的脸通红,嗔道:“哎呀……你讨厌,大坏蛋……”

女孩子去方便,别说隔着这么近,就算是方便时发出的声音,被男人听到了,她们都觉得羞死人了。

廉政苦笑,也不理她,背过身,站在了大石头上,也开始方便了起来……

他也是憋了半天了,但那有时间,一遇险激战,身边又是个女子,就连他也不好意。

男人方便可没女孩子这么麻烦,还要蹲下身子,而男人站着就可以了。

魏晓晨又是嘤咛一声,边方便边捂住了脸,嗔道:“喂,你……你坏……”

廉政苦笑道:“那你叫我怎么办?难道让我跳下去方便?”

二人方便完毕,均是红着脸又凑在了一起,廉政哈哈而笑道:“喂,幸好是撒……这要是拉……恐怕你的布给我包扎伤口了,你就要用石……嘻嘻……哈哈……”

这些粗俗的字眼,守着一个冰清玉洁的少女,他也不好意说出口,因为他毕竟不是凌玉霄,不像凌玉霄那样顽皮胡闹。

若是这种换做了玉霄,玉霄一定会笑着问,刚才是什么声音,为什么哗哗哗的了,也一定会问,为什么你们女孩子蹲着撒尿,为什么不站着撒尿之类的话去捉弄人了。

可是廉政是一本正经的人,哪里能这么胡闹顽皮,这么不像话的言语他可说不出来。

可就这样,魏晓晨连耳根也都红透了,嗔道:“不许说,你这坏蛋,不许你胡说,谁用……”

其实,那时候还没有发明纸,人类大小便的时候,多数的人用石头瓦砾,或者用一下树叶擦屁股,而像她们这种冰清玉洁的少女,又这么爱干净,通常身上都带着一块粗布,方便时就将粗布剪成一块块的用来当草纸使用。

可见纸的重要性了,若是没有纸,当真是不方便的很了。

魏晓晨红着脸又靠在了廉政的身边,轻轻搀着他的手臂,柔声道:“你的伤如何了?”

廉政微笑道:“已经无大碍了,只不过被树妖抽的那一下,内伤很厉害,手臂上的伤不大要紧,就是皮外伤,毒逼出了体外,已经没什么大碍了,不过就是有点行动不方便了,其余的没什么大不了的了。”

“那咱们以后怎么办呀?”

廉政笑道:“车到山前必有,等我伤好点,咱们还是要沿着河水往下走,去找找出,只要河水往哪里流,咱们就往哪里去,不过,咱们先休息一下再说,这里很安全,你不是还带着吃的吗?咱们先吃点东西,有了力气再说。”

魏晓晨将背在身上的小包袱解开,包袱内的吃的已经不多了,但幸好还有几张饼,二人就分着开始吃饼。

你一口,我一口,二人嬉笑着开始吃起东西来,什么叫同甘共苦,他们是体会到了,那就是如今他们这样。

吃的也所剩不多了,二人不敢吃的太多,因为还要走下去,还需要吃点东西保持着体力。

这些东西,再要吃一顿就彻底吃完了,到时候,就要想办法打点野味来充饥了。

二人吃了点东西,廉政就觉得头昏目眩,十分的疲惫,魏晓晨轻轻道:“廉大哥,你就睡一会吧,我替你守着。”

廉政点头,魏晓晨将他轻轻的揽在怀中,廉政也没有多说什么,就觉得头昏的很,就歪着身子,枕着她的双腿,靠着她软软的小腹,就沉沉睡去。

魏晓晨不敢入睡,警惕的听着四周的动静,将他轻轻的抱在怀中,双手轻轻抚摸着他英俊而又坚毅的脸,不仅默默的出了神。

连番遇险,二人已经走在了一起,他的机智、正直、坚强和无穷无尽不服输的斗志都打动了她的芳心,她从没有这么为一个男人这么着迷过,如今,在她的眼中,他是一位完美无缺的男子。

的的确确,他太正直了,正直的美女在怀,都能坐怀不乱,也没有半分邪念去占她的便宜,其实,就算他的手伸进她的怀中,抚摸着她最柔软的地方,她都不会抗拒,因为她的心已经被他俘虏了,已经完全属于他了。

可是他没有这么做,在雪洞中,二人相拥而抱,足足有一个多时辰,他完全可以趁机去亲吻她,抚摸她,来度过那难熬的时间,可是他依旧正直的像个君子一样,他的手除了拉过她的手,她身上任何男人想触摸的禁区,他都没有碰过,就算碰过,也是无意中的碰过。

就像刚才,他出手抓向了她的**,可是那并非是轻薄要占她便宜,而是不顾性命的去救她,为了救她,他的手被毒蝎子咬伤,若不是他反应快,对自己够狠,割掉了被咬中的一块肉,否则,不但手臂不保,恐怕就连他的命也葬送了!

他这伤无疑是为她而受的,他受的这活罪也是为了她,虽然他碰到了自己的禁区,可是任谁也不会说他做的不对,换做任何一个女人也绝不会说他有什么不对,也一定会被他感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