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94章 不离不弃1

第九十四章 不离不弃1

就算是在飞下深渊的时候,他亲吻过她,那也并非是对她不敬和轻薄,而是他知道,也许飞下去九死一生,那是临死时对她真情的流露,对她情不自禁的爱怜和惜别。

她是女人,这种种的情景历历在心浮现,她如何能看不出他的心其实早就深爱着她的,在比武中,他就有心想让,在骷髅洞外,又是他舍身相救,他好像在默默的在她身后保护着她,若不是因为这场雪崩,恐怕他深藏在心中对她的这份爱意都能埋藏一辈子也不会表达出来。

他不是一个善于表达的人,他只会用行动表达,但爱要是不说出口,又有几个女人能明白?就算女人能明白,难道让女人去主动追男人?又有几个女人能做到这点厚着脸皮去追男人的?

她暗暗的说他傻,但转念一想,自己以前也的确是太过孤傲轻狂目中无人,也难怪他会将爱埋在心中,恐怕就算是换了任何一个男子,遇到她这种冷傲的女子,也只能默默地喜欢了,也许,在比试中,他之所以跟她硬拼,只因为他那颗自尊心被她的冷漠的孤傲,被瞧不起他的表情所激怒罢了。

虽然这次这么危险,历经磨难,可是她却暗暗的感激上苍,因为是上天给了她这么一个认识他的机会,让她认识到,原来身边一直有他在默默的爱着自己,关心着自己,原来孤独的自己是这么的幸福!

她轻轻抱着他,将脸颊和柔软的胸都毫无顾忌的贴在了他的身上,可是他却已经感觉不到女性的那份温柔和令男人心跳的感觉了,因为他实在是太疲惫了,早就沉沉的睡着了。

也不知睡了多久,她也迷迷糊糊的闭上了眼睛,可是她的一双耳朵却没有休息,她怕再有什么危险,在闭上眼睛的时候,运用玉女玄冰诀,用了一招寒冰护体,幻化出了一层薄薄的冰罩罩住了二人,将整个大石头用冰罩罩住,这才闭上了眼睛。

就在这时,她就觉得躺在她双腿上将脸埋在她肚腹内侧沉沉入睡的他猛然间一动,就听他哭叫道:“娘……娘,你快走……爹……不要打我娘……娘……娘啊……”

她也猛地惊醒,低头一看,原来他正在做噩梦,梦中的他不断的哭喊着娘,哭喊着……

魏晓晨的心猛地一颤,暗暗的道:“难道他的家中发生了什么变故,难道他父母……”

就见廉政不断的在梦中呼喊着,紧紧的抱住了她的腰,哭叫道:“娘……你快走呀……我抱住爹爹,你快走,不要管我……你快走……”

魏晓晨也轻轻的哭泣着,轻轻的拍着他,柔声道:“不要怕,娘在这里,我没事,我没事……”

“爹……爹……你不要死呀……我……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是故意……都是我不好……都是我不好……”

她闻听心都要碎了,难道他措手杀了自己的父亲不成……

她不敢再想下去,她实在不敢想象那场人伦惨剧,实在不敢想象有多么可怕。

“娘……洪水来了……快逃,快逃呀……娘……”

他猛地坐了起来,大声哭喊着,差一点就从倾斜的石头上摔了下去!

魏晓晨赶忙紧紧抱住了他,连声道:“廉大哥,你小心,这是梦,不要怕,不要怕……”

廉政呆呆半响,猛地抱住她痛哭道:“我爹死了,我娘也死了,这世上只有我一个人了,为什么,这是为什么……”

她的心彻底的碎了,这才明白,为什么他总没有半点笑容,原来他经历过这么一场场惨绝人寰的悲剧,虽然他在梦中说的不清不楚,可是她这么聪明,也猜了个**不离十了。

他放声痛哭,再也没有了那份沉默和倔强,仿佛那一刻,他人性中最柔软的一面完全流露了出来。

他痛哭了一会,这才觉得有点失态,松开了她,擦擦泪水,道:“对……对不起,吓坏你了……”

她轻轻的给他拭去泪水,柔声道:“你没事就好,不过是梦,不要介怀,是梦,一切都过去了。”

廉政黯然长叹道:“是梦?唉……都是真的,你不是想知道我以前的身世吗?现在我告诉你……”

他默默的望着黑洞洞的远方,叹息着道:“我家穷困潦倒,我家住在大江的边上,我父亲脾气暴躁,经常打我娘,也许,由于家中穷苦的缘故吧,也许,他本就不是个好男人,也许,他们在一起本就是个错误,家中一不顺,我爹爹就拿我娘出气,经常打的我娘鼻青脸肿的,就在我十岁那一年,惨剧终于发生了,那一次,我爹爹又开始拿我娘出气,也开始殴打我,说是活够了,穷日子过够了,活着没意,还不如一家人都死了算了,于是,他就跟疯了似的,往死里打我,也打我娘,他一脚将我踢倒,就开始殴打我,我娘拼死的护住我,也被我爹爹打倒在地,我死死的抱住爹爹的腿,让我娘赶快跑,否则,一定会被我爹爹活活的打死,我娘担心我,不肯走,又跟我爹扭打在了一起,他刚踢倒了我娘,我拼尽全力一头撞了过去,就将他撞到在地,他站立不稳,头就撞在了墙上,当场就流血不止,奄奄一息……是……是我杀了我爹的……是我……是我呀……”

他说着又是放声痛哭,魏晓晨流着泪安慰道:“不是你,是他自己害死自己的,你只是自卫,你只是想救你娘……这不能怪你,都是你爹咎由自取,罪有应得的,这不能怪你啊……”

他哭着继续道:“我不想杀他,我也不想看到他欺负我娘,既然这么穷,又何必成亲,既然成亲了,又为什么不能好好过日子,哪怕再穷,再苦,既然生了下来,也要活下去啊,一家人和和气气的活下去,就算再苦再累,也是甜的啊!既然他不爱我娘,为何要娶我娘,既然不爱我,为何又要生我,天哪,这是什么世界,这是什么世界呀……我把他撞伤,他当时还没咽气,已经奄奄一息了,我娘哭着去找菜刀,要亲手宰杀了他,可是他……他毕竟是我的爹呀,我怎能看他死呢,我拼命的抱住了我娘,要是没发生后来的事,我爹爹也许不会死,我娘也许也不会死……”

魏晓晨颤声道:“后来又发生了什么?难道是……是你爹跟你娘拼了个同归于尽?”

廉政摇摇头,哭道:“不是,只要我活着,我怎能看到他们互相残杀,除非我死了,就在这时,大江绝了堤,洪水冲了过来,整个村转眼间就是一片汪洋了,我娘也顾不得我爹爹了,抱起我就逃,我眼瞅着我爹爹就这样被洪水卷走……我娘幸好机智,没有慌乱,她抱着我飞奔到了屋内,将我放在了家中的大木盆内,然后推着木盆护着我就走……我哭着喊着救我爹爹,可是……可是娘不听,她拼命的跑着,就好像疯了似的,终于,全身无力,栽倒在水中,然后一个大浪冲了过来,把我冲走,我坐在木盆内眼看着我娘也被洪水冲走……我娘哭着喊着,让我好好活下去,让我活下去……我哭叫着……可是没有办法,就被洪水冲走,也不知过了什么时候,我终于飘到了岸边,挣扎着上了岸……你说,是不是我害死的他们,是不是,都是我没用,都是我不孝啊……”

魏晓晨安慰道:“这怎么能怪你,这都是天灾,是**,你爹爹受伤是他咎由自取,你也没有杀他,是天灾害死了他,还有,也许,你娘并没有死呢,她只是被洪水冲走,可不一定就死呀,总有一天,你会找到她的……”

但这话只能骗骗孩子,不过,他宁愿相信这话是真的,因为有希望最起码比没有希望要好的多了。

廉政叹道:“不错,我娘还没死,我们只是失散了,我一定要找到她,一定要找到她,她是个苦命人,自从嫁给了我爹,就没过一天好日子,受苦受累,好不容易拉扯我到了十岁,若不是因为有我,恐怕她早受不了这种折磨自杀了,都是我害的她,我一定要找到我娘,我要让她过好日子,我要报答她,我要让她不再受苦,我要尽孝……”

魏晓晨抽泣着道:“我陪你一起找,等找到她老人家,咱们一起孝顺她,让她整日都开开心心的,咱们带她吃好的,喝好的,咱们三个,再也不分开,就算死,也不再分开……”

她的心几乎都要碎了,怪不得他不想说往事,也怪不得他会这么痛苦,原来,他经历过这种痛苦和折磨,也怪不得他这么沉默寡言不苟言笑,也许,他若是有一个好家庭,他也不会变成这样,也许,他会像凌玉霄那样,淘气顽皮,整日里都是快乐的。

她也听说过凌玉霄的往事,虽然凌玉霄也很不幸,可是毕竟他自小就不知亲生父母是谁,自小就被收养,而且他的养父凌云翔和养母冷柔柔相亲相爱,对他也是宠爱的很,故此,虽然傲人族发生惨变,可是他开朗活泼的性子却已经养成,不像廉政这样,自小到大,都是活在家庭的阴影中,才变得如今这样的沉默寡言……

魏晓晨轻声叹道:“唉……你最起码知道父母是谁,还能回忆起他们,而我,自幼就是孤儿,听我师傅说,她发现我时,我父母已经死了,那时候的我才只有几个月大,她只知道我父亲姓魏,故此,她给我取名叫做魏晓晨,至于我爹,我娘是什么模样,他们究竟快不快乐,我一无所知,唉……”

廉政紧紧抱着她,叹道:“所以说,人生最大的幸福就是眼前的快乐,因为人生福祸无常,谁也不知下一刻会发生什么,人不能长生,总有一死,早死晚死,又有什么区别?所以,只要活着的时候快乐幸福,死去也就没有遗憾了。”

魏晓晨忘情的吻在了他的唇上,跟他亲吻在了一起,喘息着道:“我现在就很快乐,因为我有你,跟你在一起,能快乐一刻,也是幸福的,就算死,这一生我也没有遗憾了,因为我们毕竟相爱过,彼此都快乐过,幸福过……”

他也忘情的跟她拥吻在了一起,他的手也不再规矩,穿过她的黑衣,伸进了她的衣服中,轻轻的握着她的胸,跟她亲吻在了一起,二人忘情的彼此吻着对方,忘记了一切,只活在了这快乐的感觉中……

二人拥吻了好久,但始终没有攻破男女间最后那道防线,她白净的胸就露在他的面前,他轻轻的抚摸着,柔声道:“你们女人这里真美,真好看,摸上去感觉真好,我小的时候,还记得在我娘怀里吃,我就问我娘,为什么她跟我爹不一样,我娘就说我傻……”

魏晓晨吃吃笑道:“你们男人都是这么好色,都喜欢女人这里,就连小孩子都这么好色。”

也许,对于男人来说,女人这里恐怕是最圣洁最干净的地方,不但是最美的地方,也是最温馨的家。

男人一生都离不开这里,小的时候吃母亲的奶水,而长大后则开始吃妻子的了,虽然不一定要真吃,可是那种感觉,是任何男人也想要的。

他微微一笑,轻轻的给她拉好了红肚兜,给她整理好了衣服,微带歉意的道:“真是对不起……我还是冒犯了你……”

魏晓晨伸出玉指轻轻的戳了他额头一下,嗔道:“真是傻瓜,既然你冒犯了我,常言道,非礼勿视,非礼勿动,你说该怎么办吧,这样吧,眼睛看了,抠眼珠子,爪子摸了,就剁爪子吧,这样行吗?”

“哇,你这么狠呀,看来有句话说的真不错,人都说,最毒妇人心,看来,一点也不假呀。”

魏晓晨轻轻捶打着他,嗔道:“这是那个王八蛋说的?女人要是不狠,不就被你们男人欺负了,哼,我就是太心软了,就被你欺负啦。”

廉政哈哈笑道:“是是是,女人都像你这么狠,像个母老虎似的,母夜叉似的,那个男人也不敢欺负,不过,都像你这样,恐怕那个女人也嫁不出了。”

魏晓晨嗔道:“你才是母夜叉呢,你还说,再说我咬你,咬死你……”

她说咬他,却轻轻拿起他的手臂,柔声道:“还疼吗?”

廉政轻轻道:“不疼了,这点伤没什么,只要你没事就好,否则,你的脸破了象,变成了丑八怪,你说谁要你呀……”

魏晓晨嗔道:“好呀,原来你喜欢的是我的脸,哼,男人都不是好东西,都喜欢漂亮的,要是我是丑八怪呢,你才不管我死活来。”

廉政微笑道:“只可惜,你们龙女派的人没有丑八怪,不过,你可以试试,等你变成丑八怪我也一定会娶你,因为女人的脸虽然不一样,可是身体都是一样的嘛……”

“你……臭无赖,你什么时候也学会欺负人了,哼,不理你了……”

廉政看到她娇嗔的样子好可爱,也是故意的逗她开心,微笑道:“不信你可以试试嘛,这样吧,你下去叫蝎子在脸上蛰一口,就知道我是不是真心了。”

“哈,你讨厌,我傻了,我吃饱了没事做,叫蝎子蛰我,臭无赖……”

二人嬉笑了几句,又靠在了一起,这一次二人再也没有玩笑,廉政认真的道:“不管怎么样,我都要救你离开这鬼地方,不管你将来是丑是漂亮,是变得头发花白,还是满脸皱纹,就算你青春不在,人老珠黄了,我对你的心永远也不会变……”

她嘤咛一声,满脸幸福的扎进了他的怀中。

就在这时,就听到傲的一声虎啸!

二人急忙定睛往远处观看,由于在黑暗中待得太久,再加上冰雪的映照,二人也能看出点东西来。

只见远处的小山上,不知什么时候又飞下来一头黑虎,那头黑虎正在追捕一头羚羊,那羚羊还挺着个大肚子,看样子身怀有孕,可就在山脚下被黑虎按倒在地,当场就给撕破肚腹,被吞噬活嚼了。

二人看的不由得心惊,魏晓晨都不忍再看。

廉政怅然长叹道:“唉,这世界太残酷太无情了,虎要是不吃肉,就要饿死,所以必须要杀生,牛羊要是不吃草就要饿死,所以必须伤害植物,这世上任何一条生命都是可怜的,都是天地的玩物玩偶!苍天呀,你既然创造了生命,为何又这么残忍的让每一条生命都互相伤害呢?这岂不是太残忍了吗!”

魏晓晨也是叹息不已,叹道:“是呀,天地无情,以万物为刍狗!咱们活着,就要吃喝拉撒睡,整日里为了吃喝拼搏,杀生害命,不但是人类,就连动物也是这样,咱们活着,不知什么时候,就会成为另外强者的口中食,是这些动物太过残忍了吗?唉……它们也是为了生存啊!”

生存!为了生存下去,谁又能不害命?

就算是佛祖若是人的话,要想活下去,难道不吃肉就不算杀生了吗?他就算吃素,那植物难道就不是生命吗?喝水,水中就没有细小的生命吗?那跟杀生又有什么区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