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94章 不离不弃2

第九十四章 不离不弃2

所以,天地万物,都在彼此的伤害着,只因为两个字,那就是生存!

生下来,就必须要活下去,这就是最残酷的生存!

也许,动物杀生本就没什么错误,因为它们需要生存下去,就连人类都是自私的,为了自己活下去,都要杀生害命填饱肚子,动物又有什么错?

所以,不管是人杀了动物,还是动物杀了人,都没有什么错,也没有什么道理可讲,因为世间没有公道正义,有的只是无穷无尽的杀戮,胜之为王,适者生存,这就是真理!

二人就坐在半空中这块青石上,往四面的小山观望着,这峡谷还真不小,前后左右,竟然有四座小山,就听这四座小山,一会这里传出动物的声嘶力竭的嘶鸣声,一会哪里传出虎啸豹鸣声,一会鹰吃了兔子,一会翼龙吃了鹰,一会蛇吞了猎豹,一会又……

这个世界杀戮不断,血腥不断,每一分每一秒都在争斗着,这就是这个残酷的世界。HTTp://

处处杀机不断,杀戮不断,这小小的空间里每时每刻都上演着生死拼斗,血腥和杀戮,一时一刻都没有停过,这世界每时每刻,究竟要发生多少凄惨的事?

二人抱得更紧了,因为他们知道,下一刻倒下去的说不定就是他们,要珍惜现在所拥有的每一刻,每一刻都要珍惜,珍惜对方的存在。

终于,男女之间那最后一道防线也彻底的崩溃,因为他们知道,这说不定是最后的快乐了,下一刻,说不定倒下去的就是他们自己,若是在活着时,没有得到过对方,没有真正的做一次夫妻,没有真的快乐过,得到过,拥有过,那就算死了,也是一种遗憾,所以,二人彼此的都给予了对方。

就在朦胧的冰罩下,就在坑坑洼洼的石头下,二人终于尝试到了男女之间要做的那种令他们早就好奇和向往的快乐。

二人就漂浮在两尺高的空气中,就好似躺在了软绵绵的云彩上一样,鸿蒙剑和修罗刀漂浮着彼此托着自己的主人,而这男女主人……在了一起。

干柴和烈火在一起,早晚会彼此的点燃了对方,所以说,干柴要想不被烈火点燃,就必须离着远一些,女人若是不想**,就必须和男人保持着距离。

只可惜,他们的境遇是没法保持距离的,而且他们本就甘心彼此被对方点燃,这种事发生当然更是最正常不过了。

不要说他们不是圣人也不是神仙,就算是圣人和神仙,若是知道下一刻就说不定永远的死去,恐怕也会像他们这样。

假如如来和观音也像他们有这样的遭遇,他们的法力也没这么高强,下一刻也将要面临着死亡,也经常彼此的拥抱在一起,恐怕就算是佛祖和观音,也会做出这种正常的事了。

假如孔圣人也像他们这样,一男一女遇到这种奇险,九死一生的话,在最后的时候,恐怕也不会再之乎者也的说什么大道理了,也一定会像他们这样,彼此的燃烧了对方,再一起面临着死亡!

二人彼此的给予,终于彼此都满足了,她穿好了衣服,但却吃吃笑道:“原来,男人和女人成亲之后就要做这种事呀,原来孩子就是这么生出来的呀,真是好玩……”

这种事哪一个少男少女又不喜欢?谁又觉得不好玩?这世上有吗?

一定还有一些斯文败类虚伪的说什么虚伪的话,这世上就有一些这种败类,就有一些这种男女,男的明明好色的很,想夜夜循环,但要是说在明处,却极度的否认,好像一辈子都没有碰过女人,这才是最值得尊敬的男人,

廉政叹道:“孩子就是这么生出来的,我们人类都是这么生出来得,是不是很恶心?唉……我们任何一个人,都是在这种肮脏中生出来的,我们岂不是都是玩偶?这世上为什么要有这种事?唉……”

其实,人生本来就是一场游戏,人都是在男女嬉戏中生出来的,既然人生本就是一场游戏,那生死又何必在意?

魏晓晨嗔道:“你唉个屁呀,人家的清白之身都被你占了,你还唉声叹气的,你是坏蛋,就知道欺负我……”

她说着,忽然又吃吃笑个不停,廉政微笑道:“你笑什么呀?”

魏晓晨捂着嘴吃吃笑道:“我笑你们男人这……这个好难看,不过,这东西在我……哪里,好舒服……咦,恶心死了,我真没想到,男女撒……的地方竟然有这个用处……”

二人都是初经人事,又好奇,又害羞……

二人拥抱在一起拥抱了片刻,然后廉政缓缓道:“晨妹,真是对不起,我……”

魏晓晨伸出玉手捂住了他的嘴,嗔道:“不许你道歉,你又没有错,是我心甘的,从此之后,我们就是一体的了,我就是你,你就是我,我们生生死死都不再分开,哪怕咱们死了,如果有下辈子,咱们还要在一起!”

“不错,咱们生生世世永远的在一起,就算体毁灭,我们的灵魂也永远不分开!”

廉政站起身来,沉声道:“晨妹,我们活动一下,咱们这就走!”

魏晓晨脸色通红,轻声道:“我……我还不想走,这种感觉好美,你就再多给我一次,咱们再享受一下这快乐,再走好不好?说不定,我们一下去,就再也上不来了,我想你多陪我一会。”

他点点头,又将她抱在怀中,然后给予她最想要的快乐。

二人又在一起了,久久,久久……

若是有人问他们,这一生他们最开心最难忘最喜欢的地方是哪里,他们一定会说是这人间地狱一般的鬼地方。

因为这鬼地方虽然危险,可是对他们来说,却是他们的天堂!

这是地狱中的天堂,地狱和天堂又有什么太大的区别,也许,天堂和地狱,不过就是一线之差罢了。

终于,时间又过去了,快乐又结束了,一切又回到了现实中,快乐的背后,往往就是最残酷的现实!

人总要去面对现实,快乐是短暂的,美好也是短暂的,大多数的时光都是残酷的。

二人均不再……纷纷盘膝而坐,运功开始调息,开始养足精神,因为,下一刻,他们又要去经历生死的考验!

二人坐了好久,忽然间就听到砰的一声响,二人急忙睁眼观看,不由得大吃一惊,原来,也不知什么时候,青石的边上飞来了一条一丈多长的大蛇,这条大蛇也是黑色的!

这里的动物几乎都是黑色的,也许就因为这黑水的缘故吧。

更令人惊异的是,这条大蛇不是常见的那种大蛇,竟然生着四条翅膀!

只见这条大蛇,四条翅膀振动着飞在了半空,狰狞恐怖的蛇头獠牙外露,正在撞击着这道薄冰寒罩!

二人齐声惊呼,蛇他们见多了,可是生着四条羽翼的蛇还真是第一次见!

其实,这条蛇在山海经中有记载,名叫鸣蛇,不过,由于这蛇也是生长在这漆黑的地方,又饮用了黑水,故此才变成了黑色!

幸好二人早有准备,魏晓晨用寒冰罩体幻化出护体寒冰罩住了这里,否则,一定被偷袭遇害!

这条蛇也是听到们发出的响声了,四这才处找寻来得,终于发现了二人竟然躲在这里,这才飞上来,想击毙二人享受美餐,虽然魏晓晨这般的漂亮,但在动物的眼中,大美女跟午餐没什么区别,就算她**裸的,也不能打动这条蛇的心,因为蛇需要的不是**,而是食欲!

这世上……望最可怕,有食欲,水欲,好奇欲,杀人欲……种种……(马戈壁的,玉字都不能写了,月你老木…足矣毁灭一个生命,所以,杀生害命都是因为而生,只要活着,就有……望!

二人握紧了剑,站起身来,彼此点点头,魏晓晨用手一指,再看堆在洞口的那些冰溜子就飞了起来,飞在了她身前左右,漂浮着来回之动!

就在这时,就听到砰的一声响,然后就是噼啪噼啪几声脆响,薄冰罩体被完全撞破,粉碎着落在了二人身上!

于此同时,还没等那鸣蛇扇动着四条羽翼飞来攻击他们,魏晓晨大吼一声,一招风卷残云,就将这些冰溜子尽数的射向了鸣蛇!

鸣蛇也是吃了一惊,一看飞来了这么多冰溜子,知道厉害,赶忙扇动着翅膀飞开,避开了这些冰剑!

二人一点头,然后御剑飞了出去!

他们也知道射不中这条会飞的毒蛇,他们只是想逼退这条蛇,然后跳到外面,跟这条会飞的毒蛇决一死战!

若是被堵在石头内,必然是行动不便,死一条!

二人跳了出来,也没有逃走,因为他们知道,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他们已经没有多少力气用来逃跑了,唯一能做的就是拼命!

第九十五章逃离

鸣蛇鸣叫着就扑了上来,它的四条羽翼拖着它的一丈多长的蛇身竟然是十分的灵便,蛇本就是一种极其可怕的冷血动物,一旦生的巨大,本就是难逢敌手,再要是生了翅膀,那简直更可怕了。

也幸好这蛇没有黑蛇那么大,否则的话,二人根本就只有逃跑的份了。

这条鸣蛇最可怕的是它的尾巴,它的尾巴甩动着,就好像鞭子一样,啪啪啪直响,这尾巴上居然还带着一个尖刺,那根尖刺也有三寸多长,恐怕这根尖刺也是带着剧毒的,一旦刺中,定然可令人毙命。

鸣蛇一击不中,避开了二人的一刀一剑,然后猛地将长尾扫来,那根尖刺犹如长尾上带着的一把锋利的刀,又恰似毒蝎子后的毒刺,这要是被刺中一下,后果不堪设想。

二人纷纷跳开,就听到啪的一声巨响,二人刚刚坐着的那块大青石的一角就被这锋利的尖刺和长尾扫中,啪的一声,被砸断了一个角!

廉政沉声道:“晨妹,多加小心,攻它的翅膀,只要斩断它的翅膀,它就飞不起来了!”

魏晓晨吃吃笑道:“哈哈,没想到你的鬼主意还真多,就这么办!”

廉政道:“不过,要小心它的毒尾巴,还有它的毒气,咱们跟它斗最好闭住气!”

魏晓晨边打边嗔道:“那你还说话?从现在开始,不准说话了,上!”

魏晓晨说罢,飞起来,开始攻击鸣蛇的左翼,而廉政则攻击鸣蛇的右翼!

廉政刚挥剑就要砍去,那条毒蛇似乎明白了二人的意,将肉翼避开,然后转过蛇头用头上那小小的犄角,就撞向了廉政!

于此同时,它的长尾倒卷,蛇尾上的尖刺和蛇尾一起就抽向了魏晓晨!

廉政急忙将鸿蒙剑一立,就听到叮的一声脆响,那根锋利的犄角正好顶在了他的剑上!

可就见鸣蛇丝毫不知疼痛一般,头上的犄角竟然硬如钢铁!

廉政可被震得双臂酥麻,他本就是受了伤,不但受了外伤也受了内伤,这一跟蛇较劲,哪里能比的过这毒蛇!

廉政被凭空顶出去三丈多远,差一差就撞在了石壁上!

魏晓晨比他更倒霉,那毒蛇的尾巴卷来,魏晓晨急忙跳开,本想挥刀斩断那根毒刺,可毒刺已经刺向了她,她只好将刀往上一架,也是叮的一声脆响,那锋利的毒刺正好劈在她的刀上,由于是往下砸的力,魏晓晨被砸的一直往下落去,这空中本就不算太高,只有三丈来高,这一击之力何其的大,她在空中无从借力,故此被砸了下去,就听到扑哧一声,她的一条腿竟然落到了黑河中的水里!

魏晓晨赶忙又御刀飞了起来,而廉政又跟鸣蛇斗在了一起!

鸣蛇一条蛇尾来回直扫,扫的飞石乱飞,石壁上的冰溜子也四处乱射!

魏晓晨一看,灵机一动,也不过去厮杀了,而是祭出了修罗刀,就见修罗刀转着圈子就把附近的冰溜子全都给斩了下来,还没等冰溜子落入黑河内,魏晓晨左手做兰花指状,念动法诀,再看那些被修罗刀斩落的冰溜子均漂浮在了半空中。

魏晓晨大叫道:“廉大哥,你闪开,看我的!”

廉政答应一声,将鸿蒙剑的白面猛地一照鸣蛇的蛇眼,然后御剑就飞向了魏晓晨的身边!

那条鸣蛇追了上来,魏晓晨吃吃直笑,大喝一声,再看空中飘浮着的冰溜子立刻都飞了起来,一根根的就好像长矛利剑一般的竖在了空中,整整齐齐的排在二人前头的上空!

那鸣蛇不知利害,依旧飞了过来,刚刚飞到那些冰溜子的上空,魏晓晨大喝一声,双手一指那鸣蛇的四条羽翼和鸣蛇的身子,再看半空中漂浮着的那无数的冰溜子,竖着就插向了鸣蛇,一部分是射鸣蛇的蛇身,大绝大部分却是插向了鸣蛇的四条羽翼!

这一招就叫做万箭齐发,这可不是真气幻化而成的,而是真的冰剑!

这些冰溜子锋利的就好似羽箭一般,这无数的冰溜子就被她斩落,她就利用真的冰溜子化作羽箭,射向了鸣蛇!

半空中的冰剑犹如暴雨一般,鸣蛇想要躲避哪里能避得开,就听到噗噗噗噗噗噗,无数的冰剑就插向了它,虽然冰剑插在它满是蛇鳞的身上插不进去,冰剑纷纷碎裂,可是鸣蛇的羽翼却没有那么大的本事!

鸣蛇鸣叫着正挥动尾巴来回的扫落这些冰溜子,但它的动作虽然快,可是冰剑犹如暴雨一般,一刹那间就射下了下来,任它这么厉害也无可奈何!

它的四条肉翼凡是被冰剑射中,就是璞的一声响,就被冰剑穿透!

刹那间再看,它的四条羽翼上密密麻麻的插满了冰溜子,犹如筛子一般了!

鸣蛇一声嘶鸣,扇动着翅膀忽然觉得扇不动了,身子又重了许多,就见这条蛇鸣叫着空中转着圈子,羽翼上插满了冰溜子,就这么扑通一声,掉进了河水中!

魏晓晨乐的拍手直叫,吃吃笑道:“喂,你倒是飞呀,赶快飞呀,大笨蛋,看你还怎么飞,哈哈哈……”

廉政也笑了,道:“淘气鬼,难违你想出这么坏的主意来。”

魏晓晨拉着廉政的手,微笑道:“这还不是跟你学的嘛,攻击它的翅膀,可是你的主意,咱们走吧,廉哥哥……”

二人手拉手又御剑往前飞去,可二人刚刚飞了不远,就听一声悲鸣之声,然后水中一阵翻滚,二人急忙甩头观看,只见水中的毒蛇正往岸上爬,可没等爬上去,也不知水中出现了一个什么怪物,就见那怪物,浑身犹如墨染一般的黑,生着九只头长着蛇的身子,每一个头,均是蛇的头颅,但头上却生着龙角,只不过跟蛇不同的是,生有四肢,四肢就好像龙的四肢相似,尾巴并不太长,在肋下还生着一对肉翼,当真是狰狞可怖,也不知是什么怪物!

就见这九头蛇身的怪兽,九个头又长又粗,就好像蛇的头一样,虽然这怪兽半个身子在黑水中看不清楚,但大体一看,这怪兽也足有四五丈多长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