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95章 逃离1

第九十五章 逃离1

那九头怪兽九个头十八双赤红的眼,每一只眼睛都有灯笼大小,赤红的十八个眼中,闪烁着恶毒的光,那狰狞的蛇头,诡异异常,充满着邪恶和恶毒,令人看了毛骨悚然,心惊胆裂!

廉政见多识广,曾听师傅讲过一些传说故事,这时猛然想起,失声道:“莫非是九婴!”

不错,这正是九婴,传说中,后羿斩杀怪兽,造福天下百姓,所杀的第三只恶兽,就是这九头九婴,由于这头怪兽生着九个蛇头,而叫起来犹如婴儿啼哭一般,才取名为九婴!

魏晓晨一看,吓得手中的修罗刀都差点落了地,这么凶恶的怪兽,她简直闻所未闻,再看黑水中,那条凶恶的毒蛇竟然成了一条可怜虫了,蛇身就被这九头怪兽的爪子紧紧按住,再看那九头怪兽,哇哇哇哇的一阵阵犹如婴儿啼哭一般的声音狂叫着,九个头同时撕咬,刹那间,就将一丈多长的鸣蛇给咬成了九段!

鸣蛇后的尾巴上的那根锋利的刺该是何等的厉害,可是在九头怪兽的眼中却成了婴儿的玩具了,九婴将那有力的巨爪一张,就抓住了蛇的尾巴,使劲一撕,竟然活活的将那毒刺生生的给拽了下来,就见那九婴一抖爪子,似乎是看到了两丈空中飞着的二人,那根锋利如匕首一般的毒刺就化作一道光射向了魏晓晨!

廉政看的清楚,大吼一声,推开了魏晓晨,一剑猛然将毒刺拨打出去!

当!一声巨响,廉政被这毒刺震得在空中倒飞了两丈远,这才站稳了身子。

他不由得出了一身冷汗,九头怪兽仅仅凭着一掷之力就如此的惊人,可见是多么的凶恶了!

廉政大叫一声,拉起魏晓晨道:“快走!”

那九婴着急对付那鸣蛇,一时半会还抽不出身子对付二人,这时候不趁机逃走,更待何时!

再看黑水河中的水都成了血红色的了,九婴不断的撕咬吞噬着鸣蛇的蛇身,不过一眨眼间,这条大蛇就这样惨死于九婴之口!

就听黑水河中犹如婴儿鬼哭一般的狂笑声,就回荡在整个峡谷中!

二人拼尽全力沿着河水往前飞去,魏晓晨脸色惨白,颤声道:“这……这……这是什么怪物,好……好可怕……”

廉政沉声道:“是九婴,我听师傅讲过后羿的故事,后羿当年斩杀了九种妖魔怪兽,他斩杀的第三只怪兽,就是这九头怪物,由于这怪物生着九个头,叫起来就好像婴儿啼哭悲鸣一般,故此才叫九婴,这畜生估计在这峡谷里是最厉害的了,就算那黑蛇遇到了它,也必然葬身于它的腹内!咱们绝不是对手,还是快逃!”

二人御剑而飞,一直沿着黑水河往前逃去,盼望着能走出这个狭长的峡谷,从洞口逃出生天!

就在这时,忽听一阵阵狂笑声,就听那声音狂笑着,竟然说起了人话,不过声音竟然也是好似婴儿啼哭一般的刺耳异常!

就听那声音道:“哈哈哈哈,你们跑不了啦,人类,哈哈哈,这里竟然有人类!”

二人回头一看,只见黑水河内的巨浪泛起几十丈高,那九头怪物狂笑着就扑了上来!

廉政惨然变色,失声道:“不好,这怪物快要修炼成人形了,居然能口吐人言了,更是不妙啦!”

二人正在飞着,就见九婴张开九个蛇头,猛地吸起一口水,璞的一声,九道水柱就射向了二人!

水柱犹如水箭一般,激射而出,二人边飞边躲避着水箭,那些水箭嗖嗖嗖的射了出去,激射的漫空的冰溜子纷纷犹如雨点一般的下着!

魏晓晨一边御刀而飞,一边将那些被射下来的冰溜子化作冰剑射向九婴,阻挡九婴怪兽的袭击!

但这些冰剑对九婴来说,丝毫没什么作用!

魏晓晨厉声道:“廉大哥,你先走!我拦住它!”

廉政沉声道:“不!咱们要走一起走,生死不分开!”

魏晓晨十分感动,就算要她死,只要能救了他,他能活着离开这里,她都宁愿去做,不过,她知道廉政的为人,他是宁死也不会独自逃生的。

她只好紧紧握着他的手,道:“那咱们跟这畜生拼了!”

廉政道:“不行!不到万不得已,不能力拼!咱们先往前走,看看有没有出再说!咱们不管它,看谁飞的快,快点,加把劲!”

他虽然受了伤,但这时也顾不上伤痛了,求生的斗志又燃烧了他!

二人于是就跟九婴赛开了跑,二人飞在两丈多高的空中,九婴在水中游动,就这样始终保持着十几丈的距离,虽然九婴一会喷水,一会吐火,但怎么也没把二人击落!

九婴怪兽不由得有点狂怒了,因为再要追不上,再往前不远,就是峡谷的出口了,二人只要顺着那小小的出口逃出这个峡谷,再要追杀,可就难了!

九婴狂吼一声,又加了把劲,就连它的两个小小的肉翼也开始猛烈的扇着,鼓着劲往前追去!

廉政拉着魏晓晨飞来飞去,一看前面竟然没有了,只有一个三尺来高的小口子透着一点亮光,廉政不由的大喜,沉声道:“晨妹,你看!出,是出啊!这里是河水的尽头,只要能穿过这条河,咱们就逃出去啦!”

魏晓晨也是惊喜交加,叫道:“那咱们快走!”

廉政道:“不!不能立刻走,这畜生来势太快,这狭窄的通也不知有多长,咱们若是在通里被堵住,那就是九死一生了!所以,咱们不能立刻出去,要假装不知,晨妹,咱们引这畜生往山上去!”

魏晓晨道:“妙计,就这么办,引着畜生上山,叫它周转不灵,再要遇到什么猛兽,让它们斗在一起,那咱们趁此机会,立刻脱逃!”

二人手拉手离着那河的尽头还有百丈远的时候,忽然掉头往旁边的小山上飞去!

九婴一看放下了心,但也失望的很,因为它虽然是动物,可是已经修炼了好多年了,立刻就要修成人形了,所以,也有想了,它本以为,就算二人发现了出,可要是从河中而过,再要穿过那长长的峡谷,必然会被它追上,到时候可就是无处逃了,可二人竟然没往出而逃,好似没发现一样,竟然往山上逃去!

它是既失望又高兴,失望的是,想要将二人堵死在峡谷的通道内吃掉的诡计落空了,高兴的是,二人没有察觉出,就算逃上了山,也必将被它捉到吃掉!

九婴紧追不舍,立刻也往山上飞去!

它虽然不能完全飞起来,可是小肉翅也有作用,而且它的四肢可十分的有力,比在水中的速度可快多了。

廉政沉声道:“用比翼齐飞那一招,加快点速度!”

二人纷纷踩着各自的法宝,手拉着手,双手也化作了翅膀,不断的呼扇着,往山上飞去!

果然,飞行的速度又快了许多,二人拼尽全力,左转右绕,就跟九婴转开了圈子,始终跟这九头怪兽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九婴气急败坏,没想到这两个人这么狡猾,竟然在山上跟它兜圈子,气的九婴边往山上飞驰,边吐出烈火,刹那间,整个小山几乎都笼罩在了火海中了!

二人飞到了山顶,就听到吼的一声叫,再看一块大石上正趴着一只斑斓黑虎,那黑虎也足有两丈左右长大,一见二人飞来,火焰也飞来,不由得一声怒吼!

廉政哈哈笑了,笑道:“晨妹,咱们的救星来啦,快,用冰剑射老虎的屁股,引它来追我们!”

魏晓晨也没有了恐惧,吃吃笑道:“你真是坏死啦!”

她说着,化出一道冰剑,二人就从虎头上飞了过去,没等老虎转身,魏晓晨抖手将冰剑射出,这冰剑璞的一声,正好插在了黑虎的屁股上!

这伤虽然不重,可是也挺痛,这黑虎看到二人,本就想吃掉,一见二人竟敢这般的欺负它,这黑虎哪里吃过这种亏,常言道,老虎的屁股摸不得,可是这两个小生命,竟敢来刺它的屁股,这无疑中对它这兽中王的挑衅!

黑虎怒吼一声,跳起来就追二人!

廉政微笑道:“来,咱们冒点险,往山下飞去吧,要在九婴不远处飞过,引那黑虎跟这畜生相遇,让它们互相撕咬起来,咱们趁着这空荡,立刻冲下山,从那河中逃出去!”

二人手拉手,御剑而行,犹如两只小鸟一般,又飞向了九婴!

九婴离着二人只有十几丈的距离,一口火焰喷出,几乎都能烧到二人,可没想到二人又飞了回来!

廉政冷笑一声,边飞边将自己的正气鸿蒙阴阳剑的白面对准了九婴,运用紫府真气将强烈的一道道光束给逼了出来,刹那间,就见一道道金光闪过,刺眼夺目,九婴也是在黑暗中待得久了,一时间也不太适应这种强烈的光柱,不由得一眨眼,于是就慢了一慢,二人就化作一道光,就在它一个蛇头边上飞了出去!

魏晓晨也是够淘气的,没有用手中刀去劈九婴,而是将刀平着照着九婴的蛇头顺手拍了一下,嘴里还嗔道:“打死你这坏蛋!”

就听到梆的一声响,九婴的的蛇头被狠狠的拍了一下,这一下虽然挺重,可对它来说并不算什么,可是这种耻辱可把它激怒了!

廉政暗自好笑,没想到她少女娇嗔淘气的样子是如此的可爱。

九婴刚想掉回身子追杀,就听一声虎啸,庞然大物黑虎也跳了出来,不知道九婴就在这里,猛地一下就撞在了九婴的身上!

就听到砰的一声巨响,两只猛兽撞在了一起,九婴翻滚着身子滚了几滚,黑虎也好不到哪里去,也被撞得摔出去一丈多远!

两只猛兽纷纷齐声怒吼,虽然九婴快要修成魔道,也学会了人言,可毕竟是猛兽,而黑虎也是兽中之王,在这峡谷中,本来九婴和黑虎是井水不犯河水的,就算无疑中遇到,也彼此的退却,均知道彼此的厉害,谁也不敢先动手。

可是如今,两只凶兽被廉政巧妙的引在了一起,又撞在了一起,不由得都是火冒三丈!

尤其是黑虎,自己的山被烈火焚烧,原来竟然是九婴放的火,不由得怒吼一声,就扑了上来!

九婴目的是想击毙这两个人类,吃了后,好运功修炼,因为吃人比吃一些兽营养价值要高的多了,而且人肉也比兽肉好吃,更对修炼有帮助。

九婴怒吼一声,不理黑虎,那意好像是说,我没空跟你打,等有时间再来跟你算账,黑虎那吃这亏,一下子就把自己屁股被那两个小生命射中的事忘了,而将一股怒火撒在了九婴的身上了。

这时一见九婴有点惧怕自己,黑虎更是威风了,怒吼一声,就拦住了九婴的去,于是,大峡谷中最凶恶的两只猛兽就斗在了一起,只听山石乱飞,树木纷纷轰然倒下,虎啸声,婴儿的啼哭声就乱作了一团……

魏晓晨边飞边吃吃直笑,道:“廉哥哥,你真是坏透啦,有你这么坏的嘛,大坏蛋……”

廉政微笑道:“这招就叫做驱虎吞狼之计也,咱们也不必跟它们打,就叫它们斗去吧,咱们趁着这机会走正合适,不管是黑虎胜利吃了九婴,还是九婴吃了黑虎,这都是除了一害。”

魏晓晨道:“最好两只畜生都死了,斗个两败俱伤,被毒蝎子吃了更好。”

廉政笑道:“不过我料这两只凶兽不会打太久,因为它们其实是认识的,彼此都相互忌惮,一看势均力敌,就会各自退却了,所以,咱们还是快些离开为妙!”

二人如飞似箭,就从火焰上飞了过去,一直往山口那里飞去!

二人拼尽了全力,终于飞到了山下,来到了黑水河尽头的石壁头。

那个小小的亮光依旧在闪烁着,但这里究竟是不是出口呢?

二人已经没有了选择,只能往前闯一闯了。

小洞口只有三尺来高,不过幸好黑水河中的水到了这里结成了厚厚的冰,刚才虽然冲过来一些巨浪,可一时半会还没有融化。

廉政大喜道:“晨妹你看,结冰啦!”

魏晓晨道:“这又有什么高兴的?”

廉政轻轻拍了她额头一下,微笑道:“傻瓜,这就证明这里离着外面近,寒气逼人,你别忘了,黑水河里面可是还没结冰呢,这里离着山外近,故此才结成了冰,快,快将这些冰冻得厚一些,咱们从冰上走出去!”

魏晓晨也大喜,红着脸道:“哎呀,我真是笨呀,没想到这点,看我的!”

她说着,运用玉女玄冰诀,再看一层层寒霜飞出,冰面冻得更结实了。

廉政拉着魏晓晨,二人弯腰就穿过了那三尺多高的洞口,在冰面上飞奔了起来。

果不其然,只见这里果然是一条狭隘的通道,说是狭隘,其实并不狭隘,只不过因为这河水太深,水位太高,故此才几乎淹没了到了石洞的洞壁。

过了这个三尺多高的洞壁,往前走倒是高多了,不过,也就只有一丈来高,而且洞壁顶上也是冰溜子倒垂不断,又占去了不少的空间,所以二人是弯着腰拉着手,在冰面上往前飞驰!

这条狭隘的通道真是又长又窄,魏晓晨更是佩服他了,若不是因为他机智,若是按她那样直接逃进这里,不要说逃出去,在半就会被九婴追上,到时候落到水里,那可就全完了。

廉政未等到了这通道,就已经料想到了这一点,这才转个圈往山上逃去,故意引逗黑虎跟九婴恶斗,趁着这点时间,这才进入了通道。

魏晓晨本以为廉政只是沉默寡言,可没曾想,论聪明并不在玉霄之下!

二人不能御剑而行,只能步行在冰面上奔跑,幸好冰层够厚,否则,要是游出去,那可更费事了。

眼见着还有二十多丈就见到出口了,前面就是一道道刺眼的亮光了,二人犹如看到了希望一样,虽然累的精疲力尽,可是又充满了力气,彼此搀扶着咬着牙依旧拼命的往洞口飞奔!

就在这时,忽听噼啪噼啪噼啪,一阵阵冰层断裂的声音,紧接着就听九婴的哭叫声传来出来!

廉政失声惊叫道:“不好,这畜生追上来了!咱们快走!”

也果不出廉政的所料,九婴和黑虎果然是打不长,九婴和黑虎斗了几个回合,彼此都心存忌惮,九婴怒吼一声,不管黑虎,往山下飞去,黑虎也是怒吼一声,也不敢追袭。

可把九婴给气坏了,它这才明白这两个人并非是没发现出,而是故意的逗它来追,引逗它跟黑虎决斗,然后虚晃一枪,趁着这时机,往洞外逃去!

九婴就好似疯了似的,狂吼着就在后追袭而来!

它潜入水中,一走,一破冰,所以噼噼啪啪的冰面断裂!

二人就觉得脚下的冰面断裂,魏晓晨大叫道:“走不了了,跟这畜生拼了!”

廉政大叫道:“不,还有二十几丈了,一定能出去的,快,咱们不管它,加把劲,咱们飞着走!”

二人离着冰面两尺多的距离飞了起来,魏晓晨边飞,边祭出修罗刀开着,就见无数的冰瘤子簌簌簌簌的往下落,二人就这么破冰而行,终于飞到了洞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