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95章 逃离2

第九十五章 逃离2

飞到了洞外,就见一道耀眼的光射了过来,二人几乎都睁不开眼,但却知道,已经到了外面的天地了!

廉政大叫道:“九婴就在后面,咱们快往空中飞,快点!”

二人驭手中兵器就如小燕子一般就往空中钻去!

他们刚刚出了洞口,飞上了青天,九婴也追杀了出来,一尾巴扫去,但没有扫中二人,气的喷出一道火焰就射向了空中的二人!

廉政早有防备,边闭着眼睛往上飞,边用手幻化出一道道太极护体真气,一道道的气盾就好似一串串的冰糖葫芦一样,往下砸去!

他就怕九婴喷火,再万一逃了出来,再被火烧着,那可就前功尽弃了!

那一团团火焰轰的一声巨响就撞在了气盾上,穿破了一层又一层的气盾,可是当穿过第七层的气盾时,就已经没有了穿透力了!

九婴气的仰天怒吼,但它身子笨重,短小的翅膀实在是不能飞这么高,只有怒吼干生气的份!

二人飞了也不知有多高,料想九婴飞不了这么高,火焰也飞不了这么高,这才停了下来,坐在各自的仙剑上,勉强睁开眼观看。HTTp://

一见果然是飞到了洞外,这里依旧是大雪山的范围内,不过,雪崩已经停止了,只有漫山遍野的雪了,而且如今正是黄昏时分,虽然挺亮,可是却也并不那么刺眼,只不过二人是刚刚从黑暗中飞出来才觉得刺眼罢了。

魏晓晨开心的大喊大叫道:“哈哈,我们终于成功啦,我们逃出来啦!哈哈……”

她拉着廉政的手,兴奋的就好似一个孩子,她飞快的在他的嘴唇上亲了一口,红着脸道:“廉哥哥,谢谢你……”

廉政微笑道:“你谢我什么?你已经谢过我了。”

魏晓晨道:“我几时谢过你了?”

廉政笑道:“你忘了,你把你自己清白的身子当作报答我的礼物送给我了,让我那么的快乐,这岂不是谢过我了吗?”

魏晓晨嘤咛一声,挥动粉嫩的手捶打他,嗔道:“你坏,不来啦,坏蛋,不准你说……要是……要是师傅他们知道了……多羞人呀……”

廉政尴尬一笑,正色道:“晨妹,你……你尽管放心,山洞内发生的事我不会说出去的,若是我说出去,就叫我死无葬身之地。”

魏晓晨伸出手就按在了他的嘴上,嗔道:“谁叫你起誓的?咱们都已经是夫妻了,你还说这些做什么?大傻蛋,真是傻瓜,我又没怪你……”

其实她也是情愿的,二人都以为九死一生,会死在那个深渊之内,故此,才彼此的给了对方,也算是临死时圆了人生中最大的一个心愿罢了,其实,谁也不算吃亏,更何况,二人本就是相爱的,这更没有什么不对了。

不过,未成亲先有了夫妻之实,说出去不好听,会叫人耻笑罢了。

廉政叹道:“唉……都是我不好,我……我不对,你放心,在没娶你之前,我绝不会再……再对你无礼了,若是我再……”

他又要起誓,她急忙伸出手就按住了他的嘴,嗔道:“喂,你还说,都说不让你起誓啦,我……我都已经是你的人了,我又没怪你……你怎么这么傻,大傻蛋……”

他的确是傻,他们既然已经发生了关系,就算他再碰她,她也不会拒绝,可是他却正直的说什么娶了她之后才可以,他当真是傻的可笑了。

她心中暗笑,不过,她也就是喜欢他的正直,喜欢他的这一点,若是他像凌玉霄那样的油嘴滑舌的,胡闹玩笑的,恐怕她还不会动了情。HTTp://

魏晓晨拉着他的手,道:“走吧,咱们走啦。”

廉政似乎已经不习惯了,手刚要缩回来,又被她紧紧的拉住。

也许,在他的心中,生死与共的时候可以如此,但出了洞,没有了危险,就多了一些尘世中的礼节了,他就放不开了。

“廉哥哥,咱们往哪里去?”

廉政道:“往西,咱们往西去,往西山少一些,咱们可以尽快离开大雪山。”

二人就携手往西而去,飞出去离着那黑水河峡谷没多远,廉政就已经坚持不住了,他的伤实在是重,刚刚斗智斗力,一阵飞奔,伤口崩裂,内伤也发作了,故此,他坚持不住了。

二人落在雪谷中,只好暂时的休息。

廉政放眼四往,只见整个雪谷中一片狼藉,到处都是雪崩后的痕迹,山极其的难行,若不是二人能御剑飞行,飞过那些大雪封住的,恐怕这么走,怎么也爬不上这一座座满是积雪的大雪山。

雪崩虽然停了,可是大雪可是堵塞了山,更加的难行了。

脚下的积雪都好几十丈厚,幸亏雪厚,又这么冷,厚厚的堆在一起冻结在了一起,不然的话,二人简直都可以在雪海里游泳了。

廉政叹了口气,缓缓道:“晨……妹……你自己走吧……这里已经不危险了,我自己能行,你回到山,若是有人问起,你就说没见过我,这样,就不会惹人怀疑了,否则,咱们孤男寡女的,你一定会被人耻笑的。”

魏晓晨气的使劲哼了一声,跺脚道:“你就是个大笨蛋!咱们怕什么闲话,谁爱说说去,我就是跟你在一起了,怎么样?我就是跟你那……那个了,那又怎么样?我喜欢,我愿意,我想跟那个男人睡觉,谁也管不着,哼,就是我师傅也不能干涉我的自由,你傻蛋,咱们不是说好了吗?从此之后,生死与共,永不分离的吗?怎么出了那危险之地,你就……你就变了呢,呜呜呜呜……原来你……你根本不喜欢我……你都是骗我的,你坏蛋……你不是好人……你欺负我……”

廉政挣扎着站起来,被哭的束手无策,急忙拉住她的手,苦笑道:“我……我怎么会骗你呢,我是……是为了你好,我发誓,我真的没有存心欺负你,我也没有变心……我真的没有……你别哭嘛……”

魏晓晨吃吃的笑了,她本来就没哭,不过就是逗他玩玩,廉政苦笑道:“哦,原来你是装的呀,你又骗我,真淘气……”

魏晓晨嘤咛一声,挽住了他的手臂,靠在了他的身边,拉住了他的手,放在了自己的酥胸上,柔声道:“廉哥哥,你摸摸,我的心跳的好快,我没有骗你,我真的是自愿的,你不必自责,你不能飞,咱们就慢慢走,我陪你走,咱们一起慢慢的走就是,你看看,哇,这里的雪景好美呀,咱们边走边玩不也是很浪漫嘛……”

廉政心中发酸,人生的这么长,有一个红颜知己肯陪他一起走下去,一起走到天涯海角,一起走到天荒地老,这不是幸福是什么?

他感觉自己好幸福,因为生命中有了她,自己再也不孤单寂寞了。

他的手轻轻的抚摸着她柔软的酥胸,又跟她亲吻在了一起。

二人休息了一阵,相互扶持着,缓步往西走去。

魏晓晨笑道:“其实,咱们应该感谢这场雪崩,若不是因为这场雪崩,咱们也不会走在一起的,虽然这么危险,可是我觉得,这段日子却是我一生中最快乐的日子,廉哥哥,你说呢?”

廉政道:“是呀,是应该感谢老天把咱们害的这么惨呀。”

魏晓晨掩嘴而笑,道:“其实呢,要不是因为这场雪崩,咱们恐怕一辈子也不会在一起,你这种笨蛋,怎么会主动来追求我呢。”

廉政也笑道:“我敢吗?你这么冷傲,目中无人,谁敢追求你?”

“哈,你敢说我冷傲,我有那么坏吗?”

“何止呢,简直没有人敢正眼看你一眼,若是看你一眼,你都能跟人家拼命了,活活就是个不讲理的母夜叉……”

“你才是母夜叉呢,坏蛋,现在就说我坏话……”

“我是说你以前像母夜叉,不过,如今你却成了一只温顺的小猫了,唉……女人真奇怪,这性格变得也太快了吧……”

魏晓晨吃吃直笑,就连她自己都没想到会变得这么快,她柔声道:“喂,你跟我说实话,是不是比武的时候,你就喜欢上我了?”

廉政微笑着用手指刮了她鼻子一下,道:“臭美吧你,第一次比武的时候,我都被你气死了,你简直是目中无人……”

“哦,所以你才跟我拼了,可你为什么最后又让我呢?”

廉政苦笑道:“傻瓜,我虽然生气,可你是女孩子,我怎能真的跟你拼命?要是伤了你,我还是会心疼的。”

“哈哈,那你还说没喜欢我?你还是喜欢我了,我就知道,你喜欢我的,从你的眼中我看的出来,还有在骷髅洞外,我就知道你喜欢我的,要不然,为什么一直在我身边,其实你一直在暗中保护我的……”

廉政微笑着捏捏她的脸蛋道:“你别这么自作多情好不好,你自我陶醉的本事可真不一般呀……”

魏晓晨羞红了脸,过来就咯吱他跟他嬉笑在一起,二人嘻嘻哈哈的说着过去的往事。

廉政微笑道:“其实呢,咱们还应该感谢一个人。”

“谁?”

“凌玉霄!”

魏晓晨失声道:“感谢他?感谢这个没正经的淘气鬼做什么?”

廉政微笑道:“其实你不知道,我发现你很粗心,难道你没发现吗?每一次凌玉霄分兵的时候,他总是把咱俩派在一起,这一次,也是他把咱俩派在了一起,其实,在比武中,他早就看出了咱们彼此都……所以,他是想撮合咱们,故意的把咱们俩派在一起的,给咱们单独说话相处的机会罢了,你这么聪明,你好好想一想,难道还不明白吗?”

魏晓晨仔细的想一想,不由得叹道:“唉……看来我对他的误解太多了,其实他是个有心人,还真是这么回事,只要是分兵,他尽量的让咱俩在一起作战,原来,他的目的就是为了成全我们,哎,看来,咱们还真应该谢谢他。”

廉政叹道:“也不知他现在怎么样了,雪崩的时候,其实就数他最危险,因为咱们还在半山腰,可是他却在山底……”

魏晓晨道:“他是福缘深厚之人,不会这么短命的,他刚刚长大就得了九子凝冰剑,追日大难不死,又得了天地苍穹剑,像他这么好运气的人,不会死的,你没听说过一句话吗?那句话说,好人不长命,坏蛋活百岁,嘻嘻,他这种无赖坏蛋,哪里这么容易死……”

“但愿吧……”

二人拉着手,缓缓的走在满是积雪的雪山中,渐渐的消失在了飞雪中。

雪依旧还在下着……

第九十六章雪谷

玉蝶、卓悠悠和凤翙翙三个女子来到雪月城已经十天了,这十天内,风流君子风月依旧是对三个女子体贴入微的照顾,尤其是对玉蝶,明眼人一看就能明白风月的心。

就连风月自己都奇怪,难道自己真的喜欢上了这个脸上有刀疤的女子?

也不知为什么,风月见到任何女人从没有像见到玉蝶这般的拘谨,就算玉蝶不在,他都不敢凭空想象玉蝶假如被脱光了是什么模样,他觉得那都算亵渎了玉蝶的纯洁无暇的美。

没事的时候,风月就抽自己的嘴巴,暗暗的骂自己,暗暗的道:“我风月玩过的女人几千个也有了,什么女人到了我面前,不是服服帖帖的,可是我……我怎么就是对玉蝶这么放不开呢,唉……她也是女人呀,你一个男人怕她什么?你也不该怕她呀,她性格这么温柔,从不会高声跟你说话,你怎么能怕她?难道你真的病了不成?”

也许,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这其实就是真爱,他动了真情。

究竟是什么打动了他的心,让他放弃了加害三个姑娘,究竟又是什么,让他不但不加害三个姑娘,而且还以礼相待?

一个冰清玉洁的姑娘能在他那里住上个十天而依旧保持着处女之身的女子,那简直就算是奇迹了,可是玉蝶就创造了这个奇迹。

其实,以风月的本事,虽然单打独斗这三个姑娘他都不是对手,可是也差不了多少,而且他要是下迷药,下媚药,三个姑娘再厉害,再谨慎,也一定会受了暗算,三个姑娘只要中了他的媚药,恐怕就算是贞洁烈女,也立刻会变成****了。

可是他并没有那么做,他的心一想到这一点,就狠狠的抽自己两个嘴巴,暗暗的骂自己道:“风月呀,风月,难道你真的是畜生不如?玉蝶小姐不顾反对救了你,而且又拿你做朋友,还给你绣风花雪月图,你就这么报恩的吗?玉蝶小姐这么善良,这么清纯,你就真忍心毁了她的美?玉蝶小姐本来就够可怜了,父母双亡,被狼魔这畜生所害的家破人亡,我怎么能雪上加霜呢?她毁了容,还不够可怜吗?我要是做出对不起她的事,我还是人吗?”

他的心一直在做斗争,这十日来,他的人都改变了许多,就连他城内的几个相好的姑娘,一个个简直都莫名其妙,因为这十日来,风月竟然谁也没有碰过,好似怕这三个姑娘发现他是浪子**徒不再跟他做朋友一般。

每日里来三趟,来一趟坐上一炷香的时间,或者是隔一两日就约请三人喝酒赏月看花,他总是不变。

这一日,他又亲手插了几支娇艳的梅花,给三个姑娘送来了。

这些日子的接触,就连卓悠悠都对风月变了看法,她本以为风月不是好人,是登徒浪子,是**徒,打算图谋不轨的,可是却发现,风月是以礼相待,处处照顾她们,所以就连卓悠悠都对他有好感,也不这么讨厌他了。

风月进门就总是问一句话,笑道:“三位姑娘,有什么要求?这几日过的可好?但有吩咐……”

卓悠悠吃吃笑道:“但有吩咐无不照办嘛,我都知道你说什么了,风大哥,哎……真是对不起,我一直以为你是坏蛋,可没想到你是个好蛋,嘻嘻嘻……”

风月也笑了,微笑道:“悠悠姑娘只要别把我当作是坏蛋,能把我当作是好蛋,这就是我风某人的荣幸了。”

冷玉蝶轻声道:“悠妹,不准跟风大哥胡闹,他是个好人,你总是这么顽皮。”

风月暗暗的苦笑,暗暗的道:“我是好人?我能算是好人吗?也许,你知道我以前做过什么,和那么多女人有过关系,你就不会再把我当好人了,恐怕你就不会把我当作朋友了,不但不把我当朋友,恐怕都会杀了我了,唉……为什么我以前那么风流,为什么我以前那么坏?”

冷玉蝶微笑道:“风大哥,其实我正想去找你,这风花雪月图我已经绣好了,算是小妹送给风大哥的礼物,感谢风大哥的照顾之情。”

卓悠悠从**拿过那个叠得整整齐齐的图秀,递给了风月道:“那,能让我姐姐绣图送人的人不多,你呀,真是运气,我们这几日可没白吃你的饭呀,这幅图要是拿出去卖,恐怕几千两银子都买不到呢!”

风月惊喜交加,颤抖着双手接过这含有淡淡幽香的图秀,就在那张宽阔的**铺了开来,仔细的观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