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96章 雪谷1

第九十六章 雪谷1

他一看不由得都惊呆了,原来,这幅图绣的正是风花雪月的美景,当真是栩栩如生,就如同身临其境一般!

这幅图长一丈多,宽四尺多,是绣在一张白布之上的,绣的是这里的美景,娇艳的梅花,随风飘舞的大雪,八角小凉亭,以及皎皎的明月……

绣的是那么的逼真,就好似是真的一样。

风月眼睛都湿润了,颤声道:“玉蝶小姐真是……真是心灵手巧,仅仅不到十天的时间,就……就绣出了这么一副图,在下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真不知如何的感激小姐……”

冷玉蝶淡淡一笑道:“风大哥见外了,咱们既然是朋友,就不必气,只要不嫌弃小妹手艺粗糙,小妹就心满意足了。”

风月连声道:“怎么会,怎么会呢,玉蝶小姐的手艺若是说天下第二,绝没有人敢认天下第一的,当真是鬼斧神工之作,当真是出于仙子之手,妙哉,美哉,奇哉……”

卓悠悠咯咯笑道:“苦哉,苦哉,你能不能别这么夸赞我姐姐了,你就不能夸夸我们俩吗?你这样让我们无地自容,你知道吗?”

风月脸一红,苦笑道:“是是是,卓姑娘和凤姑娘也是……也是……冰雪聪明,倾国倾城的美,心灵手巧,活泼可爱,这……这卓姑娘可否满意?”

卓悠悠笑的前仰后合的,道:“我还以为你说我刁蛮任性,泼辣野蛮,冷漠无情,没想到我还有这么多优点呀,真是多谢多谢。”

风月暗暗的道:“难道你以为你不是?”

但他却赶忙赔笑道:“不敢不敢,卓姑娘性格率真,乃是巾帼英雄也……”

卓悠悠道:“好了,废话不说啦,风大哥,你伤好了吗?你不是说要带玉蝶姐姐去治伤的吗?你难道忘了?我们待了这么久了,你伤也好了,玉蝶姐姐也绣完了,咱们该走了吧?”

风月知道不好再推辞,虽然他想三人再多住些日子,可是知道玉蝶心情着急,急于治好脸上的伤痕。

风月道:“不过,这些日子大雪依旧一刻也没停过,上风寒甚苦,我看,要不再多住些日子,等风雪停了,再赶好吗?”

卓悠悠道:“咱们学道之人这点苦算什么?你若是不想去,那你告诉我百草谷的位置,写封信,我们三个自己去好了,不麻烦风大哥就是。”

冷玉蝶也道:“是呀,这几日就够打扰的了,还是请风大哥写封信,我们自己上寻找就是,不敢再有劳风大哥了。”

风月连连摆手道:“不不不,既然……既然三位姑娘决定动身,在下怎能不陪着?一点都不麻烦,而且这里雪难行,没有在下陪着怎么能行?还有我那朋友,性格古怪的很,我若不亲自去,就怕她不给面子,既然这样,那风月从命就是,不过今日有点晚了,咱们明日再走如何?”

三个人点头同意,风月坐了一会,说了一会闲话,然后整整齐齐的叠好那副图绣,告辞回房间了。

风月回到房间,就将玉蝶亲手绣好的风花雪月图就铺在了**,然后深情的观赏着,他的泪水滴滴答答不知不觉中落了下来……

这是多么珍贵的一副图秀呀!

她一针一线,怎么绣出来的?又是费了多少心血?

她这么善良,这么纯真,还拿我这个**徒做朋友,风月呀风月,你要是还是个人,你都不该对她有**心!

他望着那娇艳欲滴宛如真的一般的梅花,望着那皎皎的明月,灿灿的繁星,望着图秀上那七个娟秀的字,不仅出了神。

图上的字是玉蝶用七色线混在一起绣出来的,那七个字是:风花雪月赠朋友!

朋友,这世上最纯洁的两个字,她却送给了一个**徒,令风月的心犹如被一把刀搜刮一般的难受!

风月喃喃道:“朋友,这世上居然还有人拿我做朋友,玉蝶,我真的配做你的朋友吗?”

他长叹一声,心里是感慨万千,小心翼翼的叠好这副图绣,甚至是不忍心不舍得挂在墙上,他取出一个锦盒,将这图绣珍藏在了锦盒中。

他暗暗的发誓,暗暗的道:“就凭玉蝶小姐拿我做朋友这一点,我就算为她死,又有什么关系?她从没有怀疑过我,难道我该骗她吗?我应该告诉她我做过的坏事,恳求她原谅我,否则,我要是欺骗她,算什么朋友?”

他转念一想,又没有了勇气,暗暗的道:“算了,我要是告诉了她,她知道我玩过这么多女人,是一个**徒浪子,她该是多么的失望和伤心?唉……看来我以后真要改过,否则怎么配做她的朋友……”

第二日,大雪依旧没有停,可是三个姑娘实在是待不下去了,虽然下着大雪,可是她们也决定要离开。

四个人御空飞行,风月打开了自己的风花雪月扇,卓悠悠一见就乐个不停,咯咯笑道:“我原先以为你附庸风雅,没想到这把扇子就是你的法器呀,哈哈,风花雪月,这风景画莫不是你自己画的?”

风月微笑道:“不敢,不敢,这把扇子是我们家的传家之宝。”

卓悠悠吃吃笑道:“就凭着这么冷的天,你拿着这把扇子,我都把你当作登徒浪子的**徒了,差点就杀了你,要不是玉蝶姐姐说,不能仅凭着样貌和物件判断一个人的好与坏,没有玉蝶姐姐阻拦,我就真杀了你了。”

风月暗暗的庆幸,也暗暗的感激,心道:“你那里知道,你一点都没猜错,我的确是**徒,唉……幸好玉蝶善良,否则我就算不冻死,也死在这丫头的手了,这一次我一定求羞羞妹子治好玉蝶的伤,报答她的恩情。”

风月驭动着自己的扇子,凌空飞了起来,头前带就往百草谷飞去。

玉蝶三个姑娘就在身后相随,百草谷离着雪月城也不远,不到二百里的程,四个人御空飞行,也就两个多时辰的时间罢了。

四个人刚刚飞进百草谷,玉蝶眼尖,在空中一看,不由得柳眉倒竖,沉声道:“悠妹,你看那是谁!雪狼,咱们的仇人竟然在这里!”

卓悠悠也看的清清楚楚,二人哪里能不认识雪狼,这血债她们死也忘不了!

卓悠悠大怒,道:“原来,这畜生还没死,哼哼,她逃的过雪崩之灾,可是逃不过今日之祸!姐姐,走,替任伯伯报仇,替咱们傲人族报仇!”

雪谷下,一个人面兽身的女子,正在观赏盛开的梅花,还真是雪狼白白!

原来,那次大雪崩,由于太大,她和狼王都失散了,她一飞驰,也是不敢高处飞,因为来不及飞出雪崩的范围,就会被卷下来,所以她亡命的往前飞驰。

她也是够倒霉的,快要飞出去的时候,正好被雪崩飙风卷起的一块巨石砸中了腿,当场就将她的腿砸断,幸好雪狼白白道行挺高,挣扎着飞了出来,这才前来这里寻医。

风月跟狼魔有交往,风月的情人羞羞她当然也认识,一看离着百草谷不远了,这才挣扎着来到百草谷,羞羞一见是雪狼女魔,也不好不救,更何况她是情人朋友的妻子,哪里能不救治,所以,她就给雪狼女魔医治伤腿,所以雪狼白白在百草谷一连待了**天了,伤腿也好的差不多了。

可她万万没想到,玉蝶巧救了风月,风月答应带玉蝶治脸上的刀伤,故此来到了这僻静的地方,真可谓是冤家窄了。

卓悠悠一看是雪狼女魔,立刻就想起了玉霄曾经告诉过她雪狼杀死任叔叔,任叔叔为了傲人族的尊严和诚信,亲手摔死自己亲生女儿的惨剧了,不由得是怒发冲冠,大吼一声道:“雪狼,拿命来!看剑!”

她拔出霜寒剑,俯冲而下,连人带剑凌空就斩向了雪狼白白!

雪狼白白根本就没想到在这里会遇到仇人,听到半空中有人怒喝,急忙甩头观看,只见卓悠悠人剑一体,空中一道白光,化作几十丈的寒芒,当头就斩了下来!

雪狼大吃一惊,这一的剑光已经将她罩住,再要逃命根本来不及了!

幸好雪狼的道行很高,虽然避不开霜寒剑的剑芒笼罩的范围,但勉强能避过这一剑之击!

卓悠悠将所有的怒气都化作了这一剑,雪狼虽然避开,可是那些梅花可避不开这一剑!

就听到轰的一声巨响,地上厚厚的积雪飞溅起三丈多高,那棵梅花树被这一剑之威劈中,立刻东倒西歪,漫天的梅花乱飘,混杂着鹅毛般的雪花沸沸扬扬的飞舞着!

雪狼白白一个就地打滚,翻滚了出去,不由得就是一惊!

这一剑之威力奇大,她看得出,这姑娘的道术不在自己之下!

雪狼刚刚站起身来,再看赫然间又是两个姑娘飞了下来,三个清秀脱俗的姑娘就将她围在了垓心!

雪狼颤声道:“你……你们是什么人?”

冷玉蝶冷冷的道:“我是傲人族的冷玉蝶,八年前你们屠戮傲人族的血债该还了吧!”

卓悠悠厉声道:“我是卓悠悠,今日,我就要杀了你这妖魔,替任叔叔报仇!”

雪狼白白脸色惨变,颤声道:“原来你们……还没死!”

卓悠悠怒道:“你死了,我们都不会死,废话少说,狼魔呢?叫这畜生一起出来,受死吧!”

雪狼道:“你们怎么逃过那场雪崩的?你们怎么会没事?”

卓悠悠怒吼道:“你管不着,废话少说,既然狼魔不在,那我先杀了你,看剑!”

她说着,手握霜寒剑,一抖手,一道冰剑就射出,直射雪狼!

雪狼赶忙避开,她刚避开,卓悠悠的霜寒剑就到了!

这里尽是冰雪,卓悠悠在冰天雪地中打斗,可谓是得心应手,因为她最出色的本事就是幻化冰雪,以冰雪做剑,她驱驭冰雪的本事,就连雪紫儿和魏晓晨都不及她!

这时候也不是单打独斗的时候,玉蝶和翙翙也是一声娇喝,三个姑娘围住了雪狼白白就斗在了一起!

雪狼白白虽然法力高强,可是她的兵器弯刀在雪崩中丢了,而且她又是受了伤,仅是卓悠悠一个人,她就对付不了,更何况还有玉蝶和凤翙翙了。

雪狼白白勉强招架,不由得大叫道:“羞羞姐,快出来救救我,来帮忙呀!”

也不知为什么,她叫了半天,屋内也没有人出来。

其实,屋内的女子并非没有听到,刚想出来看看发生了什么事,就见一个男子钻进了房间内,拦住了她,拦住她的正是风月。

风月拦住了她不叫她去帮忙,不但不叫她去帮忙,而且风月简单的说了一遍,还叫她助三个人杀了雪狼,以报答玉蝶的救命之恩。

羞羞简直都以为风月脑子坏了,她万万没想到风月居然会感恩,但她一向很喜欢风月,二人也是朋友,更是情人,而且她跟雪狼女魔也没什么交情,更犯不上去拼命了。

羞羞虽然道术一般,可是眼光却还有,她一看前来报仇的三个姑娘,一个个道术非凡,就算自己上去帮忙,也绝不是对手,弄不好还丧了命,一看风月拦着,正好假装不知,两个人在暗处偷偷的看热闹了。

雪狼女魔这个气,不由得骂道:“人类,都他妈没一个好东西,贪生怕死之辈!”

雪狼白白实在是招架不住三个人的凌厉攻势,尤其是卓悠悠,四周的冰雪霜雾几乎都成了卓悠悠的武器,就连空中飞着的大雪都纷纷只往她的身上乱撞,寒风夹杂着风雪冰霜,吹的她几乎都睁不开眼睛!

雪狼万般无奈,仰天一声狼嚎,就地一滚,就显出了原形!

再看雪地中出现了一只两丈大小的雪狼,就见这只雪狼,浑身雪白,没有一根杂毛,锋利的獠牙闪闪发光,巨大的利爪上,犹如铁钩一般,当真是凶恶的很!

雪狼怒吼一声,张开血盆大口,就扑向了卓悠悠!

卓悠悠丝毫不惧,也不躲开,恶狠狠扬起霜寒剑就当头斩下!

雪狼暗暗的心惊,实在没想到这女子竟然这么狠,竟然有胆子跟她拼命,雪狼是心惊胆寒,早就想逃之夭夭!

它本想逼开一个缺口,好逃出去,但一见想要逼退三人,简直就是做梦!

雪狼怒吼一声,忽然间一头就扎进了厚厚的积雪中,就见一道白线,雪狼就从雪中钻了出去!

卓悠悠看的清楚,大吼一声,霜寒剑冲着那道雪线斩落!

轰!又是一声巨响,就见飞雪乱溅,这一剑将厚厚的积雪分开,卓悠悠连人带剑,也钻入了积雪中,在雪里就追了下去!

玉蝶暗暗着急,急的直跺脚,她可没有卓悠悠在雪中的本事,钻到雪中追狼,她可做不到,凤翙翙也没这个本事,这种雪遁之法,她们可不会。

卓悠悠虽然也不会雪遁,但是她冰雪中的本事非同一般,只要是在冰雪中,她那里都去得,所以,她手握霜寒剑,劈开了雪,以剑开,就在雪中追了下去!

雪狼白白做梦都没想到卓悠悠对于雪中的本事竟然如此了得,就见那些白雪遇到霜寒剑,自动就让出了一条,卓悠悠就在积雪中飞驰,冰雪丝毫都不能阻住她的脚步,竟然比它还要快!

雪狼白白没等跑多远,就被卓悠悠赶上,雪狼一咬牙,知道想要逃命简直太难了,一见卓悠悠自己追了下来,掉头就跟卓悠悠拼了起来。

这雪谷中的积雪足足有好几丈厚,卓悠悠人跳了进去,就淹没在雪海中,再也看不见人了,玉蝶等人见到的,只有雪中不断的翻腾,犹如大海中泛起了巨浪一样!

玉蝶等人还不敢随便用剑劈,害怕万一伤了卓悠悠,两个人只有干着急,急的直跺脚,但又帮不上什么忙。

卓悠悠虽然自己跳进了雪内,面对一只巨大的狼魔,可是丝毫也不畏惧,因为在冰雪中,那可是她的天下,就她在冰雪中的道术和本事,恐怕就连她师傅苏冰都甘拜下风了。

虽然她在厚厚的积雪内,可是她走到哪里,用手一指,厚厚的积雪就自动让开一条,所以,她身前身后,总是空着一块,就好似走在陆地上没什么区别。

可是雪狼可没这个本事,虽然它扑向了卓悠悠,可是眼前白雪一片,什么都是朦朦胧胧的,什么都看不清楚,而且在厚厚的积雪中打斗,也太不方便,躲避进攻都不方便。

它刚刚勉强扑过去,可等过去,卓悠悠的人已经不见了!

卓悠悠一见雪狼扑了过来,心中暗暗高兴,急忙用霜寒剑开,平地里又往雪底钻了下去,钻到了雪狼的脚下了!

卓悠悠感觉到雪狼就在自己的头上,狠狠一剑就往上扎去!

雪狼刚刚扑过去人就不见了,刚刚一愣间,就觉得后面的爪子猛地一痛!

卓悠悠这一剑正好扎在了雪狼的后面的右爪子上,将雪狼的右爪子扎了个血洞!

雪狼痛的惨嚎一声,卓悠悠一见剑上带血,就知道刺中了一剑,猛地分开雪,跳到了雪狼的屁股后,狠狠一剑就朝着雪狼的屁股劈了下去!

雪狼白白就觉得身后冰雪响动,就知道不好,急忙使劲往前一窜,也幸好她速度快,避开了要害,可要害虽然避开了,可这一剑正好剁在她的尾巴上,就听到璞的一声轻响,她雪白的狼尾巴就被霜寒剑斩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