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96章 雪谷2

第九十六章 雪谷2

雪狼又是惨嚎一声,转过头,又不见了卓悠悠!

雪狼白白心惊胆寒,知道在雪中是遇到了对手,当真是没想到卓悠悠竟然有这种本事,在积雪内竟然犹如在陆地上一般的灵便,它可没这个本事,它知道,再要在雪地里打下去,吃亏的是自己,甚至比在地上还危险!

雪狼怒吼一声,浑身是血的猛地就从厚厚的雪中窜了上来!

卓悠悠一见雪狼窜了出去,大吼一声,霜寒剑左右一晃,也从雪堆中冲天而起!

玉蝶和凤翙翙二人一见雪狼浑身是血的跳了出来,而且尾巴不见了,就知道卓悠悠占了上风了。

玉蝶暗暗的称赞,暗暗的道:“悠悠妹妹对冰雪道术的造诣真可谓是出神入化了,这一点,谁也比不上她,当真是厉害。”

卓悠悠一边飞了上来,手中还拿着雪狼的白尾巴,得意洋洋的笑道:“哈哈,你的尾巴在这呢,没有了尾巴,是不是觉得很舒服呢?哎吆,刚刚我那一剑原来是刺伤了你的爪子啦,哈哈,好玩,好玩……”

雪狼白白狂性大发,知道今日是逃不掉了,在陆地上,被三个人拦住,自己脚伤刚好,也飞不过这三个人,而在雪中,卓悠悠雪中的本事比它大,它更是不及,所以,它感觉是生还无望了,故此,狂性大发,也不再逃了!

雪狼女魔最恨的就是卓悠悠,卓悠悠刚刚刺了它一剑,刺伤了它的脚,又斩断了它的尾巴,它恨不得将卓悠悠撕碎了也难解心头之恨!

卓悠悠吃吃直笑,丝毫不惧,大笑道:“玉蝶姐,翙翙姐,你们守好了四面,别叫它跑了就行,就把这畜生交给我啦!”

她大笑着,霜寒剑左右一挥,再看一道道冰雪气罩笼罩在了她全身,然后她将霜寒剑一挥,大叫道:“风霜雪雾,为我所用,冲!”

雪狼还没等冲上去,就见空中的还下着的大雪,地上的积雪寒冰,转着圈子就将它困在了冰雪中!

而且冰雪越聚越多,越聚越多,它的整个身子都被霜雪所笼罩了,一股旋风,不住的围着雪狼转个不停,雪狼就觉得眼前尽是寒霜冰雪,不断的射向了它!

它想逃出这个冰雪幻化而成的漩涡,简直都逃不出去,无论走到哪里,这个漩涡总围着它打转!

卓悠悠一看它身上完全被积雪包围了,不由得高兴的很,急忙念动法诀道:“聚霜成雪,凝雪成冰,风霜雪雾为我所用,结冰!”

她说着,将霜寒剑连连挥动,再看那风雪所形成漩涡渐渐的越转越慢越来越慢,不过片刻之间,旋风不见了,冰雪形成的漩涡也不见了,再看雪狼白白竟然被冰冻在了冰中!

那冰雪漩涡竟然形成了一个圆形的厚厚的冰罩,就将雪狼牢牢地冰冻在了冰罩内!

卓悠悠笑的前仰后合的,她这招玄冰咆哮,乃是她自己所创的,不过,但却要借助冰天雪地的天然大雪才行,否则,凭自身的寒功,想要幻化出这么多冰雪冷气,实在是不容易,可是这里冰雪取之不尽,当真是事半功倍了。

卓悠悠哈哈笑道:“哎吆,这是什么呀?这是谁做的冰雕呀?真是好漂亮呀!”

雪狼被厚厚的冰冻结住了,动也不能动,当真是又气又怒,但内心中也是佩服万分!

但雪狼的道行也有三百多年,虽然受了伤,可是想要捉住它困住它那里能这么容易!

卓悠悠刚刚走上前来,就听到砰的一声响,雪狼白白运足气力竟然将这厚厚的冰罩给崩碎,就这样破冰而出!

虽然破冰而出,可是雪狼就觉得寒气直透骨头,浑身都颤抖了起来!

卓悠悠一看没冻住,也是吃了一惊,嗔道:“好呀,看不出你还有两下子,我倒要看看你能经受住几次我的冰咆哮!”

她将霜寒剑就在厚厚的积雪中画了个圈子,大喝道:“去!”

再看被她画的那个圈子中的积雪飞了起来,就洒向了雪狼!

卓悠悠霜寒剑连连挥舞,再看,一股旋风又裹着风霜雪雾围着雪狼又转了起来!

卓悠悠大叫道:“冰冻!”

再看那些裹在雪狼身上的冰雪又结成了冰疙瘩,还没等雪狼崩破冰罩,卓悠悠霜寒剑不断的挥舞,撒出去无数的冰雪,又围着雪狼飞速的转了起来,不过一眨眼间,又被她冻结成了冰!

再看雪地中平白无故的多了一件雪雕的雪狼,这雪狼足足有两丈多长,这冰罩也这么大,冰罩晶莹剔透是透明的,雪狼就这样张牙舞爪的被冻结在冰罩内,连动都动不了!

卓悠悠冷笑着来到雪狼的血盆大口前,冷笑道:“喂,你不是厉害嘛,再给我跳出来呀,哼哼,这里冰雪取之不净,只要有冰雪在,你能是我的对手吗?我冻死你,看你怎么跟我打!”

卓悠悠气呼呼的扬起霜寒剑,狠狠一剑就剁向了犹如冰雕一般被冻结成冰一动都不能动的雪狼,雪狼浑身都结成了冰,就连它的血几乎都结成了冰,哪里还有能力反抗!

卓悠悠一剑砍向了它的一只前爪,雪狼心里明白,可是却无能为力,就听到咔嚓一声脆响,雪狼的一只前爪就被剁了下来!

没有鲜血喷出,雪狼自己都已经感觉不到疼痛,因为它全身血脉都冻僵了,哪里能感觉的到疼。

卓悠悠一看气的却连连跺脚道:“嗨,真是便宜了你,我把你冻僵了,就算杀了你,你都不觉得痛!”

雪狼的前爪被剁了下来,根本见不到血流出,因为血都结成了冰了,只是见到红色的一片,就好似冬季里冰冻过的腊肉一般,除了见到红色的肉之外,血都成了冰了。

冷玉蝶和凤翙翙二人笑弯了腰,凤翙翙哈哈笑道:“哎呀,今日才知道妹妹的真本事,当真是令姐姐我大开了眼界啦,好,真妙!”

冷玉蝶也笑道:“没想到悠悠妹妹竟然还会这一手呢,姐姐我真是佩服万分,自愧不如呀,了不起。”

这时,就听有人也鼓掌赞道:“好好好,妙妙妙,卓姑娘这一招可谓是妙极了,真是好厉害的一招。”

说话的是风月,就见风月和羞羞公主从屋内走了出来。

风月拉着那个女子介绍道:“来,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是我的铁哥们,人称妙手仙姑羞羞公主,是我的好朋友,这位是冷玉蝶冷姑娘,这位冰雪道术最厉害的是卓悠悠卓姑娘,这位是凤翙翙凤姑娘。”

冷玉蝶一看风月身边的女子,年纪也就是在二十岁左右,生的是千娇百媚,也是一位极其俊秀的女子,就见那女子身穿百花锦袍,面色没有任何表情,而且还噘着嘴,似乎有点不高兴。

玉蝶心中暗笑,暗暗的道:“这位羞羞公主一定是吃醋了,看来她跟风大哥其实是一对,她见到风大哥跟我们三个女子一起来的,无形中吃了干醋了,要不然也不会噘着嘴了。”

玉蝶猜的不错,羞羞还真吃醋了,她跟风月虽然是朋友,可也是情人,二人早就发生了男女关系,所以十分的亲密。

但她也知道风月生性风流,也是无可奈何,这一次一见风月又带了三个女子来,虽然风月说是朋友,可是她无形中也不高兴。

卓悠悠都看出来了,卓悠悠性子直爽,问道:“喂,我还没问你呢,这狼魔为什么在你这呢?你跟狼魔是什么关系?若不是看你是风大哥的朋友,我……”

冷玉蝶拉了拉悠悠,道:“悠妹,不可无礼。”

羞羞冷冷的道:“我是医生,不管是人是狗,我都看,这狼魔爪子受伤了,我如何能不医?我想医治谁就医治谁,你管的着吗?”

卓悠悠气道:“你!哼……”

风月赶忙拉了拉羞羞,责怪道:“不准无礼。”

他斥责了羞羞,却对这卓悠悠笑道:“卓姑娘,是这么回事,羞羞医治狼妖也是无可奈何的,要是她不医治,这狼魔这么厉害,万一伤了她可怎么办?所以,这是无可奈何的事,还请你原谅,卓姑娘,狼魔就在这里,你的仇人被你抓到了,你就尽快报仇吧,以免夜长梦多再让它逃了。”

雪狼虽然被冻成了冰疙瘩,但是神志还没有完全昏迷,还有一点知觉,雪狼真想跳起来给风月几巴掌,它万万没想到自己丈夫的朋友竟然会出卖它,竟然会眼瞅着它被杀也不救,不但不救,而且似乎还跟这三个女子非常亲密,它简直都气疯了,但无可奈何,只好眼睁睁看着。

卓悠悠一想也是,来到雪狼面前,破口大骂道:“这就叫罪有应得,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刻未到,时候一到,什么仇都能报,你就死去吧,畜生!”

她恶狠狠的扬起霜寒剑,又斩断了雪狼的一只爪子!

卓悠悠边砍边怒道:“这一剑是任叔叔的!这一剑是小丽妹妹的!这一剑是傲人族所有的人的!”

她一连砍了三剑,就将雪狼的四肢都给剁了下来,雪狼没有了支撑,啪的一声就倒在了雪地中。

卓悠悠气呼呼的道:“真是便宜了你,把你冻僵了,砍了你,你都不觉得痛,太便宜了你了!”

卓悠悠看了看玉蝶,笑道:“姐姐,你也砍它几剑出出气吧。”

冷玉蝶叹了口气道:“好了,妹妹,不要再折磨它了,一剑杀了它吧,就这么算了,我就不动手了,就有劳妹妹了。”

卓悠悠长叹道:“姐,你的心真是太好了,其实,这畜生一点疼都感觉不到了,就算将它现在碎尸万段,它都没有痛苦,因为它全身的血液都被我冻结成了冰,根本就没有任何感觉了,不过,既然姐姐这么仁慈,那我就一剑杀了它,不再折磨它就是了!”

卓悠悠说罢,霜寒剑对准了雪狼的心窝一剑就刺了进去!

这一剑从雪狼的前面穿过,从后面穿出,就好像刺破了冰层一样,还是没有血飞溅而出,因为血狼心脏中的血都被冻结成了冰!

其实就算卓悠悠不杀它,若是不立刻融化了冰雪,将它全身暖起来,化掉冰雪寒气,再过一炷香的功夫,雪狼自己都能冻死了。

雪狼就这么死去,竟然真的没受什么痛苦,还真算是捡了个便宜。

风月一见雪狼死去,长出了一口气,笑道:“三位姑娘稍后,我先将这畜生埋葬了,别万一这畜生的同伙再见到它的尸身,怀疑是羞羞害的它,那羞羞就有麻烦了。”

风月心缜密,他是怕狼魔没有死在雪崩之中,万一来到这里见到雪狼被杀,别再害了自己的情人羞羞,故此才立刻要将雪狼的尸体掩埋,一个是毁尸灭迹,再一个就是也算是尽了朋友的情份了。

虽然他跟狼魔挺熟,可是也算不上什么好朋友,不过就是狐朋狗友。

羞羞却心中暗暗的高兴,因为风月这么做,其实就是关心她的安危,证明心中还有她,她当然高兴了。

羞羞帮着风月,二人就把雪狼埋在了后面,深深的埋了下去,这才长出了一口气。

风月就好像来到了自己家一样,就把玉蝶三人让进了屋内。

第九十七章考验

羞羞公主的屋舍十分的简单,不过却也十分的典雅,屋内飘着淡淡的幽香味,墙角边火炉正旺,这里竟然并不算冷。

羞羞公主又慢慢的点燃了檀香,屋内更加的香了。

风月就好似这里的主人一样,一看妙手仙子对待玉蝶等人冷冷淡淡,不由得十分不高兴,他连连相让,让玉蝶等人坐了下来。

羞羞冷冷的道:“喂,没事来我这做什么?”

风月嘿嘿笑着,赔笑道:“我这不是想哥们你了嘛,这么多日子不见了,我看看你死了没,别到时候你死了,都没人给你收尸,咱们必经朋友一场嘛,你要是死了,我勉为其难的替你收尸也就罢了。”

羞羞气的娇艳的俏脸通红,上去就扭住了风月的耳朵,嗔道:“你说什么?你敢咒我死?告诉你,你死了,老娘都不会死!你来就来吧,还带三个女人来这里,一来就杀了我的病人,你是夜猫子进寨,无事不来,说,来这究竟有什么事?”

三个姑娘不由得暗笑,玉蝶掩嘴而笑,她看得出来,羞羞其实是很喜欢风月的,两个人其实是很好的一对。

风月揉着耳朵苦笑道:“喂喂,别胡闹,没看到有人在?其实呢,我来这很简单,只是想请你帮个小忙。”

羞羞冷笑道:“小忙?对不起,本姑娘没空,请另请别人帮你的忙吧。”

风月哈哈笑道:“其实呢,对你来说是小忙,不过呢,估计你也不行,我本来以为你医术天下无敌的,没想到你的医术也是一般,我看不应该叫你妙手仙子,我看是庸手巫婆才对。”

羞羞更气了,怒道:“你放什么狗臭屁,我很老吗?你叫谁巫婆?你说谁是庸手?我什么病医治不了?好,就凭你这句话,你说吧,我替你医治就是,让你这狗眼看人低的死狗看看,我是妙手仙姑,不是庸手巫婆!”

风月心中暗笑,他虽然偷偷的介绍了玉蝶等人,也说了自己的化名,但却没告诉她什么事,羞羞的确是很生气,因为三个姑娘一来,就将她的病人斩杀,又将她的梅花树砍的东倒西歪的,若不是因为看在风月的份上,她早就破口大骂了。

而且看到这三个姑娘这么俊秀,风月又是跟她们这么要好,她的气就不打一处来。

风月激将法用出,果然是见了效,这才微笑道:“其实呢,很简单的,玉蝶姑娘八年前不小心被刀划伤了脸,至今留下一道很深的疤痕,我是想请你配制一种能使肌肤重生复活的药,替玉蝶小姐恢复容貌,就这么简单。”

羞羞咯咯直笑道:“哦,原来如此呀,怪不得你戴着白纱呢,原来是这样,喂,摘下你的面纱我看看。”

冷玉蝶一愣,轻声道:“这……我怕吓到姑娘……”

羞羞气呼呼的道:“这么恶心肮脏无耻下流的死鬼我都见过,我怕什么?”

冷玉蝶苦笑道:“风大哥是好人,你怎么能这么说他呢。”

羞羞怒道:“我就喜欢骂他,他好个屁!喂,快点,我看看。”

冷玉蝶叹了口气,刚刚抬手摘掉了面纱,忽然就觉得头昏目眩,有点昏昏欲睡的感觉,再看眼前羞羞公主顿时四个人头不断的晃动着。

冷玉蝶暗叫不好,急忙一运气,就觉得头更晕了,扑通一声,就栽倒在地,不省人事。

不但是她,就连卓悠悠和凤翙翙一时间也是头昏目眩不能自已,也栽倒在地!

羞羞乐的咯咯直笑,风月却呆住了,失声道:“你……你究竟做了什么?她们怎么了?”

羞羞冷笑道:“我这还不是为了你?你不是很喜欢这三个姑娘吗?你风流君子岂是浪得虚名的?”

她说着微笑着看了看玉蝶的脸,冷笑道:“这丫头竟然这么漂亮,虽然脸上破了相,留下这么一个大的伤疤,竟然还这么漂亮,这要是她脸上没有伤痕,恐怕更美了,看不出,你还真有眼光。”

风月破口大骂道:“你给我住手,不准你亵渎玉蝶姑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