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97章 考验1

第九十七章 考验1

他站起身来,气呼呼的要去推开羞羞,羞羞将手一扬,一股含有幽香的手帕甩出,再看风月也浑身无力的坐在了地上。

羞羞咯咯直笑,在风月脸上亲了一口,柔声道:“喂,你很喜欢她吗?那我成全你好吗?你怎么谢谢我呢?”

风月浑身酥软,但却神志清醒,大骂道:“我谢你个大头鬼,你赶紧给我吃解药,你什么时候放的毒?她们中了什么毒?”

羞羞笑道:“其实她们中的不是毒,我知道毒是伤不了她们的,所以呢,我刚刚故意的引燃了檀香,我这屋内的幽香若是跟檀香一起点燃,就会散发出一种特殊的药,那种药叫做红颜酥骨醉,对付女子最合适不过,对付你这臭男人,就差了一点,而且你在我身边,我身上有种香味,可以散掉一点这种药性,故此你才没有昏迷。”

羞羞边说着,边轻轻的解开了玉蝶的衣服,立刻玉蝶的肌肤就露了出来,月白色的肚兜就露在了屋内。

羞羞吃吃笑着,伸手就摸在了玉蝶的内个上,笑道:“真看不出你很有眼光嘛,这三个女子不但生的俊秀,而且身材还都不错,看看,她的内个还挺美的,你这臭小子真是聪明,知道对付不了她们,就来找我对付她们,咱们是哥们,我能不帮你吗?这样吧,来,我就成全了你,你就在我房间里,跟这三个大美人快活一番吧。”

她说着,竟然将玉蝶的白肚兜给解开了,刹那间,玉蝶上半身就露在了风月的面前,羞羞微笑着拿着风月的手,就按在了玉蝶的胸上,咯咯笑道:“你试试看,比我的还大呢,喂,咱可说好了,等你玩够了后,不准你再想着这三个狐狸精,要一心一意的对我好,她们杀了你朋友狼王的妻子雪狼,你擒住了她们,送给狼王,也算是全了你们的朋友之谊,你看看我……”

风月简直都呆住了,玉蝶的美他见过,可是玉蝶最美的那地方,那可是他做梦都不敢想不敢亵渎的,可是如今,玉蝶的上衣竟然被脱了,就这么露着,更加的迷人了。

风月的手一接触到了玉蝶的内个上,立刻就犹如触了电一样,他暗暗的骂自己道:“风月,你还是人吗?你玩了这么多女人,难道玉蝶这么冰清玉洁,这么天真无邪,这么善良的女子,你都要欺负?她是你的朋友呀,是你的恩人呀,她拿你做朋友,亲手给你绣礼物,她拿你做朋友,你就这么报答恩人和朋友吗?你若是欺负了她,玉蝶还怎么活下去,你这么做,还算人吗?你简直是猪狗不如!”

风月拼尽全力,闭着眼睛,将手扯了回来,破口大骂道:“你这臭娘们!谁叫你这么做的?我早告诉你她是我的朋友,不准你这么羞辱她!你最好赶紧给她穿好衣服,否则……否则……”

羞羞嗔道:“你他妈就爱假正经,人家赤身的时候,你怎么欺负我的?你玩过的女人还少吗?装什么装?你不是喜欢她吗?那你就玩吧,我又不是不让你玩,我对你这么好,你居然骂我,你还有没有良心?”

风月闭上了眼睛,长叹道:“羞羞,你若是还拿我当你的朋友,就请你放了玉蝶她们,我是宁愿死,也绝不会玷污了玉蝶的清白之身的,我承认对不起你,不过,当时你也是自愿的,咱们这样不是很好吗?你喜欢我的时候,我就陪你,你讨厌我的时候,我就走,即做朋友,又做情人,又有什么不好?羞羞,我跟你说过,玉蝶姑娘是我这辈子最喜欢的女子,我喜欢她的清纯,我喜欢她的善良,我喜欢她的纯真……”

羞羞恼羞成怒,噼啪就是两个耳光扇了过去,怒道:“你混蛋!玉蝶纯真,善良,清纯可爱,难道你玩过的那些女子就不可爱不清纯吗?我呢?我还不如她?你跟我那个的时候,你说过什么?你说,只有喜欢,才跟我那个,不喜欢的,怎能那个?你说过喜欢我的,但你后来怎么样?你玩过了我,你就不管我的感受了,你是畜生,你混蛋,你无赖……”

风月眼中含着泪,叹道:“羞羞,是我对不起你,若是有下辈子,我一定娶你为妻,好不好?这一辈子,咱们只能做朋友,做情人,你不管怎么打我羞辱我,我都不会恨你,可你若是敢欺负羞辱玉蝶,我风月发誓,等我好了之后,我一定自杀谢罪以报玉蝶姑娘的知心之交,她拿我做朋友,我不能对不起她!你最好快放开我,放开玉蝶,否则,我这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你,否则,我就自杀,一辈子也不见你!”

羞羞惊得连连后退,哭道:“你……你竟然肯为她死?你们认识几天?”

风月叹道:“十一日,其实,哪怕就认识一日,我也会为她去死,因为我的命是她救的,是属于她的,其实,卓姑娘早就看出我不是好人,是她不顾反对依旧救了我,是她,拿我做朋友,是她看我喜欢风雅,一针一线亲手给我绣出风花雪月图,你可知道,那一针一线,都是她的真心啊!我如何能这么狼心狗肺,我是畜生吗?我是人呀!你难道希望我做畜生?”

羞羞掩面痛哭,继而又放声狂笑道:“哈哈,你风月居然会真的成为了坐怀不乱的君子,真是天下奇闻,奇闻呀,那我问你,你肯为她死,那我呢?我们认识十年了,你肯不肯为我死?”

风月微笑道:“你说呢?其实在我心中,你早就是我的朋友了,我既然肯为玉蝶死,若是地上的人换做是你,我也肯为你死,所以,你就算伤害玉蝶,甚至是杀了她,我都不忍心杀你,所以,我只有自杀,你放心,我绝不会杀你,但我可以杀自己,因为我救不了朋友,反而害了朋友,所以,只有自裁谢罪!”

羞羞抽泣道:“你真的也……也肯为我死?”

风月叹道:“我又何必骗你,其实,我对你如何,你自己应该明白,我说过,这辈子咱们就做好朋友,做情人,下辈子我一定娶你。”

羞羞长叹道:“好吧,不过你可别后悔,玉蝶你是一辈子也得不到的,你现在若不得到她,说不定你会后悔一辈子。”

风月微笑道:“我玩过的女人还少吗?其实,我就是喜欢她的清纯和善良,我也没想得到她,只想跟她做个好朋友,等我想她的时候,我可以看看她,这我就满足了。”

羞羞叹道:“好吧,既然这样,我就成全你,就放了她就是,你自己给她穿衣服吧,也许,你见到她这么美,你一定会忍不住的。”

羞羞气呼呼的掏出一粒药丸,给他塞进了嘴里。

风月吃了药后,渐渐的能动了,他来到玉蝶面前,一看玉蝶完美无缺的地方,柔声道:“蝶妹,非是我谢渎你,而是没有办法,我能见到你最美的地方,我这一辈子都满足了。”

他说着,轻轻的摸了摸玉蝶最美的地方,这一辈子,他能一睹玉蝶最美的地方,能触摸一下那最美的地方,他已经很知足了,风月不敢多看,怕看多了,控制不住自己,侮辱了玉蝶,风月叹了口气,给玉蝶拉好了肚兜,然后又给玉蝶穿好了衣服,这才将玉蝶抱起,轻轻的放在了**。

风月喃喃道:“蝶妹,你放心,我死都不会欺负你,这件事,除了我和羞羞知道之外,绝不会有第三人知道,你放心,若是传扬出去,我立刻将我这只碰过你的手斩断谢罪……”

玉蝶依旧在甜甜的睡着,嘴角边还含有淡淡的微笑,梨涡淡淡的隐现,样子是那么的恬淡,是那么的纯洁,她那里知道,自己简直就是在地狱中走了一圈。

她更不会知道,正是她的善良和纯洁,天真和无邪打动了这个人的心,她几乎半露着,都保住了清白的身子,这已经就是个奇迹了。

风月微笑着看着,他从没敢这么放肆的望着玉蝶,现在他这么看着,就好似在欣赏一幅完美无缺的艺术品一样,她真是太美了,不但她的脸生的漂亮,而且她的心也是这么的美,她的身材也是那么的美,她晶莹剔透的地方也是那么完美无缺,玉璧无瑕,葡萄就好似梅花一般的可爱,可是那里却是她的最神秘处,他能无意中看到,无意中抚摸到,他这一辈子都知足了。

风月叹了口气,这么完美无缺纯洁无暇的脸上,竟然会有一个这么长这么深的伤疤,当真是可惜的很,虽然这样,可是丝毫也没有影响她的美,虽然有刀疤,可是她还是那么的美!

风月缓缓道:“羞羞,你救醒她吧。”

羞羞嗔道:“你可看够啦?”

风月苦笑道:“我一生一世也看不够,不过,这就已经足够了,我已经很满足了,救醒她吧,我先出去一下,免得她误会我对她不敬,若是那样的话,她一定会很伤心的。”

羞羞气的飞起一脚踢在风月的屁股上,怒骂道:“滚!滚的越远越好,他妈的,你真是变了!”

风月苦笑着摇摇头,默默无言的走了出去。

羞羞长叹一声,暗暗的道:“他变了不好吗?变得重情重义,变成了一个好人,我为什么不开心?我应该开心才对呀,最起码,他不再那么风流,我因该开心才对呀。”

她矛盾万分,叹了口气,给玉蝶三个姑娘分别吃进了一颗药丸,半响玉蝶和卓悠悠三人悠悠醒转。

三个人醒了基本就明白怎么回事了,知道自己中了迷药,玉蝶揉揉头,就觉得头昏昏的,就像喝了酒似的,睁开眼坐了起来。

卓悠悠和凤翙翙也是一样,也坐了起来。

卓悠悠揉揉眼睛,刚好点,立刻拔出霜寒剑,厉声道:“好啊!原来是你下毒害我们!你竟敢害我们,我杀了你!”

她拔出剑来,还没等出手,玉蝶急忙大喝道:“慢着,悠妹,不准胡闹,若是羞羞姐害我们,我们还有命吗?”

卓悠悠怒道:“那她为什么下迷药?”

玉蝶皱眉道:“也许,她有她的原因,而且她是风大哥的朋友,有风大哥在,她怎会害我们呢?”

羞羞暗暗的苦笑,不由得叹道:“玉蝶的确是心地善良,天真无邪,竟然处处为别人找想,唉……难怪风月都被她感动。”

羞羞微笑道:“卓姑娘,不要生气嘛,是我忘记了,误把檀香点燃,我这房间内本来就有幽香的,正好跟檀香味犯冲,人一旦嗅到,就会像喝了酒似的醉倒了,真是抱歉抱歉啦。”

玉蝶什么也记不得,她那里知道,自己的衣服曾经被解开过,自己的胸都露出来过,而且还是男人给她穿好的衣服。

若是她知道,也一定会羞愧的,恐怕也会被感动的,因为一个好色的男人见到她最美的躯体,竟然能把持的住,没将她侮辱,这种男人世上能有几个?

卓悠悠气呼呼的道:“你分明就是故意的,你究竟有什么图谋?”

羞羞冷笑道:“我故意的又如何?我给人治病看伤,不喜欢让别人见到,我迷倒你们,是为了给她看看伤,这怎么了?你没见到,那个死鬼都避开了,就是被我赶走的,我这人就这毛病,不喜欢别人看到我治伤,我就喜欢这么做,就喜欢迷你们玩,怎么样?这里是我的家,我喜欢,我愿意,你管的着吗?”

卓悠悠气的连连跺脚,玉蝶怕悠悠万一真要伤了她,那就不好办了,赶忙过来拉住了悠悠,劝解她。

风月一看也该出来解劝了,万一要是打起来,吃亏的还是玉蝶等人,因为在羞羞的房间内,到处都是迷药,只要一不小心,还是会中了她的道,而且他也不想见到她们任何人出事。

风月叱道:“羞羞,不要吵了,是你不对,你还狡辩什么?

羞羞狠狠瞪了他一眼,使劲掐了他一把,痛的风月一咧嘴,风月赔笑道:“玉蝶,卓姑娘,真是对不起,羞羞气你们毁了她的梅花树,又杀了她的病人,故此才故意的捉弄你们一番,我已经呵斥她了,我带她向你们赔礼了,若是三位姑娘不解气,就请打我吧,我替她谢罪啦。”

玉蝶苦笑道:“原来是这样,唉……是我们不对,毁了羞羞姐姐的梅树,不过,当时悠悠太愤怒了,没有顾忌这么多,还请姐姐原谅。”

卓悠悠气呼呼的道:“姐,你还向她道歉?就算咱们毁坏了她的树,她把咱们迷倒了,也两下清了,哼,喂,看看咱们少了什么东西没,说不定她迷倒咱们,偷走了咱们的东西呢!”

她说着,还真的检查了一下,一看自己的剑在剑鞘,龙珠挂在脖颈上,玉霄送给她的珠子做成的手镯也在,竟然什么都没少,她这才气呼呼的哼了一声。

玉蝶白了她一眼,微笑道:“我这妹妹就是脾气不好,请羞羞姐不要怪罪。”

羞羞摆摆手道:“算了算了,要是她有你一半好,那就好了,要不是你,她死了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凤翙翙也很不高兴,虽然悠悠是毁了她的树,可是她这么做,等于害她们,要是在她们昏倒的时候,杀了她们,那她们是毫无反抗的余地,但一见风月连连道歉,也只好就这么算了。

凤翙翙也不是爱多话的人,这时冷冷的问道:“这件事就这么算了,你说给我姐治伤,现在怎么样了?能不能医治好?”

羞羞冷笑道:“这伤我刚才看过了,她的刀疤,是被毒刀所伤,这种毒名叫腐骨毒,一旦伤了,就会从伤口往外四处腐烂,她的脸没烂掉,就已经是万幸了,谁治好了她的毒?看样子,也挺有本事的,只不过,伤好治,可是伤疤难医。”

凤翙翙道:“是我娘治好了玉蝶姐的腐骨毒,不过,伤疤的确是难医,你有办法吗?”

羞羞叹了口气道:“有是有,唉……不过,这也难医的,有办法也等于没办法。”

卓悠悠气道:“你说来说去,原来是治不了!没用!”

玉蝶斥责道:“悠妹,不可无礼,人家能医好我,是人家的心好,医治不好,没有办法,咱们怎么能强求呢?那有求医强求的?羞羞姐尽了力,治不好,就算了,咱们还是应该谢谢她,毕竟人家尽力了,而且我这伤疤,已经八年了,早就深可到骨,哪里能这么好医的?我早就不抱什么希望了,羞羞姐,多谢你,你费心了。”

风月拉了拉羞羞,叱道:“喂,你不要胡闹,你再好好看看呀,真的没有办法医好吗?”

羞羞气呼呼的踩了他一脚,怒道:“我骗你干什么?有办法也没用,有办法也等于没办法,你明白吗?”

卓悠悠怒道:“什么叫做有办法也叫没办法?你倒是说说看呀!你不说,怎么知道是没办法?”

羞羞冷冷的道:“好吧,我就告诉你们吧,省的某些人以为我藏私,不尽心医治,我之所以说没办法,是因为想要治好这么多年的这个伤疤,需要两种药引子,这两种药引是无论如何都没有办法得到的,所以说难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