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98章 不死族1

第九十八章 不死族1

凌玉霄骑着天马,跟三个师姐往前行来,曲仙儿问道:“喂,咱们去哪里呀?”

凌玉霄道:“去找找我姐姐她们去。

洪袖儿道:“你就别傻啦,一连十几日了,她们又不是傻瓜,大风大雪这么冷的天,能在外面冻着吗?说不定你姐姐跟那个臭悠悠早就离开这里回山了呢,等以后你还是回山找吧。”

凌玉霄苦笑道:“也是,她们说不定以为我回山了呢,所以也回去找我去了,那咱们回家吧。”

楚桂儿嗔道:“回家?你有毛病呀,出来玩玩多不容易,好不容易出来玩玩,这么快就回去?你不是说带我们出来玩的嘛,咱们就在这里到处转转呀,山海经中不是有很多记载的地方吗,看看哪里好玩,咱们挨个找找就是。”

凌玉霄道:“你就知道玩,山海经我又没带,我怎么知道这是那里和那里?而且山海爷爷是按照他自己走的顺序记载的,谁知道他怎么走的,而且就算知道,这么大的地方,你让我去哪里找那些奇奇怪怪的民族?”

楚桂儿道:“那咱们就飞到那,看那好玩,就去玩玩呗,这还不简单嘛?”

凌玉霄苦笑道:“可是……可是师傅师娘他们不担心吗?万一以为咱们出事了,死在大雪崩中了,你说他们不难过和伤心吗?”

曲仙儿重重敲了玉霄一下,笑道:“你傻啊,他们怎么会知道呢?”

凌玉霄道:“几位师兄回去不会说吗?”

楚桂儿吃吃笑道:“看来你真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呀!”

“这怎么讲?”

楚桂儿悠悠道:“这你都不明白?我说,各位师兄知道咱们没回去,一定不会说发生雪崩了,咱们失散了,人呢,都是报喜不报忧的,他们怎么会那么笨,说出来,害我爹爹他们担心受怕的?”

洪袖儿微笑道:“所以我说,各位师兄一定会瞒着,说咱们四处玩去了,过一段时间就会回去了。”

曲仙儿咯咯笑道:“看来,你真是笨呀,换做是你,你会实话实说,害我爹爹他们挂心吗?”

凌玉霄哈哈大笑道:“此屁有理,哈哈,没想到你们跟我这么久,把我的聪明都学走了,不错不错,果真如此。”

“哼,你才是放屁呢,这叫此言有理!”

这三个姑娘还真挺聪明,血红等三人回到山一见玉霄等人没回来,那敢说出来害师傅担心,而且他们也不想四个人有事,于是就说,四个人都在傲人族玩了,他们也是想,过一段时间,玉霄、廉政、仙儿等几人回去,一切就都结束了,万一再要过几个月还没回去,那就证明是真的出事了。

不管是龙女派的人还是天帝山的人,几个人一商量,都是这个主意。

所以说,天帝九子和玉龙九女还真以为这几个失踪的弟子在傲人族处理事情,等办完了事,玩够了再回去,还真是没担什么心。

凌玉霄哈哈笑道:“好吧,看你们这么乖,那咱们就在这里游山玩水玩一阵再说吧,不过,可说好啦,你们也知道,这里是黑山黑水就连人的心都是黑的,万一遇到什么危险,你们再要死翘翘了,那可别怪我啦,万一要是你们被男人哪个哪个那个了,你们可不准哭鼻子,嗨,干脆这样吧,免得你们清白的处女之身万一被别的男人玷污了,干脆便宜给我吧,咱们不如先洞房吧……”

三个姑娘一听这话,一个个臊的脸通红,是又羞又臊又气又恼,曲仙儿气呼呼的上去就重重敲了玉霄好几下,嗔道:“放你的狗臭屁!你敢咒我们死?你还敢欺负我们?你敢跟我们洞……哼,我非要告诉娘,你这么欺负我们,你无赖,流氓……打死你,打死你……”

洪袖儿使劲扭住了他的耳朵,嗔道:“有你这么坏的吗,你混蛋,姐姐,妹妹,回家咱们就告诉爹爹和娘……”

楚桂儿也气的脸通红,使劲捏着玉霄的鼻子,嗔道:“不错,这坏蛋这么欺负咱们,告诉娘,让娘打他……”

凌玉霄嘻嘻笑道:“喂喂喂,我可是好心呀,我是怕你们出危险嘛,所以我勉为其难的跟你们洞房了,顶多娶你们就是了,也好,告诉师傅他们更好,他们这么喜欢我,说不定会尽快安排咱们洞……”

“打他,臭无赖,流氓……”

“对,打,使劲打,他就是欠揍啦……”

三个姑娘好一顿把玉霄收拾,其实心中倒没这么生气,只不过气玉霄把这种事说在明处,令她们羞臊难堪罢了。

这种调戏戏弄的言语要是别的男人说出来,她们早就拔出刀剑来把那些意图欺负她们,言语调戏她们的人杀了,可是玉霄这么说,她们却不生气,因为她们早就习惯了玉霄的胡言乱语,而且她们内心深处,还真想做玉霄的妻子。

凌玉霄连连讨饶道:“不敢啦,不敢啦,我不跟你们洞房了也就是了,你们可别后悔呀,你以为我喜欢跟你们洞房呢?你们三个这么凶,就跟母老虎,母夜叉似的,鬼才喜欢你们呢,就算洞房花烛,我也去找悠悠,才不找你们呢,噢噢噢,你们这么凶嫁不出去啦,噢噢噢……”

三个人又被气到了,又开始收拾追打玉霄。

曲仙儿嗔道:“你说什么?我们怎么凶啦?不准你在我们面前提悠悠,天下间任何女人你都可以洞……就是不准跟她!”

“你说谁是母夜叉?”

“你说谁是母老虎?”

“打他,打这个胡说八道,口无遮拦的坏蛋……”

四个人一彼此捉弄,一互相追逐嬉笑……

黄昏的时候,四个人来到了一处山,刚刚来到这里,四个人就被这座无名的山吸引了。

原来,前面是一处断崖,这处断崖和前面那座山隔着一座大山的距离,下面就是云雾缭绕的深渊,最令人称奇的是,就在这断崖中间,在这四面不着边际的深渊里,竟然还有一座小山挺立在深渊里。

也就是说,这座小山是伫立在两山之间断崖的中间的,真是奇妙无比,让人感叹大自然造物之神奇。

四个人落在了断崖边,望着断崖里,隔着断崖一百多丈远的小山,只见,断崖犹如刀砍斧剁一般的陡立,而那座小山也是一样,也是如此的陡立,犹如被刀斧齐刷刷的在两边把连在断崖的哪一块山体给砍掉了,只留下这个小山孤零零的待在断崖里。

楚桂儿趴在断崖边望着下面的小山,只见下面的小山比断崖稍微矮了百十丈多,就在云雾中隐隐约约,朦朦胧胧的若隐若现,漫天的大雪早就把那陡峭的小山给盖上了一层层白雪,再看那断崖内的那座小山,当真是洁白一片,隐现在云雾中,真是美极了。

楚桂儿哈哈笑道:“真好玩,这座山竟然在断崖里,莫不是当年盘古用斧头给劈开的这么一道鸿沟深渊,把这山隔离起来啦?哈哈,真好玩。”

凌玉霄微笑道:“傻瓜,你真能幻想,其实,这乃是自然灾害罢了,这一定是地震地裂,将这整座山裂开,那座小山才孤零零的在断崖内了。”

曲仙儿笑道:“哈哈,那里不知好不好玩?咱们去哪里玩玩吧?”

洪袖儿道:“喂,你看,我怎么好像看到,山上竟然有屋舍呢?莫非山上还有人居住不成?”

楚桂儿道:“咱们去哪里玩玩去,然后没事了,再下到这个深渊底玩玩,哈哈一定好玩极了。”

凌玉霄皱眉道:“我看咱们还是别去玩了,这里可是蛮荒之地,万一,里面住的人不欢迎咱们,再对咱们下杀手,那岂不是没事找事了?”

楚桂儿咯咯笑道:“怕什么?咱们四个一身的道术,能怕他们这些凡夫俗子?”

洪袖儿道:“就是,咱们只是去玩玩罢了,又不是心怀叵测,就算打起来,咱们也不怕他们。”

曲仙儿道:“就算打起来,咱们顶多飞走就是了,只不过去看看嘛,有什么关系呢?你不去,我们姐妹可去啦?”

凌玉霄道:“好吧,真拿你们没办法,那咱们就去玩玩吧。”

凌玉霄骑着天马带着龙鱼和菁菁鸟,三个姑娘驭手中仙器而飞,就往孤零零断崖中间的那个小山上飞去了。

虽然隔着一百多丈的距离,对普通人来说,是过不去,可是对他们这种会道术的人来说,要过去可是轻而易举的事。

四个人飞到了这与世隔绝的小山上,一个个虽然很喜欢这种奇妙的风景,可是一个个也都加着小心了,谁知道,这小山中有什么危险?

这小山中的风景还真挺不错,怪石,怪木,梅花,松柏,到处是冰雪,宛如一个世外仙境一般!

四个人直接飞到了上空,一看果真有屋舍,那些屋舍都是用松树混合着翠竹搭建而成的,极其的典雅清秀。

四个人落在了那几排隐蔽在林中的屋舍前,不由得是又紧张又好奇。

这里住着什么人?什么人会住在这种地方?

四个人刚刚落在林中,就听一阵犬吠声汪汪的响起,再看从几处屋舍中跳出一条条一丈大小的好似黑熊一般的怪兽!

就见那些怪兽,一个个浑身黑毛,看上去就好似黑熊似的,只是不像黑熊那样可以站着走,那怪物,两只大耳朵,一双熊掌极其的宽大,嘴里的獠牙烁烁发光,叫起来的声音像极了狗,生的也像极了狗,可是却跟狗不同。

凌玉霄不认识这种怪兽,暗暗的道:“这难道是狗?可是不像呀,这是什么东西呢?”

三个姑娘妈呀一声,钻到了玉霄的身后,指了指前面,道:“好凶的怪物,那是什么玩意呀?”

眼见着这几只怪物一叫,又是一些怪物闻声跟着冲了出来,竟然有十几只之多。

凌玉霄微微冷笑,他们四个都身怀道术,哪里能在乎这几只怪物,而且玉霄身边还有龙鱼,又岂会怕这几十只怪兽。

凌玉霄拍拍龙鱼的头道:“龙龙,去,吓吓它们,不过,别咬它们,只要它们不咬咱们就行了。”

龙鱼早就按耐不住了,一看主人发了话,立刻就窜了上去,一声龙啸,再看那像极了黑熊的十几只怪兽一下子就老实了,一个个也不那么凶了,纷纷后退,有的撒腿就跑!

龙鱼更凶,一声龙啸,张开血盆大口,发着威,龙尾不断的来回甩着,丝毫没将这些怪物放在心上。

龙鱼乃是神兽,是天帝神圣才有缘拥有的坐骑,别说是这普通的怪兽,就算是廉政和魏晓晨在黑渊中遇到的九婴恶兽,也不敢惹龙鱼,见到龙鱼也只好退却。

所以,在乾坤葫芦内,就连那么厉害的长蛇,那么厉害的鳄鱼和蜥蜴,秃鹫等凶禽恶兽,一个个都吓得畏首畏尾的,就因为龙鱼是神兽,有神奇的本事,不但能吐火喷水,而且速度是极其的快,上天下地,可谓是无所不能的神兽,所以,任何动物都是惧怕三分。

凌玉霄微笑道:“三位师姐,莫怕,有龙龙在,任何怪兽也会避开的。”

三个姑娘一个个整整衣服,曲仙儿道:“谁……谁怕了?我们可是会道术的,对不对姐妹们?”

“就是,我们怎么会怕呢,真是好笑……”

就在这时,忽听一个苍老的声音喝道:“猎猎们,不得无礼,都退下!”

凌玉霄一惊,暗暗的道:“山海爷爷山海经中曾经有过记载,好像是提过有一种像黑熊的怪兽叫猎猎的,这莫非就是猎猎不成?”

他猜的不错,这些像黑熊又有点像狗的怪兽还真是猎猎。

不过,这些人说的话,凌玉霄等人却没大听明白,因为各个地方都有不同的语言,虽然人类的语言都差不多,可是毕竟也有点区别。

随着一声呵斥,再看屋舍内走出来了十几个苍老的老者,看这样子,这就是这小山上所有的居民了。

虽然那几个老者苍老至极,可是步履却并不那么蹒跚,当真是老当益壮。

四个人就是一愣,真是奇异的很了。

原来,这些人不但穿的奇怪,而且生的也怪。

就见这些人,大多是穿着兽皮做成的衣服,就见这些人,一个个白发苍苍,满脸皱纹,也不知有多老了,这些人脸色漆黑,嘴里连牙都没有了,最令人奇怪的是,这些人脖颈上都挂着一串发黄的东西,仔细一看,竟然像是牙齿。

三个姑娘简直都要作呕了,她们没想到这么美的小山,竟然会住着这些老的掉渣的奇丑老者,一个个简直是出乎意之外。

难道人老了真的这么恶心吗?真的这么难看吗?

三个姑娘心中不好受,一想到将来自己老了,也变成这副尊容,一个个心中就发酸伤心,青春常驻,美丽的容颜,谁不想拥有?谁又想变老?

曲仙儿小声道:“咦,好恶心呀。”

凌玉霄微笑道:“恶心什么?你老了后,也会成这副模样的。”

曲仙儿嗔道:“你胡说,我才不会变老呢,我就算死,也都这么年轻的,也都这么漂亮的。”

凌玉霄哈哈笑道:“这个,你恐怕说的不算。”

“你,哼……”

凌玉霄不理曲仙儿,下了天马,走上几步抱拳道:“在下等四人过贵国,乃是过来游山玩水,并无什么恶意,还请各位不要误会。”

十几个老者纷纷交头接耳,凌玉霄数了数,这里竟然有十九个老者,一个个都是老的掉了渣了,黑黝黝的,丑陋难看至极。

一个老者嘻嘻一笑,这一笑简直比哭还难看,因为他这一笑,嘴里是什么都没有,哪里能好看。

那老者听明白了玉霄的话,笑道:“噢,原来是这样呀,那啥,俺们这疙瘩很少有人来的,请问小哥贵姓大名呐,是怎么过来这万丈山崖的?”

凌玉霄大体还能听明白这些话,抱拳笑道:“在下凌玉霄,这几位是我的师姐,我们是游山玩水来的,老爷爷请看,我这有天马,当然是飞过来的了。”

“喔,这就是天马呐,真是见识啦,俺们也听说过,这个若是没猜错的话,这凶恶的东西是龙鱼吧,哎呀,俺的那个天呐,这龙鱼俺好像见过。”

“咦,那不是菁菁鸟嘛,菁菁,是菁菁呀!”

菁菁鸟似乎也认出了这地方,落在玉霄肩头上呱呱叫道:“呱呱,这里我认识,我跟爷爷来过这里,这里应该叫……不死山!”

凌玉霄失声道:“不死山?莫非这里是不死国?”

“哈哈,我们这疙瘩正是不死国,我们都是不死族的人呐,我想起来了,二十多年前,有一个老头就带着这个菁菁鸟,来到我们这,那人说,自己叫山海老人,正在写一部山海经的游记,这只菁菁鸟就是他的吧?”

凌玉霄笑了,道:“哈哈,原来是这么回事,这里就是不死族呀,这里就是不死山呀,没想到我们误打误撞竟然来到这里了。”

“贵,快往里请,既然你们是山海老人的朋友,那大家都是熟人,那就是朋友啦,对了,山海老头呢?”

凌玉霄叹道:“山海爷爷去世了,临死的时候,把菁菁和龙鱼送给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