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98章 不死族2

第九十八章 不死族2

“喔,原来是这样,唉……人怎能不死?当年他要是不吃我们的那个不死树的果实,恐怕他早就死了,他吃了我们的果实,还可以再活十五年,不过,十五年之后,要必须再吃才行,否则,就会死啦。

曲仙儿哈哈笑道:“哇,不死族呀,那能给我们吃点不死果吗?我们就可以长生不老啦。”

楚桂儿拍手叫道:“好呀,长生不老好极了,好耶……”

“当然没问题了,既然咱们是朋友,那就没问题了,不过,你们还都年轻,用不着吃,等老了再吃也不迟。”

凌玉霄笑道:“老爷爷,你们贵姓呀?”

“我们不死国的人都姓阿,我们活的时间太久了,早就忘了自己叫什么了,你就叫我阿伯伯就是了。”

曲仙儿笑道:“阿伯伯,那您老高寿呀?”

阿伯伯道:“我啊,还小呢,今年俺要是没记错的话,俺应该一千多岁了。”

四个人一起失声惊叫,一千岁,这人竟然说自己一千岁了!

洪袖儿道:“啊!这……真的假的呀?人能活一百多岁就不错了,平常人,六十岁就死了,你怎么能活一千岁?”

楚桂儿道:“就是啊,就连我们祖师都才活了二百多岁,您能活一千岁?吹牛吧?”

曲仙儿道:“是呀,我们修道之人,可谓是能长寿一些,普通人,只能活个五六十岁,人活七十都古来稀的,不过,我们修道之人,也活不了这么久呀。”

的的确确,那个时代,医术差,生存条件和差,生活质量也差,所以种种因素,人类的寿命当然短,平常人也就是活到五十来岁,就基本老的不成样就死了,而长寿的人,活到六七十岁的人,可谓是少之又少的,故此才有那句人活七十古来稀的俗语了。

阿伯伯微笑道:“没有骗你们,俺真的一千多岁了,俺是这里的族长,俺族民中还有比俺岁数大的,那位是俺的老爷爷,是俺们不死族岁数最大的,他呢,活了一千五百多岁了,俺们之所以能活这么久,都是因为俺们吃了不死树的果实呀,这你明白了吗?”

“啊,真有不死树呀?”

阿伯伯笑道:“当然有了,来来来,孩子们,既然你们不是外人,也就是俺们的人,快,里面请,咱们慢慢叙谈吧。”

四个人被让进了那些屋舍内,只见屋舍内极其的简单,没有炉火,只有一张硬木床,**铺着兽皮,腥臊恶臭,味道极其不好闻,一个木桌子,桌子上摆着清水,由于屋内太冷,清水都结成了冰了,幸好四个人都不怕冷,冷对他们来说,是很舒服的感觉。

曲仙儿皱眉道:“伯伯,你们不生炉火,也不冷吗?”

阿伯伯让他们四个坐下,那十几个不死族的人也都跟了进来,这些老人似乎很喜欢说说话,一见到来了这么多可爱漂亮的小姑娘,一个个似乎都来了兴趣。

这些苍老的老人就围着四个人,就好似见新鲜动物一样,也许,他们都太老了,见到这么多年轻的孩子,想起了自己青春年少时,故此是十分的亲切。

阿伯伯呵呵笑道:“俺们不会冷的,俺们是不死之身,只要没遇到什么危害,头不被打碎,是死不了的。”

曲仙儿问道:“那……那你们都吃什么呀?”

阿伯伯道:“唉……俺们的牙齿早就掉光了,什么也不能吃了,就算不吃,都没事,不过,俺们有时候就吃点树叶,吃不死树的叶子,这长生不老是不错,不死树叶很神奇,你看看俺们,眼睛虽然有点花了,可是还不大要紧,耳朵虽然有点背,可是还没聋,只是可惜的很,俺们青春年少英俊容貌却留不住啊!”

一个老头接道:“是呀,这世上有一种可以让青春永驻的树,名叫青春常驻不老树,假如吃了这种树上结成的珍珠果的果实,一生就不会老,比如说,你二十岁吃的青春常驻不老珍珠果,那你活到一百多,也是二十岁的模样,头发不会变白,牙齿不会掉光,满脸也不会生皱纹,假如俺们不死族找到青春常驻不老树,早点吃下去,那俺们既可以长生不老,也可以青春常驻了,那可就是太好了,只可惜,我们找不到,只能像现在这样,不死,但无法不变老。HTTp://”

三个姑娘来了兴趣,一听世上竟然有这种永保青春可以不老的青春常驻不老树,当真是惊喜的很。

楚桂儿道:“哇,那咱们要是找到了青春常驻不老树,然后再吃了不死树的果实,那咱们岂不是可以长生不死,又可以这么美丽漂亮吗?哇塞,真是太好了……”

洪袖儿道:“就是,若是长生不死,都老成这么难看的话,就算不死,又有什么开心的,若是人可以不老,到死都保持着青春,没有皱纹,头发不会变白,那比不死都好呢。”

曲仙儿道:“喂,各位爷爷,那……这种树哪里有呢?”

阿伯伯苦笑道:“傻丫头,我们要是知道哪里有,不早去找了吗?还用变得这么老吗?这种珍珠果,可以美容养颜,若是混合了人鱼的眼泪涂抹在皮肤上,可以使皮肤重生,就算以前有皱纹,那也可以祛除掉的,当真是神奇的很,所以说,青春常驻不老树和我们不死族的不死树都是天下间最神奇的一种树。”

凌玉霄的心一动,一听可以使皮肤重生,不由得想起了姐姐玉蝶脸上的疤痕,他看到过姐姐脸上的疤痕,早就暗暗的发誓,一定要找到医治的药方,帮姐姐恢复青春容颜,祛除那道伤疤。

若是用青春常驻不老树的珍珠果混合人鱼的泪,能不能祛除疤痕呢?

凌玉霄急忙问道:“各位爷爷,霄儿有件事要向各位爷爷请教。”

“孩子,有话就说吧。”

凌玉霄道:“爷爷,我姐姐脸上幼年时被贼人用毒刀划伤了,留下一道很深很长的疤痕,一直无法祛除,请问,用什么可以医治这种伤疤呢?”

阿伯伯沉吟片刻道:“要想祛除毒刀所留下的伤疤,是很难的,天下间能使腐肉重生的药物,基本是没有,不过,若是能找到人鱼泪混合青春常驻珍珠果捣碎,然后涂抹在伤痕上,也许,是可以祛除的,不过,真是太难了……”

凌玉霄眼前一亮,高兴的道:“真的呀?真是太好了,那我就去找青春常驻树,再去找人鱼的泪,咦,什么是人鱼的泪?”

阿伯伯道:“人鱼就是人鱼族,人鱼族的人都是女人,故此称为美人鱼,美人鱼的泪水是最珍贵最洁净的,只有用美人鱼的眼泪,加上青春常驻珍珠果的汁液,还要用无根的露水,这样,这种药涂抹在伤疤上,就可以完全根除了,可以使腐坏的皮肉重生了。”

另一个老者道:“不过呢,这是传说中的药方,有没有用,灵不灵谁也不知道,而且,想要找到这两样东西真是太难了。”

凌玉霄追问道:“那哪里可以找到呢?”

阿伯伯苦笑道:“我们也不知道呀,只是我们活得久,知道的事情多点罢了,不过,我可以告诉你,美人鱼是生活在大海里的,就只有这个线索,不过,大海捞针,想要找美人鱼那有这么容易的。”

凌玉霄暗暗的记在心中,暗暗的道:“不管怎样,我都要试试,只要能给姐姐治好伤疤,就是再难我也要去找找。”

他那里知道,这个药方虽然是真的,可是却极其的难找,玉蝶也知道了这个药方了,因为这个药方,妙手仙子羞羞也曾说过,他们说的竟然是不谋而合。

几个人又谈了几句话,楚桂儿好奇的很,指着这些老者脖子上挂着的黄色的好似牙齿一般一颗颗黄豆大小的东西,笑嘻嘻的问道:“伯伯,你们脖子上都挂的是什么啊?”

阿伯伯笑道:“哦,你是说这个呀,是我们的牙齿呀。”

三个姑娘一起失声道:“啊,牙齿?”

阿伯伯微笑道:“是呀,我们老了,牙齿也都脱落了,但牙齿我们舍不得丢,因为这毕竟是我们的东西,所以,我们每每掉了一颗牙齿就穿在一起,久而久之,牙齿都掉了,我们就把牙齿穿在一起当作项链戴着,做永久的纪念了。”

三个姑娘一阵阵的恶心,这些人竟然戴着自己脱落的牙齿当作项链!这简直骇人听闻,也是令人作呕,她们转过头只好勉强不去想不去看这些恶心的东西。

凌玉霄问道:“那……那你们不死国其余的人呢?”

阿伯伯叹了口气道:“唉,我们不死族本来共有三十三个人,只是可惜,二十多年前,发生了一场大地震,于是大地裂开了,本来,俺们这小山离着前面的断崖只有十几丈的,俺们搭了个小桥就可以走出去,可是自从发生了那次地裂,俺们这不死山就孤悬在断崖中间了,是上不着天,下不着地了,就算想出去走走都不能了。”

“那十四个人,不甚跌入了万丈山崖下,已经被砸的粉身碎骨一命呜呼了。”

凌玉霄叹道:“哦,原来如此……”

阿伯伯微笑道:“不过也不必难过,他们都基本一千多岁了,就算死了,也不冤了。”

曲仙儿问道:“那……那你们这里没有女人吗?”

阿伯伯微笑道:“有啊,当然有女人了,我们现在这里活着的还有两个女人来,那,她就是女人,她也是……”

一听曲仙儿问,有两个黑黝黝的老人站了起来,笑呵呵的道:“小姑娘,我们姐俩是女人。”

“唉……我们曾经也像你们这么年轻过,只是可惜,人都会变老的,唉……”

四个人吃惊的望着那两个白发苍苍的老者,就见那两个老者果真是不同,其余的老者都长着白胡子,而只有这两个没有胡子,而且不同的是,这两个老者,赤着上半身,根本就没穿衣服,但没穿衣服也看不出是女人来。

可四个人仔细一看,这才确定是女子,因为仔细一看,就见那两个赤着上半身的人,胸有一团干瘪的,干瘪黝黑,大约只有包子那般大小了,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这竟然是女子的,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两个剥了皮的鸭蛋。

三个姑娘吓得失声惊叫,曲仙儿失声道:“你……你们是女子?怎么变成这样了?”

那个老者苦笑道:“我都一千多岁啦,是老成这样的,其实,俺的年轻时像你们一样的漂亮,一样的大,一样的丰满,只是老了,越来越缩小干瘪,渐渐的,白净的皮肤也成了黑的了,于是就成了这模样了,这有什么奇怪的?”

阿伯伯笑道:“这位是美婆婆,她年轻时,可是大美人呢,俺们最喜欢看她的胸,摸她的胸玩了,她的脸年轻时不会比你们逊色,甚至比你们还美呢,这位是人婆婆,她也是大美人呢……”

“不错,不错,她们俩合起来,就是美人,也是我们不死国唯一的两个女子了,本来我们不死族有十个女子的,只可惜地裂不幸死了八个,我们虽然老的不行了,可是心里还是想摸摸美人,没事的时候,我们就摸摸美人漂亮丰满的胸,那可真是一种享受呀……”

四个人听了简直都要吐了,楚桂儿脸色惨白,失声道:“难道我们老了,我们的胸……也,也会变成这样?”

美婆婆微笑道:“傻孩子,咱们女人老了,缩水,不再那么样,也变黑,这都是正常的呀,等你们老了,你们美丽的这个也会变成我们这样的……”

三个姑娘齐声惊叫,简直不相信眼前的事是真的。

难道人老真的这么可怕吗?

她们这么爱美,她们也长得这么美,可若是变成这么一副可怕的模样,那简直比死了都恐怖!

她们没事的时候,就喜欢照镜子,欣赏自己倾国倾城青春的容颜,她们脱衣服睡觉的时候,总会欣赏这一件完美无缺的艺术品,可是,一旦属于自己这些最美的东西都变得如此的丑陋和可怖,那该是多么的令人恐怖啊!那简直是一场噩梦!

但人生就是这种噩梦,迟早有一天,噩梦总会降临的,谁又能逃避的了?

到了衰老的那一天,曾经英俊的少年,满头苍白的头发,满脸皱纹,曾经坚挺的脊背,也弯了,步履也蹒跚了,曾经倾国倾城的美人,容颜消退,换成了一个苍老龌龊的容颜,满脸皱纹成堆,洁白的皮肤也变黑了,脸上手上都是老人斑,那个也变成了一对干瘪的‘东西’挂在前,那个也漆黑如墨,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的可怕!

难道这就是人老去的模样吗?

难道真的不能改变这一切恐怖至极的悲剧吗?

她们都是这么的美丽,都是这么的爱美,她们宁愿死,也不想看到将来有一天变得像眼前这两个老女人这般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

她们宁愿死,也不想变成这模样,更不想自己变老!

原来衰老,是如此的可怕!

那简直比死都要可怕!

她们宁愿选择青春常驻的死去,也不想看到自己老去那可怕的模样!

但人又能如何?

人不能左右自己的生与死,也不能主宰自己不能老去,生命岂不是很可悲,可怜的生命啊!

生命难道真的注定要做天地生生世世的玩偶?

第九十九章愿望

特此声明:

(吗了个巴子,在天朝,女人不长‘馒头’,男人和女人不能谈恋爱,不能用形容词,最好是没有女人,自此之后,凡是女人身上的东西,用东东代替了,至于描写,只能带过了,既然这样,那你他娘的发明词语做什么用的,如果‘○流潇洒’的词语,风加流字也是违禁的话,逍遥的词语都违法的话,他娘的能说什么?难不成形容日本鬼子的‘女加干’,‘三点水加某某’掳掠,形容这些畜生的行为,难道的也算违法,我×你个○,丢你老母,满清的文字狱开始了,天朝的文化大‘造反’开始了,抱歉,革命还他娘的禁止,一个国家最可怕的就是不敢面对过去的错误,总要他吗的遮盖,若写小说,因为几个词语被抓去做狱,我只能说,伟大的祖国,你再要这么瞎搞胡搞下去,只会更加‘上隋下土’落,祖国啊,母亲,你让我用什么来爱你!)

人生最可怕的不是死,而是衰老,因为死的时候,你已经没感觉了,所以不可怕,可是衰老,却是一天一天的衰老,眼见着自己青春慢慢的消退,代之而来的是可怕的苍苍白发,鸡皮一般的皱纹……

等你变老的时候,看一看自己老的模样,那是一种什么心情?

三个姑娘一个个呆了半响,忽然间放声痛哭,哭的是那么伤心!

眼前这些老人,一个个虽然是长生不死,可是却是那么的丑陋,难道自己老了后,雪白充满着弹性的皮肤,也会变成鸡皮一样的斑斑黑肤吗?难道自己老了后,也是这么的肮脏,令人作呕的模样吗?难道自己老了后,曾经那最吸引男人的‘东东’,也会变成一堆干瘪萎缩难看至极的吗?

女人年轻时,那两个‘玉峰’是如此的美丽,可是一旦老去,等这美丽的东西萎缩后,竟然是那么的令人恶心!

三个姑娘都是极其爱美的女子,一见到这种凄惨的模样,一个个止不住感伤,开始哭泣起来。

她们被未来吓到了,她们被残酷的现实吓到了,也被眼前的一切吓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