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99章 愿望1

第九十九章 愿望1

楚桂儿也失声痛哭,哭叫道:“走开,走开啦……”

她们的手干枯,黑黝黝的,满是老人斑,就好似鸡皮一般的模样,这是人的手吗?这怎么能是女人的手?若是被这么一双手碰到她们自己,她们简直都想呕吐,所以,她们才不住的大叫,其实还是内心中爱美的心在作怪。

两个老婆婆十分的尴尬,但她们都一千多岁了,哪里能跟个孩子计较这些,而且这三个女孩子还哭的这么伤心,她们也明白了,是自己的怪模样吓坏了三个小姑娘。

凌玉霄知道她们为什么哭泣,走上前来,轻轻的替这个擦擦泪水,替那个擦擦泪水。

三个姑娘好似见到了亲人一人,哇的一声哭的更厉害了,三个人都抱住了玉霄,呜呜呜的直哭。

曲仙儿哭的最伤心,痛哭道:“霄哥哥,我不想变老,我不想老呀,就算能长生不死,要是老成这种模样,我宁愿去死,我不想老呀,呜呜呜……”

洪袖儿也哭道:“若是这么难看,活着又有什么意?长生不老又有什么意?”

楚桂儿抱着玉霄的手臂也哭道:“咱们能不能不老,能不能不死呀,我不想看到爹爹和娘他们变老,我不想看到爹爹和娘老死,我也不想自己老,咱们都不要死,不要死呀,咱们要永远在一起不分离……”

凌玉霄也落下了泪,长叹道:“三位师姐,唉……生老病死,乃是人无法逃脱的事,咱们也无可奈何,等咱们老的那一天,还有好久好久,你们放心,我一定在你们没变老之前,找到青春常驻不老珍珠树,然后再问几位老爷爷要不死树的果实,那咱们既可以不变老,又可以永远的不死了,那咱们就可以永远的在一起了。”

“真的?咱们真的能找到么?”

凌玉霄用力的点点头道:“能,一定能!就算找一辈子,我也要为你们找到青春永驻长生不老的药!”

三个姑娘破涕而笑,曲仙儿轻轻的在玉霄的脸颊上亲了一口,红着脸道:“霄哥哥,你真好……”

三个姑娘自小一高兴,就这么亲吻父母表示谢意,早就习惯了,虽然很少亲吻玉霄,但是这种吻,还是有过。

玉霄早就习以为常了,虽然三个姑娘大了,可是在他眼中,还是跟可爱的小姑娘没什么区别。

洪袖儿在他另外一半的脸颊上也亲了一口,柔声道:“赏给你的,说话算数,不准耍赖。”

楚桂儿红着脸,一看二位姐姐都送了香吻表示感激和喜悦,她当然也不例外,而且三个人都是一体的,总是这么样,一个亲吻,另一个跟上。

楚桂儿刚想在玉霄的额头上亲一下,凌玉霄微笑着道:“慢慢慢,小师姐,你总是最后亲我,还总是亲我额头,你真是太吃亏了,这样吧,让你换个地方吧,来来来,亲我的嘴,便宜你了……”

“你无赖,嘴是能随便亲的吗,讨厌,不亲你啦……”

凌玉霄哈哈笑着,一把抱住楚桂儿的头,没等她亲自己,他亲在了楚桂儿的香唇上,然后哈哈笑道:“你不亲我,我亲你,反正都是一样的,哈哈哈……”

楚桂儿羞的脸通红,虽然三个姑娘早就习惯了他的胡闹,可是亲吻脸颊的事有过,亲吻嘴唇的事可一次都没有过的事,她如何能不羞臊,而且还有这么多人看着。

楚桂儿红着脸,气的扬起粉拳就捶打玉霄,嗔道:“你坏,你无赖,你占人家便宜,你流氓,你欺负我……”

凌玉霄嘻嘻笑着,故意道:“噢,那怎么办的?你吃亏了呀?好吧,为了不让你吃亏,这样吧,刚才我亲了你一口,你就亲我嘴两口,算是惩罚我,再占我的便宜,把这便宜占回去,这样不就不吃亏了嘛?哈哈哈,来吧……”

他将嘴往前一递,笑眯眯的说着,楚桂儿气的无言以对,脸红的像个大苹果,嗔怒着使劲呸了他一口。

就连那十几个老者都禁不住的笑了,他们万没想到这少年竟然这么顽皮。

玉霄亲了她一口,可若是她再要亲回来,反而是更吃亏了,而且一个姑娘家,哪里能大庭广众,众目睽睽的去跟他亲嘴呢?

他这么做,如何能不把众人逗笑了。

其实玉霄也是看三个姑娘这么伤心,故意的逗她们开心开心,让她们忘记不该伤心的事罢了。

曲仙儿和洪袖儿也吃吃直笑,曲仙儿嗔道:“你真是无赖透顶,亲……嘴是随便的吗?哼……”

洪袖儿道:“有你这么坏的吗,我们亲你额头脸颊可以,因为咱们是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可是你怎么能亲桂儿的嘴巴呢,你混蛋透顶……”

凌玉霄哈哈笑道:“噢,我明白了,原来二位师姐是吃醋了呀,原来是这么回事呀,我既然亲了桂儿小嘴一口,怎能厚此薄彼呢,这样吧,免得你们吃醋,我一人亲你们小嘴一下也就是了,虽然你们没刷牙,嘴巴好臭,不过,谁叫咱们这么要好了,我就勉为其难的做一次吧。”

他说着,不等二位姑娘反应和反抗,飞快的抱住曲仙儿在她的嘴上亲了一口,然后顺手又抱住了洪袖儿又在她的小嘴上亲了一口,然后是飞身就跑,边跑边哈哈笑道:“噢噢噢,你们三个被我亲啦,嫁不出去啦,初吻被我抢走啦,噢噢噢,只能嫁给我这个穷小子啦,噢噢噢噢……”

其实,以曲仙儿和洪袖儿的本事要想不被他亲吻到,还是避得开的,但是,她们能避开却打心底不想避开,因为她们自己也想尝尝跟玉霄亲嘴的味道是什么滋味。

故此,两个姑娘装作没避开,双手乱拍打他,但却闭上眼睛让他亲了一下。

三个姑娘羞的满面通红,但心中却甜丝丝的,就觉得小嘴上还残留着玉霄的气息,一个个不由得轻轻摸摸小嘴,心里乐开了花,但玉霄这么胡闹,她们如何能放过。

就算是做做样子,装一下女子的矜持也是必须要做的,所以,三个姑娘红着脸,连连跺脚,在后面就追打玉霄,四个人又追又闹,刚才对未来的伤心和担心,一时间就被玉霄给搞的烟消云散了。

这也许就是她们三人最喜欢玉霄的地方,因为玉霄每当她们不开心的时候,总是会逗她们玩,让她们是又羞又气,又被气的啼笑皆非,一时间,什么烦恼都忘记了。

她们跟玉霄在一起,从不会不快乐,因为玉霄总是有办法能令她们开心快乐,所以,这么多年来,她们生命中几乎已经离不开玉霄了,在她们眼中,玉霄不但是她们的朋友、兄弟、知己,也是她们的亲人和心中倾慕的男人了。

十九个一千多岁的老人,活了这么多年,也没见到玉霄这么既大胆,又淘气,既无赖,又可爱的孩子,一个个是捧腹大笑,千年了,他们都没这么开心过。

三个姑娘在后连骂带追,这个道:“你站住,臭流氓……”

“无赖,你给我站住……”

“追到你,好好收拾你,臭无赖,臭嘴好臭,你刷牙了没……”

凌玉霄哈哈笑着,大笑道:“哈哈,三位小妹妹,你们的嘴巴真的好香呀,味道真不错,尤其是桂儿的嘴巴,还有一股奶味呢,哈哈……喂,三位小妹妹,这样吧,你们追到我,我娶你们做媳妇好不好?来,我不跑啦,谁过来第一个抓住我,碰到我,我就娶她做大老婆,来得慢的,就排号来了,就变成二和三了,桂儿,你快点,你什么事都是在后面,你要是做我大老婆,那欺负你的两师姐,见到你就叫你大姐姐啦,这可是便宜事呢,快来抓我呀……”

楚桂儿就算有这个心,可是玉霄说明了,她哪里能真的过去,她要是过去,一定会被玉霄笑她,也把两个姐姐得罪了,她这么聪明哪里能做这蠢事。

三个姑娘互相看看,还不敢上去抓他,因为他说了,谁抓到他,就娶谁做小媳妇,虽然她们都有心要做他的妻子,可是这么胡闹顽皮,她们也不能厚着脸皮去抓他,那无形中就等于承认做他的媳妇了。

三个人是气的连连跺脚,一个个脸色通红,但心里是又甜又美。

曲仙儿刚要骂他,就听玉霄笑道:“喂,谁骂我可是爱我呀,谁打我就是亲我,谁碰到我,就是想让我娶她做小媳妇,你们看着办吧,是亲我,还是爱我,还是直接嫁给我呢?摆在你们面前有三条呀,第一,打我,就是亲我,第二,骂我就是爱我,第三,过来抓我,就是要嫁给我,你们说怎么办吧……”

楚桂儿嗔道:“二位姐姐,这臭小子太可恶啦!”

曲仙儿苦着脸道:“咱们也不能打他,也不能骂他,还不能……”

楚桂儿道:“这简单,咱们用雪球砸他,砸死他,这咱们可没碰到他吧,雪球碰到他啦,就叫他娶雪球吧,嘻嘻……”

洪袖儿吃吃笑道:“这个主意好,姐妹们,打呀,打无赖呀……”

三个人咯咯笑着,一个个抓起冰雪捏成雪球就朝着玉霄打去,打的玉霄满是都是雪,玉霄赶忙摆摆手道:“我还没说完呢,谁用雪球打我……”

楚桂儿吃吃笑道:“你说晚啦,要是用雪球打你你还有话说,那我们姐妹不妨换石头砸你,你看着办吧。”

凌玉霄喃喃道:“呀,那还是用雪球打我吧,真要换石头,还不如雪球了,当我没说吧,谁用雪球打我,谁是好女人,这你们满意了吧?谁用石头砸我,谁是小狗……”

三个姑娘哪里舍得用石头砸他,只不过也是捉弄他玩玩。

凌玉霄也不示弱,也抓起雪球朝着三个姑娘打去,四个人就这么在厚厚的积雪地上打起了雪仗,玩的是不亦乐乎。

四个人玩了好一会,直到玉霄讨饶,三个姑娘这才咯咯笑着停了下来,玉霄身上已经都是雪花了,三个姑娘也是一身是雪,不过,四个人都不怕冷。

四个人在这种冰天雪地里打雪仗也玩了不是一日了,在好妙族没事的时候,四个人就彼此嬉闹,然后堆雪人玩。

十几个不死族的老人,早就被四个孩子吸引了,一个个觉得好久没这么开心过了,看到四个孩子这么顽皮嬉闹,他们好像也想起了一千年前自己年轻的时候了,有的笑着笑着,竟然也哭泣了起来。

四个人不知怎么回事,一看这些老人哭了,不由得也不闹了,曲仙儿面带愧意的道:“美婆婆,人婆婆,阿伯伯,你们别哭呀,都是我们三个不懂事,刚刚说话害你们不高兴了,我们不是故意说你们难看的,真的,真是对不起……”

“对不起啦,我们姐妹错了。”

美婆婆微笑道:“傻孩子,我们怎么能生你们的气呢?婆婆是想起了我们年轻时候的事啦,唉……岁月如水,弹指一挥间,就过了千年,可历历往事,犹如昨日,唉……年轻真好……”

“可不是嘛,不知不觉中,竟然过了千年,唉……”

“婆婆,你们别哭啦,这样吧,我们请你们吃糖啊……”

楚桂儿高高兴兴的拿出买的糖果,三个姑娘最喜欢零食,只要出来,会买一大堆的糖果带在上吃,直到现在,几个人身上的糖果糕点,至今还没吃完,平常的时候,三个人也不带着,就放到玉霄的乾坤袋内,不过,吃完了,就拿出一些来,放在自己身上,以便于方便的时候吃。

美婆婆眼中含着泪花,颤声道:“糖?唉……自从我五百岁那一年吃过一块,已经五百多年了,再也没吃过了,只可惜,我没有了牙了……”

楚桂儿嘻嘻笑道:“不用牙也行呀,就含在嘴里,可甜了,你们吃吧。”

她一蹦一跳的,亲手把这些糖果一个老人分了一块,然后剥开一块糖给美婆婆和人婆婆亲手给这两个老女人塞进了嘴里。

十九个老人一个个含着甜甜的冰糖,一个个是热泪盈眶。

美婆婆苦笑道:“好孩子,你们都是好孩子,只是婆婆们什么都没有,也无法请你们吃什么。”

曲仙儿咯咯笑道:“我们什么都有,多谢啦,各位婆婆难道真的不用吃东西吗?”

美婆婆道:“吃还是要吃的,不过,我们没牙齿了,没办法,只好每天吃几片树叶,你看看这里的树,这些树叶,就是我们吃的,还有这些梅花,我们呢,除了吃树叶,就只能吃梅花了。”

“不过,我们就算不吃东西,都不会死,也不会饿了,因为我们早成了不死身了。”

曲仙儿道:“这些就是不死树吗?”

美婆婆摇摇头笑道:“不是不是,不死树,我们这里就只有两株,这两株不死树,也都有好几千年了,那,你们看,看那边,看到两棵大树了没,那两棵黑黑的大树,树上满是黑叶子的就是不死树。”

几个人望去,就在十几丈不远处,两株参天大树,一株一个人勉强能抱过来,不过,树却并不太高,就好似两株枣树一般。

更好玩的是,如今,不死树果实成熟了,黑中带紫的树叶,黑乎乎的果实,就好似黑枣那般的模样,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枣树。

四个人来到不死树前,新奇的看着,楚桂儿伸手就要去摘一粒果实,刚想放到嘴里尝尝什么滋味。

“哇,那就是不死树呀,婆婆,不死树的叶子是什么味道呀?能给我们两片也尝尝吗?这黑枣好吃吗?我吃一粒吧。”

还没等她吃掉这不死果,美婆婆和人婆婆赶忙拦住了,连声道:“不可,不可,不可以吃呀!千万别吃,吃了就坏了!有毒!”

楚桂儿不敢吃了,手中拿着那个黑乎乎的如同珍珠小枣那么大小的果实,嗔道:“哼,那么大的树,这么多叶子,我们就吃一片,就吃一粒果实,都不给,小气鬼……”

美婆婆苦笑着轻轻摸摸楚桂儿的青丝,和蔼的道:“傻孩子,你们这么可爱,婆婆爷爷们怎能舍不得给你们吃呢?只不过,你们年轻不能吃的,若是吃了,会害了你们的。”

洪袖儿道:“哦?吃几片叶子吃几粒黑珍珠果也能害人吗?”

美婆婆微笑道:“唉,你们是好孩子,我们怎忍心害你们?不瞒你们说,只要吃了不死树的叶子和果实,从此之后,就不能再生孩子了,生孩子懂吗?就是成了亲之后,也无法生孩子了,因为不死树的果实可以令人丧失了生育功能,否则,我们不死族为什么只有这几个人呢?原因就是如此了。”

三个姑娘也不是小孩子了,哪里能不明白生孩子是怎么回事。

三个姑娘一起失声道:“啊,原来这样……”

楚桂儿吓得就像丢毒蝎子一般的妈呀一声就把黑珍珠果丢在了地上,急忙抓起一把把冰雪擦着手。

曲仙儿苦笑道:“幸好我们没吃,要是吃了,成亲后,生……”

凌玉霄却哈哈笑道:“三位师姐,没事的,你们就吃吧,生不出孩子也没事,我也娶你们做媳妇,不是还有悠悠的嘛,就叫悠悠替我生孩子,你们呢,不必给我生孩子了……”

“臭玉霄!你!你无赖……谁给你生孩子!”

“臭流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