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99章 愿望2

第九十九章 愿望2

三个气的又羞红了脸,又过来打玉霄,凌玉霄笑道:“喂喂,既然你们不想给我生孩子,那你们就去吃吧。

“我们才不吃呢,凭什么……”

凌玉霄哈哈笑道:“吃了就可以长生不老了,你们不想吗?哦,我知道了,你们一定是想给我生孩子,所以才不吃不死树的黑珍珠果呢,对不对呀,哎呀,真是我的三位好师姐呀,噢,不不不,是我三个好媳妇呀,这样吧,仙儿你呢,就给我生两个大胖娃娃,袖儿你呢,就给我生一男一女龙凤宝宝,桂儿你呢,你就给我生五男五女,生他一窝,哈哈,我们凌家有后啦,我爹爹和娘要是知道,这么多孙子,该是多高兴呀,哈哈哈……”

“你无赖死啦!谁给你生孩子,我生你个大头鬼!”

“谁做你媳妇?你少臭美啦……”

“你以为我母猪呢,给你生这么多?生一个都……呀,一个也不给你生!”

楚桂儿差点就说,我给你生一个就不错了,但一想,这么一说,岂不是承认做他媳妇给他生孩子了,岂不是吃了大亏了,立刻停住,气的脸臊的通红,不再说话,也跟二位姐姐一起收拾玉霄。

他这么胡言乱语,三个姑娘哪里能受得了,一个个羞的脸红透了,这个上去咬玉霄,那个上去掐玉霄。

十几个老者也是被逗的啼笑皆非,玉霄简直也太逗人了,而且是什么都敢说,这种事他都能玩笑。

三个姑娘还都是未经人事的处女,他却扯到生孩子的事上了,三个姑娘简直被气坏了,好一顿把玉霄收拾。

凌玉霄笑道:“喂喂,那你们决定不给我生啦?那我可找悠悠给我生宝宝了,你们可别后悔。”

曲仙儿臊的都快哭了,嗔道:“你还说,你就爱欺负人,呜呜呜,不理你啦,你不是好人……”

洪袖儿嗔道:“滚开,臭无赖,总是这么欺负我们……”

楚桂儿气呼呼的坐在了雪地上,鼓着嘴嗔道:“没有比你更坏的了,再也不理你了……”

看到三个姑娘真生了气,凌玉霄嘻嘻笑着,来到三个人面前,道:“喂喂喂,这么小气啊?开个玩笑嘛,好了好了,我错啦行了吧,你们不会生孩子,这行了吧……”

“你!你还说?我们是女人,怎么不会生啦?这……”

曲仙儿一说,立刻又被玉霄捉弄了,凌玉霄嘻嘻笑道:“竟然你们会生,那就生吧,我又没拉着你们,我说给我生,不愿意呀,好好好,那你给别的男人生去吧。”

曲仙儿气呼呼的使劲把玉霄推的坐在了雪地上,咯咯直笑道:“生也不给你生,你管得着吗,臭无赖,流氓……”

凌玉霄笑道:“好好好,我错了还不行吗?再也不说了,好不好。”

洪袖儿道:“哼,不行,一句错了就算了,太便宜你啦。”

凌玉霄道:“那你们想怎么办?我认罚还不行?”

楚桂儿吃吃笑道:“哈哈,这可是你说的,嗯……我们饿啦,你去打点野味,咱们吃饭。”

凌玉霄哈哈笑道:“你呀,就知道吃,以后我的儿子可不能像你,岂不真成了猪啦?所以,为了我的儿子,你以后可别这么馋啦,你说对不对?”

楚桂儿怒道:“喂,你的儿子凭什么像我?我吃关你儿子什么事?”

凌玉霄哈哈笑道:“我儿子其实你也很熟的,怎么能不关你事呢?”

楚桂儿气道:“你胡说八道,你才多大,哪来的儿子?”

凌玉霄嘻嘻笑道:“我儿子跟你这么熟,你肯定认识呀,唉……你呀,真实的,难违我儿子管你叫娘,你竟然连自己的儿子都不认了,你这做娘的,真是的……”

楚桂儿这才明白又被他转着弯给捉弄了,气的她跳起来,抽出玉龙点睛笔,就敲玉霄,嗔道:“你还说,无赖,我打死你,臭无赖……”

凌玉霄笑着,夺过她的银笔,微笑道:“好啦,我错啦,我认罚还不行吗?我不说啦,小师姐,这就生气啦……”

楚桂儿使劲捏了他一下,嗔道:“哼,再也不理你啦!”

“那你是不想吃东西啦?”

楚桂儿气呼呼的道:“还不快去,我要吃山鸡……”

洪袖儿道:“我要吃大雁……”

曲仙儿道:“我要吃人肉,吃你的肉!”

阿伯伯微笑道:“唉,你这孩子可真调皮,难怪她们这么生气,我年轻的时候,那敢像你这么说话。”

美婆婆道:“不过,我们这野味还真不少,因为我们从不吃,除了猎猎们吃点野味,我们是不吃的,所以,山上不少野味。”

阿伯伯道:“走走走,咱们下棋去吧,不跟他们玩了。”

楚桂儿喜道:“哇,你们会下棋呀?哈哈,我也喜欢呀,咱们下一盘吧。”

阿伯伯笑道:“哦,是呀?那真是太好了,那咱们下一局。”

楚桂儿一推玉霄嗔道:“还不快去打猎去,去去去……”

曲仙儿道:“今日,不但罚你打猎,而且还要罚你做饭烤肉给我们吃,否则,我们再也不理你啦。”

凌玉霄连连道:“好好好,我去还不行吗?”

打猎对于像他这种道术高明的人来说,那可是轻而易举的事,时间不大,玉霄就打了一只野兔,然后将野兔洗刷干净,炙烤起来。

烤熟了之后,玉霄亲手将兔子腿一个个递给了三个姑娘,微笑道:“人都说吃什么补什么,人都说女人的腿长美丽漂亮,所以,我请三位师姐吃兔子腿,愿三位师姐的美人大腿就像兔子一样的长……”

他还是逗她们开心,气的曲仙儿把手中的腿子腿给他塞进了嘴里,嗔道:“还闹?吃东西你都这么不正经,你的腿才像兔子呢……”

十九个老人没有了牙齿,看到四个人有说有笑的开心的吃着,一个个羡慕的很,他们活了千岁才算明白,人,不一定活的时间长就快乐,只有像他们这样,有朋友,有知己,能吃,能睡,能玩,这样的人生就算是短暂也是快乐的。

可是他们呢?为了长生不老,抛下的也太多太多了,等他们吃了不死树的黑珍珠一般的果实后,就不能生育了,渐渐的越来越孤独。

人生追求的究竟是长生不老,还是无忧无虑的快乐?

若人真的可以不死,会不会觉得太疲惫?

也许,死亡正是上天对生命的一种恩赐吧,因为生命死了后,就可以永久的休息,就再也没有了烦恼,死,又何尝不是一件好事?

这里山上野味充足,打猎甚是方便,他们吃的是津津有味,他喂她一口,她们也喂他吃,四个人就连吃东西,都能嬉闹在一起,若人生永远都这么快乐那该多好?

他们现在很快乐,因为他们可以在一起,因为他们年轻,可是人有多少青春可以挥霍?

他们很快乐,而另外的一男一女却没有他们这么享受了。

魏晓晨和廉政彼此搀扶着慢慢的走在大雪山中,大雪山由于雪崩,可谓是极其的难行,二人虽然往西而去,可是还是要穿过几百里的雪山,更糟糕的是,廉政病了。

他受的伤可谓是极其的严重,而且又要赶,所以他走在半的雪山中就病倒了。

魏晓晨焦急万分,如今,又不能赶,他病的这么厉害,还不能御剑而飞,只有等他好点再赶。

廉政总是催促她自己走,让她不用管自己,可是她怎能不管他?

魏晓晨是无论如何都不走,因为在她的心中,眼前这个男人,已经是她的丈夫了,跟他同甘共苦,本就是做妻子的责任,那么危险,二人都不曾分开过,如今,更不会分开了。

可是大雪山中死气沉沉的,想要打猎,都太难了,因为这一场雪崩,山中的野兽基本都葬送在了雪崩中,偶尔经过几只秃鹰,发现只野兔,都是极其的难得了。

而且最可怕的是,这里没有柴火,也没有山洞可以御寒,四面都是一望无际的雪山。

魏晓晨也是够聪明的,一看廉政病成这样,是无论如何也无法赶的了,她将廉政先安置好,然后就在山脚下自己开始动手挖雪,她挖好了一个雪洞,挖的雪洞高七尺多,长两丈左右,将这个雪洞的四壁用寒气都给冰冻成了坚冰,就连脚下的雪洞都给冰冻成了坚冰,竟然建好了一个冰洞。

然后她将廉政安置在自己挖好的冰洞内,怕他在自己不在的时候,再受到别的野兽的攻击,还在雪洞的洞口,用护体冰罩护住了冰洞,怕大雪山中找不到这个山洞,还淘气的在冰洞口堆了个大雪人,一切安排好了,然后她就去四周找点干草树枝什么的东西。

还总算不错,找到了一些干枯的树枝野草,就这么抱回洞内,铺在了冷冰冰的洞内,总算是能挡住点风寒了。

打猎更费事,有时候,这死气沉沉刚刚发生雪崩的山谷内,一两日都不见什么野兽经过,幸好她道术高,只要有野兔野鹰什么的经过,都逃不了她的手掌了,这几日来,还总算没饿着。

廉政的病是一天比一天的严重,其实他之所以病的这么厉害,一个是被树妖重伤,重伤后还勉强开启阴界之门,将周围的阴灵聚集在剑上,拼尽全力,杀了树妖,被阴气反噬。

再一个就是他被毒蝎子咬中,那毒蝎子都有野兔那么大,那毒不言而喻当然很厉害,幸好他修为高,又有壮士断腕的毅力和决心,刚被咬中,就及时点了自己的血脉,然后生生的挖掉了那块被咬中的肉,及时的又吃了避毒药,又运功逼出了体内的毒,这才保住了命。

可虽然这样,余毒也难免有点,再加上这恶劣的天气,所以他才病倒了。

他昏昏沉沉,有时候清醒,有时候昏迷,魏晓晨总是在他身边揽着他,陪伴着他,她不会什么医术,这里也没什么良药,她简直急坏了。

幸好她有修为,会道术,将自己的真气给他输入体内,助他驱赶寒气,就这样,廉政一连病了十天,这才慢慢的好转了过来。

这也是他的修为不错,硬生生的挺过来了,换做普通人,恐怕早就一命呜呼了。

没事的时候,他就运功疗伤,利用自己所学的紫府真气逼走寒气,将病毒逼出体外,这几日,他已经好的差不多了。

魏晓晨又抓到了一只野兔,洗剥干净,然后烤熟了,二人坐在一起吃。

这几日,她以前的冷漠和孤傲不见了,多了一些女子的温柔和可爱。

魏晓晨笑着,亲手将兔肉撕开,吃吃笑着,就喂给他吃。

廉政十分感动,握住了她的手,道:“晨妹,这几日若不是你照顾我,我恐怕早就死了,真是多谢你啦。”

魏晓晨咯咯笑着,道:“喂,那你怎么谢我呢?”

廉政微笑道:“这样吧,我就赏你个香吻吧,就算是对你的答谢了。”

他抱住她,在她的樱唇上亲了一口。

魏晓晨嘤咛一声,道:“你真坏,你也这么坏了。”

廉政笑着,轻轻的揽着她的腰肢,又开始跟她吻在了一起,二人拥抱在了一起,终于,冰洞内又响起了他的喘息声以及她的……声。(此处略去几个字,自己寻去吧)

终于一切又回归了平静,他抱着她……(此处又略去三字)的身子,二人就这么拥抱在一起。

这寒冷的夜里,他们竟然觉不出什么冷来了,彼此的体温已经温暖了对方。

魏晓晨红着脸嗔道:“你坏蛋,你不是说过,没成亲之前,不会再碰我的吗?你说再碰我,你就是小狗,哈,你是小狗……”

廉政轻轻的吻在了她的樱唇上,抚摸着她最……性感的地方,柔声道:“能跟你在一起,能得到你,就算是做狗,我都愿意,不过,难道你希望我是小狗呀,那你是什么,你是小母狗吗,哈哈哈……”

魏晓晨娇羞的捶打着他,嗔道:“不来了,你也这么油嘴滑舌了,真坏……”

廉政抱着她,柔声道:“晨妹,我好的差不多了,明日咱们就可以走了。”

魏晓晨吃吃笑道:“干嘛这么着急走?我觉得这里挺好的,你就再多陪我几日吧。”

廉政笑道:“好,不过,孤男寡女共处一洞,干柴和烈火在一起,我可不是什么君子,到时候,我要燃烧了你,你可别后悔……”

“你无赖,你早就把我燃烧了,都是你,这么坏,人家才二十岁,清白的身子就没了。”

廉政柔声道:“晨妹,我会一生一世都对你好的,一生一世只喜欢你一个,绝不会像玉霄那样,喜欢四五个的。”

魏晓晨吃吃笑道:“你也要有那个本事才行呀,人家玉霄本事,花言巧语,油嘴滑舌,四个姑娘都围着他转,可是你呢,是个大呆瓜,若不是因为这一次的遭遇,恐怕你一辈子都找不到女孩子呢……”

廉政微笑道:“身边女人多,难道就是一种幸福吗?我看也不见得,我只要你一个就足够,你看着吧,玉霄苦恼的时候在后边呢,仙儿,桂儿,袖儿一个比一个淘气难缠,而且都是大小姐,至于悠悠,更不用说了,他哭的时候在后边呢。”

魏晓晨笑道:“是呀,不过他也的确聪明,总能应付的了,不过呢,哼,他是个花心大萝卜,臭男人,男人都这么花心,都这么好‘颜’色,没有一个好东西……”

“喂,不要这么绝对嘛,我也是男人呀,难道男人……,女人就不……呀,你既然不……,为什么你叫的那么好听……”

“恩,不来啦,你无赖,不准你说,再说我咬你……”

两个人说笑着,彼此相拥而眠,这时,也顾不上成没成亲了,这种场合下,就算是正人君子也把持不住了。

而且她这么漂亮,若是他没对她做出男女之事的话,恐怕她都会失望的,因为那就等于是说她不够性感,没有女人味是一样的,恐怕就连她自己都会不高兴的。

二人又住了两三日,终于携手飞出了大雪山。

这几日对他们来说,是一生中最难忘的,也是最快乐的日子,虽然过的很苦,可是却是苦中做乐,彼此的知心,就算苦对他们来说,都是那么的甜蜜。

只要两个人在一起,就算是苦日子,那也是人间天堂。

一个人孤独寂寞的活着,就算是长生不死,也都是活在地狱中。

他们的愿望不是长生不老,而是永远都那么年轻,永远都那么的快乐,永远的可以在一起。

人都有一个愿望,你的愿望又是什么?

廉政和魏晓晨走出了大雪山,可谓是九死一生,不过,这一次雪崩奇险,对二人来说,倒是一件好事,因为这一次机遇,让两个都沉默寡言不善于言谈的男女走到了一起。

二人高高兴兴,手拉着手也不着急赶,一面慢慢的飞翔,一面观赏着脚下的美景。

两个人正在天上飞着,忽见地上有百十个怪人正在哭泣,而地上一团血肉模糊的尸体,之所以说这些人怪,是这些人的模样。

这些人都是黑黑的,真是不太好看,不过,二人也习惯了,因为这黑水发源之地,受水土的关系,这种怪人见得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