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100章 穷奇1

第一百章 穷奇1

奇怪的就是那具尸体的腿,因为那具尸体的腿竟然是红色的,也许是被鲜血染红的吧,不过,二人仔细一看,不但那具尸体的腿是红色的,就连另外那些人,双腿都是红色的。

廉政拉着魏晓晨落到了地上,魏晓晨就觉得一阵恶心,因为那人死的太惨了,肠子鲜血流了一地,连周围的白雪都成了血红色的了。

她一个女孩子,虽然经过这种场面,也杀过人兽,可是毕竟还是不忍再看。

廉政分开众人,来到尸体旁,皱皱眉,叹道:“各位乡亲,不知发生了什么事?”

当先走过来一个老者,抱拳道:“二位是何人?”

廉政道:“我等是过此地,不知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是谁杀了这个人?有什么需要我们帮忙的,老丈请讲。”

那老者叹了口气道:“唉,跟你们讲又有什么用?算了,你们快快赶吧,这里不太平,最近有凶兽出没,你们最好快走,别再害了你们。”

廉政将手中剑一扬,笑道:“老人家,您看,我乃是学道之人,斩妖除魔乃是我们学道人的本分,你有什么为难的事尽管对我说。”

那个在尸体旁痛哭着的女人,闻听痛哭着来到廉政脚下,磕头道:“仙人呀,原来你是神仙,快救救我们吧,这死去的是我儿子,我们这最近出现了一只凶兽,这只凶兽吃人,都已经吃掉了五个人了,求求你,若是有本事,就替我们族除掉这个祸害吧。”

魏晓晨怒道:“竟然有这种事!这是什么怪兽,这般厉害?大姐,您起来,我们一定帮你报仇!”

那老者叹道:“原来二人乃是修道之人,我们族有救了,来来,大家快来拜见二位神仙,咱们有救了!”

一百多人纷纷跪倒在地,不住的叩头,廉政手足无措,连连道:“各位乡亲,你们快起来呀,快快请起。”

他搀扶起来那老者,道:“老人家,请你详细的对我说说,那怪兽是什么模样。”

那老者道:“我们这里是赤胫族。”

魏晓晨道:“赤胫族?真是好怪,这名字好怪呀。”

那老者道:“仙人请看,我们族的人就因为天生就生着一双红色的腿,故此才叫赤胫族的,老朽姓洪,是这里的族长……”

那老者说罢,卷起了裤腿,指了指自己的腿。

廉政和魏晓晨一看,原来,这老人的腿果然是红色的,血红色的,除了这双腿是红色的之外,其他的,这老人的皮肤就是黝黑色的了。

两个人连连点头,这名字还真贴切的很,廉政暗暗的道:“山海经中好像有这个记载,原来,这就是赤胫族呀。”

二人也不奇怪,因为在那个人鬼妖魔兽都还存在的蛮荒时候,有怪兽出没不奇怪,有奇奇怪怪的人,也不奇怪。

廉政问道:“洪伯伯,请问那怪物生的什么模样?我们一定帮你们除掉那个怪兽。”

洪老汉道:“那怪兽当真是可怕极了,浑身黑如墨,生的就好似斑斓猛虎一般,不过,却生着一双翅膀,那双翅膀还是血红色的,虎头上的毛就好像刺猬的尖刺一般,那怪物,长两丈,高七尺,当真是凶恶极了!”

一个老者咳嗽了几声道:“这个怪兽,我曾经听说过,我的爷爷曾经讲过这个传说故事,他说,有一种像虎,生着翅膀的怪兽,我要是没记错的话,这应该叫穷奇,乃是天下间四大凶兽之一,是凶恶万分,不过,这怪物是黑色的,这一点倒是于传说中的不像,因为传说中的,是黄色的,或者是红色的毛,不过,看这怪物吃人的手法上,的的确确像是穷奇,因为穷奇吃人就是喜欢先从头开始吃。”

洪老汉道:“看来,这个凶兽一定是从大雪山中逃出来的,这一次大雪山发生了千年难见的雪崩,这些凶禽猛兽,侥幸逃了出来的也不少,看来,这穷奇,说不定就是雪崩中逃出来的凶兽,却来到了我们族附近,在此行凶作恶……”

廉政和魏晓晨彼此看了看,不由得心中有点歉意,因为这次雪崩之所以发生,一个当然是大雪连连下,雪山已经承受不了负重了,第二个,当然是由于他们跟狼魔在雪山厮杀拼斗,才引起的雪崩,之后又引发了飙风,故此,大雪崩才这么严重,这凶兽为了逃命,从大山中逃了出来,还真不奇怪。

廉政道:“老人家,请问那凶兽经常在哪里出没?我们一定找到那凶兽,除了这个祸害!”

“唉,这凶兽生着翅膀,来得时候从天上来,走的时候,也是飞走的,我们也不清楚,反正只是知道,这恶魔是每天要来我们这里吃一个人,无论我们多小心,这凶兽都能闯进来,吞噬一个人,然后叼着就走,等我们大家手拿兵器追来的时候,人就只剩下半个身体了,这已经是第五个人被吃掉了,再要这么下去,我们族就完了,求求二位仙人,大发慈悲,救救我们吧!”

廉政道:“大家尽管放心,我们不除掉这凶兽,绝不会走,那凶兽一般都什么时候来这里吃人?”

“大约都是临近中午的时候,好像是过来当午饭吃我们,而且这凶兽,除了喜欢吃人,牛羊根本连碰都不碰,好像最喜欢吃人肉。”

廉政心里有了底,抱拳道:“各位乡亲,那我们就打扰了,我们先住在这里,等明日上午,大家就聚集在一起,躲进房间里,由年轻的小伙子,手拿着兵器在屋内守护,大家就先在一起,每个房间里最少要有二十人,每个房间内,有十个小伙子,从明日上午起,大家就躲进房间不准出门了,我们俩就在外面守护,一旦发现凶兽,各位不必出来帮忙,自有我们对付,大家就敲锣打鼓的,把凶兽惊走,我们就追下去,免得在这里厮杀,再伤了你们。”

洪老汉握住廉政的手,道:“这……这怎么行呢?你们俩人能是凶兽的对手吗?我们族的人不是胆小鬼,我们大家就帮你们一起对付这畜生,你们为我们族冒这么大的险,我们怎能做缩头乌龟?不行,我们一起跟那凶兽拼了就是!”

“对,我们不怕,跟凶兽拼了!”

“二位仙人给我们做主,我们什么都不怕!”

廉政很感动,但却知道这些人根本不会道术,对付这么凶猛的恶兽,只有白白送死的份,哪能让这些人白白去送死。

廉政道:“各位的好意我们心领了,不过大家尽管放心,我们修道多年,不会有事的,各位不会道术,只是白白牺牲,所以,大家就不要参与了,有我们夫妻就够了。”

魏晓晨羞的脸通红,但听他说我们夫妻,心中当真是甜蜜的很。

赤胫族的人掩埋了尸体,簇拥着二人回到了寨子中。

这是一个不大的寨子,这个族的人也并不多,也就是一百五十多人罢了,这些人把二人当作了神仙,因为他们是这里的救星。

洪族长让人宰了一头羊,宰了几只鸡,做了一顿丰盛的午餐,招待二人。

这几日,二人还真是憔悴了不少,吃不好,喝不好,尤其是廉政,身上的寒气还未完全祛除,这时,喝了点羊肉汤,觉得心里舒服多了。

二人吃完午饭,就在外面的树荫下坐在了一起守护着,一直到了黄昏时,也没见凶兽出来。

黄昏,二人吃罢了晚饭,然后早早就去休息去了,因为明日还将有一场厮杀,这穷奇也是猛兽,想要击毙穷奇,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

二人也没有分房间睡,而是住在了一起,他们早就住在一起多少天了,住在一起,根本就没什么顾虑了。

男女这种事就是窗户纸,捅破了,就没什么奇怪的了。

女人就是这么奇怪,是‘少女’的时候,那真是相当的紧张,对男女之间的事是又怕又好奇,可是一旦少女破了身,就不那么怕了,就喜欢跟男人在一起睡觉了,因为那样有安全感。

有时候,女人比男人更需要异性,因为女人总是比男人软弱的,总是需要一个人去保护她,守护她,这样,女人才会有安全感,恐怕女人大都喜欢强壮男人,就是因为强壮的男人能给她们安全感,就是因为这个缘故吧。

二人也好久没好好的洗洗澡了,二人让这里的人帮忙准备点开水,好好的洗洗,这些人哪里能不依从,所以,立刻准备了木桶,二人就冲洗了一番,等洗干净,这才要准备休息。

魏晓晨洗漱干净更加的美了,犹如一朵出水芙蓉一般的可人。

他抱着她,二人又依偎在了一起,这就要准备休息。

就在这时,忽听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声骤起,紧接着,就是一声好似猛虎一般的啸声!

廉政大吃一惊,失声道:“不好,晨妹,看来凶兽晚上来了,咱们快去!”

二人急忙穿好了衣服,魏晓晨连秀发都没来得及梳,只用一根红丝带系着长发,就飞了出来!

二人飞到了外面,就见黑乎乎中,一个庞然大物血盆大口中正叼着一个人,那人的头就被叼在那怪物的嘴里,似乎已经气绝身亡!

二人一见这凶兽都吃了一惊,只见这凶兽,身长两丈左右,高七尺左右,就跟廉政的个头差不多高,两只血红的双眼,放射着烁烁凶光,呼扇着一对赤红的羽翼,正叼着那人,准备飞离!

魏晓晨大怒,怒吼道:“畜生!休走,看刀!”

随着她一声大喝,手中修罗刀紫光万道,她连人带刀,半空中当头照着凶兽的虎头就斩下!

这只凶兽还真是四大凶兽之一的穷奇!

只是这穷奇由于待在大雪山,多饮用黑水,吞噬的都是吃黑水长大的动物,故此,才变得浑身也长了黑毛。

这只穷奇,其实还真是由于大雪崩的缘故才从大雪山中逃出来的,本来,大雪山中动物多的很,穷奇在山里过的挺好,它凶猛的很,很少遇到对手,可是这次雪崩太大,千里范围内,都引发了飙风和雪崩,没有办法,穷奇亡命而逃,幸好它是凶兽,本领非凡,故此,才躲开了这次雪崩之灾。

这只穷奇,恰巧来到了这里,于是,就在这里吃人度日。

这穷奇也几乎快修炼成魔道了,也有一定的本事了,也有灵性。

穷奇由于没吃饱,只吃了半个人不到,就被鸣锣打鼓,手拿凶器的人们惊走了,故此,到了晚上又有点饿了,这才不等明日,晚上来觅食,恰巧,遇到一个人走出来,这才扑了上去,叼起来准备离开,就在这时,廉政和魏晓晨就到了。

魏晓晨虽然自从有了爱情之后,变得温柔可爱了许多,可那是对廉政而言,她骨子里那种勇往直前的气势依旧还没变!

廉政也正是被她这种勇气和傲气所触动,才暗暗的喜欢上她的。

廉政暗暗的点头,称赞心上人勇气可嘉,这一点,正是他所欠缺的。

他一生中,沉默多一些,勇气少一些,机智多一些,勇往直前的性格则少一些,而魏晓晨恰恰跟他相反,是一个血性女子,是一个敢做敢当,敢拼命的女子,而廉政则多一些沉稳和机智,不像魏晓晨那么鲁莽。

魏晓晨多勇,而廉政多智,二人正好般配,性格上正好互补。

魏晓晨一见穷奇吃人,当下什么也不顾,在她的心中,只有两个目标,那就是救下那个人,再一个就是当场劈死这穷凶极恶的凶兽!

她大吼一声,连人带刀,当空就劈了下去!

修罗刀刀芒十几丈长,都映亮了这个黑夜!

穷奇也是灵兽,当然知道厉害,那敢硬接,急忙跳到了一边!

魏晓晨一刀劈空,这一刀的刀气劈在了地上的积雪上,轰的一声巨响,雪地上被斩出一道鸿沟!

魏晓晨没等刀劈在地上,急忙站直了身子,顺手一刀又扫向了穷奇!

穷奇猛地一跳,又避开了这一刀!

魏晓晨抖手就是一道冰剑射出,直射穷奇血红的眼睛!

穷奇知道遇到了对手,也顾不得吃人了,怒吼一声,将人丢在了地上,然后咔嚓一口,就将冰剑咬在了嘴里!

那冰剑是地上的冰雪幻化而成的,射在眼睛上,当然是能射瞎,可是射在别的地方,却没那么有效果了。

没等穷奇再袭击地上的人,廉政也已经到了,廉政早就跟魏晓晨搭档习惯了,一看魏晓晨逼的穷奇松开了嘴,他急忙跨上一步,将自己的正气鸿蒙剑白色的一面用紫府真气逼出,一道亮光就照向了穷奇的双目!

穷奇一时睁不开眼,被这道强烈的光束一晃,急忙退后了几步。

廉政怕它再冲过来,用剑一指,七道气盾就射向了穷奇,用来阻拦穷奇的追杀!

穷奇还没等再扑上去,就觉得劲风扑面而来,迎面一道道奇奇怪怪的东西奔它撞来,穷奇大吼一声,双爪探出,就扑了上去!

就听到砰砰砰几声巨响,那一道道气盾就这么被穷奇撞破!

穷奇刚刚撞破气盾,魏晓晨就迎了上去,挥舞修罗刀,就当头剁了下去!

廉政却抱起那个浑身是血的人,飞到那些闻声赶来的村民身边,急声道:“快,抢救!”

他急急火火的掏出自己随身携带的灵药,就给那人塞进了嘴里,然后也顾不得那人了,急忙前去帮助魏晓晨对付穷奇。

周围的人急忙将那浑身是血的人抬进了房间内,幸好这人刚被咬中,穷奇还没来得及咬死吃他,廉政二人就赶到,那人救的及时,又吃了廉政喂给他的百草回魂丹,还真保住了性命。

那边魏晓晨已经跟穷奇又斗在了一起!

廉政大喝一声,也扑了上去,二人并肩就跟凶兽斗在了一起。

廉政沉声道:“晨妹,这凶兽太厉害,咱们不要在这里打,把它引走,免得它再伤了这些人。”

魏晓晨点头,二人边打边慢慢的往村外退,这穷奇似乎也知道二人厉害,竟然总想舍弃二人,扑奔那些不会道术的百姓。

廉政和魏晓晨并力才拦住它,廉政一看不好,再要这么硬拼,不但杀不了穷奇,二人还要受伤,急的廉政大叫道:“喂,乡亲们,你们还愣着做什么?快敲锣打鼓,呐喊助威,把这畜生惊走,要不,我们无法用道术杀它!”

在村内,到处都是房子,到处都是人,二人要是一用道术,势必毁坏东西,伤到人,可若是不用道术,凭着二人之力阻拦试图冲过去伤害那些百姓的恶兽,可是太危险了,所以,廉政才这么喊。

魏晓晨是对自己这心上人是佩服到了极点了,她知道廉政虽然沉默寡言,可却是胸怀锦绣,为人谨慎多智,这一点远在她之上,所以,她一向都听他的安排。

村民们这才醒悟过来,一个个急忙找来铜锣铛铛铛铛的敲击了起来,这些人边敲边呐喊,这一下还真管用,穷奇一见这么多人,早就心怯,又听到这么刺耳的锣声,更是胆怯,怒吼一声,振动双翼逼退二人就往空中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