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100章 穷奇2

第一百章 穷奇2

新书推荐:

廉政一拉魏晓晨,没有阻拦,让开一条路,让穷奇飞走,而是御剑飞上了半空,在后紧紧的追赶!

穷奇飞了一段路,直到这如雷一般的铜锣呐喊声渐渐的远去,这才停下来,可穷奇刚刚停下,二人就到了!

穷奇飞行的速度是挺快,可是二人御剑而行,再加上使用比翼齐飞的招数,各自展动臂膀助仙器一臂之力,可比单单御剑而飞的速度又快了许多,所以,勉强追得上。

不过,这要是换做了玉霄的天马,二人可没这个本事追上了,而且这穷奇飞走,并未尽力,也不知道二人在后追赶,故此,飞的也慢了一些,才被二人追到,否则的话,二人想要追上穷奇也是难得很。

魏晓晨大吼一声,半空中就祭出了修罗刀!

穷奇一看二人追了上来,当真是气的暴跳如雷,本来,到嘴的人肉被二人搅合了,心中就十分气愤,这回一看二人不知死活的追了上来,只有这二人时,心中还放下了心,但一见刀到了,穷奇知道厉害,不敢招架,急忙跳开!

魏晓晨一招手,修罗刀又飞回到了手中!

穷奇大吼一声,张牙舞爪的就扑了上来!

廉政道:“晨妹,多加小心,这畜生十分厉害,咱们攻它的一对翅膀,叫它无法飞走,你抽空就用冰剑射它的眼睛!”

魏晓晨咯咯笑道:“你呀,就是这么坏,真是坏蛋……”

廉政笑道:“人都说,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嘛,你这么喜欢我,不就是喜欢我的坏吗?”

魏晓晨嗔道:“臭美吧你,我才不喜欢你这么油嘴滑舌的。”

二人边说着话,可手下却并没有停,更没有大意。

穷奇虽然厉害,可若是比起九婴这种恶兽来说,还差了一点,毕竟没那么可怖,这里毕竟也不是黑渊中,二人打得过就打,打不过就逃,所以并没有什么担心。

这穷奇可也十分难惹,二人修为都那么高,可是二人联手才勉强抵得住这个凶兽。

魏晓晨攻左,廉政攻右,二人一左一右,均是奔穷奇的双翼砍去,目的就是想斩断穷奇的双翼,让这恶兽没有了翅膀,可以飞不掉,这样追杀就容易多了。

穷奇虽然是兽,可是凶兽,也有了灵性,这一看二人这么阴损,一刀一剑攻击自己的翅膀,当真是大怒,但又十分的忌惮。

它领教过这把刀和这把剑的厉害,知道这刀和剑不是普通的刀剑,乃是仙家宝器,所以,它尽量的避开双翅,而用爪子对付二人。

忽然间,穷奇怒吼一声,猛地扑向了魏晓晨,这庞然大物猛地扑上来,不到万不得已,二人是不会硬拼的,魏晓晨一闪身,穷奇荡开一道缺口,就往前飞去!

魏晓晨大吼一声,紧追几步,在后用刀就剁!

廉政大叫道:“晨妹小心,小心它的尾巴!”

廉政暗暗的跺脚,暗暗的道:“晨妹哪里都好,就是为人太过鲁莽,这分明就是穷奇的败中取胜之计,你如何这么不小心?”

廉政飞身急忙也赶了上去,但一切都太迟了!

果不其然,这果然是穷奇的败中取胜之计!

穷奇一看二人联手极其的厉害,知道一下子打两个人,不是对手,就想引开二人,于是这才扑向了魏晓晨,在魏晓晨的身边飞走。

要不是它有诡计,完全可以不战从别的地方逃走,因为他们是两个人,东西南北四面,只能守住两面,穷奇完全可以从别的地方逃走,没必要逼开魏晓晨。

所以,廉政一见,就知道不好!

就见穷奇猛地停下身子,一条又粗又长的尾巴就好似长鞭一样,啪的一声脆响,照着魏晓晨的腰肢就抽去!

魏晓晨哪想这么多,她还真以为穷奇败了,所以怕穷奇逃走,这才紧紧赶上,可她刀刚举起,穷奇犹如铁棍的尾巴就到了!

魏晓晨失声惊叫,幸好她本事还不错,百忙中只好御剑往上飞去,但还是慢了一步,就听到啪的一声,穷奇的铁尾巴就扫中了魏晓晨脚踝,然后将尾巴一卷,狠狠的将魏晓晨从半空往地上摔去!

然后穷奇大吼一声,随着魏晓晨摔下去的身子,也凌空扑了下去!

就算魏晓晨摔不死,也会站立不稳,也绝抵不住穷奇这凌空一扑了。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廉政早就做好了准备,他知道过去救她来不及了,但也知道,以魏晓晨的本事不会这么轻易的中招,所以,他边走边盘算着如何应付。

这一看穷奇卷住了魏晓晨的脚踝,就知道下一步穷奇有两个目的,一个是将魏晓晨卷到嘴边,咬死她,再一个就是往地上摔去,摔死她!

他一见穷奇将尾巴一甩,立了起来,就知道穷奇要摔死魏晓晨。

他如何能做事不理,就在穷奇将魏晓晨摔下去的一瞬间,尾巴刚刚松开,廉政就已经御剑飞到了下方!

这一摔之力何其的大,廉政哪里敢硬接,只好等魏晓晨的身子往下落时,他的手抱住魏晓晨的腰肢,随着一起往下落。

他一只手边抱着魏晓晨,另外的一只手驭剑往上施力,慢慢的化解这大力,终于离着地面还有一丈的时候,他觉得差不多可以应付了,这才猛地双手抱住她,往旁边跳了开去!

于此同时,穷奇也凌空扑了下来,锋利的双爪猛地就按向了二人!

二人险险避过,就听到咔嚓一声响,地上的一株枯树,就被穷奇扑中,从中折断,轰然倒地!

廉政抱着魏晓晨往前就飞,落在一块大石头上,这才放下了魏晓晨,在她的额头上轻轻的戳了一下,嗔怒道:“喂,你怎么这么笨,穷寇莫追,你难道不懂?”

魏晓晨脸色通红,她为人的毛病就是多勇少谋,打仗的时候,是勇猛,可是一旦打起来,就会不考虑这么多了。

魏晓晨吓得芳心乱跳,嘤咛一声,钻进了廉政的怀中,嗔道:“我怎么能知道这畜生使诈。”

廉政道:“大笨蛋,就算不知道,也绝不可在后追击,上一次,被笨猪臭屁崩中了你,难道忘了,比猪还笨。”

魏晓晨气呼呼的道:“就你聪明行了吧,哼……”

就在这时,穷奇大吼一声,接着又扑了过来!

轰的一声巨响,那块巨石,又被穷奇锋利的爪子给抓的碎石乱飞。

廉政拉着魏晓晨飞到了一边,却轻轻的吻在了她的樱唇上,微笑道:“不过,你笨笨的样子好可爱,正所谓,女人不笨,男人不爱,哈哈,我喜欢。”

“你坏蛋,我才不笨呢,人家只是没多考虑一下嘛,谁打架跟你似的,边打还边想坏主意。”

廉政笑道:“咱们多加小心,不必跟这畜生硬拼,缠死它,累的它精疲力尽了,咱们再对付它。”

二人一左一右,又开始左右夹击穷奇,就在树林中又斗了起来。

穷奇怒吼一声,张口一股火焰就喷了出来,二人诧异非常,没想到穷奇居然还会喷火!

二人急忙跳开,这一道烈焰就喷在了一株株枯树上,刹那间,枯萎的树就燃烧了起来。

魏晓晨冷笑一声,将修罗刀一扫,在雪地上画了个大圈子,然后用刀一指,再看那些雪就扑向了烈火!

魏晓晨连连扫出,大喝道:“灭!”

再看那些火被冰雪渐渐的压了下去,渐渐的熄灭了。

魏晓晨一看廉政正在跟穷奇恶斗,吃吃笑道:“廉哥哥,你先闪到一边,看我跟它玩玩。”

廉政不知她有什么事,跳到她身边,道:“什么事?”

魏晓晨咯咯笑道:“你不是说我笨嘛,看我的厉害吧,让你知道我才不笨呢。”

这时,穷奇又扑了过来,魏晓晨和廉政避开,就见魏晓晨边跳开,边用刀卷起了一堆雪,就朝着穷奇砸去,璞的一声,这些雪就在穷奇的身边散了开来,将穷奇包围在了雪中。

魏晓晨哈哈笑道:“廉哥哥,咱们做个雪雕好不好?做一个穷奇的雪雕肯定很好玩的。”

她左手掐着法诀,右手的刀不断的将雪往穷奇的身上撒去,边撒边念念有词道:“风霜雪雾,为我所用,化雪为霜,化霜为露,雪化!”

再看刹那间,她修罗刀上撒发出一股股紫色光芒的热力,再看那些飞向穷奇的冰雪,转眼间成了露水!

空中好似飘起了绵绵细雨,飘起了露水。

再看穷奇的身上被露水完全打湿,穷奇大怒,不知道这女子搞什么鬼,怒吼着又是扑过去,魏晓晨也不跟穷奇打,而是边闪退,边扬起冰雪往穷奇身上撒去,只是几个回合,穷奇身上已经**的了。

魏晓晨一看差不多了,又卷起一股股风雪,再看那些风雪就围着穷奇旋转了起来,形成了一股小旋风,而且冰雪的旋风是越卷越大,无论穷奇追到哪里,哪里都被这股旋风围在里面。

魏晓晨一看差不多了,掐动法诀,喝道:“化露成霜,聚霜成雪,凝雪成冰,冰冻!”

她这一招,其实就跟卓悠悠自创的那招玄冰咆哮有异曲同工之妙,不过,她在冰雪应用的造诣上远不如卓悠悠,卓悠悠利用霜寒剑,凭借自己本身的寒功,可以直接将冰雪凝结冰冻,所以上一次卓悠悠就用这个办法,将雪狼制服的。

可是魏晓晨却没这个直接将雪冰冻成冰的本事,因为她的修罗刀没有霜寒剑冷,而且她的寒功不如卓悠悠,故此,她才将雪先化成露水,先将穷奇的羽毛打湿,然后再借助露水,冰冻穷奇,虽然是多了一个步骤,可是效果却差不多了。

她这化雪成露的本事可不及师妹谢雨霏,不过她修罗刀的热力可以辅助。

虽然她论化雪成雨露的本事不如二师妹谢雨霏,凝雪成冰的本事不及卓悠悠,可是她也是学的玉女玄冰诀,修为也很高,虽然不及,可也差不了多少。

她这一招果然凑效,再看穷奇身上被雨露浸湿了的羽毛,瞬间就凝结成了寒冰!

这里本就是天寒地冻的,滴水成冰,就算她不去凝露成冰,那些露水立刻也会结成冰,再加上她这么一作法,冰雪凝结的更厚了!

刹那间,凶兽穷奇就觉得浑身血脉几乎都冻僵了,一双翅膀也抖动不灵了,就见那旋风卷着冰雪,不住的转着,时间不大,就将穷奇冰冻在了一个冰罩内!

再看那恶兽穷奇,张牙舞爪的张着血盆大口,但在冰罩内一动也动不了了!

魏晓晨乐的前仰后合,得意洋洋的道:“廉哥哥,这招怎么样,我可不笨吧。”

廉政赞道:“高,好高明的道术,厉害,娘子道术精奇,佩服,佩服……”

魏晓晨嗔道:“谁是你娘子,刚才你还说人家笨呢。”

魏晓晨淘气的来到穷奇的头前,用修罗刀照着穷奇的头拍了一下,嗔道:“都是你,吓了人家一大跳,差点摔坏我,坏蛋,坏蛋,打死你,打死你。”

她淘气的用刀照着冰罩内的穷奇的虎头就敲了三四下。

猛然间,就听廉政大叫道:“小心!”

廉政说着,一把拉着魏晓晨的手就跳到了一边!

就在这时,就听一声怒吼,再看那晶莹剔透的冰罩砰的一声被穷奇震的粉碎!

这穷奇是四大凶兽之一,论凶猛可比雪狼厉害多了,虽然雪狼修成了魔道,可是其凶猛并不如穷奇,而且魏晓晨的虽然将穷奇冰冻在了冰罩内,可是,穷奇哪里这么容易就屈服。

穷奇拼尽全力猛地将身子一抖,就这么破冰而出!

穷奇大吼一声,也不敢跟二人斗了,知道绝不是对手,飞身就往林中逃去!

它已经飞不起来了,那双翅膀结满了冰溜子,根本抖动不开了,故此,只好飞奔而逃!

魏晓晨没料到这畜生浑身冻结了这么多冰雪,竟然还能破冰而出,气的连连跺脚,嗔道:“廉哥哥,咱们追!”

眼看着就要大功告成可以将这凶兽除掉,可没想到让穷奇逃掉,二人哪里能放过,不除掉这个凶兽,周围的人还会受害,所以,二人是紧追不舍。

穷奇往林中逃去,二人也御剑低空飞行,紧紧的往下追去。

第一百零一章幽渊

穷奇虽然全身的毛都结成了冰瘤子,可却依旧是破冰而出,为了逃命,依旧是跑的那么快,虽然一双翅膀冻结不能飞了,可是奔跑的速度还是那么惊人,二人御剑而飞,也就是勉强能追上。

穷奇在林中来回穿梭,还是没有将二人甩开,就这样,穷奇在前面逃,二人手拉手驭剑而行,用比翼齐飞的招数进行辅助,紧紧的在后追赶,始终跟穷奇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就这样,二人也不知追了有多远,渐渐的,穿过一座山,又是一座山,来到了大山中,穷奇奔跑了这么久,渐渐的热血沸腾,身上的冰雪也渐渐的化掉,羽翼上的冰也被它甩掉了一些。

再往前面,就是一处断崖了,断崖之间,还隔着一百多丈的距离,就见那穷奇一声嘶吼,抖动翅膀,就往断崖下飞去!

这一阵奔驰,它的翅膀虽然还是有冰溜子,不过,已经可以扇动了,虽然不能往高处飞,可是往低处飞,忽扇着翅膀,落下去摔不到,这一点还是能做到的。

穷奇大吼一声,抖动着双翅,往崖下跳了下去。

二人气喘吁吁的也赶到了崖下,只见崖下黑洞洞的不见底,也不知有多深。

廉政就是一皱眉,笑道:“晨妹,咱们别追了,追了这凶兽这么远,估计它不会再出去害人了。”

魏晓晨道:“为什么不追?你可别忘了,这凶兽被咱们追杀,受了这么多罪,一定心怀怨恨,到时候,咱们走了,可它还是会找那些人报仇去,若不将它除掉,必然后患无穷,走,咱们追下去,不杀了这畜生,绝不能干休!”

廉政皱眉道:“可是,可是深渊下不知有什么,很是危险。”

魏晓晨伸出纤纤玉指戳了廉政额头一下,嗔道:“你呀你,那都好,就是缺少勇气,危险怕什么?再危险有乌鸦洞,黑渊危险吗?那么危险,咱们都闯出来了,这小小的山崖下能有什么?怕什么,你不去,我自己去!”

廉政只好道:“既然你一定要去,我怎能不去?还是那句话,再危险,咱们都不分开,就算死,我都抱着你一起死。”

魏晓晨嫣然而笑,抱着廉政,在他嘴上亲了一口,红着脸轻轻道:“廉哥哥,你真好,走,咱们下去吧。”

二人手拉手,御剑往下飞去。

山崖还蛮深的,二人提心吊胆的往下飞去,虽然看不太清崖下的景象,可是明月当空,凯凯白雪相映,故此,还能看的清一些东西。

二人刚刚飞到半空,离着地面还有二十几丈的距离时,就看涯下正打了起来。

就见崖下积雪中,穷奇怒吼连连,正在跟一些晶晶发亮闪着幽光的东西打着!

那些幽光,朦朦胧胧,看上去有的像人,有的像兽,只不过,幽光一旦被穷奇扑到,就变作一道白雾消散,而后又出现了。

那些幽光,双眼中闪着幽碧色的光,飘飘忽忽的,就好似幽魂一般的飘来荡去的!

二人几乎一起失声道:“阴灵!”

《》是作者“廉红文”写的一部小说,最新。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