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101章 幽渊1

第一百零一章 幽渊1

这种东西是阴灵,乃是灵魂所化,这里的阴灵有人的阴灵,也有动物的阴灵,不用问,一定是这附近不幸惨死的幽魂魂魄不散,聚集在一起,这里常年不见光,故此,这些幽魂才没有被毁灭。

二人在半空中停了下来,不敢下去,虽然他们可以开启修罗之门和阴界之门,利用无上的道术,可以将幽灵引在剑上,化作无上的道术使用,可是,毕竟阴灵也是鬼魂的一种,人要对付这种幽灵,也不是这么容易的。

廉政沉声道:“咱们先不要下去,就叫阴灵跟穷奇拼个两败俱伤,咱们坐收渔翁之利,若是阴灵将穷奇击毙,咱们就不必下去了。”

魏晓晨吃吃笑道:“你呀你,就是这么坏,鬼主意这么多。”

二人正在观战,就见穷奇怒吼一声,仿佛知道这些东西不好惹,发了狂似的,就冲了出去。

二人一见穷奇要走,魏晓晨大喝道:“追,别叫它跑了!”

二人化作一道光,俯冲而下,就从后追了上去!

那些阴灵本来追穷奇的,这时见到二人下来一个个倒把二人围了起来。

廉政和魏晓晨可并不怕这些阴灵,因为二人都学过鬼道的道术,对于驱驭阴灵,可谓是得心应手。

廉政先将正气鸿蒙剑的白色的一面用紫府真气给逼出,再看,白剑上那个红色的太阳形状的圆珠,立刻散发出一道道光芒,就将二人罩住!

就听滋滋滋连声响,一些躲避不及的阴灵就被这无数的光照在幽碧的魂魄上,立刻就化作一道道青烟魂飞魄散!

其余的阴灵知道厉害,一声声鬼叫,急忙四散逃开。

魏晓晨一看廉政用光罩住了彼此,短时间内是没有危险的,她也抽出手来,咬破了自己的中指,画出了一道道奇奇怪怪的符咒,然后左手做兰花指状,掐着法诀,念念有词道:“修罗尊神,赐我力量,九幽冤魂,为我所用,修罗之门,炼狱魔界,为我而开……收!”

她将修罗刀左右一挥,再看修罗刀上阵阵黑气腾腾射出,周围的阴灵鬼叫着就被这阵阵黑气给卷集在一起,想飞都飞不出去!

再看那道黑气,卷着无数幽灵的魂魄,然后凝成一股阴气,再看阴气中,无数的冤鬼阴灵不住的惨叫着,想要撞破那道黑气,但却怎么也撞不破!

再看修罗刀上射出来的万道黑气,纷纷又凝聚成一股,一股股的渐渐汇拢,就聚集在了修罗刀上!

魏晓晨将阴灵的魂魄都吸到了修罗刀上,然后拉着廉政在后就追!

二人边在空中飞,魏晓晨边挥舞修罗刀凌空用阴灵所凝聚的无上真气当空劈出,劈向那在前面亡命的穷奇!

她这种道术,是幽灵越多,她修罗刀的威力就越大,这里最少二三百阴灵魂魄,都被她引到了修罗刀上,然后催动发出,可谓是惊人至极!

一道道月牙形的刀光就斩向了穷奇,穷奇走到哪里,哪里就是山崩地裂碎石乱飞!

就见月牙斩不断发出,轰轰轰轰轰的爆炸声也不断的发出!

穷奇一个躲避不及,修罗刀所发出的一道月牙斩飞出,正好斩在了穷奇硬如钢铁的尾巴上,就听到璞的一声响,穷奇的尾巴就被斩断!

穷奇一声嘶鸣虎啸,又是亡命的往前飞去。

魏晓晨暗暗的高兴,最近她的道术又精进了不少,对于修罗刀开启修罗之门,将阴魂幽灵引到刀上,运用的更加的娴熟了。

渐渐的,追来追去,前面就是一道百丈宽的黑水深渊拦,穷奇翅膀冰冻不灵,还飞不起来,而且前面又是一条黑水深渊,可谓是走到了绝。

二人慢慢的一步步逼近,穷奇一步步的后退,已经退到了黑水河旁。

就在这时,就听到哗的一声,猛然间,黑水河内跳出一条庞然大物来,那怪物长约七八丈,浑身黑如墨,狰狞的蛇头,血红的舌头都有一丈多长,两只如灯笼一般的赤红双目,冒着凶光,虽然这怪物全身如墨,可是那蛇头却是青色的!

二人大吃一惊,这不是别的怪兽,正是在乌鸦洞遇到的那条巨大的黑蛇!

在乌鸦洞中,二人被黑蛇所逼迫,无可奈何的躲在了雪洞中,后来,廉政聪明,利用冰雪捏了一个血乌鸦的模样,魏晓晨驱动雪做的乌鸦,用冰剑刺醒了巨大的黑蛇,然后将冰雪做的雪乌鸦投进了深渊内。

黑蛇大怒,不知是计,就去追那个假乌鸦,二人这才借机出了雪洞,跳进了黑渊,寻找出。

那黑蛇追来追去,从几千丈高的山崖落了下去,不过,黑蛇虽然不会飞,可是本领大,一上用长长的蛇尾,勾住山石,挂住树木,悠悠荡荡的还落到了崖底,就这样,黑蛇还没忘了追杀那假的雪乌鸦,追来追去,终于让它追上,结果,发现追到的是一滩雪水,不由得是气的暴跳如雷!

但这么高落了下来,再要飞上去,爬上去,可并不容易,只好就在这里生活了。

黑蛇落在了黑水河边,恰巧也遇到了九婴,九婴虽然凶恶,但黑蛇也不是好惹的,两大猛兽一遇,斗了两个回合,就知道彼此不相上下,再要斗下去,是两败俱伤,于是,黑蛇顺着黑河往洞外爬去,九婴也不追赶。

就这样,黑蛇出了这黑渊,来到了外面,这黑蛇来到了外面,倒是欣喜的很了,因为它还没出过那黑洞洞的空间呢。

黑蛇在黑水河中飘飘荡荡,最后,来到了这个深渊,在此停了下来。

穷奇虽然是四大凶兽之一,可是毕竟只有两丈来长,七尺多高,再厉害也绝不是庞然大物黑蛇的对手,而且穷奇受了伤,又被追得精疲力尽,更不是对手了。

黑蛇一见穷奇,大吼一声,猛地跳了出来,它这一跳出来,立刻涌起无数的巨浪,滚滚波涛卷着冰雪铺天盖地的砸来!

廉政一拉魏晓晨大叫道:“快退!”

二人急忙往后飞去,但即使如此,一道道巨浪飞石拍来,都把二人的衣服尽数打湿,二人这个狼狈!

再看那只穷奇可倒了霉,没等逃离,黑蛇大吼一声,嘴里一丈多长的舌头吐了出来,就将穷奇缠住,然后长舌猛地一卷就送进了自己的血盆大口中,咔嚓一声,就将穷奇一口咬成了两段!

廉政和魏晓晨二人惊得脸都变了色,凶恶的穷奇在黑蛇的眼中,就跟一只不堪一击的小猫相似!

这穷奇两丈多长,七尺多高,可也是不小,但跟黑蛇比起来,却成了可怜的小动物了,因为黑蛇太长了太大了,足足有**丈长的蛇身,那蛇身粗壮如牛,血盆大口张开,就连大象都能一口吞了,这穷奇哪里又在话下。

穷奇不及反抗,就被咬成了两半,黑蛇张开锋利的獠牙一阵乱嚼,再看,穷奇血淋淋的早成了一团血肉了,动也不动了。

无数的鲜血顺着黑蛇的大口中滴滴答答的流着,那狰狞的蛇头,更加显得邪恶无比了!

这只是发生在瞬间的事,二人刚刚退走避开,穷奇就被吞噬,黑蛇也看到了二人,大吼一声,长长的尾巴横着就扫向了二人!

廉政拉着魏晓晨急忙跳开,就听到啪的一声巨响,他们身边的巨石就被砸的粉碎!

廉政拉着魏晓晨大叫道:“晨妹快走!这畜生咱们绝不是对手!”

魏晓晨也吓得花容惨变,在乌鸦洞的时候,二人就见识过这条黑蛇的厉害,知道打不过黑蛇,这东西实在是太庞大了,硬拼只有死一条,所以二人手拉手御剑就往回飞!

黑蛇嗜杀成性,那肯放过二人,在后就追!

这黑蛇的速度也太快了,二人飞行的速度,黑蛇都追得上!

这黑蛇一边飞,一边抡动着长尾横扫乱砸,顿时,飞沙走石,狂风乱舞!

二人身上也不知被多少石头瓦砾砸中,幸好都是一些小石头,二人修为高,用护体真气护住自己,还不至于受伤!

飞着飞着,前面是一处石壁,三丈多高的空中有一个像石桥一般的岩壁,二人就从这岩壁下穿了过去。

廉政大叫道:“晨妹,快,斩断这个岩壁巨石,拦住这畜生!”

魏晓晨也正有此意,这窄窄的通道是黑蛇的必经之,也是二人的必经之,这块巨石这么巨大,斩断它砸黑蛇,的确是一个好办法。

魏晓晨的修罗刀上还有一些阴灵的法力没用,这时,她就将所有凝聚的阴灵法力,拼尽全力就朝着巨石斩落!

轰的一声巨响,修罗刀上射出一道凌厉无比的月牙斩,就重重的斩在了那个好似石桥的石壁上!

那个好似石桥的石壁,长两丈左右,宽也有五尺多,就好像一个天然石桥一般,修罗刀这一刀正好断了这个石桥,这时,黑蛇正在石桥下走过!

就听轰的一声巨响,石桥裂成两半,轰然而下,就砸向了黑蛇!

二人连看也不看,也不管这一下能不能砸死这黑蛇,但二人心里清楚,恐怕砸死黑蛇是难点。

二人御剑往空中钻去,边往上钻,边回头观看!

果不其然,这巨石落下,黑蛇毫不在乎,将巨大的蛇尾猛地扫出,再看落下的那些巨石,早就被扫的粉碎!

这巨石砸下去居然没伤了黑蛇,不过,虽然没伤了黑蛇,可也阻住了黑蛇的脚步,让黑蛇缓了缓,否则,二人没等飞出黑蛇长尾波及的范围,半空中就会被黑蛇的长尾卷了下来!

这阻挡了一下,二人这才凭空往上飞去,刚好避开了黑蛇的长尾!

黑蛇长尾扫向了空中的二人,离着二人还差两丈的距离就能扫中,若不是二人斩断石桥拦阻了一下,想要逃出去还真不易,但即使离着两丈,这猛烈的风势,都把二人吹的一晃。

二人不敢大意,急忙又往上飞去,直到飞了很高,黑蛇再也够不到了,这才长出了一口气。

也幸好黑蛇不会飞天遁地的本事,否则,那真是无敌了,二人恐怕就逃不掉了。

黑蛇没有击毙二人,又被巨石砸了一下,虽然那块大石被它扫落,可是它的尾巴也是疼痛,而且还有不少小碎石落在它的身上,它更是痛的厉害了,真是气的暴跳如雷,气的黑蛇在山谷内扬起巨大的蛇尾乱拍乱扫,就见碎石乱飞,冰雪乱溅!

魏晓晨擦了擦冷汗,冲着脚下的黑蛇皱皱鼻子,吐吐舌头,骂道:“臭蛇,狂什么狂,气死你,抓不到我们,气死你,气死你……”

廉政哈哈大笑,轻轻摸着魏晓晨的秀发,微笑道:“咱们走吧,这怪物不是咱们对付的了的,实在是太厉害了。”

魏晓晨咯咯笑道:“走?那有这么便宜的事,这一次,再逗逗这畜生,廉哥哥,还记得在雪洞中,咱们捉弄这畜生的事吗?我再做一只血乌鸦,叫这畜生追这乌鸦,气死它。”

廉政苦笑道:“咱们能逃的性命就不错了,你还招惹这畜生做什么?”

魏晓晨嗔道:“不嘛,我就气不过,非要捉弄它不可。”

她说着,扬手一招,断崖壁上的冰雪飞到了她的手中,她坐在自己的修罗刀上,飞快的捏好了一个冰雪团,看上去还真的像乌鸦,她笑嘻嘻的咬破中指,将自己的血涂在了这块好似乌鸦的冰雪上,涂抹在了上面,然后祭出了这块冰雪,再看那雪乌鸦被她法力催动,又开始飞了下去,在黑蛇头上转了起来。

黑蛇一看又是这可恶的血乌鸦,气的暴跳如雷,怒吼连连,扬起蛇尾乱拍乱砸,但这血乌鸦也太小了,而且还会飞,哪里能这么容易砸到。

这就好像一只大象要踩死一只蚂蚁一般的道理,虽然大象厉害,那是对别的动物而言,可要是对付小小的蚂蚁,那简直就是太难了,因为大小差距若是太大,庞然大物要想击毙比它小几千倍的生物,那简直太难了。

魏晓晨看的吃吃直笑,拍手叫道:“大笨蛋,加油,快去追呀,追呀!”

她用手一指,雪乌鸦朝着黑水河方向飞去,黑蛇怒吼连连在后就追!

魏晓晨乐的前仰后合,吃吃笑道:“这雪乌鸦要是悠悠化出进行催动,估计能飞半个时辰的时间,可是我呢,我冰雪功夫不及她,但也可以令雪乌鸦飞一柱香的时间,哈哈,就叫这大笨蛋追雪乌鸦追它一炷香玩吧,气死它,哈哈哈……”

廉政一拉她的手,笑道:“淘气鬼,行了,别玩了,快走吧。”

二人又往山上飞去,可是往下飞去容易,飞上来可困难多了,二人好不容易才飞到了万丈高崖上,回到了原点,这才落在地上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

魏晓晨靠在廉政的身上,喘着息着道:“唉,累死了,这高崖简直跟咱们上次掉下去的那个断崖差不多高。”

廉政也累的要命,也道:“是呀,幸好咱们逃的快,要不被那可怕的黑蛇抓住,可就完了。”

他看了看魏晓晨秀丽的容貌,轻轻的抚摸着她的秀发道:“只可惜,那黑蛇可不懂的怜香惜玉,任你再漂亮,就算你不穿衣服,你都诱惑不了它,倒时候,还是会将你吃掉的。”

魏晓晨红着脸嗔道:“讨厌,胡说八道,你再胡说,我咬你……”

二人拥抱在一起彼此的咯吱了起来,笑的嘻嘻哈哈的。

二人休息了一阵,说笑了一阵,这才准备下山去。

忽然间,魏晓晨指着山下道:“快看,那……那是什么?”

廉政揉揉眼睛往下一看,也是倒吸了一口冷气!

只见半山腰中,出现了一些奇奇怪怪的怪兽,就见那些怪物,一个个生的人的样子,头是人的头,可是可怕的是,身子却是蛇的身子!

就见这些人头蛇身的怪物,就在半山腰的洞口一起膜拜冷冷的月色!

刚刚二人追穷奇,是从另外一边追上来的,若是在那里经过,早就发现了这可怕的怪物了。

这些怪物也是听到了穷奇的嚎叫声,但不知在哪里,而且这山也太高太大,二人又飞下了断崖里,故此这些怪物没发现。

可二人飞了上来,无意中看到了这些怪物。

最令二人吃惊的是,不但有这些怪物,还有一个狼头人身的怪物,正是失踪了的狼魔!

廉政失声道:“看,狼魔!原来这畜生还没死!”

二人在高高的山顶,半山腰中的狼魔哪里能发现他们。

魏晓晨握紧了修罗刀,沉声道:“这畜生还没死,咱们不如冲下去,结果了这畜生!”

廉政赶忙拦住道:“不可,一个狼魔的法力不在咱们之下,咱们联手虽然可以胜之,可是那些人头蛇身的怪物这么多,咱们势单力薄,不是对手,不能去。”

魏晓晨嗔道:“那怎么办?难道就这么算了?”

廉政道:“怎么能这么算了,咱们既然知道了狼魔藏身地,咱们可以回去送信,去找玉霄,集合雪紫儿等同门,再一起对付。”

魏晓晨气道:“你呀,真是的,他们恐怕早就离开这里了,咱们再回山,那不是多此一举?等到什么时候呀?”

廉政苦笑道:“那也没办法呀,狼魔在这里不动,咱们就无法除掉。”

魏晓晨道:“咱们可以偷袭呀!或者等狼魔落了单,咱们一举杀了它!走,下去看看这些畜生在干什么!”

廉政拉住了她,道:“不,别下去,咱们还是离开这,太危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