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101章 幽渊2

第一百零一章 幽渊2

魏晓晨气的扭住了他的耳朵,嗔道:“你呀,能有点男人的样行不?咱们只是去看看,去偷听一下,又不是跟狼魔拼命去,这你都不敢,哼,胆小鬼,你还不如女人呢!”

廉政气的使劲哼了一声,挣开她的手,道:“谁说我不敢?我只不过是怕打草惊蛇而已,既然你想去,去就去,我怕过什么?”

魏晓晨一看他生了气,吃吃笑着,轻轻的摸摸他的头,柔声道:“乖乖乖,我说错啦还不行嘛,这样吧,奖励你个香吻,就算我赔礼啦。

她笑盈盈的抱住廉政就亲了一口,然后咯咯直笑,廉政苦笑道:“真拿你没办法,你真是淘气死了,记住只准去看,不准胡闹,要是被发现了,咱们还是只有逃命的份。”

“好好好,都依你行了吧!”

廉政拉起她,悄悄的道:“咱们从侧面转过去,躲在树上,听听他们说什么也就是了。”

二人打定主意,纷纷转到了山的侧面,然后悄悄的往前飞,离着那些怪物还有十几丈的时候,二人才住下,二人找了棵参天大树,就躲在了干枯的大树上了。

这么晚了,又这么黑,虽然大树没有了树叶,基本都干枯了,可是却也没人发现他们。

魏晓晨不敢说话,指了指前面半山腰中的山洞,然后指了指那些人头蛇身的怪物,在廉政的手中写道:“这里是鬼族,这些人不知道是人是鬼,还是兽!”

廉政也早就看到了那个大石洞上写着的大字,那大石洞的洞门上写着两个大字:鬼族!

原来,这里就是鬼族,也是鬼国,其实一个族就是一个国,鬼族的人生的最奇怪,虽然也属于人类的一种,可是更多却是像妖怪。

因为鬼族的人生的是人头蛇身,只有两只人手,身子却是蛇的身子,没有脚,只能像蛇那样的游动,还跟人不同的是,鬼族的人,只有一只眼睛,一只眼睛血红色的,生在额头的正中间,除了一只眼睛是红色的之外,全身上下都是黝黑一片,就像活鬼一样,当真不愧称为鬼族,果然是贴切的很。

鬼族的族民也是人类的一种,有着人类的大脑和维,说的也是人话,不过生的却可怕的很。

鬼族的族民正在膜拜冷月,每每晚上这个时候,它们总会集体的来这里膜拜冷月,鬼族的族民最信奉的是月亮之神。

鬼族的族民就住在这个大山上,那个石洞是深不见底,哪里就是鬼族族人的家,白日的时候,鬼族的人基本都爱睡觉,只有到了夜晚的时候,鬼族的族人才精神。

在这里鬼族的族民也有一百多,正在集体膜拜冷月。

二人浑身是冷汗,就躲在远处的树上观看着。

就听那鬼族中的一个满脸花白胡子的人头蛇身的老头高声道:“尊敬的月之神呀,请保佑俺们鬼族人……”

那老头好像是鬼族中的长老,那老头说一句,然后这些鬼族人头蛇身的人就跪倒对着冷月膜拜磕头。

就连狼魔都跪倒在地,终于,膜拜月神的祭拜仪式结束,就见狼魔傲立在一块大青石上,仰天傲的一声,对着月亮叫了起来。

嗥……嗥……嗥……

狼嗥声凄厉无比,传出去很远很远,就在山谷中久久回荡不息。

狼魔嚎叫完毕,这才下了青石,来到了那块平台上,在山洞的外面就是一块十几丈方圆的平台,收拾的光滑明亮,就好似一面大镜子一般,这里好像是这些怪物的习武场。

这些人头蛇身的怪物,那双人的手就拿着长矛,这时,一些年老的鬼族成员走进了洞府内,只留下一些年轻力壮的了,那些年轻力壮的就开始习练了起来。

这些鬼族成员,手握长矛,就在冷月的清辉下舞动了起来,就听山谷中瞬间就响起了一阵阵杀,杀,杀的口号声。

一个头大如斗,眼如铜铃人,就在狼魔身板,就见他赤红的一只眼睛闪着火焰一般的光,一丈多长的蛇身支持着半个身子,两个人的手臂还撵着络腮胡须,就跟狼魔并力在一起,不住的点头表示赞誉。

这人正是鬼族的鬼王,鬼王就叫鬼王,这是鬼族人的尊称。

鬼王微笑道:“狼兄,伤势如何了?”

狼魔阿辉道:“多谢鬼兄这些日子的照顾,伤已经痊愈了,唉,这次雪崩真是太大了,就连白白和我儿子都失散了,不知道它们怎么样。”

原来,狼魔在逃命的时候,也是受了重伤,这次雪崩是千古罕见的,差一差,狼魔就被飙风卷走,虽然逃了出来,但即使这样,狼魔被飞起的一块巨石砸中,受了很重的内伤,它幸好魔力高强,修为高,这才逃了出来。

但它逃了出来,却跟雪狼失散了,狼魔的子女均葬身到了雪崩中,它那里知道,就在不久前,它的妻子雪狼也被卓悠悠所斩!

它逃出来后,想起了大雪山不远处有一个鬼国,鬼国里的人虽然是人,可是却人头蛇身,被人类都当作了妖怪,隐蔽在深山,它跟鬼王还是认识的,虽然不能说是好朋友,可也是有几面之交。

故此,它才来到了这幽都鬼山,在此养伤。

鬼王也是嗜杀成性,这一次见到狼魔势单力孤相投,倒是觉得是一件好事,因为他本想除掉附近的人类其他族,想让鬼族称霸这蛮荒之地,狼魔来到无形中是多了一个极其有力的助手,故此他十分的高兴。

鬼族有人鬼大约二百多,论势力还是很单薄,这才练兵,准备积攒势力进行统一行动。

二人虽然远隔十几丈,可是狼魔和鬼王的话却听的清楚,因为修道之人的耳力极其的灵敏,二人哪里能不练,而且这夜深人静,空谷幽幽,更是清晰了。

就听鬼王道:“狼兄,我想统一附近的部落,不过,力所不及,不知狼兄可有什么好主意?”

狼魔道:“鬼王兄宏愿大志,可敬可佩,不过,就凭咱们鬼族这些人马,还是力所不及,咱们要联合在一起才行。”

鬼王道:“不知要跟谁联合?”

狼魔笑道:“鬼族山崖的那一边,有一个大幽族,那个族人有不少,你们又是邻居,可以联络他们。”

鬼王哈哈笑道:“我正有此意,大幽族的人要说还是我们鬼族的近亲,还有点血缘关系,我们虽然不相往来,可是隔着这么个断崖,也没有侵犯过谁,这个可以联络。”

狼魔道:“不知这附近还有什么部落可以联络?”

鬼王道:“有野心的部落没有多少,这里方圆五百里之内,部落也不是很多,不过,黑心族和黑齿族,这两个族的人也是野心勃勃,咱们要是联络,就完全可以统治这方圆五百里之内的地盘了,

狼魔微笑道:“只可惜我的势力已经全部葬送到了雪崩中,不过,鬼兄有什么吩咐和差遣,我定会尽力。”

鬼王笑道:“好,好兄弟,我听闻狼兄也是胸怀大志,咱们弟兄联手,一定能威震蛮荒之地。”

狼魔叹道:“只可惜,天魔圣人败在圣帝真君之手,被禁锢在昆仑虚的乾坤洞内,被封天印镇住,若是天魔能出来,咱们魔界就完全可以打败仙界,圣帝真君已经死了,九子比圣帝真君差多了。”

鬼王道:“那为何不想办法救出天魔?”

狼魔道:“鬼兄有所不知,封天印乃是上古神器,开启封天印,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找到女娃补天用过的七彩补天石,因为这七彩石乃是唯一可以开启封天印的钥匙,可是谁知道这七彩石落到何方了?所以,我们魔界的许多王,都是束手无策。”

鬼王道:“原来如此,的确是难呀。”

狼魔道:“不知鬼兄在这附近可有什么厉害的对手?若不然鬼兄为何想统一这里呢?”

鬼王道:“狼兄聪明,正是,在这附近方圆五百里之内,其余的族都不在话下,只有一个族极其的厉害,而且人也很多,这族中养着一种怪兽,这是一种神马,名叫吉量,全身洁白如雪,只有马鬃是红色的,这种马极其的厉害,据说是龙马之后,跟天马乃是近亲,那国中的人也是极其的厉害,那族名叫犬戎族,这些人跟我们一样,都很怪,我们是人面蛇身,而犬戎族的人是人头狗身,不过,身上不长毛,只不过下半身像狗,故此才称作是犬戎国,这族内的人,比我们多两倍多,而且一个个比真狗还厉害,尤其是箭法更是可怕,他们以吉量为坐骑,部落内这种厉害的神兽也有十几只,所以,乃是我们的劲敌!”

狼魔道:“哦,原来如此,那咱们就联络其他的人,灭了犬戎国就是。”

就在这时,就听到汪汪汪汪汪的一阵狗吠声,就见一只肋生双翼的好似狗一样的怪兽从半空中飞了下来。

只见半空中飞下来一条一丈多长青色好似大狼狗一般模样的兽来,只见那兽,肋下生着一双肉翅,青面獠牙,极其的凶恶,而且嘴里还滴滴答答流着鲜血。

鬼王哈哈笑道:“我的狗狗回来了,它叫蜪犬,是狗的一种,可却是极其凶恶的一只狗,我派它去监视黑齿族和黑心族来,看看那两个族有什么动静。”

鬼王笑着道:“乖乖,来来来,怎么,又去吃人去了?”

蜪犬是一种吃人的恶狗,山海经就曾有记载过这只狗的模样。

就见蜪犬汪汪叫着,摇着尾巴到了鬼王好似蛇一样的脚下。

鬼王微笑道:“蜪蜪,不知黑齿族和黑心族最近有什么动静?”

就见那青色的恶狗,汪汪汪嗷嗷嗷的叫了一阵,鬼王用心的听着,慢慢的,他的脸上出现了喜色。

鬼王听完,大笑道:“哈哈哈,果然是大有收获呀,狼兄,咱们都可以长成不老啦!”

狼魔道:“什么事这么高兴?它究竟说了些什么?”

鬼王笑道:“蜪蜪说,它听到黑齿族的人说,已经找到了不死山所在地,你知道吗,不死山有一个不死族,不死族中有一长生不老不死树,吃了不死树的果实,就可以长生不老啦!”

狼魔眼中也闪过了狂喜之色,道:“哦?果真如此?”

鬼王笑道:“不错,咱们就来一个坐山观虎斗,等黑齿族的人去掠夺不死树,元气大伤的时候,咱们再抢回不死树,占为己有,哈哈哈,你说这岂不是省事的多了?”

狼魔笑道:“妙妙妙!”

廉政和魏晓晨也吃了一惊,没想到能听到这么个惊人的消息,难道这世上真有不死族?

魏晓晨亲昵的咬着廉政的耳朵轻轻道:“这些畜生,真是异想天开,咱们去送信去,叫他们竹篮打水一场空!”

廉政吃了一惊,没想到她竟然会说话,赶忙捂住了她的嘴!

虽然声音很小,离着又那么远,可是蜪犬的耳朵该是多么的灵敏,狗的耳朵本就灵敏至极,更何况这条狗还是狗中的极品狗了。

所以,魏晓晨虽然声音小的如蚊虫,但依旧被蜪犬发觉!

蜪犬汪汪汪嗷嗷嗷的狂吠了起来,然后飞了起来,就扑向了声音所发之处!

鬼王失声道:“不好,有人!”

廉政一看被发觉了,抖手就是一道清虚真气的气盾射出,迎面就阻住了蜪犬,他急忙拉起魏晓晨道:“快走!”

轰的一声巨响,蜪犬撞在了气盾上,虽然把气盾撞破,可是蜪犬也落了地!

“什么人?不要走!”

鬼王大喝一声,再看从鬼王赤红的独眼中射出一道赤红色的光芒,一道光柱就射向了二人!

廉政急忙拉着魏晓晨跳下了枯树,就听到轰的一声巨响,那道光束就把那棵枯树给击碎!

廉政暗叫一声厉害,急忙拉起魏晓晨御剑就往空中飞去。

于此同时,狼魔的狼牙刀也到了,咔嚓一声,正好斩在一块青石上,轰隆一声巨响将青石断为两截!

而廉政和魏晓晨却手拉手已经飞上了青天,二人知道闯了祸,后面妖魔一定会前来追赶,所以,二人是手拉手御剑就逃!

狼魔大吼一声,驾黑风在后就追。

而鬼王也骑上了恶兽蜪犬,也在后追了下去。

再看,整个幽山鬼域已经乱成了一锅粥!

第一百零二章棋阵

“你说,这些黑乎乎的树,真的可以长生不死?我看平常的很呀,不过,这些果实就像桑葚似的,好可爱吆,我倒真想尝一尝什么味道。”曲仙儿手中掐着一颗黑珍珠果轻轻的说着。

三个姑娘十分好奇的望着黑乎乎的不死树,曲仙儿手中还掐着一颗不老黑珍珠果,在鼻子上嗅着。

这棵不死树也真是奇怪,冬季里,本来树木的绿叶都已经凋零,可是不死树的叶子却没有凋落。

不过,不死树的叶子是黑紫色的,叶子是又长又细,尤其是它的果实,紫黑色的小果实,就好像小小桑葚那种颜色,那么大小,又像极了小黑枣,不过却是黑的那么诱人,故此,这种不死树的果实又叫做黑珍珠果。

不死树和不老树都是世上最珍贵的两种树,果实都差不多,都是宛如珍珠相似,不过,不死树的果实是黑紫色的,而青春常驻不老树的果实则是晶莹的宛如白珍珠一般的模样。

看到曲仙儿发问,洪袖儿道:“我觉得这味道一定很好吃,一定是甜的。”

楚桂儿道:“我猜一定是又酸又甜的,就像冰糖葫芦那种味道。”

凌玉霄哈哈笑道:“那你们吃一颗尝尝不就是了,干嘛猜来猜去的?”

曲仙儿嗔道:“你有毛病呀,没听到说吃了这黑珍珠果女人就不能生……呀……讨厌……”

凌玉霄嘻嘻笑道:“怎么,女人会生孩子的吗?我好像听师傅师娘们说,三位师姐都是地里长的,等到成熟后,师傅师娘就像刨地瓜似的,就把你们刨出来了,对了,师傅师娘就是这么说的。”

曲仙儿羞的脸通红,重重敲了他一下,嗔道:“放你的屁,你才是土里生的呢,那是娘她们骗孩子的,你以为我还是孩子呀。”

凌玉霄道:“那师姐什么都懂了?”

曲仙儿叱道:“懂不懂关你屁事,讨厌……”

凌玉霄道:“那我倒要请教了,请问,你们说生孩子,究竟孩子怎么生的呢?为什么会生孩子呢?而这孩子又是在哪里生出来的呢?”

三个姑娘臊的脸通红,气呼呼的捶打他,嗔道:“你无赖,不准你胡说。”

凌玉霄嘿嘿笑道:“不懂就问嘛。”

“我们怎么知道,去去去,别瞎问,这种事能问吗?”

其实三个姑娘还真的不知道这孩子究竟怎么生出来得,在哪里生出来的,她们毕竟才十六七岁,虽然知道男人跟女人在一起睡觉就会生孩子,可是究竟为什么在一起一睡觉就生孩子,她们不知道,虽然她们知道,孩子是长在肚子里的,但以后怎么生出来,她们当然也不知道,不过,她们却知道,这种事是不能说明的,否则,会被人笑的。

凌玉霄不过就是故意逗她们玩,其实他自己也不太清楚,玉霄笑道:“你们不知道,我可知道,我听说,生孩子就像老母鸡下蛋似的,你们肚里有孩子后,快要生了,就找个草垛,然后就像老母鸡似的,脱掉裤子,光着屁股,然后咯咯答,咯咯答,呱唧,孩子就生下来了,哈哈哈……”

三个姑娘这个气,一个个纷纷围住了他,这个狠狠的敲他,那个狠狠的掐他,那个狠狠的扭他,这个道:“你肚子才有孩子呢……”

“你才是老母鸡呢……”

“你才下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