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102章 棋阵1

第一百零二章 棋阵1

四个人嬉笑了一阵,虽然玉霄这么胡说八道,臊的她们羞愧难当,可是她们却并不真生气,因为她们早就习惯了玉霄这么胡说八道的捉弄她们。

凌玉霄哈哈笑道:“喂,你们想知道这珍珠果什么味道,我有办法呀。”

“什么办法?”三个姑娘异口同声的问道。

凌玉霄微笑道:“这还不简单嘛,你们呢,就放到嘴里吃一吃,嚼碎了,不过呢,却不吃到肚子里去,也不把果汁吃掉,等吃出什么味道后,再吐了就是了,这不就行了吗?”

洪袖儿喜道:“哈哈,这是个好主意,咱们尝尝吧。”

她刚摘了颗黑珍珠不死果,楚桂儿一把打落她手中的果实,白了她一眼道:“二姐,你真傻,他是害你呢,万一吞掉了点汁液,你不能再生……那你这一辈子不就完了?你傻呀?”

洪袖儿比较直爽,一听玉霄又捉弄他玩气的过去就拧住了他的耳朵,嗔道:“你这臭小子,这个你都敢胡闹?你要害死我呀?万一我不能……”

凌玉霄接口道:“你不能生,我替你生不就是了,哈哈哈……”

“你放臭屁,男人怎么能生……”

“那男人为什么不能生?凭什么你们女人行,我们男人就不行?我还就不信了,不行,咱们比比生孩子,比比究竟谁一窝生的多?”

三个姑娘被他气的是又羞又笑,真是啼笑皆非。

曲仙儿红着脸道:“姐妹们,这臭小子一天不打他,他就浑身痒痒,打他。”

三个姑娘也不用手来打他了,一个个抓起雪球就朝着玉霄劈头盖脸的砸去,四个人又开心的嬉闹在了一起,打起了雪仗。

不过,他们打雪仗,总是三打一。

凌玉霄陪着三个姑娘胡闹玩笑了一会,然后四个人嘻嘻而笑,玩够了也就不闹了,玉霄悠悠笑着,自己摘了一颗黑珍珠果,笑道:“好了,还是让我尝尝味道吧。”

他刚想往嘴里放,吓得三个姑娘失声惊叫,曲仙儿上来一把就打掉了他手中的不死果,嗔道:“喂,你疯了?吃了不能生……你……你神经了?”

凌玉霄哈哈笑道:“我又不是女人,你们女人吃了不能生孩子,我是男人,本就不会生孩子,我吃点怕什么?哈哈,吃一颗听说延寿十五年的,这样吧,我也不想多活,只想活他个一千五百年,那我就吃他一百颗,等会呢,我摘点,放到油锅里炒着吃,你们说妙不妙?到时候,我活了一千五百岁,你们呢,却活了一百岁就死了,不过你们放心,等你们一百年后死了,我就逢年过节的去你们坟上烧纸,一定会哭两声的,到时候,我每五十年就换个媳妇,我就带着我媳妇去祭奠你们,你们说,我一千多岁,能换几个媳妇呢?哈哈哈,真有趣呀……”

三个姑娘又被他气坏了,曲仙儿气呼呼的照着他的脸就使劲啐了一口,嗔道:“你还能不能有点正经了?都这么大的人了,还这么胡闹!”

洪袖儿伸手按在了他的脖颈上,叱道:“你想活一千五百岁,你想做老乌龟呀?告诉你,我们在临死前,先掐死你,臭无赖……”

楚桂儿气呼呼的捏住他的鼻子,嗔道:“你真是无赖……”

凌玉霄哈哈笑道:“怎么了,我不过是想吃点嘛,长生不老谁不想呀,我又没有贪心,而且,我活那么大的岁数,自己一个人过,岂不是孤独的很吗?所以,我多找几个媳妇这又有什么错呀。”

曲仙儿气呼呼的拉着他,嗔道:“走走走,离这里远一点,告诉你,女人吃了不能……男人也是一样……”

洪袖儿道:“就是,生……女人一个人又不能生……”

楚桂儿道:“你们男人吃了,也是一样的,傻瓜。”

三个姑娘真怕他吃了,这个拉他那个拽他,凌玉霄边走边道:“不能生孩子又有什么了不起,反正你们又不是跟我生孩子,就叫人类在我这一代灭绝了,不是更好嘛,最起码,不用活着受苦受罪了……”

三个姑娘气呼呼的边拉着他离开了不死树,一边走还一边收拾他,她们还真怕玉霄胡闹吃了不死果,那万一不能生育,岂不是害了他自己?也害了她们自己?

因为在她们心中,生孩子的任务,若是必须有男人一半才能生的话,那她们心中早就有了人选,生孩子这一半的任务,除了交给他,是不会给别的男人这任务的。

所以,他不能吃,她们也不能吃,因为他害自己,就是等于害她们是一样的。

“喂,桂儿,来,咱们再下一盘,我就不信总输给你。”门口阿伯伯笑眯眯的叫道。

楚桂儿笑着道:“走走走,下棋去。”

四个人在这孤山上住了两天了,本来他们想住一天就走的,可没想到这十九个人都这么喜欢下棋,每日里,都找他们下棋。

这里面棋艺最高的还是楚桂儿,不过,十九个老人棋艺都很不错,比楚桂儿是不如,可是跟曲仙儿、洪袖儿是半斤八两不相上下,比起玉霄来可就强的太多了。

凌玉霄虽然也会,可是却稀松平常二五眼,因为他把精力都用在了修炼上。

楚桂儿笑着,拉着玉霄把玉霄按在了座位上,吃吃笑道:“阿伯伯,这回呢,让小师弟陪你下。”

凌玉霄苦笑道:“我才不下呢,无聊死啦。”

楚桂儿吃吃笑道:“不行,你必须给我下,你说你丢不丢人?亏我爹爹手把手教的咱们四个人,就数你最差,你是怎么学的?不行,你必须下一盘,怎么也要赢一局才行,否则,我们就不离开这!”

曲仙儿也按着玉霄坐了下来,嗔道:“下,好好下。”

洪袖儿道:“不准胡乱下子,不加考!”

其实,三个姑娘是怕玉霄胡闹去偷吃不死果,而且也想让玉霄定下下来,不要总这么顽皮,因为下棋可以磨练一个人的性子。

凌玉霄苦着脸道:“我不想下,真没意。”

曲仙儿嗔道:“你若是一局都下不赢,那我们就呆在着不走,你说说你多废物,你在这里住了两天,也下了两局,每一次你都输的一塌糊涂,你是胡乱的下子,中盘就输掉了,笨死啦,不行,你下不赢,咱们就不走啦!”

洪袖儿道:“就是,你除非能赢局,要不,简直丢死人了,丢了楚师傅的脸。”

楚桂儿气道:“还有我,我爹爹这么用心教你,你学的一塌糊涂,我也教过你,教你怎么布局,下棋,吃子,打劫,布阵……你呢?你都学了些什么?你要是一直赢不了一局,那我们就一直住在这,除非你能赢一局。”

凌玉霄苦笑道:“唉,那好吧,我就下一局吧,不过,这局,我要赢了呢?那三位师姐怎么奖励我呢?”

三个人失声道:“你能赢?”

凌玉霄嘻嘻笑道:“你们不是希望我赢吗?怎么,我赢,你们就这么吃惊?”

楚桂儿气呼呼的道:“我不是臭你,几位老爷爷的棋艺很高的,就你那两下,想赢简直难死了,好吧,你要赢了,你说怎么奖励你?”

曲仙儿道:“对,你要赢了,随便你要什么。”

洪袖儿道:“就是,我看你是做梦。”

凌玉霄淡淡一笑,道:“这样吧,我赢了什么都不要,就一人亲你们一口吧,嘿嘿,三位师姐的小嘴好香的,就要这个奖励吧。”

三个姑娘羞的脸又红了,曲仙儿一把扭住他的耳朵,嗔道:“你无赖,臭无赖!”

凌玉霄皱眉道:“喂,我这是跟你们打赌呢?怎么,敢不敢赌呀?你们要是输了,你们就让我一人亲一口,我要是输了,你们就一人亲我一口,这样多公平呀。”

在场也有五六个不死族的老人,一听这话是捧腹大笑,玉霄这么说,他是不管输赢都占便宜了,几个人均暗暗的道:“这孩子,简直是顽皮透了。”

不过,几个老者这两日来,真是开心的很,真舍不得这四个孩子走,因为这四个孩子都那么有趣,而且棋艺高超,令他们叹为观止,尤其是玉霄,总是故意的逗他们玩,让他们开心的一笑。

这些年来,这十九个老人好久都没有这么开心过了,都很喜欢这四个孩子,所以,就连那么珍贵的不死树,都让他们随便的过去触摸。

不过,老人们一再叮嘱,深怕四个孩子好奇,真的吃了不死果,害的四个孩子都没了生育功能,那真是害了他们一辈子了。

洪袖儿气道:“臭无赖,你想的倒美,你想输赢都占便宜,你当我们傻瓜呀!”

凌玉霄道:“那你们是不敢打这个赌了?那好吧,我不下了。”

曲仙儿红着脸嗔道:“谁说不赌的?赌!这次跟你赌了!好吧,我输了,你就……你就随……便吧,不过,你输了,我们得说的算,你要听我的话才行。”

楚桂儿道:“恩……赌是赌,不过,要三局两胜才行,一局可不能算,我输了,你也随便就是,不过,你输了,你也要听我的!”

洪袖儿道:“就是,我们姐妹都赌了,三局两胜,赢了你随便,输了你听我们姐妹的话。”

这一次,三个人敢赌,因为下棋这东西是来不得半点假的,而且就算输了,她们其实也输的很开心,因为输了又不是在她们脸上画乌龟,玉霄说赢了亲她们的小嘴,她们虽然表面上装着生气不愿意,其实心中一个个倒是欣喜的很,还盼望着玉霄一亲她们的芳泽。

凌玉霄笑道:“好吧,那咱们拉钩!”

“好!”

四个人还是像小时候一样,郑重其事的拉钩,唱着歌谣道:“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谁变谁是乌龟王八蛋……”

凌玉霄点头道:“好吧,既然赢了可以一吻三位大美人的香唇,那我就好好的下三局!”

阿伯伯苦笑道:“喂,你们真要赌?我看还是别下了,霄儿的棋艺我真的不敢恭维,只能说不在二百五之上,也不在二百五之下,正好是中间,下他也是输,而且跟臭棋篓子下棋是越下越臭,再要想赢桂儿,更难了。”

这一次可把玉霄气着了,三个姑娘这个笑。

曲仙儿吃吃笑道:“你呀,原来是二五眼呀,呵呵呵……”

洪袖儿道:“伯伯这句话说的可真妙。”

楚桂儿吃吃笑道:“原来你是臭棋篓子,哈哈哈……”

凌玉霄一向最气别人耻笑他,虽然对方是玩笑话,可是打心底就没将他的棋艺放在眼中,玉霄气呼呼的站了起来,傲然道:“好吧,今日叫你们见识一下,什么叫做深藏不漏!三位师姐,你们我亲定了,等我亲你们的时候,我咬掉你们的舌头!”

凌玉霄气呼呼的坐了下来,道:“喂,几位伯伯,把你们这里下棋最厉害的人都叫来,我跟你们比一比!”

三个姑娘一看玉霄真生了气,也不再嘲笑他了,因为她们知道玉霄的脾气,跟他开玩笑行,可是嘲笑他看不起他,他就会生气了,三个姑娘一看玉霄生气了,也不再嘲笑他了。

楚桂儿嗔道:“你呀,生什么气?爷爷们跟你开玩笑的,还用找什么高手,这里下棋最高的就有三个人,第一就是阿伯伯,第二就是美婆婆,第三就是人婆婆,他们三个都在这呢。”

楚桂儿棋艺最高,以她的本事,当然看的出谁下的好了,所以,她说着这三人,都是这里下棋最好的人。

凌玉霄道:“好,那谁先跟我下?请吧!”

人婆婆微微一笑,道:“那好吧,俺就先跟你下吧。”

今日不死族两个不死老妖怪一般的大美女可没有再光着上半身,因为在孩子面前,她们只能收敛一些了,否则,像她们这样一千多岁的老女人,男女间的风流事也不知做了多少了,哪里会在乎那些。

凌玉霄笑道:“人婆婆请。”

人婆婆道:“你先下,以你的棋艺,我让你九子也行。”

凌玉霄心中生气,他这次是真生气了,生气这几人这么小瞧他,但他却淡淡一笑道:“婆婆,为了比试公正,咱们谁也不让谁,凭着真本事下一局,既然婆婆让我先下子,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玉霄说罢,然后微一沉吟,拿起了白子,将白子下在了天元中间的位置上了。

人婆婆就是一皱眉,道:“你这是怎么下法?首占天元,岂不是舍角边而选草肚?重新下,不准胡乱下。”

楚桂儿也皱皱眉道:“玉霄,下天元位置,是除非像我这么棋艺高明的人,才有这个把握,你棋艺一般,不要乱下。”

凌玉霄将脸一沉,正色道:“是你们下棋还是我下?观棋不语,不准你们胡乱插言,婆婆,请,我就喜欢这么下!”

三个姑娘彼此看了看,吐了吐舌头,均是苦笑摇摇头不再多说,她们三个都十分了解玉霄的性格,知道他什么时候一本正经沉着脸说话了,那就证明他是不高兴了。

其实,下天元的位置也不是什么拙招,上一次,楚桂儿就以天元为中心,布置了一道道埋伏,不过那是棋艺非常高明才可以,而且楚桂儿用的那个布局阵法,乃是他爹爹自创的天罗地网绝命阵,可是玉霄哪里会这阵法。

凌玉霄其实虽然没用心的学棋,可是耳熏目染,他的棋艺也并非是那么糟糕,只不过他没有用心学,也故意的不想展露自己罢了。

凌玉霄这一次下棋再也没有胡闹和玩笑,而是子子斟酌而下,竟然是有规有矩。

楚桂儿都有点呆住了,从这几子布局来看,玉霄竟然深得天罗地网绝命阵的要领了。

这一次玉霄几乎是像楚桂儿跟黑白先生对局的那一盘照葫芦画瓢摆出来的,几乎是一子不差!

下了二十几子,他就已经以占中元,连四线,布好了天罗地网了,然后他就学着楚桂儿那样,不管人婆婆怎么下子,就招招占先,将人婆婆的气眼堵死,只给留一口气,然后以四线、中元为基础,将棋盘正好隔开,变成了四部分,让人婆婆的棋子不能汇拢在一起。

刚开始时,人婆婆以为这占天元的招数真的很不智,但下了五十多子的时候,她就冒了冷汗了。

再看棋盘上,刹那间变了,白色的棋子就好似织就了一张罗网一般,令人眼花缭乱,再看她所占有的角,在要害处早就被投入了白子,将气眼堵死,若是想杀死角里面的白子,势必就堵死了自己的,无奈之下,她只有将棋子往边和腹部延伸下去,寻找做活的气,可万万没想到,玉霄这招的妙处就在这,就是逼的你往外延伸,而他则利用三线中间的点位,进行拦截阻隔,里应外合,将这气眼全部堵死!

其实,这一招占天元,连四线的一招是先下手才凑效,才能取先手,由于先下子,当下完第五颗棋子时,一张网的雏形基本形成,而对方一般一看对方放弃四个角,一定会分布开占有四个角再说,等先下子布好了天网雏形之后,对方由于比先手少下一子,故此,也就刚好占有四个角,并且在一个角上按上一子,布好了占小目的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