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102章 棋阵2

第一百零二章 棋阵2

而这时呢,天网阵的奥秘就在这里了,不去管对方那个占有的角,就叫对方去占那个已经布好小目的那个角,而则空出手来,去攻击对方其余三个角。

对方肯定是去救援,哪里能为了一个角而丢了其余的角,所以,一般都去救援。

这样,就开始被动了,天罗地网阵就开始调动敌人来回的支援,而不是被敌人调动了,然后就开始不管对方如何,先将对方做活气的要害堵死,因为,围棋的棋子要生存,必须有两口气才可以在棋盘上存在下去,否则就会被吃掉,所以,堵死敌人气是天罗地网阵又一个秘诀。

当然,这还是需要有一定的基础和技术,而且天罗阵的技巧也是有的,根据对方怎么防守,就怎么布阵,这一点技巧,就是各个星位上的点,玉霄这么聪明,其实早就将这些变化记在了心中。

而且下棋之人,要有眼观大局的眼光才行,玉霄虽然没有完全领悟,可是楚桂儿所下的一招一式,他早就记在了心中了,不但是这个天网阵他记住了,楚桂儿的爹爹他八师傅楚天祥所传授的许许多多棋阵的要点和技巧,他也是记住了,只不过,他并没有像楚桂儿那样去深入研究罢了,可是他的聪明却是任何人也比不上的,所以,他看过别人下过好几次,心中是牢牢记住了。

楚桂儿越看越吃惊,失声道:“你……你什么时候把……把我的天罗地网绝命阵学走的?”

凌玉霄淡淡一笑道:“九位师傅的本事,除了七师傅的本事我没去学之外,其余的八位师傅,哪一个的本事我不通晓一二?别说是这天罗地网绝命阵,你爹爹所有传给咱们四个的棋阵,我都了然于胸,只是没有用过罢了,哼哼,小师姐,你还是快去漱漱口,等会我可要跟你亲嘴的,可别臭到我……”

三个姑娘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知道玉霄说的没错,因为她们知道,以玉霄的悟性,只要看一边,就会个七八了,而且他看她们下棋,都七八年了,以他的聪明,将阵法记住,也并不奇怪了。

人婆婆越下越觉得吃惊,是冷汗直流。

当彼此都下到一百多子时,棋面上就已经大局已定了,只见四面八方,白棋犹如一张织就了一张天网一般,就将她的黑子尽数掐断,除了她左上角的那一角落之外,其余的角落,基本都是死棋了,就算再下,也无非是将自己的堵死罢了。

人婆婆擦了擦冷汗,长出了一口气,苦笑道:“这局我输了,没想到,霄儿的棋艺也这么高。”

凌玉霄微笑道:“多谢婆婆承让。”

人婆婆赞道:“好一个天罗地网阵,真是妙极了,神奇极了,俺活了一千多岁,都没见到这么妙的棋阵。”

三个姑娘虽然输了一局,但心中都很得意,尤其是楚桂儿,因为这天罗地网绝命阵乃是她爹爹创的,这无形中也是夸她爹爹本事。

凌玉霄也擦了擦汗,他赢得也不轻松,不过,下棋主要是看悟性和眼光,最主要是胸怀大局,就跟行兵打仗是一样的,有人说,一个人智谋高,有用兵的天赋,那么下棋就一定很好,这虽然不是绝对,可也是有道理的,玉霄能除掉几千人兽,可见他智谋超群聪明的很了。

凌玉霄微笑道:“现在我已经赢了一局,下一局谁下?请!”

美婆婆不服气,没想到妹妹竟然会败在一个平时下棋胡乱下子中盘就败局的玉霄手上,当真是有点怀疑和不服气。

凌玉霄笑道:“请,这一次,我再用用师傅的九曲银河玲珑阵,跟前辈切磋一下,我师傅的本事,论棋艺,可以说是天下第一了,桂儿就是跟她爹爹学的,其实,我也学过,不过我是懒得下棋罢了。”

楚桂儿失声道:“喂,九曲银河玲珑阵你也会?”

凌玉霄淡淡道:“略知一二,稍明要义,不过,不太精通。”

说罢,玉霄又让了一番,当然,这老美人都一千多岁了,哪里能先下,所以还是他先下子。

这一次,他没有再占天元,而是占对角,不过不同的是,他占了对角之后,依旧是展开了攻势,开始攻击美婆婆的棋子。

这也不是什么奇怪之处,最奇怪之处,他是这里下俩子,哪里下俩子,自己并不去占地,而是全都投入对方的阵内,而且最奇怪之处,就是两个子他总是对角分布。

开始时,还看不出有什么不同,但渐渐的越下越多,就发觉有点不同了。

原来,渐渐的,棋盘之上已经看出了有九道倾斜的白子,而且总是白子对角三连斜,然后就转弯,一会往这里拐弯,一会往哪里拐弯,渐渐的,再看棋盘上,当真是弯弯曲曲全是弯了,而且三个一阵,三个子一阵,渐渐的,黑白子互相搀和在一起了,令人越来越眼花缭乱!

开始时,玉霄下的白子是凌乱无比,看不出什么优势,可后来,子一多,就好似天上的星河一般,看似杂乱无章,其实却是奥妙无穷!

再看棋盘上一颗颗白子就好似珍珠一般,这里一块,哪里一堆,渐渐的又连接在了一起,就把黑子完全分割,粗略看上去,就好像九条龙隔断了黑子的联系,但仔细一看,又变成了无数的玲珑星河,也不知多少颗星星。

这就叫九曲银河玲珑阵,是按照天上的繁星变化而布成的,之所以叫做九曲,只因为这阵是随机应变,敌人怎么守护,这阵就怎么弯曲进攻,到得最后,零零散散的白子结成一线,就是大功告成的时候了。

美婆婆就觉得眼花缭乱,头晕目眩,其实,这九曲银河玲珑阵不但奥妙无穷,而且还含有无上的**之术,下棋之人若是太过投入,一定会被眼前凌乱的星星多搅扰,弄的心乱如麻,摸不到头绪,这阵其实还含有**阵,故此,端的是奥妙无比,厉害无比。

美婆婆手中撵着黑子但却怎么也放不下去了,怎么看,怎么都是陷阱,怎么看,怎么都没有活,她不仅浑身颤抖,脸色惨白,流着冷汗,喃喃道:“这……这怎么可能,怎么会这样呢?这……这怎么会呢?”

楚桂儿知道美婆婆被九曲凌乱的玲珑星阵所迷,所以赶忙拍了拍美婆婆,免得她被迷得头昏目眩,再受了什么伤。

楚桂儿道:“美婆婆,你不要下了,我爹爹的这个九曲银河玲珑阵奥妙无穷,其实连我都破不了的,你再下下去,会受伤的。”

美婆婆清醒了点,擦了擦冷汗,可再看棋局,依旧是一片凌乱,毫无章法,可仔细一看,又是头昏目眩,觉得奥妙无穷,到处都是杀机!

美婆婆知道不敌,长叹一声道:“唉,好厉害的棋阵,我输了。”

凌玉霄微笑道:“承认了。”

美婆婆拉住楚桂儿的手赞道:“你爹爹真是神人也,难怪你棋艺这么高,就是霄儿按照棋阵摆出来,我们也不是对手,看来,霄儿以前之所以败,只是没有用心下,是逗我们开心的。”

楚桂儿红着脸道:“他就没好好学过,只是这小子太聪明了,把种种棋阵的变化都记在心中,掌握了要领罢了,其实,以他本身的棋艺水平,是万不可能下的过婆婆的。”

凌玉霄哈哈笑道:“不管怎么样,三局两胜,我已经赢了两局了,三位师姐,谁过来先让我好好的亲一口呀?不过,这次我亲你们,我要亲他一炷香的时间不松口,只要我咬住你们的嘴唇不松开,那也是叫一口,哈哈哈哈……”

三个姑娘羞的脸都长了红盖头的模样了,纷纷嗔道:“你……你无赖!”

“你……你好讨厌……”

楚桂儿嗔道:“不算不算,你用我爹爹他现成的棋阵赢了,又有什么了不起,你只是凭着自己聪明记住罢了。”

凌玉霄笑道:“咱们打赌之前,你们又没说我不能用师傅他们传下的棋阵,我为什么不能用?不用管我怎么赢得,反正我赢了就是了,来来,这一次,亲嘴不从前面来了,从后面开始亲,桂儿,过来,我先亲你的小嘴。”

楚桂儿羞的脸通红,心里是乱跳,嗔道:“你……你真要……”

凌玉霄道:“废话,我赢了有这好便宜凭什么不赚?快点……”

楚桂儿心里窃喜又害羞,但却苦着脸道:“看来,以后他不管跟咱们赌什么,咱们就应该不跟他赌才是……”

楚桂儿柔声道:“霄哥哥,这么多人,要不这样吧,咱们出去……单独……别叫人看到,你……你再来好……吗?”

曲仙儿和洪袖儿心中不住的好笑,她们知道桂儿这主意好,若是单独出去亲嘴,没人见到,那又不用害羞,也不用顾忌什么,到时候,就彼此的尽兴的亲吻,那倒是她们更想要的了。

凌玉霄不过就是开开玩笑,真要是这么跟她们亲嘴,还是单独去亲吻她们,那他那里能去,凌玉霄哈哈笑道:“算了,算了,你们三个就算欠我的吧,等我想亲你们玩玩了,再随时讨要就是啦,哈哈哈……”

曲仙儿轻声嗔道:“这个也有欠的吗?你要亲就亲,欠着心里多别扭……”

她声音虽然小,可是玉霄却听到了,微笑道:“哦,我明白了,原来师姐喜欢让我亲呀……”

曲仙儿脸越发红透了,就算她喜欢叫他亲吻,可是说在明处,谁又能承认?

曲仙儿嗔道:“你放狗屁,谁喜欢让你这无赖亲,你的嘴巴这么臭,欠着就欠着,我们还不还了呢,哼……”

三个姑娘心中还真有点失望,不过装装样子还是要的。

忽听一人道:“行了,你们就别胡闹了,这第三局咱们开始吧,我就不信,你这小子这么厉害!”

说话的正是阿伯伯,阿伯伯都看呆了,万没想到,玉霄居然能连赢两局,而且摆出的棋阵这么奥妙,当真是觉得技痒了。

楚桂儿拍手叫好道:“哦哦,好呀,好呀,霄师弟,你有本事别用我爹爹传给你的阵法,有本事靠着自己本事赢一局,那我们才真的服了你了。”

凌玉霄哈哈笑道:“好,今日就叫你们心服口服就是!今日让你们见识一下我自创的九天逍遥阵!”

楚桂儿皱眉道:“这阵法我怎么没听你说过?”

凌玉霄道:“笨蛋,我自创的,刚创出来的,你怎么能听说过?就叫你见识一下什么才是真本事吧!”

楚桂儿吃吃笑道:“那我倒要见识见识。”

凌玉霄哈哈笑道:“阿伯伯,还是我先请是不是?那我就不气啦。”

“慢着!这一次,我先下子!你都连着两次先下了,这一次我先来!”

这一次,这一千多岁的老头可不敢大意了,知道玉霄鬼点子太多,所用的棋阵都是先手用的,所以,他才要先下。

凌玉霄笑道:“那就请伯伯先下就是了。”

阿伯伯道:“好,那我就不气了!”

他拿起白子,就下在了九点星位上的左手边的第一个星位上,这是最平常的一招,一般人下棋,都这么下。

凌玉霄嘻嘻而笑,也毫不犹豫,丝毫不理会他所下,自己在自己左手边的星位下了一子。

这也是极其平常的一招,没有人会觉得奇怪。

接着,阿伯伯又在自己右手边下了一子,而玉霄不理会,也在自己右手边下了一子,这几下,还是没什么特别的,大家还是没觉得什么不同。

可是后边的,大家忍不住都笑了,只见阿伯伯往哪里下,玉霄是照葫芦画瓢就自己在自己的那边也那样下。

一连下了六子,阿伯伯下了六子,玉霄也下了六子,居然都是一摸一样的,阿伯伯再也忍不住了,皱眉道:“喂,你这是怎么下棋的?你怎么跟我学?”

楚桂儿也道:“就是呀,你好好的跟人家学做什么?你自己难道没脑子?”

凌玉霄悠然笑道:“这个就是我九天逍遥阵的秘诀,你管我怎么下的?”

阿伯伯气呼呼的道:“好,你随便,我倒要看看你能跟我学到什么时候!”

二人不再言语,又开始下开了棋。

第一百零三章黑心黑齿

没有人像玉霄这般下棋的,因为他那里是下棋,简直就是跟别人学怎么下,别人怎么放,他怎么放,简直下的一模一样。、

下了二十多子,他是学了二十多子,再看棋盘上二人下的是一模一样。

阿伯伯实在忍不住了,叱道:“喂,你这是怎么下棋的?怎么我下那你就下那?”

曲仙儿道:“你还要不要脸啦?”

凌玉霄看了看曲仙儿,然后忽然猛地站起来,紧紧抱住曲仙儿,就在曲仙儿的唇上亲了下去。

曲仙儿那里能料到玉霄突然这么无礼,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来这么一手,当真是没有丝毫的心理准备,也是躲避不及,就被玉霄使劲的亲在了她红红的樱桃小口上。

气的她双手连连打他,但不由自主的樱桃小嘴自己张开了,玉霄使劲在她嘴上啜了一口,曲仙儿就觉得心中一阵乱跳,眼前一阵迷糊,一种异样的感觉油然而生,竟然**的闭上了眼睛。

她捶打玉霄的手是越来越无力,竟然有点迷糊了。

但玉霄也就是亲亲她罢了,虽然停留了一下,可是却并没有停太久,用现在的时间计算的话,也就只有三秒钟左右。

不过,就这三秒钟,曲仙儿简直都犹如喝醉了酒,就觉得迷迷糊糊的,芳心乱跳,几乎都要跳了出来,玉霄也是心跳的厉害,本来他是想故意气她,可是没想到,竟然有点不舍得松开嘴了。

那种感觉好美好美,而且从曲仙儿的嘴里透出一股淡淡的幽香,她温软的小嘴,亲着是那么的舒服,他几乎都不舍得离开她的嘴了。

但他还是松开了曲仙儿,因为再要这么吻下去,一定会出事的,而且曲仙儿也会受不了真生气的,他松开了曲仙儿,但却哈哈笑道:“好了,你的赌约还给我了,咱俩是扯平了。”

他再看四周,不由得他自己都笑了,原来,四周那几个老人,一个个是膛目结舌,阿伯伯手中掐着的一枚白子张大了嘴巴,半天都没合上。

就连洪袖儿和楚桂儿也张着嘴巴楞住了。

凌玉霄一看他们这模样,笑的嘻嘻哈哈。

他这么一笑,周围的人才醒悟过来。

曲仙儿也从陶醉了的**阵中苏醒了过来,暗暗的道:“这傻瓜,怎么这么快就松开口了,你怎么不多亲我一会呢,真是好舒服……唉,真是傻瓜。”

但她虽然心里这么想,可是若不做做娇羞的样子,那还不羞死人呀?

所以,曲仙儿假装嗔怒,上来就捶打玉霄,边打边骂道:“臭无赖,你耍流氓,你欺负我,你轻薄我,呜呜呜,我告诉娘,你欺负我,呜呜呜……”

凌玉霄嘻嘻笑道:“喂喂,你可别这么说,这可是我赢来的,你别忘了你输给我一个亲嘴的机会,我说我想什么时候讨要回来就什么时候讨要回来,这怎么能怪我呢,这可是我应该得到的奖赏。”

洪袖儿气呼呼的揪住了他的耳朵,嗔道:“就算你赢了,你也不该不说一声,就这么胡来!”

凌玉霄哈哈笑道:“怎么,袖儿你也想让我亲一口吗?那好,我也亲你一口。”

他胡闹的比划着要抱着洪袖儿亲嘴,吓得洪袖儿赶忙避开,她虽然心里想,可要是不装装样子,哪里能好看。

洪袖儿呀的一声,跳了开去,嗔道:“臭…氓,谁想让你亲,臭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