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103章 黑心 黑齿1

第一百零三章 黑心 黑齿1

曲仙儿蹲在地上,脸臊的通红,用手捂着**辣的脸,假装哭泣道:“呜呜呜呜,你轻薄我,我不干,我不干,我告诉娘亲,你轻薄我,欺负我……”

她假装哭着,但却将手指开了一条细细的小缝,偷偷的观看玉霄。

凌玉霄嘿嘿笑道:“师姐,对不起行了吧,其实,这怪你自己。”

楚桂儿气道:“你欺负仙儿姐,你还说怪她?你这人怎么这么不要……呀……原来是这样。”

楚桂儿毕竟最聪明,一说到不要脸三个字,立刻想起了曲仙儿说的话,暗暗的道:“原来这臭小子是气仙儿姐这么说他,所以故意羞臊仙儿姐,让她害羞……”

凌玉霄哈哈笑道:“明白了吧?既然仙儿师姐说我不要脸,那我就不要脸给她看看就是了,怎么,你们要不要试试,其实,我会很温柔的亲你们的,要不要试试呀?”

“你!臭无……”

两个姑娘一起骂一起又闭住了嘴,不敢再骂,她们虽然想玉霄这么亲她们,可是玉霄这么多人这么胡闹的话,脸上还真的挂不住。

曲仙儿呜呜哭道:“呜呜呜,我不管,你就欺负我了,我就告诉爹爹,告诉娘亲,让他们打你……”

凌玉霄一看她耍开了了性子,知道她脸上挂不住,虽然没有真生他气,但是必须要有个台阶下,她才好站起来。

凌玉霄多聪明,早就对她们了如指掌了,这时嘿嘿笑着,轻轻的拉拉曲仙儿的手,曲仙儿气的甩开他的手,嗔道:“滚,无赖,我恨你……”

凌玉霄微笑道:“这样吧,是我不好,就算我不对行了吧。”

曲仙儿捂着眼睛,嗔道:“本来就是你不对,怎么还就算?呜呜呜……”

凌玉霄笑道:“好好好,我不对行了吧?这样吧,我亲了你一口,轻薄了你,你就亲我两口,再轻薄我回来,这样你就赚了我一下,这样大家扯平好不好?”

曲仙儿心中根本就没真生气,听玉霄这么说,再也忍不住了扑哧一声笑了,凌玉霄哈哈笑道:“哦,原来你是装哭呀,羞羞羞,不要脸,噢噢噢……”

曲仙儿气的使劲一推,将玉霄推在地上,把玉霄摔了个屁股墩,然后使劲的呸了他一口,嗔道:“臭无赖,再也不跟你玩了。”

凌玉霄嘿嘿笑道:“我决定一个月不洗脸啦,师姐的口水好香呀,我决定一个月不洗脸,这样吧,师姐,我也懒得洗澡,我脱掉衣服,麻烦你再多吐点香水吧,我就当用香喷喷的香水洗洗澡了,师姐,有劳你了。”

曲仙儿气的跳上前红着脸就敲打着玉霄的头,嗔道:“打死你,打死你这个臭流氓……”

周围看到这一幕的老人,一个个彼此相互看看,是又羡慕又怀念,他们年轻时,也曾经这么恩爱过啊!

可是岁月如水,弹指一挥间,青春不再,就这么老去!

不过,他们虽然也年轻过,可谁也没有玉霄这么大胆,这么胡闹顽皮的,竟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就亲吻美人的香泽。

玉霄的胡闹,曲仙儿心中生气,玉霄这么对她,虽然是轻薄她,可是她却很欣喜,生气的是玉霄不该这么多人亲她,若是没人的时候,恐怕她就不是这样子了,一定会娇羞的低下头,一副羞涩的样子了,可是这么多人,若不装装样子,简直都能臊死了。

这要是换别的男人这么样做,曲仙儿早就跳起来拼命了,不杀了轻薄她的人,都不会甘心,可是玉霄这么做,她也只能干生气,只能气的捶打他几下也就罢了。

阿伯伯一看四个人这般的胡闹,使劲咳嗽了一声,因为再要这么看下去,他这老头都有点春心荡漾把持不住了,要不是他男人那东西早就没了反应,恐怕他早就忍受不住要找女人了。

阿伯伯皱眉道:“喂,别胡闹了,这棋还下不下了?”

楚桂儿一推他,嗔道:“去去去,把棋下完,我还没看你的九天逍遥阵呢。”

凌玉霄哈哈笑道:“你们不是看到了吗?我这九天逍遥阵的奥妙之处就在于,对方怎么下,你就怎么下,无论他怎么下,你就跟着做,直到下完为止,怎么样,奥妙吧,哈哈哈……”

阿伯伯苦笑道:“你能有点正经没有?这一局能好好下完吗?”

凌玉霄嘿嘿笑道:“我已经三局两胜了,这一局胜不胜又有什么关系,你记住,你怎么下,我怎么下,最后呢,我一定会输给你的,不过,输给你输的并不多,你已经赢了,你若是觉得非要摆满棋盘你才满意,赢的才高兴,那就请你按照我这妙招摆下去吧,我才懒得再动脑筋了,哈哈哈,噢噢噢,吃烤肉去啦,走走走……”

他连理都不理了,直接丢下棋,就玩去了,三个姑娘一个个跟在身后也追了出去。

楚桂儿气道:“喂喂,你能不能下完?你就这么没正经?”

凌玉霄笑道:“怎么,我这不是下完了嘛,他怎么下,我怎么下,反正输了,又不会输什么,我既然已经赢了,第三局我何必再赢,又没有什么奖励,要不这样吧,小师姐就让我先亲两口,我再去下吧。”

他说着就过来要抱着楚桂儿亲,楚桂儿羞的脸通红,妈呀一声就跑开,气呼呼的道:“姐姐们,打无赖,气死人啦,打他,打他……”

她抓起冰雪捏成团就朝着玉霄砸去,曲仙儿和洪袖儿纷纷学着她那样,三个姑娘嘻哈笑着,就跟玉霄又打起了雪仗。

四个人正玩的高兴,忽听半空中一声兀鹰的长鸣声,就听有人狂笑道:“哈哈哈,没想到这不死山居然还有这么漂亮的老妖怪呀,看来,这不死果果然有不死的功能呀。”

四个人也不玩笑了,一个个甩头往天空中观看,只见半空中无数的黑鹰飞了过来,这些黑鹰都足有五十多只,一只只兀鹰都足有一丈左右大小,兀鹰的上面都坐着一些丑陋至极的怪人,一个个都手拿长矛,样子极其的可怖。

渐渐的,兀鹰越来越多,乌压压的就漫空飞来!

当先两只凶恶的兀鹰背上骑着两个怪人,一个个都是中年人,一个生的面焦黄,可是咧嘴一笑,满嘴竟然是黑色的牙齿,一个是生的黝黑,满嘴的黄板牙,二人一看就不是什么善良之辈。

就见那黑齿身穿兽皮的怪人狂笑道:“这里是不死山吧?”

洪袖儿厉声道:“是不死山又如何?”

凌玉霄在她头上敲了一下,叱道:“你怎么这么笨?人家明明是来掠夺不死树的,你还承认?”

洪袖儿嗔道:“你以为你不认,人家就走了呀?人家来了,明明就是踩好点了,来就来呗,咱们还怕他们?”

那怪人哈哈大笑,大叫道:“小的们,下鹰,给我擒住他们,要活的!”

就听鹰声长鸣,一只只秃鹰就盘旋而下,鹰背上的恶人纷纷跳了下来,围住了四个人。

不死族的老人一个个听到声音,也都急忙出来观看,一看不由的大吃一惊。

他们虽然活了一千多岁,可却并不会什么道术,而且是这么老了,基本是没有什么反抗之力了。

阿伯伯颤声道:“你们是……是什么人?”

为首在半空中盘旋的生着黑色牙齿的恶人,大笑道:“哈哈,兄弟,看来,果然是不死山,看这些糟老头子这么老了,没有五百岁,也有一千岁了,我问你,这里可是不死山,你们是不死族的老不死的吧?”

阿伯伯道:“我们是……是不死族,你们是什么人?”

那个恶人骑着鹰来回的盘旋,大笑道:“我是黑齿族的族长,黄面是也,识相的,赶快把不死树交出来,我就饶了你们的性命,否则,哼哼,休怪我手下无情!”

另外一人朗声大笑道:“我是黑心族的族长,黑面是也,快把不死树交出来!”

不死树世上就两株,乃是不死族的**,哪里能交出去,阿伯伯怒道:“什么不死树,我们没有不死树!你们这跟强盗有什么区别?”

黑齿族的族长黄面冷笑道:“哼哼,既然你不肯说,给我杀!除了这个老头之外,其余的人,都格杀勿论!”

凌玉霄大怒,暗暗的道:“这些人真不愧是黑心族和黑齿族,竟然这么狠毒,为了掠夺不死树,为了长生不老,竟然杀人放火,真是可恶至极,简直跟畜生也没什么区别!”

他那里知道,别说是黑心族和黑齿族知道了不死山的位置,就算是别的族知道了有不死树,可以长生不老的话,换任何族不是明抢就是暗夺,因为世上的人,谁又不想长生不老?

世上的人类都是自私和不要脸的,若是知道不死树在哪里,不抢那就是怪事了。

这世上的人类除了一种族之外,恐怕没有人可以经受得住这种诱惑,那就是傲人族。

傲人族的人就不会掠夺别人的东西,傲人族的人真正追求的是自由,平等,和平,从不会去欺凌别人,掠夺别人的财务,所以,这世上的人类只有傲人族的人才是最可敬的人。

只可惜,好人不长命,傲人族灭亡了,就等于人类的良知也灭绝了一样。

凌玉霄就是傲人族的人,其实,他身怀山海经,早就知道不死山的大体位置,真要想将不死树据为己有的话,完全可以按经中所说去寻找,那简直就是方便快捷的多了。

可是玉霄却没有这么做,而且他无意中到了不死山,都没有半点将不死树占为己有的心。

他虽然顽皮淘气,可是内心深处受傲人族良好人品教育的影响,始终都是一颗无比善良的心。

这时,看到有人无耻的掠夺不死树,他简直怒不可遏!

凌玉霄一声唿哨,再看屋内,三只灵兽纷纷飞了出来,玉霄转身上了天马,天马一声龙啸,就飞上了半空!

凌玉霄大叫道:“三位师姐,你们三个负责保护几位爷爷,这些人交给我了!”

他呛得一声,将双剑执在手中,喝道:“大胆强盗,我劝你们最好赶紧滚!否则,休怪我手下无情!”

黑齿族和黑心族本是邻居,也是亲密无间的朋友,这次联合来抢不死树,本就是有备而来,哪里能凭着玉霄几句话,就退走的?

而且,这些人基本将本族中的精英都带了出来,就连他们养了好几年的老鹰都骑了出来,这些鹰虽然只有六十只,可是,黑心族和黑齿族的人来了二百多,还有一部分人还没来到,正在悬崖边,因为这悬崖太宽,一百多丈,想要来这断崖中间的孤山,除了骑着老鹰,再就是一人过去,拴上绳子,爬绳过来。

有些人骑着老鹰过来了,于是将绳子从山崖的那头引到了这头,牢牢地拴在了不死山中的大树上,然后悬崖那头的人,就从这根绳子上往这不死山滑了过来。

由于不死山比两边的断崖都要矮几十丈,故此,绳子是倾斜的,那些贼人,用手握住绳子上早准备好的铜环,就从绳子上,犹如荡秋千一般的荡了过来,这个办法真可谓是方便快捷的很了。

这孤山并不算大,方圆也就是百丈,而且不用爬山,直接从山崖那边过来,就到了山顶了。

黑面大叫道:“大哥,跟这娃娃说什么,杀!”

黄面大叫道:“不错,杀!”

虽然二人看到玉霄骑着神兽天马,心中一震,知道玉霄有点本事,可是他们人多势众,哪里能凭着玉霄一人就这么退走?

而且谁又不想长生不死?为了这目的,不管谁阻拦,他们都要格杀勿论,神挡杀神,佛阻弑佛!

人就是这样,一旦眼睛一红,心就黑了!

再看这空中盘旋着的二十多只凶鹰,一声长鸣,凌空就扑向了玉霄!

鹰背上的人有的骑着鹰拿着弓箭,有的拿着长矛,就这样上下盘旋围着玉霄开始了进攻!

而地上的那些黑牙齿黑心的人,一个个也都呐喊着,挥舞长矛扑向了三位姑娘和十九个老人。

三位姑娘也早就气坏了,一个个气的柳眉倒竖,纷纷驭动自己的法器,就护住了这十九个不死族的老人。

不死族虽然说能长生不死,不过,那是指在没有外力伤害的情况下,就算一个人能不死,可是被刀砍掉了头,刺透了心窝,照样还是会死。

这些老人那里见过这个,活了一千多岁,也从没见过这阵仗,他们知道,不死树的诱惑太大,故此他们从不敢下山,就连住的茅屋都盖在树下极其的隐蔽,可是如今一切暴漏了!

幸好不死族还养着凶兽猎猎,他们之所以养猎猎,也是为了保护不死族的,这时,阿伯伯一看不妙,不拼命不行了,一声唿哨,将族内所有的凶兽猎猎都招了出来,再看,从各处茅屋以及树林中,纷纷跳出黑熊一般又似狗的凶兽,这就是猎猎。

这里养的猎猎足有三十多只,一只只都是十九个不死族的老人亲手养大的,平时经常训练,这一次可派上了用场。

阿伯伯用手一指那些黑齿族和黑心族的坏人,大叫道:“猎猎们,给我杀,咬死他们!”

“汪汪汪……”

“嗷嗷嗷……”

猎猎张牙舞爪的就扑向了那些恶人!

“杀呀!杀呀!”

又是一声惊天动地的喊声,原来,悬崖边爬来了不少的贼人,也纷纷四面围了上来!

这时候,还有什么好说的,只有两个字,那就是拼了!

凌玉霄大吼一声,道:“冲,破!”

他的九子凝冰剑应声而出,赤霄燚焱剑也是脱手祭出!

空中两把神剑上下盘旋,天马也上下盘旋,就在孤山的上空,悬崖上空,跟骑鹰的人斗在了一起。

十九个老人心疼不死树,就在不死树旁,三个姑娘也在他们旁边护着十几个老者。

猎猎们大吼着就跟黑齿族的人撕咬在了一起,猎猎虽然厉害,可是黑齿族的人太多了,而且个个都怀有刀枪,弓箭,人数比猎猎多的太多了,一下子就占了上风。

阿伯伯哭着望着不断倒下的心爱的灵兽猎猎,不由得老泪纵横,又抬头看了看已经被兀鹰包围着正在浴血奋战的玉霄,又看了看那三个正在拼命的姑娘,不有的是感动万分!

阿伯伯一咬牙,知道今日是不死族的末日,也就不心疼不死树了。

他猛然间将上衣兽皮做的衣服脱掉,然后使劲的将不死树的树枝折断,折下了不少的不死树枝,树枝上挂满了不死珍珠果,他就用手把黑珍珠不死果都撸了下来,都给放在了自己的衣服上,他行动迅速,时间不大,就满满的包了一上衣包,这一布包,最起码也有一千多颗不死果,一颗不死果能延寿十五年的话,这千余颗,能活多久?

阿伯伯包好之后,拉过正在抚琴作剑抵御贼人的曲仙儿,将这包裹系在了仙儿的腰中,哭道:“仙儿,你快带着不死果跟霄儿你们快走!这里贼人太多,我们不死族完了,这一包袱都是不死果,你们等老了后再吃,每隔十年吃一颗,就可以延寿十五年,这些够你们活几千岁的了,快走吧,走!”

曲仙儿大叫道:“爷爷,那你们呢?我不走,不走!”

阿伯伯长叹道:“我们这些人早就是该死的人了,活了千余岁也够了,今日不死族难逃此劫,你们虽然厉害,可是人少,不死树不能落在坏人的手上,我宁愿毁掉!你们快走!快走呀!你们都是好孩子,都是好孩子,快逃命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