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105章 双雄1

第一百零五章 双雄1

桑巴里道:“好,那咱们马上行动,我儿,你立刻带领四十名骑兵随着廉道兄,去救援不死族。

廉政道:“多谢桑伯援手,在下这就走!”

汪戎立刻也集合了四十个勇士,都骑着吉量骏马,背背长弓,手拿长枪,准备完毕。

廉政也骑上了自己的吉量马,拉着魏晓晨一起上了马,于是,四十二匹吉量骏马一声嘶鸣,抛开四蹄,飞上了云霄,一直往黑齿族方向而去。

虽然吉量马是神兽,可是四十个人依旧去的迟了,这往返来回,当然耽搁了一段时间。

廉政正走在半上,就听喊杀震天,紧接着就听远处雷声轰隆,电闪雷鸣!

离着远当然看不到是谁,不过,冬季里忽然打起了响雷,电闪雷鸣的,就极其的不正常。

廉政的心一动,暗暗的道:“莫非是我们天帝山的人吗?莫非这用的是天雷御剑诀不成?若是天帝山的人在此,三代弟子中,除了玉霄有这个本事可以动用这种奇术,其他的师兄弟虽然也会,不过,但没人敢用,莫非是玉霄不成?”

想到这里,他加快了速度,往事发地点而去。

还没等赶到,就觉得地动山摇,惊天动地的轰鸣声响起,再看四周的山都在摇晃,石头纷纷滚落,竟然发生了大地震!

虽然众人飞在空中,可也能感觉到天地之可怕的威力!

再看四周的山,纷纷龟裂开,石头满山乱滚,野兽满山乱逃,犹如到了世界末日一般!

汪戎大叫道:“不好,地震了,咱们快走!”

廉政急忙道:“汪弟你先走,我要往前去看看,你们族内,咱们会合!”

汪戎道:“廉大哥,太危险了,也不用去救援了,这么大的地震,没有人会打了,逃命都来不及!”

廉政道:“我知道,你快走,这里太危险了,我之所以前去看看,因为我感觉有一个朋友在那边,你先走,不用管我,我没事的!”

汪戎道:“那……那你多加小心,我先带弟兄们回去!”

汪戎率领四十名弟兄,也急忙往高处飞去,然后赶回了族内。

廉政和魏晓晨则骑着吉量马,怕落下的石头再伤到,又飞高了些,然后纵马往前依旧飞去。

前面正是不死族,凌玉霄没有救的了不死族的族民,虽然杀了贼人,可是却依旧没救了人。

凌玉霄和三个师姐骑着灵兽飞的高高的,流着泪往下观看。

只见大地上摇晃不已,山体滑坡,巨石滚落,原本一座幽雅秀丽的山转眼间就被葬送,不死山从半山腰折断,掉到了山崖下,永远的消失于人间。

三个姑娘不住的抽泣着,玉霄眼中也流着泪,四个人默默无言,只是默默的望着,望着那山崩地裂的可怕景象,一个个心中感慨万千!

良久,玉霄长叹一声道:“三位师姐不要伤心了,其实,就算老爷爷他们不死,也必然惨死在这场地震中,也许,不死族真的注定要灭绝,咱们来到这里,能见他们一面,也算是有缘了。”

曲仙儿抽泣着,解开了腰中不死族人送的不死果,递给了玉霄道:“这是不死果,是爷爷他们赠送给咱们的,你放在乾坤袋内收着吧。”

凌玉霄长叹道:“就算能不死又如何?若人要衰老到那种模样,岂不是比死还可怜?这不死果我先收着,等我找到不老青春树,然后等咱们老的时候,就服用,让你们既可以不老,又可以不死。”

他说着,将不死果装进了乾坤袋内,然后无限伤感的看了看山崩地裂的大地,长叹道:“走吧!”

四个人黯然神伤,只好往前走,就在这时,就听云海中有人欣喜的大叫道:“喂,是小师弟吗?小师弟!小师弟慢走!”

四个人飞的这么高,虽然脚下大地摇晃,乱石崩飞,山体滑坡,嘈杂之声大作,可是这么高的空中,声音听起来还是清晰的很。

凌玉霄听到了有人叫他,心就是一颤,因为自从大家失散了后,他是谁也没遇到,这时竟然有人叫他,可见是自己的师兄弟,这时候见到朋友那里能不开心。

他循声看去,再看层层云涛中冲出一匹雪白的骏马,就好似他的天马一般的威武,只是比不上天马的是,这匹马并没有像天马那样生着翅膀。

再看骏马上坐着两人,前面一人,正是廉政!

凌玉霄也是高兴的很,一看是廉政,急忙催动天马也迎了上来,来到近前,一看廉政身后坐着的竟然是魏晓晨,玉霄不由得更高兴了。

他这么聪明,当然看得出二人的亲近,就见魏晓晨抱着廉政的腰,一脸的幸福神韵。

玉霄在这二人比武的时候,就看出二人彼此都对对方有好感,所以这次出来,每次对敌,他总是尽量把这二人凑在一起,让这二人有说话相处的机会。

也真如廉政所说,他们之所以能在一起,玉霄其实暗中也是尽了一份力。

廉政哈哈大笑,一看果然是玉霄,后面还跟着他的三个宝贝师姐,不由得是高兴万分,他一直担心玉霄会有危险,因为玉霄最危险,他是在雪山脚下的,就连他们都差点在雪崩中丧命,玉霄在雪山脚下,当然更危险了,所以他最担心的就是玉霄。

这一见玉霄平安无事,他是打心中就高兴,虽然玉霄是顽皮胡闹了一些,这一点他不喜欢,可是对于玉霄义薄云天的所做所为,他是惺惺相惜,十分佩服玉霄的。

廉政在马上伸出手来,就握住了玉霄的手,双目已经湿润了,笑道:“小师弟,看到你没事真是太好了!”

凌玉霄也对廉政是另眼相看,因为廉政就像他的名字一样,为人正直,简单,但又不缺少侠义心肠,故此他对于廉政心中也是惺惺相惜。

凌玉霄也笑道:“廉大哥,真是太好了,原来你也没有事,好!”

三个姑娘也来到几人身边,一看是廉政,三个姑娘打过招呼,又跟魏晓晨笑着打过招呼。

魏晓晨的人缘是真不咋地,为人冷漠高傲,三个姑娘很少跟她说话,交情是一般,不过大家都是自己人,知道在雪崩中彼此都没事,也是欣慰的很,所以,三个姑娘也亲昵的打过招呼。

这要是换做以前的魏晓晨,不过就是含笑点点头也就算了,但如今,魏晓晨似乎整个人都变了,待人也热情多了。

一看三个可爱的姑娘,心中就有几分喜爱,本来,她对这三个姑娘就没有什么不良印象,因为三个姑娘一个比一个可爱,一个比一个秀丽,而且三个人都是孩子心性,又是她三位师叔的爱女,她当然也是另眼相看了。

魏晓晨十分亲昵的跟三个姑娘打过招呼,然后在马上亲热的拉拉这个,看看那个,笑道:“三位妹妹,真是太好了,没想到能见到你们,你廉大哥说,前面是你们,我还有点不信,没想到还真是你们,最近,你们过的可好?”

三个姑娘彼此的相互看看,一个个都不仅十分的奇怪,因为平日魏晓晨和雪紫儿都是一样的人,少言寡语,对人最是不热情,所以,三个姑娘是很少跟这俩人说话,但今日魏晓晨这么热情,她们简直意外极了。

曲仙儿也笑道:“魏姐姐,我们姐妹也惦记着你们呢,你们过的可好?”

魏晓晨脸一红,道:“好,我们很好,玉霄有没有欺负你们?”

魏晓晨话说完,自己的脸先红透了,因为玉霄欺负没欺负她们不说,廉政却‘欺负’了她,虽然她是自愿,可是也怪难为情的。

一个女人刚失去了冰清玉洁的处子之身,再看到其余依旧懵懂的处女时,那会是什么心情?

是对没失去身子前的怀念,还是羡慕这些依旧纯洁的女子?

女人们究竟怎么想,恐怕也只有女人才会明白那是一种什么心情。

凌玉霄何其的淘气,又该有多坏,当下一看这模样,就知道二人已经相爱了,凌玉霄故意的咳嗽一声道:“哎呀,原来是廉大嫂,大嫂你好……”

这玩笑话,要是以前的话,魏晓晨不跟玉霄拼命才怪,可是如今的她不但没生气,心中还甜丝丝的,但玉霄这么玩笑,她的脸上依旧挂不住,嗔怒道:“你胡说八道什么?谁是你大嫂,真讨厌……”

凌玉霄哈哈笑道:“我说我大嫂又没有说你,你搭什么腔,谁搭腔我就叫谁,哦,原来魏小姐是我廉大嫂呀,小弟施礼了,嫂子,大嫂子……”

魏晓晨羞的满面通红,暗暗的骂道:“这臭小子一点都没变,真是要多坏有多坏。”

魏晓晨嘤咛一声,掐了一把廉政,嗔道:“喂,你看看他,都是你的好师弟,胡说八道的。”

廉政也不是爱玩笑的人,只好苦笑道:“小师弟,不要玩笑了,我们是巧遇,你……你别误会……”

他不善于撒谎,只好用巧遇来掩盖过去就算了。

曲仙儿气的照着玉霄的头敲了一下,嗔道:“你呀你,什么时候能正经点?”

洪袖儿道:“人家魏姐姐不像你似的,不是爱玩笑的人,你别胡闹。”

楚桂儿道:“魏姐姐,这臭小子就是这么淘气,你可不要生气。”

三个姑娘看到玉霄这么胡闹,真怕魏晓晨翻了脸,到时候自己人别再打起来,那就不像话了,故此才斥责玉霄几句。

魏晓晨嫣然一笑道:“没事,我怎么能生气呢,看在三位好妹妹的份上,我也不会生气的。”

凌玉霄哈哈笑道:“我看是看在廉大哥的份上才是真的吧。”

魏晓晨瞪了他一眼,也不再理他,知道玉霄这种人,说是说不过他,打又不像话,唯一能做的,就是默认,不理会他,也就没事了。

廉政拉着玉霄道:“小师弟,跟我来,咱们先离开这里再说,我有个重要消息要告诉你,咱们走吧。”

凌玉霄点头,六个人边往犬戎族飞去,边诉说着发生过的事。

廉政不会撒谎,只好把二人遇险的情况简单的说了说,却把二人已经成为了夫妻的事隐晦了。

魏晓晨这才放了心,她真怕廉政正直的把他们发生男女关系的事都说出来,那可真是羞死人了,幸好廉政虽然正直,但这种事哪里能对外人说,所以隐瞒不谈。

不过玉霄何等的聪明,一看二人亲密的样子,都已经猜到**了,就算二人没有发生男女关系,也一定是男女朋友,相亲相爱了。

但为了二人的脸面,玉霄也不好说破。

玉霄也把自己和三位师姐的遭遇诉说了一遍,彼此都十分的庆幸。

凌玉霄问了问其他人的经过,这才知道二人也是不清楚。

几个人说着说着,廉政就把在鬼族巧遇狼魔的事说了一遍,玉霄一听狼魔还没死,气的大怒道:“这畜生竟然还没死,走,鬼族在哪里?我这就去将狼魔除掉!”

廉政赶忙相劝,道:“小师弟,鬼族的人十分厉害,而且鬼洞内也不知是什么情况,依我看是危险万分,如今,鬼族联合幽族,妄图想将这里完全控制,他们第一个对付的目标就是犬戎族,所以,我才去哪里送信,咱们先到犬戎族去,大家计议一下该如何对付狼魔才是真的。”

玉霄也不好再说什么,于是,六个人往犬戎族飞去。

这一次地震真是太大了,犬戎族离着不死族四五百里地,也受到了地震一些小影响,山上的石头也是滚落,幸好离着地震处远一些,只是稍微有点震感,其余的倒没什么,房屋没有倒,也没有人伤亡,倒真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桑巴里把玉霄廉政等人请进族内,摆上酒宴,八个人开始计议。

桑巴里父子,廉政、魏晓晨,再加上玉霄等四人,正好是八个人。

桑巴里要把这指挥大权交给廉政,因为他觉得廉政十分的机智,而且道术高强,办事沉稳,所以,才决定让廉政指挥,玉霄刚刚来,他并不了解玉霄的本事,所以,他信赖廉政。

他哪里知道,刚来的这个年轻爱玩笑的少年其实论聪明和智谋,论修为和道术,比之廉政可高了不知有多少。

廉政知道论聪明和机智,自己比起玉霄来还差的太远,连忙推托道:“桑伯伯,非是廉政不出力,而是你不知道,论用兵和聪明,我这个小师弟才是最佳人选,只要他在,对付狼魔和鬼族幽族的贼人们,可谓是易如反掌,还是请我小师弟做主帅吧。”

没有人像玉霄这么脸皮厚,也没有他这么爱胡闹的,常人最起码要谦让一番,可是玉霄一听廉政这么说,反而笑道:“哈哈,廉大哥说的对,世上论聪明,谁也比不上我呀,好吧,这做主帅嘛,我就勉为其难的做了。”

廉政苦笑着摇摇头,他了解玉霄爱胡闹玩笑,心中并不在意。

可犬戎族的这父子俩心中这个气,桑巴里不由得仔细的又观察了一番玉霄,暗暗的道:“这少年要论脸皮厚和不要脸,恐怕真是独一无二的了。”

汪戎由于父亲在这,不敢出声,否则,早就跳起来指责玉霄吹牛了。

凌玉霄何等的聪明,从这父子二人的样子早就猜出了这二人看不起他,不服他。

凌玉霄哈哈笑道:“其实呢,我这人就这么实在,不像世上那些俗人一样,做什么事总是谦来让去的,明明心里想呢,却假意推托,真是虚伪透顶,我这人可不这么虚伪,就因为我这人聪明,智谋超群,所以就当仁不让了,不过,大家若是有什么不满就请说出来吧。”

三个姑娘一个个装作要呕吐的样子,曲仙儿叹道:“唉,我见过世上脸皮厚的人,可没见过你这样的,喂,你就不能别这么胡闹吗?”

洪袖儿道:“我听这话都要吐了,你的脸皮都赶上我脚后跟的皮厚了。”

楚桂儿道:“我早就习惯了这种话了,若不是早习惯了,我也要吐了,呕……”

曲仙儿笑道:“什么叫不要脸,什么叫无耻,什么叫吹牛,我总算是见识到了。”

三个姑娘总是没事损玉霄几句,而且玉霄这次也的确太不谦虚了,也难怪她们说他几句,嘲笑他几句了。

凌玉霄毫不介意,反而哈哈笑道:“喂,你们若是觉得我不聪明,那咱们就猜个谜语,你们若是谁能猜出来,就算他聪明,好不好?那主帅就让猜得出来得人做好不好?”

楚桂儿喜道:“哇,你还会猜谜呢?哈哈,有趣,有趣,有趣的很呀,你说来听听。”

凌玉霄坏坏的一笑,看了看犬戎族人的怪样,立刻又有了坏主意,咳嗽了一声笑道:“咳咳咳,听好了啊,说,远看像只狗,近看也像狗,像狗可像狗,就是不汪汪,打它它也不走,骂它不还口,请问,这是什么?打一个动物的名字……”

七个人均糊涂了,实在没想到玉霄竟然会出了这么个谜语,而且还是这么怪的谜语,七个人不由得暗自考起来,但怎么想也猜不出什么来。

曲仙儿笑道:“哈哈,我猜出来了,是狼!一定是狼!”

凌玉霄嘿嘿笑道:“嘿嘿,你可真聪明呀,那我问你,你打狼狼不咬你?狼的叫声是汪汪的叫的吗?傻蛋,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