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105章 双雄2

第一百零五章 双雄2

洪袖儿道:“恩……是不是人狗兽?”

凌玉霄嘻嘻笑道:“我看你想嫁人想疯了吧,找不到好男人,连人狗兽的男人都惦记着呢?”

洪袖儿气呼呼的一把扭住他的耳朵,嗔道:“放你的狗臭屁,无赖!”

凌玉霄道:“我只是说说嘛,怎么,心虚啦,哈哈……不对不对,不对,笨死了,这么简单的谜语都猜不到?你们都是猪呀!”

洪袖儿气呼呼的不理他了。

楚桂儿笑道:“我猜到了,一定是狼狗!这对了吧?”

凌玉霄装作惊喜的模样,一把抓住楚桂儿的手,喜道:“哎呀,还是小师姐聪明,恭喜你……回答错误。”

众人这个气,回答错误他装的这么高兴,简直太气人了,明明就是捉弄人玩。

楚桂儿羞的脸通红,连她都以为她回答对了,没想到玉霄这么高兴的拉住她的手,夸她聪明,竟然是捉弄她,气的桂儿一把捏住了他的鼻子,嗔道:“我答错了你这么高兴做什么?你这坏蛋,竟敢故意气我。”

曲仙儿嗔道:“这也不对,那也不对,那你说答案是什么?”

凌玉霄笑道:“廉大哥,你说答案是什么?”

廉政苦笑道:“我可不会猜谜,我猜不出。”

凌玉霄哈哈笑道:“那大嫂魏小姐冰雪聪明,一定猜出来了?”

魏晓晨气的一扭头,哼了一声道:“我怎么知道,我没空陪你玩,找你的三个师姐玩去吧。”

凌玉霄哈哈笑道:“那两位主人猜到了没?”

桑巴里摇摇头,不语,汪戎不高兴的道:“那你说是什么?”

凌玉霄微笑道:“既然大家猜不出,那就证明,在这里最聪明的人是我,所以,这主帅看来非我不能胜任了,那我就不气了。”

魏晓晨气道:“那你说谜底是什么,我倒要看看你说的有没有道理。”

凌玉霄哈哈大笑道:“好吧,我说出来,大家自然就恍然大悟了,就知道我这谜底是最正确的了,告诉你们,答案就是……死狗!”

七个人简直都怀疑听错了,一起失声道:“什么?”

凌玉霄笑道:“没听清吗?谜底就是死狗,明白了吗?”

曲仙儿第一个就跳了起来,叫道:“喂,你这叫什么谜语?这也叫谜语?你有没有搞错?”

洪袖儿道:“这世上有这种谜语吗?”

楚桂儿道:“有你这么出谜语的吗?你这简直就是胡闹!”

凌玉霄笑道:“这是我刚想出的最妙的谜语,你们说哪里错了?谜底不是死狗是什么?那点没道理,你们倒是说说?”

“这……这这……”

凌玉霄嘻嘻笑道:“别这这这的了,我这谜语最简单了,除了笨蛋之外,都能猜的出来,你们猜不出来,证明你们都是笨蛋,你们想想,死狗会汪汪吗?你打它它走吗?所以,谜底就是死狗,是最正确不过的了。”

魏晓晨实在忍俊不禁了,笑的前仰后合的,真被玉霄逗坏了,玉霄也太胡闹了,这种谜语,谁又能想到。

犬戎族的族长和他的儿子也忍不住笑了,笑着笑着,不由得停止了笑,因为他们身子生的是狗的身子,而且犬戎族的祖先据说都是神狗,所以犬戎族将狗当作本族的图腾,将狗当作是最神圣了动物。

玉霄出这么个谜语,岂不是暗地里骂他们是死狗不成?

桑巴里渐渐明白过味来了,可他的儿子还没明白过来。

桑巴里厉声道:“你这是什么意?”

凌玉霄其实就是骂他们两句,因为他看到这二人看不起他的表情就来气,故此才小小的捉弄他们一下罢了。HTTp://

凌玉霄一看他生气了,知道他明白过味来了,但装糊涂道:“伯伯为何生气?我不过就是出个谜语,大家热闹一下罢了,你生什么气呀?”

三个姑娘也不高兴了,她们怎么欺负玉霄,骂玉霄,跟玉霄打闹都没事,可是外人一旦对玉霄这模样,她们先就不高兴了。

曲仙儿叱道:“喂,我小师弟出个谜语逗我们姐妹开心呢,关你这老头什么事?”

楚桂儿道:“就是呀,你不喜欢笑,也没让你笑,你管我们呢?”

洪袖儿道:“不管怎么说,我们都是人,你们犬……戎族就这么对待人……”

洪袖儿说到犬戎族瞬间明白了玉霄的这谜语的含义,不由得暗暗的埋怨玉霄真是胡闹。

曲仙儿和楚桂儿也是冰雪聪明,一听洪袖儿话一顿,一听犬戎族,刹那间也明白了玉霄的用意,一个个也是暗暗的骂玉霄不该这么胡闹。

桑巴里怒道:“我们是犬戎族,一向很尊敬狗,你说死狗,岂不是故意的骂我们是死狗?”

他的儿子汪戎这才明白,立刻恍然大悟,拍案而起,怒道:“你!好呀!原来你是转着圈骂我们!你竟然羞辱我们,好,我倒要领教领教你的本事!”

凌玉霄冷笑道:“喂,我骂的是狗,你们管的着吗?怎么,你们喜欢狗,就不允许别人骂狗了不成?这世上骂狗的人多了,你们能堵得住天下人的悠悠之口吗?这世上吃狗肉的人多了,你们难不成还把吃狗肉的人都杀了不成?难不成,狗是你们的祖宗?难不成,你们不是人不成?”

这父子俩被气的浑身颤抖,但却无言以对,还不能承认,说理还讲不过玉霄,被气的毫无办法。

廉政暗暗的埋怨玉霄真是胡闹,赶忙道歉道:“伯伯,汪兄,我小师弟只不过是玩笑话,并不是有心的,请不要见怪,不要生气,不要生气,我代我小师弟赔礼了。”

凌玉霄喝道:“廉大哥,你何必道歉,我又没有什么错,哼,咱们来是帮他们抵御强敌的,既然人家不领情,那咱们走就是,咱们不妨看看热闹,看看幽族和鬼族的人灭了他们,等他们两败俱伤的时候,咱们再对付狼魔就是了,师姐,走!”

三个姑娘虽然知道是玉霄先胡闹的,拐弯捉弄他们,不过,玉霄毕竟没有说明,只是说个谜语,这也没什么,而且她们不管怎样,都会向着玉霄的,既然玉霄决定走,她们当然也随着玉霄了。

曲仙儿道:“就是,咱们走,哼,不过就是玩笑罢了,就这么对人,什么人。”

洪袖儿道:“就是,看他们被狼魔灭了,咱们不管啦。”

楚桂儿道:“咱们坐收渔翁之利更好,魏姐姐,廉哥哥,走吧。”

廉政赶忙拉住了玉霄,苦笑道:“小师弟!别这么任性,你也不对,怎么能开这种玩笑,算了,大家都是自己人,咱们的敌人是狼魔和鬼王,大家一致对外才对,不要伤了和气。”

廉政左右相劝,凌玉霄也就算了,桑巴里虽然气愤,但碍于廉政的面子,如今族内又面临着大祸,若是廉政等人走了,当然会少了份力量,对本族不利,所以只好忍耐住了。

桑巴里毕竟上了年纪,城府极深,勉强一笑道:“真是对不起,是老朽多疑了,抱歉,请凌少侠莫要生气。”

凌玉霄微笑道:“算了,算了,我并非那么小气的人,不过,我这人不喜欢听命于别人,因为别人没我聪明,而且我们傲人族的人永远都不会听命于别人,所以,你们听不听我的指挥无所谓,我反正是不听你们的指挥的。”

桑巴里心中生气,但只好笑道:“当然当然,这里凌少侠做主就是,我们自当听从。”

凌玉霄笑道:“那既然这样,我就是主帅了,其实呢,想打败他们并不难。”

汪戎冷笑道:“说的容易,吹牛谁不会?”

凌玉霄道:“那好吧,我就设好计策,打败他们,让你们见识一下,我的厉害!”

廉政知道玉霄鬼主意多,是诚心讨教,问道:“小师弟有何妙计?”

凌玉霄笑道:“这计策很简单,今日大地震,相信鬼族和幽族哪里也有震感了,不用问,以狼魔的狡猾,一定会趁火打劫,前来偷袭,不过,他们没来偷袭之前,一定会派人前来查看这里究竟有没有受到地震的影响,究竟损伤严不严重,廉大哥说过,鬼王有一只怪狗,生着翅膀,叫做蜪犬,我相信,说不定蜪犬就会来探查一番,若是见到咱们这里凌乱不堪的,死伤严重,一定就去报信了,那些人一看这么好的机会,怎能不行动?说不定当晚就会前来偷袭,咱们就来个将计就计,就这么简单。”

廉政哈哈笑道:“小师弟真是高,妙计,妙计!”

廉政是真心的佩服,就连桑巴里也暗暗的吃惊,虽然计策说起来简单,但任何事都是一层窗户纸,别人若是不说出,你就是想不到。

魏晓晨虽然讨厌玉霄的胡闹,可是内心中还真的佩服他,因为跟人兽交手,每一次玉霄都算的很准,很少会失算。

凌玉霄道:“所以,寨子内就不用收拾了,不但不用收拾,还请族长把一些废旧了的房屋拆毁,弄的乱七八糟的,再找一些人,扮成死尸,停在大厅内,盖上白布,然后找一些人扮成伤员,装作受伤很严重,若是我料的不错的话,说不定鬼王都会亲自骑着蜪犬前来查看,所以,大家一定要装的像一些,我呢,就躲起来,这里的老弱病残呢,也都先上山躲避一时,等到打败了敌人再回来。”

汪戎冷冷的道:“可要是敌人没中计呢?”

凌玉霄笑道:“没中计就当咱们晚上捉迷藏玩玩吧。”

汪戎怒道:“这有玩的?”

廉政沉声道:“汪兄弟,小师弟说得对,这种事不可不防,咱们提防总没有错,就算敌人不中计,咱们也没什么损失,可若是不提防,万一贼人真要偷袭,那可就麻烦了,所以,我觉得小师弟这条计策很妙。”

凌玉霄道:“英雄所见略同,不过狗熊嘛,就另说了……”

廉政拽了玉霄一下,沉声道:“小师弟,不要胡闹。”

汪戎刚想再说什么,桑巴里把脸一沉道:“戎儿,退下,既然凌贤侄是主帅,咱们就要服从命令。”

汪戎只好不说什么了,凌玉霄淡淡一笑道:“咱们先不要准备,等到敌人的探子走了,再布置好埋伏,汪戎,你带你们族的吉量马队,就飞在天上,多准备弓箭,最好是带火的,唉……族长,这次恐怕你们的寨子要保不住了,贼人一定是将大批精锐都带来,两族人加起来,少说也有五六百,所以,咱们这必将是一场大战,等贼人进了寨子后,就放火烧寨,所以,要在寨子上泼上鱼油,虽然受点损失,可也是无可奈何的事。”

桑巴里的心就是一痛,辛辛苦苦的寨子竟然要自己烧毁,他当然会心痛,可是没有办法,只好点头同意。

凌玉霄道:“贼人若是逃走时,大家不要硬拦截,就松开一道缺口,在后掩杀,用吉量马队掩杀最好不过了……”

玉霄叮嘱完毕,于是命令大家开始行动了,趁着天还没黑,犬戎族的老人孩子妇女纷纷都转移走了,隐藏在了犬戎族的山上。

寨子里就只剩下一些身强力壮的人了,而且大家也按照玉霄所说,将寨子布置的凌乱不堪,一眼看上去,就是大地震后的凄惨样子。

原本这里地震不算严重,并没有人伤亡,可是有些人也扮成了死人,在最宽阔的房间内,躺了一排一排的,又有许多人扮成伤员……

大家虽然一阵忙活,听从了玉霄的话,可一个个心里是暗骂,根本不信玉霄的话。

难道贼人真的会前来偷袭吗?

所有人都没有底,其实就连玉霄都没有十足的把握。

但有备无患,小心一些总没有错的。

众人准备完毕,天也就黑了。

凌玉霄和三个师姐,以及廉政、魏晓晨六个人就藏在了山上的林中,一个个的躲在暗处观望,查看蜪犬究竟能不能来查看虚实。

六个人耐心的等待着,等了足足有一个多时辰,终于,发现了蜪犬的踪迹!

魏晓晨远远的用手一指,轻轻道:“快看,蜪犬!”

六个人虽然离着远,但看的也挺清楚,不但蜪犬来了,蜪犬背上还缠着一条蛇!

但仔细一看,缠住的并不是蛇,而是人头蛇身只有一只眼睛的人!

来得竟然是鬼王,鬼王竟然亲自前来查看!

廉政暗暗的称赞,心道:“小师弟真是太聪明了,果然不出他所料。”

魏晓晨也服气,也是暗暗的敬佩。

三个姑娘更不必说,虽然一个个嘴上跟玉霄斗口,可是内心中最佩服的人就是玉霄。

就见鬼王骑着蜪犬,低空盘旋,在半空中转了一圈,看了看这凌乱不堪的犬戎族大寨,然后一声不响的驾着蜪犬就飞了回去。

凌玉霄暗暗的高兴,因为他果然没有猜错,一见鬼王骑着蜪犬走了,下一步说不定就是调兵,立刻前来偷袭!

凌玉霄道:“走,咱们该准备了,不出一个时辰,贼人就到了!”

魏晓晨皱眉道:“恩?一个时辰?这是什么意?”

曲仙儿道:“就是,鬼族离着这里也有三百多里地,来回一个时辰能到?”

凌玉霄笑道:“你们错了,若是我没猜错的话,鬼族的人和幽族的人离此也顶多三十多里地,他们在进攻前前来查看一番,是看看有没有伏兵,其实他们已经来到了半上,为了以防万一,才前来查看的,若不然的话,鬼王也没必要亲自过来查看,所以我料贼人就在上了,很快就到了,走,立刻返回寨中,布好埋伏!”

廉政道:“小师弟言之有理,走!”

六个人匆匆忙忙的返回寨内,然后玉霄进行了一下安排,所有人都撤走了,就只留下一座空寨子。

凌玉霄微笑道:“小师姐,这次看你的了,你画一些伤号躺在房间内,把贼人引进来。”

楚桂儿吃吃笑道:“你呀你,真是够坏的了,好,看我的吧。”

楚桂儿的本事可非同一般,而且这里满是冰雪,更适合她幻化了,她就将冰雪幻化成了人,不仅仅是真气了,如此更是逼真的多了。

再看寨内,不再空了,多了一些伤号,躺在了大厅内。

凌玉霄等人也隐蔽了起来,只留下了这么一座空寨了。

寨门紧紧关闭,寨外凌乱不堪,石头,瓦砾,寨内也是凌乱不堪,房屋倒塌了七八间,寨里面也是乱七八糟的……

但贼人真的会来吗?

真的已经在上很快就到了吗?

第一百零六章夜袭

月冷星沉,寒风阵阵,大雪依旧在下着,仿佛不将世上的人冻死都不甘心一样,夜虽然黑,可是皑皑白雪却足矣映亮了黑的夜。

天寒地冻,又加上发生了大地震,对这里的人来说,可谓是雪上加霜。

不过,对于那些野心家来说,却是偷袭的最好时机。

战争没有仁义道德可讲,只要能取胜,就算是落井下石,趁火打劫十分的可耻,这些没有良心的野心家也绝不会在乎。

因为战争讲究的不是仁慈,而是看谁更无情,更冷酷,这世界就这个样,绝没有什么道理可讲,有的只是看谁的手段更高,谁更无情!

天寒地冻,加上发生了大地震,任谁也会疏忽,也元气大伤,这么好的机会,若是放过,岂不是太傻?

所以玉霄站在这些恶人的那边想了想,就觉得这风月夜,地震后,一定要多加小心,否则,万一敌人真的来袭,那注定被打个措手不及。

幸亏玉霄早有准备,否则的话,犬戎族的人可就倒霉了,虽然玉霄等人身怀道术,可却是寡不敌众的,想要自己逃命还行,要想救人却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