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106章 夜袭1

第一百零六章 夜袭1

就好似在不死族的时候一样,就算玉霄天下无敌,最后经过血战能将贼人杀尽,可也救不了那些老人,因为他毕竟是人少,只能自保自救,却抽不出身子去救人的。

果不出玉霄所料,不过就一个多时辰,再看积雪中黑压压出现了一队人,当先冲出来的是狗队,也就是蛇狗骑兵,之所以说是蛇狗骑兵,只因为鬼国的人身子像蛇,鬼国的人骑着狗来的,故此叫做蛇狗骑兵。

这些狗并不是一般的狗,也都是蜪犬!

这些蛇狗骑兵最起码也有一百多,换句话说,最起码也有一百多只蜪犬恶狗!

不过不同的是,这些蜪犬可没有鬼王那只蜪犬那样的有一双肉翅,其实蜪犬本没有翅膀的,不过,那只蜪犬特殊了一点,是属于畸形蜪犬,也是所有蜪犬中的王。

鬼王就骑在那只会飞的蜪犬上,手中拿着一杆长矛,一只血红的眼中冒着烁烁凶光。

狼魔就在鬼王身边,手中的狼牙大砍刀也是放着寒光。

远远看去,就见黯淡的黑暗中,一双双赤红的双眼,一双双幽碧色的狼眼,布满了整个雪地。

尤其是晚上,看到这么狰狞可怖的人,简直都令人毛骨悚然!

鬼族的人生的太可怕了,生的人的头颅,而且还是一只眼睛,那只眼睛还是血红色的,如何不可怕?

最可怕的是,鬼族的人生的是人的头颅,而却是蛇的身子,拖着一条长长的蛇尾,身上满是蛇鳞,人头蛇身的模样,令人看上去都能吓个半死。

就见鬼王和狼魔悄悄的摸近了犬戎族的大寨外。

于此同时,犬戎族背面也悄悄的摸上了一些可怕的人来。

这些人也是可怕的很,虽然生的是人的样子,但是浑身漆黑如墨,最令人惊恐的是,来的这些人,一个个都生着三只眼睛!

两只正常人的眼睛,一只眼睛却长在额头正中!

那两只人的眼睛是红色的,而额头正中的眼睛却是幽碧色的,就好似夜里饿狼的眼睛相似!

来的这些人,也足有二百来人,一个个是生的人高马大的,人人都身高过丈,手中拿着长矛,藤牌,砍刀……

为首的一个身高一丈多的大个,浑身黑如墨染,三只眼睛好似铜铃,中间一只眼睛放着幽碧色的光,只见他粗眉大眼,面目十分的狰狞凶悍,手中拿着一根碗口粗细的大铁棍,宛如黑塔一般威风凛凛,凶恶异常。

这人正是幽族的族长幽铁塔!

此人凶悍异常,嗜杀成性,这一次鬼王联络邻居幽族,一起打算趁着大地震之际,灭掉心腹大患犬戎族。

一切都如玉霄所料,鬼王和狼魔知道发生了大地震,就预感到这是一个最好的时机,虽然他们那里也有了地震,不过离着远,也不算太严重。

为了一举歼灭犬戎族,故此鬼王亲自去联络邻居幽族,两族达成协议,将来地盘平分,从此结成兄弟一起称霸蛮荒。

当两族人马离着犬戎族还有三十多里地时,鬼王为了安全起见,也怕中了埋伏,故此才骑着蜪犬亲自去观察敌情,一看犬戎族地震严重,房屋倒塌了一片,受伤的人也这么多,鬼王是暗暗的欣喜。

他那里知道,这都是假的,是玉霄设下的诱敌之计。

其实,就算犬戎族受创并不严重,他们也不怕了,因为他们两族联合已经比犬戎族的人多了一倍多了,虽然犬戎族有神马吉量,可是他们也有恶狗蜪犬,再加上人多势众,所以,这次偷袭,他们是势在必行。

这时一看犬戎族的人由于地震严重,伤亡不少,这就更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时机了。

虽然上次廉政二人偷听被发现,可是狼魔和鬼王并没有认出二人来,因为天黑,二人也走的太快了,所以狼魔也没看清。

其实就算它看清,这次偷袭它都不怕,因为它们是有备而来的。

不过,若是狼魔知道玉霄在这的话,恐怕就会考虑一下了,因为它最忌惮的就是玉霄,因为玉霄实在是太聪明了。

它那里知道,玉霄正在犬戎族,它本以为,这天寒地冻的,过了这么久了,玉霄准以为它死在大雪崩中了,早就带人回去了,哪里能料到玉霄还没走。

到现在,犬戎族怀疑玉霄吹牛的人,一个个的是真服气了,就连汪戎都完全服气了,一看这么多贼人夜袭,足足有四百左右,若没有准备,恐怕今晚就是犬戎族二百多族人的末日了!

但就算有准备,犬戎族的人都冷汗直流,因为贼人实在是人多势众。

凌玉霄暗暗的高兴,一看狼魔果然来了,他的眼睛就红了,无论怎么样,狼魔他今日是必杀不可,无论狼魔逃到哪里,他是上天追到灵霄宫,入地追到鬼门关,是不杀死狼魔,绝不会干休。

就见众多贼人悄悄的摸到了寨门口,狼魔大吼一声,将狼牙大砍刀祭出,咔嚓一声巨响,就将犬戎族的高大寨门给劈开!

鬼王大叫道:“杀!一个不留!”

再看后面的幽王幽铁塔也大吼一声,将寨墙砸开,率领贼人冲了进去。

一时间,两的贼人一窝蜂的就冲进了大寨中!

楚桂儿幻化的人太像了,这些贼人冲到了近前,都没发现真假,只不过奇怪,这些人为什么不说话,只是楞呆呆的坐着,他们也不问真假是抡刀就剁!

就听到砰砰砰砰连声巨响,那些冰雪幻化而成的假人就消失不见!

鬼王远远的一看,就知道不好,中了计了,但要将人撤出来,却已经来不及了。

凌玉霄一看时机到了,大吼道:“杀!”

于此同时,就听寨内的房屋上一声声呐喊,早就埋伏在屋顶厚厚积雪内的犬戎族的人,立刻闻声而起,然后将身边木桶中的鱼油就猛地泼向了地上的贼人们!

在寨内屋顶埋伏的人有三十名,均分布在各个要口的屋顶上,就为了泼鱼油的,这三十名乃是敢死队,根本就没打算活着走出去。

就见一桶桶的鱼油犹如雨一般的就被泼了下去,于此同时,空中的吉量马队也应声而至。

吉量马队是埋伏在山上的,只要开始行动,就立刻冲下来,吉量马的速度该是多快,一眨眼就冲到了寨子的上空。

吉量马队上的人早就准备好了火箭,一个个点燃火箭,带火的箭犹如流星一般在半空中乱射,就射向了早就泼上鱼油的干草木柴以及那些贼人上,也不管哪里,是一阵乱射,射到哪里,哪里就是火光一片,因为这里早就被泼满了鱼油。

凌玉霄骑着天马也飞到空中,运足力气,将天地苍穹剑的热力用紫府真气逼出,刹那间,只见一道历闪挂着火焰就狠狠的劈向了狼魔等人!

一转眼间,原本安静的寨中,立刻就炸开了锅。

蜪犬汪汪直叫,贼人也不断的惨叫!

贼人毫无准备,一个不备,又都聚集在了一起,这一乱箭齐发,鱼油乱泼,有一百多贼人的身上就被引着了大火,嚎叫着就扑向了雪堆。

有的不住的反滚,有的不住的惨叫,有的干脆往雪里钻,晃得手足无措。

大寨内早就满是干草木柴,哪里都是易燃之物,哪里也都泼满了玉霄,木柴和干草上泼上了鱼油,就连房屋上都泼上了鱼油,这样遇到大火,如何能不着?

眨眼间,整个犬戎大寨就成了一片的火海!

鬼国的人是人头蛇身,没有腿,行动是十分不便,这么一乱,鬼族的人没有办法,只好用蛇尾巴死死的缠住了蜪犬,可是蜪犬毕竟是狗,这么一乱,简直有点不知所措了,所以,有的蜪犬身上着了火到处乱窜,是越跑,大火引燃的越快……

鬼王大吼道:“不要乱,快……快撤退!”

狼魔也大叫道:“快撤出去,大家快撤出大寨!”

但进来容易撤出去难,而且这么乱,想要发号施令,都不灵了,如今,这些人都在逃命,而且这么嘈杂,谁听的见。

犬戎族的人不是太多,也就二百多族人,去掉老弱病残,就只剩下这九十多人精壮汉子了,三十多埋伏在寨内的人基本上也都牺牲了,因为大火无情,而且下面这么多贼寇,贼寇们是自相践踏,他们当然也讨不到便宜。

所以,三十多人不是死在贼人手中,就是死在了大火中。

可是贼人也好不到哪里去,这一把大火,羽箭乱射,烧死的不计其数。

那些身上没有鱼油引着火,还好灭,可是那些被泼上鱼油的人身上的大火却是灭不了,三十多人这么一泼鱼油,一人两桶,泼中的人就足有十几个,这些被鱼油泼中的人和狗,最起码也有百十个,所以,这么一引燃,这被鱼油泼中的人,根本是无所逃命,只有被烧死的份了。

这百十个人被大火引燃,然后再人碰人,乱挤压在一起,又引燃了另外的人,于是,大火蔓延,成了一片火海,在火海中葬生的人最起码一百五十多人,被射死的,也有三四十多人。

等这些人侥幸逃脱之后,一个个也都是狼狈不堪了。

贼人来了四百多人,一场大祸就葬送了一半多!

不要说来了才四百多人,就算是来的人再多,也架不住火攻。

不过,那个年代还没有孙子兵法,玉霄能用火攻,也算是战争史上的创新了。

贼人凌乱不堪的刚逃了出来,吉量马队就犹如旋风的一般扑了上来!

就连鬼王和他的蜪犬身上都被大火引燃了,幸好鬼王道术高,赶忙架起蜪犬飞上了半空,然后扑打火焰,终于将大火灭掉。

狼魔一看大事不好,抬头一看,竟然是玉霄亲自指挥,吓得狼魔是心惊胆寒。

它万万没料到,当年侥幸逃脱了个小孩,今日竟然是它的劲敌,它当真是后悔不迭,后悔当年没有杀死玉霄,可是当年它哪里是不想杀死玉霄,而是没那个能力,因为玉霄是穿着追日靴逃跑的,它是追不上,实在是没那个能力杀了玉霄罢了。

凌玉霄早就盯住了狼魔,一看狼魔飞了上来,大吼道:“狼魔,今日我就让你血债血偿!不要逃,有本事跟我决一死战!”

狼魔暗暗的道:“不逃?不逃我就是傻瓜了!”

狼魔再也不管别人,大叫道:“鬼兄,大事不好,咱们快走!”

鬼王也知道不妙,知道中了埋伏,急忙也要逃之夭夭。

但想走那有这么容易,廉政和魏晓晨挺身拦住了鬼王,跟鬼王斗在了一起。

凌玉霄骑着天马双手舞剑,就跟狼魔战在了一起。

曲仙儿等三姐妹则在空中,帮着对付那些鬼族的人和幽族的人。

三个姑娘正在帮着犬戎族的人对付这些小贼,忽然远远看到一个三只眼睛的黑大汉竟然如此的勇猛,一条大铁棍横冲直撞,就跟骑着吉量马的汪戎父子斗在了一起,眼见着汪戎父子以及这么多吉量骑兵都不是他的对手,死伤了五六个吉量骑兵,就连吉量马都被砸死了五六匹,三位姑娘知道这是高手,于是三个人一起飞了过去。

曲仙儿微笑道:“喂,你们带人去对付那些小妖,这个黑汉交给我们姐妹了!”

桑巴里叮嘱道:“多加小心,此人极其的厉害,乃是幽族的族长。”

曲仙儿道:“去吧,去吧,我们对付的了,对付他绰绰有余,这里没你们的事了。”

桑巴里知道三个姑娘也是修道高手,答应一声,跟儿子并力将那些贼寇杀散,而把这最厉害的贼首交给了三个姑娘。

三个姑娘三角形,就围住了幽黑塔,幽黑塔一看是三个漂亮的姑娘,不由得冷笑一声,打心里就没有瞧得起。

曲仙儿冷笑道:“喂,你可是幽族的人吗?”

幽黑塔道:“不错,你们是什么人?”

洪袖儿喝道:“我们是什么人,你还不配知道,我们姐妹的名字要是告诉你,都脏了我们的名字,喂,奉劝你几句,若是你识相的,立刻率领你手下的人缴械投降,我们就饶你一命。”

曲仙儿道:“不错,你也看到了,你中了我小师弟的计策,你们是必败无疑了,只要你肯投降,真心的悔过,我们就饶了你。”

楚桂儿道:“我们姐妹可是好心,你快叫你的手下停手吧,我们不杀你就是了,好吗?”

幽黑塔凶悍无比,哪里能将三个姑娘放在心上,而且此人嗜杀成性,今日吃了大亏,哪里能善罢甘休!

幽黑塔破口大骂道:“三个贱货!今日我不杀你们,都难解心头之恨,等我抓到你们,剥光你们的衣服,用刀割掉你们的**,让全族的男人玩死你们!”

三个姑娘气的柳眉倒竖,杏眼圆睁,杀机顿生!

三个姑娘本是好意,本想劝他投降,带着他族的人投降,也好少死一些人,否则,他们可有灭族之厄的,三个姑娘毕竟心地善良,不忍心,所以才劝解,完全是好意,可没想到对面这人这么无礼,说出这么无耻的话,三个姑娘是气的暴跳如雷!

曲仙儿任性惯了,哪里被人这么羞辱过,洪袖儿也是宠儿,楚桂儿也是一样,三个姑娘自小除了玉霄敢欺负她们,捉弄她们之外,再也没有一个人敢羞辱她们,辱骂过她们,她们这么被辱骂哪里能忍受的了。

就算玉霄胡闹顽皮捉弄过她们,也没有羞辱她们!

曲仙儿气的都咬破了樱唇,厉声道:“姐妹们,这畜生真是死有余辜,咱们真是不该多话,杀了他!上!”

洪袖儿道:“等会杀了他,我将他狗嘴里的牙都给拔光!”

楚桂儿厉声道:“这畜生该死!”

三姐妹说罢,曲仙儿怒吼一声,将凤凰栖霞披踩在脚下,将凤鸣碧玉箫拽出,驾驭栖霞披飞上前,将凤鸣碧玉箫恶狠狠的对着幽黑塔的眼睛就戳去!

幽黑塔那会在乎这个,大喝一声,将大铁棍猛地抡起,当头就照着凤鸣碧玉箫砸去!

他是力大无比,若是凤鸣碧玉箫被砸中,必然会被砸飞!

他刚刚抡起大棍,就觉得眼前一花,一条红袖飞来,就卷住了他的大棍!

洪袖儿甩着一条红袖,踩着一条红袖,手上还拿着自己的紫气断刃刀。

他要拿棍子砸曲仙儿,洪袖儿那里能袖手旁观,故此甩出红袖,就将他的大棍缠住。

幽黑塔大吃一惊,使劲一拽,洪袖儿就觉得一股大力拉着她往前抢了几步!

洪袖儿也是极有力气的女孩子,她父亲是力大无穷,她有父亲的血统,故此,力气也十分的大,这一点,曲仙儿和楚桂儿是比不上她的。

洪袖儿暗暗的道:“这畜生好大的力气!”

她赶忙运气丹田,双手使劲拽住了自己的红袖,立刻就稳住了身子。

幽黑塔大吃一惊,自己这一拽别说是一个女子,就算是十个人,也会被他拖到在地的,可是这女子只是身子一晃,抢了两步,就运足力气,跟他较起了劲,力气竟然不比他小多少,他万没想到这女子这么大的力气!

这时,曲仙儿的凤鸣碧玉箫就到了,他来不及再拽大棍了,急忙侧身避开,刚刚避开,就觉得屁股上一阵钻心的疼痛,原来,楚桂儿在他身后,悄悄的用玉龙点睛笔在他屁股上就给他戳了进去。

楚桂儿的玉龙点睛笔,笔头是锋利无比,虽然叫笔,却并不是毛笔,而是铁笔,这一下正好插了个正着!

虽然刺的并不重,但也是钻心的疼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