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106章 夜袭2

第一百零六章 夜袭2

新书推荐:

幽黑塔被刺得刚一痛,只是慢了一慢,就觉得眼前一花,砰的一声脆响,就觉得脑门上被狠狠敲了一下!

曲仙儿出手该是多快,一看楚桂儿一招得手,这黑大汉一慢,她立刻飞起玉箫在他的脑门上就狠狠的敲了一下。

幽黑塔痛的哎呀一声,急忙一只手挥出,要去抓玉箫,曲仙儿一招得手,抽身就走。

幽黑塔没抓住曲仙儿,又被楚桂儿暗算,刚要甩开这红袖,就觉得腿肚子一阵冰凉刺骨的剧痛!

幽黑塔身经百战,知道是刀来到,赶忙将腿一甩,幸好他躲避的及时,否则,这一刀就能将他的小腿斩断!

洪袖儿一见两个好姐妹跳开了,幽黑塔忙着对付这二人了,她就祭出了手中的断刃弯刀,斩向了幽黑塔的腿!

虽然被他避开,可是也伤了他,这一下伤的他也不轻!

楚桂儿哈哈笑道:“打死你,畜生,叫你们骂我,活该……”

幽黑塔浑身冷汗直冒,他本没将三个姑娘放在眼中,现在一看,才知道,这三个姑娘一个个身怀道术,是厉害的很。

其实,三个姑娘任何一人跟他比斗,都不见得输给他,三个人联手对敌,对付他更是绰绰有余了。

曲仙儿、洪袖儿和楚桂儿三姐妹,虽然修为比不上魏晓晨和雪紫儿,不过也差不多少,只是三个姑娘贪玩,没有用心修炼罢了,否则的话,以这三人的悟性要胜过雪紫儿和魏晓晨,也并非是件难事。

虽然三位姑娘的狠劲比不上魏晓晨和雪紫儿,可是毕竟修为在那。

幽黑塔激怒了三个姑娘,让三个姑娘是杀机顿生,对他下了死手,他真可谓是不智的很了。

若是他明白事理的话,只要诚心道歉,然后命令自己族内的人投降,对三位姑娘稍微客气吹捧两句,恐怕他不但保得住性命,就连他幽族都不会灭族,但此人是不懂人情,也不明大局,当真是自取灭亡了。

幽黑塔大吼一声,就拼了命,不过他虽然勇猛,可是对付三人可是万万不及的。

三个姑娘也是有心捉弄他,这个敲他一下,那个戳他一下,那个用丝带缠住他,那个用红袖缠住他,他刚躲开红袖,就飞来了七彩飘带,刚避开飘带,三个姑娘的兵器又到……

不过就打了十几个回合,幽黑塔全身上下就都是鲜血了,他身上被玉龙点睛笔戳了也不知有多少血洞,头上也不知鼓起了多少个大包,半个头都肿了起来了。

幽黑塔怒吼道:“你这三个臭婊子,老子跟你们拼了!”

幽黑塔说罢,猛地将第三只眼睛对准了楚桂儿,只见一道碧幽色的光直射楚桂儿!

曲仙儿大叫道:“桂儿,小心!”

楚桂儿一看光来了,急忙跳开,就听到砰的一声巨响,这一道光束正好射中了旁边一棵枯树,砰的一声响,将那棵枯树给击断!

楚桂儿惊得心乱跳,嗔道:“哎呀,你竟然还会这手,看我怎么戳瞎你的眼睛!”

这时,幽黑塔又连着发出两道碧色的光射向了楚桂儿,楚桂儿冷笑一声,将手中的玉龙金睛笔凭空画了无数个小圆圈,再看,刹那间,无数的巴掌大小的冰盾就迎面撞向了这一道道光束。

就听到砰砰砰砰……

射来的这一道道光束,就被她幻化的冰盾一一给挡住了,射中一个冰盾,就砰的一声响,光消冰散。

不过,楚桂儿幻化的本事该是有多高,他光射的快,根本就没有桂儿画冰盾来得快,楚桂儿凭空用玉女玄冰诀和清虚真气,画复杂的东西,都是几笔就画出,画这么简单的圆形气盾护体,更是举手之劳了。

不过一眨眼间,再看楚桂儿身旁左右尽是气盾了,一个个的排着队的就往幽黑塔的光射出之处压去。

幽黑塔更是吃惊非小,他这青魔眼,跟鬼王的赤魔眼都是可以射出光伤敌,乃是他修炼的道术,可是却被这小姑娘轻而易举的破掉!

眼瞅着他的光束射的范围是越来越短,只有两丈多有,这些气盾就排着队压了下来了,他不敢再射,急忙跳了出去!

楚桂儿咯咯笑着,道:“就这两下还跟我较量?我看,你这两下是你娘教的吧?”

幽黑塔一看奈何不了桂儿,偷眼一看曲仙儿,在旁边也不动手,正微笑着看着,他一咬牙,将眼睛对准了曲仙儿,又是一道光射出。

曲仙儿冷笑一声,用手一指,一招寒冰罩体,就听到砰的一声,这道光就射在了曲仙儿的护体薄冰上,也是砰的一声没有伤到她。

曲仙儿冷冷一笑,将手中碧玉箫使劲一吹,一阵尖锐刺耳的声音骤起,化作无形音剑就冲击着他的耳朵,幽黑塔就觉得心一阵翻腾,就觉得箫声犹如万把毒针在刺他的心一般!

这一招正是曲仙儿的索命追魂音,极其的刺耳,听到的人若不运气抵御,就会被箫声的魔音所伤。

洪袖儿就是一皱眉,道:“师姐,你就别吹了,难听死了,咱们胜券在握,何必吹这么难听的,我们姐妹还在呢。”

曲仙儿哈哈一笑,只好停下,洪袖儿道:“姐姐,咱们还跟他玩什么?不如杀了他就得了。”

曲仙儿微笑道:“先别杀他,这畜生这么羞辱咱们姐妹,这么快杀了他,便宜了他,来,姐妹们,咱们用娘教给咱们的玉女玄冰诀,将这畜生冻成冰块,让他冻死,让他受点罪,好好出出这口气。”

三个人可被气坏了,她们自小到大都是娇生惯养,天帝山这么多人,哪一个不把她们当宝贝?哪一个人又敢得罪她们?

天帝九子宠爱她们,他们手下的弟子都知道这是师傅的爱女,谁又敢惹她们?所以,从小到这么大,她们还没这么生气过。

楚桂儿冷笑道:“先别将他冻死,在冻死他之前,我先刺瞎他额头上的那只青魔眼,袖儿姐,你帮我捆起他来。”

幽黑塔的心就是忽悠一下凉到了脚后跟,暗暗的道:“这三个臭婊子真是狠毒,不行,再要打下去,我必死无疑!”

他偷眼再看,这荒郊野外的只剩下了自己,自己的兵马早就四散逃逸,被吉量骑兵追赶的不知踪迹了,这还打什么?还是逃命要紧!

想到这里,他大吼一声,舞动大棍就如疯了似的逼开三个人,就往前飞奔而去。

洪袖儿冷笑道:“想跑?没这么容易,得罪了我们姐三,你还跑的了吗?”

想逃那有这么容易,三个姑娘哪一个都有御空飞行的本事,他虽然勇猛,可是想逃命也势比登天还难。

而且三个姑娘人人都有法宝,她们手上的法宝乃是她们母亲年轻时所用,都是仙家宝贝,厉害非凡。

洪袖儿一甩两条红袖,就见两条红袖化作两条长龙,就将幽铁塔的双腿缠住,袖儿使劲一拉,就听到璞的一声响,幽黑塔就被摔了个狗啃屎。

幽黑塔破口大骂道:“你们这三个臭婊子,贱货……”

洪袖儿怒道:“还敢骂,桂儿,刺瞎他的眼睛!”

洪袖儿念动法诀,只见两条流云飞霞袖,就将幽黑塔捆绑的结结实实,幽黑塔连人带棍子就被两条流云飞霞袖牢牢地捆绑住了,被绑的犹如一个粽子一般,他使劲全力,都不能挣断这两条红袖。

这两条红袖可是宝贝,虽然看起来是红丝带,可要想挣断,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事,别说挣断,就是用刀剑砍都不能损其分毫。

楚桂儿吃吃笑道:“叫他骂吧,狗嘴里是吐不出象牙来的,而且他再不骂,以后都没机会了。”

楚桂儿笑着,然后扬起玉龙点睛笔,冷笑道:“喂,我现在就给你点一点,让你舒服一下。”

幽黑塔嘶声惨叫,但全身动弹不得,被红袖牢牢捆绑住,眼睁睁的看着楚桂儿锋利的银笔就慢慢的戳向了自己额头上的眼睛!

楚桂儿也是够坏的,她偏偏不一下子戳瞎他,而是慢慢的去刺他,让他害怕胆怯,心中恐惧。

他大叫一声,刚想运用青魔眼射出光来伤楚桂儿,但楚桂儿早有防备,猛地用手一拍,一块冰冷的冰块就给他拍在了眼上。

这一下可是不轻,幽黑塔就觉得眼睛冰冷刺骨,而且被冰块拍的眼睛都睁不开,直流泪。

楚桂儿一咬牙,一想起刚才这畜生那种无耻的话,不由得又恨又怒,气的她猛地一抖玉龙点睛笔,就刺瞎了幽黑塔的青魔眼!

幽黑塔惨叫一声,那只魔眼早就被刺瞎了,鲜血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楚桂儿还不解气,气的玉龙点睛笔对着他身上就是一阵乱戳,怒道:“叫你骂,叫你骂,我们姐妹都是好心,没想到你这么坏,打死你,打死你!”

曲仙儿笑道:“行了,行了,留他一口气。”

楚桂儿吃吃笑道:“我是解气了,二位姐姐也去出口气吧。”

曲仙儿更是来气,三姐妹中,她的脾气最大,这时,曲仙儿走过来,二话不说,噼啪就是两个嘴巴,然后就是一个冲天炮。

打的幽黑塔鼻子口窜血,惨不忍睹。

曲仙儿厉声道:“我们姐妹再给你一个机会,只要跪倒在地好好的跟我们姐妹道个歉,承认你说的话是放屁,然后不要再作恶,我们还给你一条活路,是死是活,你自己选择吧!”

幽黑塔性情暴戾,嗜杀成性,这时被三位姑娘这么折磨,早就气疯了,他根本不服气,依旧如疯了似的有多难听就骂多难听。

“你这三个贱货,就算老子做了鬼,也将你们一块块的剁了,把你们的两个…球剁下来喂狗,你们生孩子一个个都难产而死,一辈子倒霉……你们……让你们吃老子……”

他是越骂越难听,三个姑娘虽然擒住了他,可是依旧气的暴跳如雷,曲仙儿一咬银牙,厉声道:“看来我姐妹真错了,对付你这种狗种,就该格杀勿论!”

曲仙儿扬起玉箫,照着幽黑塔的嘴巴狠狠的就抽了下去,破口大骂道:“我叫你骂,打死你,打死你……”

她使劲一抽,打的幽黑塔满口是血,就连他的牙都给抽了下来。

幽黑塔也是一条硬汉,张口就将连血带肉的牙齿就吐向了曲仙儿。

曲仙儿急忙躲避,虽然他满嘴的碎牙没有射中她,但鲜血迸溅了她一脸。

曲仙儿更急了,浑身颤抖,跳起来抡圆了凤鸣碧玉箫就当作棍子使了,打着打着,曲仙儿一听他还骂自己的话,气的飞起一脚,就踢在了他男人的部位上。

虽然她们不知道男人**长着什么,可是却知道那是男人的**,是用来欺负女人的地方,所以她一脚就踢在了他的要害上。

幽黑塔早就豁出去了,至死也是破口大骂,有多难听就骂多难听,这时要害中了一脚,他痛的就如杀猪一般的嘶声惨叫,但却无法移动半点,因为已经被红袖牢牢地捆绑住了。

曲仙儿厉声道:“你来呀,姑奶奶等着你,你就算变了鬼,你没了那……你也对我们无可奈何,气死你,气死你,臭流……”

洪袖儿吃吃笑道:“姐姐,你这是自己找气受,你还给他什么机会?直接杀了他不就完了吗?”

曲仙儿抓起一团冰雪,擦着自己脸上的血渍,气呼呼的道:“这畜生真不是人,简直可恶死了,咱们姐妹明明好心,却被他这般羞辱。”

洪袖儿笑道:“所以,做人不能太好心,尤其是对付这种畜生,那就只有一个字,杀!”

洪袖儿抡起断刃刀照着幽黑塔的一条腿就剁去!

幽黑塔一条腿立刻被斩断,洪袖儿出手更狠辣,连着又是两刀,又将他的两条臂膀给砍掉!

洪袖儿冷笑一声,用手召回了两条云袖,再看红袖儿一收回,幽黑塔的两条臂膀啪嗒就落在了地上,刹那间,就血流满地。

洪袖儿笑道:“这次他跑不了了,你倒是逃呀,我看你一条腿怎么逃,是不是蹦着走呀?哈哈,有趣,有趣,喂,咱们不是说冻起他来吗?咱们就做个雪雕吧,来,姐妹们,哈哈哈……”

三个姑娘恨得咬牙切齿,一个个施展法术,将无数的冰雪都洒到了幽黑塔的身上,然后运用寒功,再看转眼间,幽黑塔就被冻在了冰雪内。

三个姑娘吃吃的笑着,楚桂儿笑道:“哈哈,雪人,好漂亮的雪雕呀。”

三个姑娘将冰雪不断的往幽黑塔身上冻去,幽黑塔开始还挣扎,后来,就觉得手脚冰冷,失去了直觉,动都动不了了。

这三人也学的是玉女玄冰诀,对于冰雪的造诣也很高,虽然比不上卓悠悠,可是也低不了多少,所以,三人用的也是卓悠悠冰冻雪狼的那招,化雪为冰,就将幽黑塔冰冻了起来。

曲仙儿得意的道:“喂,你有本事再骂呀,来呀,骂呀,敢骂我们,你是找死,臭无赖,臭玉霄……”

楚桂儿吃吃笑道:“喂,你打他就打他,为什么骂玉霄呢?”

曲仙儿嗔道:“还说呢,都是玉霄说,不叫咱们乱杀无辜,能劝贼人投降,就不要乱杀人,要不是他这么说,咱们又怎能劝他归降,又怎能受这么大的耻辱?”

洪袖儿道:“就是,臭玉霄,真不是好东西。”

楚桂儿道:“原来是这样,还真是玉霄这坏蛋害的,臭玉霄,臭无赖……”

三个姑娘骂着骂着,忽然都醒悟了过来,一起失声道:“啊,对呀,玉霄呢?”

三个人只顾生气了,早忘了这是战场了,她们也忘了去助别人去了,更不知道玉霄跟狼魔厮杀,究竟胜利了没有。

这时想了起来,一个个气的脸都青了,对着被冻结成冰疙瘩的幽黑塔破口大骂道:“都是你这畜生害的!”

曲仙儿道:“二妹,三妹,不跟他玩了,一刀杀了他,咱们去找小师弟去。”

洪袖儿扬起断刃刀,冷冷的道:“算便宜了你,给你个痛快吧,不叫你受罪了。”

她说罢,闭着眼睛一刀就刺进了幽黑塔的胸膛。

没有血流出,三个人冰冻了他这么久了,就连他的血脉都冻住了。

三个姑娘击毙了幽族族长,三个人气呼呼的一人又狠狠的啐了一口,这才飞上了半空,去找玉霄去了。

三个人再看战场上,冷清了许多,除了哔哔啵啵熊熊的烈火之外,基本没有一具活的尸体了,地上也不见有人厮杀了,只是留下了一堆堆的尸体。

人头蛇身的尸体一地全是,三个姑娘一看就心惊胆颤,曲仙儿皱眉道:“怎么世上有这种怪人?”

洪袖儿笑道:“这是不是叫蛇兽呢?是不是蛇强……女人,生的呢?”

她的脸又红了,这强奸太过粗俗,她们还是处女,一想到这可怕的事,就心乱不已。

除了尸体,再也没有别的了,也没有了玉霄,就连廉政和魏晓晨都不见了。

楚桂儿跺脚道:“坏了,他们也不知道打到哪里去了。”

曲仙儿道:“看来,小师弟一定是追杀狼魔去了,咱们四处找找!”

三个姑娘飞到了空中,就在四处寻找了起来。

《》是作者“廉红文”写的一部小说,最新。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