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107章 鬼洞1

第一百零七章 鬼洞1

这一次夜袭,幽族和鬼族可谓是败得惨不忍睹,幽族族长被三个姑娘击毙,鬼王和狼魔其实也好不到哪里去,因为他们都遇到了劲敌。

狼魔跟玉霄斗,虽然是单打独斗,可是想要打败玉霄,简直是太难了。

这时候的玉霄,修为不但进步了,就连对敌的经验也有了,而且如今又有两把神剑在手,又有天马和龙鱼助战,狼魔哪里能是玉霄的对手。

不过,虽然打不过玉霄,可是玉霄想要几下将狼王击毙,也不是一件容易事,毕竟狼魔有五百多年的道行,而他只有八年的修为。

鬼王本事也很大,可是一人斗廉政和魏晓晨,可谓是力不从心,虽然有恶狗蜪犬相助,可是廉政也有吉量神马相助。

人跟人斗在了一起,廉政的吉量神马跟吃人的蜪犬也在下也斗在了一起。

蜪犬虽然凶狠,可是丝毫赚不到便宜,因为吉量马比它大多了,连连扬起蹄子,就去踢蜪犬。

狼魔越打越是心惊,知道再打下去,就是死一条,急忙大叫道:“鬼大哥,咱们不要恋战,快走!”

鬼王也大叫道:“走!”

于是,狼魔和鬼王且战且走,玉霄三人是边打边追,想要拦住狼魔和鬼王也不容易。

三个人跟狼魔和鬼王一会打到天上,一会打到地上,一会追逐,一会拦住,一会又让这两大魔头逃走,但不管两大魔头怎么逃,三个人依旧死死追在后面,就这么缠斗在了一起。

玉霄是下定了决心,无论狼魔逃到哪里,他都绝不放过。

狼魔今日也是拼了命,由于玉霄的天马太快,没逃多远就被追上,于是只好又打几招,没逃多远就被追上,还得拼命抵挡,而鬼王却轻松的多,他骑着蜪犬,比狼魔逃的要快多了,不过,二人彼此扶持,且战且走,否则的话,鬼王恐怕都逃回鬼洞了。

凌玉霄大怒,喝道:“鬼王,这里没你的事,只要你肯投降,我可以饶你一命!”

鬼王那里能听玉霄的,而且如今跟狼魔是彼此扶持,万一狼魔出了事,他觉得就等于鬼族的末日来了一样,如今,正是彼此利用的时候,哪里能听玉霄一句话,就倒戈相向的。

狼魔大叫道:“鬼兄,你快走,我走的了!”

鬼王那肯单独就走,大叫道:“不行,咱们弟兄一起杀出去,只要到了我的洞,咱们就安全了!”

凌玉霄知道劝不动了,只好不再言语,又厮杀了起来。

狼魔今日也真是玩了命,大吼一声,最后都现出了原形,一只两丈左右极其凶恶的大灰狼就出现在玉霄面前。

不过,狼王现出原先,并非为了拼命,而是为了逃命。

狼魔现出原形,跟鬼王并驾齐驱,一起开始逃命。

狼魔和鬼王就跟玉霄等三人厮杀了起来,就这样,也不知追了多久,狼魔和鬼王逃回了鬼族。

前面就是鬼洞了,狼魔和鬼王大喜过望,凌玉霄一看前面的鬼洞,就知道狼魔逃进去,再要追杀,更是危险万分了,玉霄暗暗的骂自己没用,其实这也不能怪他,若是狼魔不逃,他可以杀了他,可是狼王的本事跟他不相上下,打不过他,可是逃命却是打打停停的,又不是真的跟他拼,应付几招,当然是绰绰有余了。

鬼王大叫道:“快,快进洞!”

他说着骑着蜪犬第一个就冲进了洞内!

狼魔也化出了人性,将狼牙刀架开玉霄的两把剑,也抽身飞进了洞内!

凌玉霄简直气坏了,大吼一声,双剑齐出,轰的一声巨响,就射向了鬼洞的两扇黑漆漆的大门,立刻就把两扇黑门给斩断!

两扇黑门轰然倒下,只见洞内黑洞洞的伸手不见五指,阴森森的甚是可怖!

凌玉霄没有直接进去,而是跳下了天马,拍拍天马的头道:“飞飞,菁菁,你们去找我三位师姐,龙龙跟我进去。”

在洞内骑着天马实在是不方便,可是那只蜪犬却太凶恶,故此才带龙鱼进去,因为玉霄知道龙鱼的本事,上天入地无所不能的,而且龙鱼对付蜪犬是绰绰有余的。

其实,就连龙鱼,玉霄都不想带,因为里面也不知有多危险,不过,龙鱼的本事大,普天之下,没有什么危险可以困住龙鱼,龙鱼不会有生命危险,所以,他才带龙鱼进去。

天马飞飞和菁菁鸟深通人性,知道主人主意已定,于是天马在玉霄脸庞蹭了蹭,那意好像是提醒主人多加小心,菁菁鸟则呱呱叫道:“玉霄,多加小心,多加小心。”

凌玉霄哈哈一笑道:“喂,菁菁,记住,不要着急赶过来,省的我那三个姑奶奶也进去,这里面太危险了,不过,我有龙龙陪着我,不会有事的,你们去吧!”

天马一声长鸣,跟菁菁鸟往回飞去。

凌玉霄看了看廉政和魏晓晨笑道:“大哥大嫂……”

魏晓晨的脸红了,嗔道:“谁是你大嫂,别乱叫,讨厌。”

凌玉霄哈哈笑道:“我又没叫你,我又没说,魏晓晨大嫂,你答应什么?大哥大嫂,你们就留在外面,我去去就来。”

魏晓晨臊的脸通红,暗暗的道:“这个臭玉霄,什么时候都忘不了玩笑。”

但这时听玉霄要一个人进去,二人失声道:“什么?你自己进去?”

凌玉霄微笑道:“你们俩真是心有灵犀呀,不错,我一个人进去就行。”

廉政正色道:“不行,里面凶险万分,就是要进去,咱们俩一起进去!”

魏晓晨嗔道:“怎么你们俩?我呢?我也要进去,是咱们三才对!”

凌玉霄不再玩笑,看了看这二人,微笑道:“大哥,大嫂,里面太危险,你们就别去了,你们俩刚在一起,要是发生了什么危险,那怎么能行,而且这个仇是我们傲人族的仇,你们是局外人,我自己能报的,你们就留下吧。”

廉政心中感激,虽然他没有把握的事不做,冒险的事也很少做,可是他并不是胆小鬼,这时见到玉霄要一人去闯鬼洞,这哪里能行,就算明知道进去说不定会死在里面,他也绝不会退缩。

这就是他的为人,他为人就这么正直。

廉政道:“小师弟,很感激你好心,不过,我绝不能让你一人进去,咱们要死一起死,我廉政绝不会退缩半步!”

凌玉霄心中也是十分感动,握紧了廉政的手,道:“好,好兄弟!那好,咱们就一起去闯闯!”

廉政转过头对魏晓晨道:“晨妹,你就别去了,我们俩去就行了,你就在外面接应。”

魏晓晨嗔道:“你说什么呢?你难道忘了咱们的誓言了?你若是死了,难道我能独活?我难道会不进去替你们报仇?今日,咱们三个就一起闯闯就是,就算再危险,难道比得上黑渊危险吗?不行,你们去,我也要去,大家一起去就是!”

廉政柔声道:“晨妹,你……”

魏晓晨伸出手捂住了他的嘴,嗔道:“你若是没把我当外人,就不要阻拦了,你也知道我的脾气,若是你们进去了,真的要是……那我,也绝不会不为你们报仇的,所以,今日咱们三个若是不能杀了对方,就死在里面就是,走!”

廉政拍拍自己的吉量马吉吉,道:“你去远处等我,这里不安全,记住,不要进洞,里面你施展不开,去吧。”

吉量马也是通人性,当下长鸣一声,就飞向了天空。

三个人看了看阴气森森的鬼洞,毫不犹豫,三个人一起走了进去。

不管前面是什么,是刀山也好,是火海也罢,就算是黄泉不归,他们也绝不会退缩!

鬼洞好大,黑乎乎的什么也看不见,而且里面静的很,但三人知道,里面也不知有多少双阴毒的眼睛正在暗中等待时机,一举致他们于死地!

廉政将剑一晃,用白色的一面一照黝黑的山洞,只见洞内简直恐怖极了,只见洞两侧挂满了各种骷髅头,有动物的,也有人的,更加显得鬼气森森了。

这洞十分的宽敞,高有三丈,宽有五丈,弯弯曲曲的也不知有多长。

廉政用白光一照,一看四周的洞壁上有油灯,轻声道:“咱们是不是点燃油灯?”

凌玉霄摇摇头道:“不用,鬼族的人夜晚视物,犹如白天一样,可为什么有油灯呢?估计有什么毒,他们明着放毒,也许怕咱们有准备,可是让咱们自己点燃油灯,咱们一个不备,说不定就中了计,所以,咱们不要点着。”

廉政点头道:“此言有理,虽然有点黑,不过,我大体也能看的清。”

三个人都有这个本事,夜晚视物,虽然不如白天,但也能看的见点东西。

魏晓晨道:“我这里有避毒丸,大家为了以防万一,先吃下。”

她和廉政都吃了药,可玉霄却微笑道:“我不用吃也没事,因为我可以用皮肤呼吸,闭气几个时辰都没事。”

廉政微笑道:“龙师伯的本事你都能学会,小师弟,真有你的。”

三个人小心翼翼的摸索着前进,一直往前摸出了几十丈,再往前走,就到了拐弯处,拐弯处有三条,一条往左,一条往右,一条是往前。

凌玉霄皱眉道:“廉大哥,我去前面看看,这里是三叉口,口上必须留个人,否则,万一狼魔和鬼王再逃走,那咱们就白找了。”

廉政道:“还是我跟晓晨去吧。”

凌玉霄摇摇头道:“你放心,我没事,你和大嫂要多加小心,若是发现贼人,就招呼我一声。”

凌玉霄说罢,紧握双剑,一直往前走去,龙鱼紧随他身后也随着而去。

其实,再往前就是断崖了,也没有多远了。

凌玉霄将天地苍穹剑的烈焰用紫府真气逼出,刹那间,天地苍穹剑上火焰闪烁了起来,就把这阴暗洞照的清清楚楚了。

凌玉霄又走了二十几丈远,前面渐渐的出现了一个石门,玉霄暗暗道:“这里应该就是大厅吧。”

玉霄小心的推开了石门,一步步的走了进去,他用天地苍穹剑一照这宽阔的大厅,只见大厅内空荡荡的,在正西方,摆着一个一丈大小的水桶,水桶里咕嘟咕嘟的冒着水泡,也不知水桶里有什么东西。

凌玉霄不敢大意,慢慢的往四周看看,就在这时,就听前面有人冷笑道:“你终于来了,凌玉霄,你进来了,就出不去了,哈哈哈……”

凌玉霄仔细一看,说话正是狼魔!

就见狼魔就贴着墙站在那里,一阵阵邪笑。

凌玉霄最恨得就是狼王,每当想起傲人族的血债,每当想起自己爹爹昏倒时,狼魔这畜生竟然让那些小妖用尿将父亲浇醒,他就恨不得将狼王碎尸万段都不解恨!

凌玉霄大吼一声,飞身上前,挥动双剑就砍向了狼魔!

再看狼魔哈哈一笑,忽然间闪身钻进了一个黑乎乎的洞内,然后咔嚓一声,石门关闭。

就在这时,就听到轰隆一声巨响,身后的那道石门也猛地关死,回去的就被掐断了!

就听狼王也不知在哪里狂笑道:“凌玉霄,你的死期到了,你可知道木桶内是什么吗?告诉你,木桶内是鬼玲珑,是用鲜血养大的鬼物,让你见一下鬼玲珑的厉害,哈哈哈……”

随着狼王一声狂笑,再看那木桶砰的一声炸开,无数的鲜血迸溅而出,从木桶内飞出一个怪物来,只见这怪物,人头蛇身,一只眼睛,不过不同的是,竟然是个女子!

凌玉霄双剑一挥,一招鱼跃龙门,划出一道气盾,就把这无数的鲜血给挡了回去!

再看那浑身血红的女子,一只眼赤红如血,跳出木桶来,一阵阵狂笑。

原来,这鬼玲珑也是鬼族的人,不过,鬼族人为了保护鬼洞,就从女人中选出一个女子,专门修炼鬼道之术,这女子必须是处女之身,而且自小就要在血水中泡大,这些血有的是人血,有的是动物的血,每一天都要换新鲜的血,这负责保卫鬼族的重任非同小可,被选中的女子乃是无比的光荣。

这种用鲜血养大的女子,就叫做血玲珑,也叫做鬼玲珑,血玲珑魔法高强,十分的厉害,乃是鬼族中最厉害的守护者。

玉霄暗叫一声不好,知道中了计了,不用问,鬼王知道他会在三岔口上留下人守护,于是就在这里设下埋伏,拖住他,而鬼王和狼魔一定是合力先去击毙廉政和魏晓晨去了!

但眼前是邪恶的强敌,他也抽不出身子,他灵机一动,大吼一声,飞出了天地苍穹剑,就听到轰的一声巨响,那个关闭的石门被他一剑给刺破了个大洞!

玉霄大叫道:“龙龙,这里不用你,你快去帮外面的那俩人对敌,速去!”

龙鱼犹豫了一下,凌玉霄喝道:“快去,还愣着做什么?我没事!”

龙鱼一声龙啸,飞也似的去助廉政去了。

就在这时,血玲珑也开始发起了猛攻!

血玲珑一阵狂笑,声音阴气森森的道:“凌玉霄,你就是凌玉霄,你敢攻进我们鬼族来,我跟你拼了!”

凌玉霄大喝道:“喂,你究竟是人是鬼?我不想跟你打,我也不想对你们鬼族人赶尽杀绝,我只是要找狼魔报仇,只要你们不助它,不管这件事,我可以放过你们!”

血玲珑一阵狂笑,她血红的脸上,这一笑,无数的鲜血滴滴答答流着,她一只眼睛放射着红光,鬼气森森的,更是令人毛骨悚然!

这血玲珑也有十七八岁的年纪了,不过,浑身却是赤……的,虽然她的脸已经完全看不出人的模样,可是她的身子却还是女人的模样!

就见她浑身也是血红的,血红的玉峰上也滴滴答答流着血,她宛如蛇的身子上,就连鳞都是血红色的!

血玲珑嘶声道:“我是人?我还是鬼?啊……哈哈哈哈哈……我也不知道我是人是鬼了,我们鬼族的人能算是人吗?啊?我们还是人吗?这是我的使命,我的使命就是保护鬼族,为了这一天,我整整在血水里浸泡了十八年呀!十八年在血水里长大,我为了什么?我究竟为了什么?啊……哈哈哈哈……”

凌玉霄的心一震,对这血淋淋邪恶的女子竟然无比的同情,暗暗的道:“是呀,她究竟为了什么?难道活着的使命只是为了守护鬼洞?难道她活着,只是为了这一天的到来?她这样活着,又有什么乐趣?这样做人又有什么乐趣?唉……她真是太可怜了。”

难道人活着注定要做玩偶?做天地的玩偶,做国家的玩偶,做家族的玩偶,做父母的玩偶,**情的玩偶,做野心家的玩偶……难道人生人,只是为了让后代承担这一切的一切?

她就是家族的玩偶,为了家族,她必须付出,必须牺牲,也毫无选择,这究竟为了什么?

凌玉霄长叹道:“你……你为什么要修炼这种邪术?你这是何苦?算了,咱们不要打了,我并没有半点想灭绝你们鬼族的意,你们鬼族也是人类的一种,我没有半点歧视,我只是要找狼魔的,对不起,我并不是故意到这里来的。”

血玲珑狰狞的脸上一阵**,她也没想到玉霄会对她这么气,难道她还有点良知?

血玲珑道:“你真的没有瞧不起我们鬼族?真的不想灭我们鬼族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