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107章 鬼洞2

第一百零七章 鬼洞2

凌玉霄微笑道:“真的,我跟你们鬼族无怨无仇的,何必灭你们种族?你也不要修炼这种邪术了,在血水里生活,能快乐吗?虽然你们生的很怪,可是你们也是人啊!你们只要不出山,我相信,没有人会伤害你们的。

血玲珑仰天大笑,忽然又哭道:“为什么,这是为什么?为什么我们鬼族的人会生成这模样,为什么啊!我不想变成这模样,我只想做个平常的人呀!”

就在这时,忽听一阵诡异的魔咒响起,那魔咒叽里咕噜的,也不知念叨些什么,但血玲珑一听,立刻仰天大叫,全身一阵**,样子十分的痛苦!

就听幽暗深处鬼王的声音道:“畜生,你多说什么?你是鬼族的人,就要为鬼族付出你的所有,包括你的生命和你的贞…!给我杀了他,杀了他,我命令你杀了他!咪巴拉哈……”

鬼王不住的念着魔咒,这魔咒似乎是专门用来操控血玲珑的!

血玲珑受不住魔咒的念叨,嘶声狂笑,立刻又发了狂,就见血玲珑用她那只血红的眼睛对准了玉霄,只见一道血光就射了过来!

凌玉霄知道血玲珑被妖法控制了,已经丧失了理性,赶忙双剑一挥,在身边画了个气盾,就听到砰的一声响,那道血光就跟玉霄的气盾撞在了一起,一声巨响,血光被气盾挡住,而气盾也被击破!

血玲珑怒吼一声,半空中飞起,那条血淋淋的蛇尾,猛地就砸向了玉霄!

凌玉霄何等的聪明,他怕这血都有毒,故此,急忙避开,然后用九子凝冰剑画了个犹如鸡蛋壳一般的冰罩,护住了全身。

血玲珑一尾巴砸空,轰的一声巨响,就将青石地面给砸出了一道裂痕!

凌玉霄打内心深处就不想伤她,因为他觉得这女子太可怜了,凌玉霄没有出剑,而是大叫道:“喂,你不要打,咱们不要打了,咱们做个朋友不好吗?”

血玲珑似乎刚刚的那点良知和属于自己的想已经完全被魔法吞噬,这时,已经发了狂,拼尽全身的本事,就下了绝情。

凌玉霄长叹一声,暗暗的道:“她活着这么痛苦,也许杀了她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唉……”

只是他的心好痛,一个可怜的女子为了保卫家族,在血水中生活了十八年,这是一种什么折磨?

血玲珑边打边嘶声鬼叫,她的两只手,指甲都有一尺多长,锋利的犹如匕首一般,血玲珑就好似厉鬼一样,张牙舞爪的手抓,嘴咬,脚踢,肘撞,用尽一切能攻击的地方去攻敌!

真是又凶又狠,又毒又辣!

凌玉霄暗叫厉害,急忙左躲右闪,不断的闪避着,就见血玲珑眼中不断的射出血光,嘴里也不住的吐出血水,射向玉霄。

转眼间,整个洞内已经都是血淋淋的了,到处是鲜血,血淋淋的墙壁上,犹如鬼画符一般的恐怖!

果不出玉霄所料,这血都有剧毒,幸亏玉霄用九子凝冰剑的寒气幻化出玄冰,否则,这毒血射在他的皮肤上,都能使皮肤腐烂!

凌玉霄暗叫不好,知道不能再这么下去了,再要不动点真本事,还真会死在血玲珑的手中,而且他担心廉政和魏晓晨,因为这时,外面也传来了厮杀声和狗叫声,显见,二人也遇到了危险。

血玲珑的动作实在是太快了,身子飘忽不定,出手快如闪电,当真犹如活鬼一样。

凌玉霄也用出了真本事,双剑逼退了血玲珑,然后大喝一声,双手一挥,将清虚真气和紫府真气合二为一,幻化出阴阳太极图以及先天八卦阵来。

就见太极图外套着八卦阵,他站在太极图上,念动法诀,再看太极图旋转了起来,八卦阵也转了起来!

八卦阵上的八个字乾、坤、坎、离、震、艮、巽、兑,所对应的八个符号上,均闪烁着赤红色的光,一道道光柱直冲洞顶,就将玉霄护在了圈中。

天地苍穹剑和九子凝冰剑,就漂浮在了半空中,凌玉霄将手一晃,只见两把剑立刻变成了六把剑,六把剑转眼成了十八把,刹那间,玉霄的身边漂浮着的都是剑了。HTTp://

血玲珑张牙舞爪的扑来,就被八卦阵的无穷无尽的力给震了回去,还没等她击破玉霄的太极护体,八卦护身气罩,玉霄已经作法完毕。

凌玉霄大喝一声,用手一指血玲珑,再看漫天气剑嗖嗖嗖嗖的不断的射向了血玲珑!

血玲珑也是够强悍的,这一道道气剑,威力也足矣开山裂石,可是射在血玲珑的身上,只是将血玲珑阻了一阻,血玲珑居然还没有什么大碍。

无数的气剑纷纷雨点一般的撞击着血玲珑,血玲珑依旧往前奋勇的扑来,不住的鬼叫着,这些气剑也太多太多,想要避开这无数的气剑,哪里能这么容易。

这一招是神龙御剑术中的万剑归宗,虽然玉霄没有将天雷神电之威力引到剑上使用,但九子凝冰剑和天地苍穹剑本就是两把神器,虽然发出的是气剑,可也威力不小。

九子凝冰剑射出的气剑其实就是将空气凝结了的寒冰,并非完全是气剑,而天地苍穹剑射出的气剑,则带着火焰!

凌玉霄大喝道:“喂,你再要跟我打,我可要下绝情了,你可别怪我手下无情啦!”

血玲珑怒吼一声,令玉霄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

就见血玲珑猛地按在了自己两个那个上,猛然间,血玲珑那个上血红色的血射出,连同血和肉一起射向了玉霄的八卦阵!

而她体内一射出,从血玲珑的两个血洞上,激射出两股血水,随着她的血肉一起射向了玉霄!

凌玉霄大吃一惊,就听到砰的一声,他幻化出来的八卦阵就被这一团血肉给撞破,而那两道血箭也射了过来。

凌玉霄知道这血水剧毒无比,而且在血玲珑的体内射出来的,更是剧毒无比了,他那里敢大意,而且这么诡异的邪术他可从没见过!

玉霄知道太极八卦阵已经阻不住了,他赶忙趁着太极图没被刺破之前,立刻召回了双剑,在身前一阵的乱画,刹那间,他就幻化出了无数的气盾,就迎着那两道血箭和两颗‘而去!

一道道的冰盾和火焰盾排着长队就压向了这最邪恶的一招!

就听到啵啵啵啵啵,那两股血箭竟然一连穿透了九个气盾,终于击打在第十个气盾上,啪嗒一声,犹如两块铁似的落了地。

而那两道血箭也顺着这两个刺破的窟窿眼也射了过来,又刺破了八个气盾,终于在第九个的时候,哗的一声响,被气盾压散。

凌玉霄长出了一口气,幸亏他聪明,也幸亏他也学过幻化,画这些气盾画的够快,就这样,他一个个一个个的画出,终于一点一点的耗尽了血箭的力量,将血箭破了。

再看血玲珑的胸立刻瘪了下去,只剩下了皱皱巴巴的两块松软的皮,样子更是诡异万分!

玉霄做梦都没有想到,她的胸竟然也是一件武器,他更没想到,这两股毒血竟然这么厉害!

她的血肉似乎都是血,除了她还有一点点灵魂之外,好像她的身子已经完全是血的世界了!

血玲珑将自己体内的血和肉挤出,用血和肉来跟玉霄同归于尽!

她毁掉了原本自己最喜欢的东西,毁掉了自己的一切,甚至是她的生命!

有那个女子会不爱惜自己那里?又有那个女子狠心这样对自己?

这可是女人最美的地方啊!

可是她为了家族的使命,已经拼尽了全力,牺牲了自己所有的一切!

对于家族来说,她做的已经够多了,够多了!

这真的值得吗?难道人生真的没有选择?

血玲珑最后一招用出,她自己也化作一道血光凌空就扑向了玉霄,那双闪着幽碧光犹如十把匕首一般的十个手指,就插向了玉霄的咽喉!

凌玉霄早就有防备,没等她扑进,他手中的双剑也祭了出去,就听到噗噗两声响,啪嗒一声,血玲珑就从半空中跌落!

九子凝冰剑和天地苍穹剑双双插进了她已经瘪了的心口!

血玲珑跌落在地,一声痛苦的惨叫,哇的一口鲜血喷出。

凌玉霄一招手,将双剑召回,再看两道血箭喷射而出,她心窝中的热血,随着剑的拔出,也喷了出来。

血玲珑似乎又恢复了理智,她的灵魂在她的生命即将消失时,又回到了她的躯壳上。

血玲珑不再挣扎,脸上狰狞邪恶的样子也不见了,就见血玲珑凄然一笑,缓缓道:“我……我要谢谢你……”

凌玉霄心如刀割,是自己杀了她的啊,她竟然要谢谢自己!

凌玉霄眼中含着热泪道:“我……我不想杀你的,可是你……”

血玲珑凄然一笑道:“我……知道……这不怪你,你杀了我,更好,否则,再过十年,我就会成为魔体,到时候,也不知要害了多少人,我……不想杀人呀……你……你说要跟我作朋友?你真的愿意跟我交朋友?”

凌玉霄眼中的热泪已经落下,他将剑插在地上,走近几步,真诚的道:“是,你是个好女孩,我愿意跟你交朋友。”

血玲珑颤声道:“真……真的?”

凌玉霄微笑点点头道:“我们现在就是朋友了,你不要死,我救你出去。”

他说着从怀中掏出了药丸,俯下身,微笑道:“来,吃下药,你就会没事了。”

血玲珑大叫道:“别……别……你别碰我,我浑身都是毒,你千万别碰到我,否则,你一定会中毒的……”

凌玉霄丝毫不顾她的劝说,依旧伸出手来,将药递给了她,柔声道:“我们既然是朋友,我知道你不会再害我了,你吃下药吧,快吃吧。”

这时候,若是血玲珑狂性大发,一把抓住玉霄的手,玉霄必然会中了奇毒,可是玉霄相信她,相信她不再害自己,而且自己竟然当她是朋友,又怎能对朋友怀疑?

所以,他宁愿冒着奇险,也不愿做出怀疑朋友的事来。

血玲珑感动万分,她看的出,玉霄现在对她毫无防备了,若是这时候,将自己锋利的犹如匕首一般的指甲刺进他的胸膛,他如何能逃的了?

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啊!

但她又如何下得去手?他将自己这仇人看做是朋友,将自己这怪物当作朋友,而且只是第一次见面,他就这么信任自己,自己如何能伤害这么一个善良的朋友?

这可是自己这一辈子第一个朋友啊,也是自己这一辈子最后一个朋友啊!

血玲珑没有碰玉霄,也不去接那药,而是挣扎着往后爬了几步,凄然一笑道:你,你别碰我,我身上有毒,血有毒,碰到你,你会死的,真的……”

也许,之所以这么多人喜欢玉霄,只因为他待人至诚,毛毳毳肯为他而死,也是因为他将他这八年不见在敌方中卧底的人当作是朋友。

没有人相信他真的是去卧底的,可是玉霄信他,宁愿把自己的命交给朋友,如何能不令他感动?

今日,血玲珑这么邪恶,而他竟然同情她,也真心和她交朋友,叫她又如何能狠下心去伤害他?

家族的使命,终于被朋友纯洁而高尚的友谊完全击溃,她宁愿死,也不愿再伤害玉霄半点。

血玲珑叹道:“我……我不行了,其实就算你不杀我,我的…已经破了,那是我的**,哪里只要破了我的命就完了,其实,我死了,我倒是很开心……我一辈子从没有过朋友,可是你肯把我这种人不人鬼不鬼的怪物当做朋友,我就算死了,也很开心,玉霄,你……你快走吧……去救你的朋友去吧……快走吧……”

凌玉霄道:“可是你……”

血玲珑呻吟一声,缓缓道:“我……我这就不行了,我已经尽了力了,我对得起鬼族了,若是……若是有来生……我……我一定会依旧跟你做朋友……保……重……”

血玲珑说罢,哇的一口又吐了一口血,然后闭眼而亡,死时,嘴角边还挂着一丝丝微笑……

凌玉霄仰天长啸,为什么,这是为什么?

她活了十八年,每日里都活在地狱中,只是为了家族末日的到来,拼尽自己的生命保护鬼族,她活着,难道只是为了家族?她岂不是可怜的玩偶?

凌玉霄看着倒毙的血玲珑,缓缓道:“你已经尽了力了,你为鬼族付出了这么多,你是鬼族的女英雄,你放心,我不会乱杀无辜的,你太累了,也许,死对你来说,比活着好。”

她的确太累了,也太痛苦了,一个有灵魂的人在暗不见天日的山洞内,整日里浸泡在鲜血中,整整十八年,每日,吃的是血物,喝的是血,修炼鬼族血魔法,那是什么日子?

这种日子恐怕比地狱还要可怕!

这样活着,又有什么快乐?死,岂不是一种最好的解脱?

凌玉霄黯然神伤,转过身走进了黑暗中,因为他还要去救援自己的朋友。

果然,魏晓晨和廉政,在他被关进洞内跟血玲珑决斗的时候,二人也遇到了袭击。

廉政正在警惕的注视着四周,忽然间,四周黑暗中闪出了无数幽碧色的眼睛,然后就听一阵阵低声的犬吠声,猛然间,就听到汪汪汪汪,四周冲上来了一群蜪犬!

虽然大部分蜪犬都被骑着袭击犬戎族了,可是鬼族内依旧还有十几只蜪犬看护家门,这时候,鬼王就把蜪犬都放了出来。

廉政大叫道:“晨妹,小心点!”

魏晓晨道:“放心,没事,杀!”

二人早就有心里准备,可令他们吃惊的是,不但有蜪犬,而且蜪犬身上还骑着鬼族的人,那些鬼族的人将长长的蛇尾缠在蜪犬身上,等蜪犬扑上来时,这些人头蛇身鬼族的人纷纷跳起,挥舞刀剑跟狗一起围住了二人。

一个鬼族的人刚用蛇尾缠住了魏晓晨,廉政的剑就到了,璞的一声,就将蛇尾斩断!

一只蜪犬刚要扑向廉政,魏晓晨的刀就到了,一道寒光闪过,就将恶犬狗头斩落!

二人彼此救护,彼此支援,配合的倒是很巧妙。

就在这时,狼魔也到了!

狼魔大吼一声,狼牙大刀当头就砍下,魏晓晨毫不畏惧,将修罗刀一挥,就把大刀给封了出去,虽然架了开去,可她也被震得胸口发热,狼魔也不例外,暗暗的道:“这女子真是厉害!”

魏晓晨招架狼魔的刀,那些蜪犬和鬼人就趁虚而入了。

廉政则挥舞手中鸿蒙剑护住了魏晓晨。

廉政一看不好,沉声道:“晨妹,这里太黑,咱们往后退,退到外面跟他们再打!”

魏晓晨喝道:“咱们不能退!就算死也不能退!咱们一退,狼魔万一趁机溜走,那如何是好?而且玉霄还在洞内呢!”

廉政暗骂自己糊涂,沉声道:“我知道了,是我不对,咱们跟他们拼了!”

魏晓晨道:“不错,拼了!”

二人咬紧牙关,并肩在一起,就跟蜪犬和鬼族的人展开了殊死搏斗!

就在这时,那只最凶的蜪犬也飞了出来!

二人依旧是死战不退,眨眼间,二人早就被鲜血染红了,幸好留下的鬼族人几乎都是上了点年纪的人,而且山洞内狭窄,二人并肩靠墙站在一起,死战不退,还支持的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