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108章 死战1

第一百零八章 死战1

可是狼魔一出现,再加上这只最厉害的蜪犬助阵,二人当真是处在了下风!

就在这时,一声龙啸,龙鱼按照玉霄的吩咐,跳了出来,张开龙嘴一喷,就是烈火吐出,然后猛地扑上前去,见到鬼族的人就咬,见到蜪犬就咬,一时间勇不可挡!

龙鱼当真是凶恶的很,不过眨眼间,那些鬼族的人就被龙鱼咬死了一片,这一来,二人可解了大围,长出了一口气。

魏晓晨哈哈笑道:“龙龙真厉害,好龙龙,谢谢你了,对了,龙龙,这些狗就交给你了!”

龙鱼认识廉政和魏晓晨,这么多日子了,他们跟玉霄并肩作战,它知道是玉霄的朋友,也听得懂他们说话,一听魏晓晨称赞它,不由得更来了精神。

龙鱼大吼一声,就追着那些蜪犬厮杀了起来,那些蜪犬和鬼族的人可倒霉了,龙鱼实在是太凶了,蜪犬虽然是恶犬,可是跟龙鱼比起来,简直就是遇到了瘟神,避之都唯恐不及。

龙鱼这么一来助阵,二人可轻松多了,于是二人并肩联手,就跟狼魔和一部分鬼族的人厮杀在了一起。

那只最凶的蜪犬虽然心中也惧怕龙鱼的厉害,可是也知道今日是死战,在不能退了,于是,一声狼嗥,就扑上去跟龙鱼撕咬在了一起!

龙鱼何等的厉害,哪里会惧怕这只蜪犬,于是龙鱼追着蜪犬们,就在洞内撕咬了起来。

时间不但,鬼王也跳了出来,顾不得管龙鱼了,跟狼魔并肩就跟廉政和魏晓晨打在了一起。

黑暗的山洞内只有震天动地的喊杀声了,好一场血战。

这一战,没有人再退,因为鬼族的人已经无可退!

廉政和魏晓晨也是怀着必死的决心,也是死战不退!

第一百零八章死战

廉政和魏晓晨跟狼魔和鬼王殊死拼杀,丝毫不退,廉政斗住了狼魔,魏晓晨则战住了鬼王,二人的修为本就很高,狼魔和鬼王想要几下击毙二人,简直是痴心妄想!

本来,鬼王跟狼魔想借助鬼洞,将三人分割,所以,才借助血玲珑拖住一人,然后二人合力就击毙分散的人。

可是,凌玉霄自己进了血洞,跟血玲珑打了起来,所以二人只能去合力击毙廉政和魏晓晨了,他们放出鬼洞内所有的蜪犬,也调出了鬼洞内所有留守的鬼族人,不管是孩子还是老人,只要是活的,都被调出来了。

因为今日是一场死战,只要是鬼族人,都有保卫鬼族的义务!

本来,这一计很妙,狼魔和鬼王联手,再加上蜪犬和鬼族人的相助,合力的话,想要击毙廉政和魏晓晨也不是没有机会。

不过可惜的是,玉霄早有提防,特意将自己的龙鱼带进了洞内,为的就是对付恶狗蜪犬,有了龙鱼的助战,廉政和魏晓晨则变成了一对一的跟狼魔和鬼王拼斗了,虽然有一些鬼族人助战,可是也起不了大作用了。

龙鱼已经分去了大部分的兵力,将所有的蜪犬和鬼族人拦住,所以,这一战,基本也是公平的对决了。HTTp://

廉政和魏晓晨都是天帝山和龙女山三代弟子中的佼佼者,修为跟玉霄不分上下,这么单独决战,狼魔和鬼王哪里能这么轻易的击毙二人!

四个人打成了平手,没有几百招都难分上下,可是龙鱼却占了上风!

虽然有十多只蜪犬,二十多个人头蛇身的鬼族人,可是龙鱼却满不在乎,龙鱼的速度也太快了,只要扑上去,就会咬死一个!

蜪犬遇到了龙鱼,可谓是凶不起来了,就连那只有翅膀的蜪犬王,对龙鱼也是心惊胆颤,若不因为这是死战,不能后退的话,恐怕这些蜪犬早就被龙鱼吓得亡命而逃了。

一只蜪犬想要袭击龙鱼的后方,龙鱼龙尾一拍,啪的一声,就将袭击后方的蜪犬砸的头颅碎裂!

有的蜪犬在前面攻击,龙鱼张口一喷,就是一道烈火,然后一道光就扑上去,一口就咬住蜪犬,咔嚓一声,就把蜪犬咬成两截!

龙鱼乱扑乱咬,蜪犬是遇到就死,挨着就亡,就连那些鬼族人也难以幸免,龙鱼简直就是刀枪不入,枪刺不透龙鱼的龙鳞,刀砍不伤龙鱼的皮肉,而且别说刺不透,根本就刺不着!

就见一道金光就在半空中飞来飞去,时间不大,这些鬼族人和蜪犬基本都被龙鱼给咬成了血淋淋的都成了两截的了!

最后,整个鬼洞中就只剩下那最厉害的一只蜪犬还活着了,其余的蜪犬和鬼族人都被龙鱼一一咬死!

鬼王看的清清楚楚,一看龙鱼太凶恶了,自己的蜪犬王也绝不是对手,心不由得是又痛又惧,再看,鬼族的人几乎都死绝了,难道整个鬼族就这么灭绝了吗?

事情怎么会这样?鬼族怎么会灭绝的?

他本是要去灭别人的,令鬼族称霸蛮荒的,可为什么会害的鬼族灭绝了呢?

他悲痛欲绝,直到如今,他都不明白,其实就是他的野心才加速了鬼族的灭绝!

鬼王大吼一声也拼了命!

狼魔一看大事不好,大叫道:“鬼大哥,鬼族完了,咱们快逃吧!”

鬼王悲痛欲绝,嘶声大叫道:“不!鬼族不会灭绝,我们鬼族永远不会灭绝的,我不走,我不走,凡是闯进鬼族者,杀,杀,我要跟你们拼了!”

狼魔长叹一声,知道再打下去没有什么好处,这就要溜走,廉政哪里能让它溜走,洞内本就狭隘,想要逃出去,简直是太难了,而且廉政也拼了命,就堵住洞口唯一的通道是死死不退一步,跟狼魔缠斗在一起,这样哪里有机会溜走!

就在这时,忽听一声凄厉无比的狗叫声,鬼王的心就是一颤,再看自己的爱犬,一只翅膀被龙鱼一口咬住,咔嚓一声断成了两截!

还没等蜪犬反抗,龙鱼叼起蜪犬,两只短爪一只掐住蜪犬的脖子,一只拽住蜪犬的两条后腿,然后猛地一使劲,就听璞的一声响,这只凶恶吃人的蜪犬王就被龙鱼生生的给撕成了两半!

龙鱼尤不解恨,扑上前去,咔嚓一口,一口就将蜪犬咬在嘴里,然后生生的嚼碎了,吃进了肚子里!

龙鱼也是吃肉的动物,打了这么久,龙鱼也早就饿了,这时,凶性大发,咔嚓咔嚓几口,就将蜪犬嚼碎吞噬!

鬼王见到自己的爱犬活生生的被龙鱼撕成了碎片然后吞噬掉,当真是痛彻心扉,大吼一声,用赤魔眼对准龙鱼,一道赤红的光就射向了龙鱼!

龙鱼那会在乎这个,将满是金鳞的龙爪抬起,这道光就射在了龙鱼的爪子上,砰的一声响,龙鱼毫发无损,这道光丝毫不能伤龙鱼分毫。

龙鱼一声龙啸,样子得意至极!

可把鬼王气坏了,但要舍弃魏晓晨去跟龙鱼拼命,哪里能甩的开魏晓晨!

魏晓晨的修罗刀上下飞舞,化作了一道道刀山一般,就跟他缠斗在了一起!

龙鱼吃了蜪犬,心满意足,猛然间想起了主人玉霄,一声龙啸也不管魏晓晨和廉政了,就飞了过去找玉霄。

凌玉霄恰巧走出来,一见龙鱼飞了出来,满嘴都是鲜血,玉霄就是一皱眉,龙鱼一见玉霄安然无恙,兴奋的大叫,在主人身边蹭来蹭去的,甚是亲热。

凌玉霄拍拍龙鱼的头,叱责道:“龙龙,你是不是又吃生肉了?看看吃的满嘴都是血,恶心死了,下次烤熟了吃,还有不准你吃人肉,死人的肉也不能吃,知道吗。”

凌玉霄看到龙鱼生吃活嚼的凶恶模样就皱眉,所以,平日里他总是喂食熟食给龙鱼,而龙鱼也知道主人心慈面软,不忍心看到血淋淋的场面,所以,就算出去捉住野兔猎物,也是吃完了去冲洗一下,清洗掉了血渍再返回来,这已经是多年的习惯了。

龙鱼摆摆尾巴,比划着狗的模样,然后还学了两声狗叫。

凌玉霄听明白了,微笑道:“哦,你把蜪犬杀了,好,做的好,走吧,我要去找狼魔去。”

凌玉霄说罢,骑上了龙鱼,龙鱼一声龙啸,载着玉霄就往廉政和魏晓晨这边飞来。

廉政和魏晓晨二人跟狼魔和鬼王正打的不可开交,凌玉霄一见狼魔,眼都红了,怒吼道:“畜生!这次你逃不掉了,你就算逃到地狱,我也要将你斩杀,拿命来!”

廉政一看玉霄没有事,高兴的大叫道:“小师弟,咱们联手将这畜生击毙!”

狼魔一见玉霄又赶来,是暗暗叫苦不迭,大叫道:“鬼兄,咱们快走!”

鬼王凄然一笑道:“狼兄,鬼族灭亡了,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你自己走吧,在这往左,有一条密道,下面是一条黑河,你跳进河中逃命去吧,记住,为我们报仇!我拦着他们,你快走!”

凌玉霄已经扑了上来了,鬼王怒吼一声,将自己的赤魔眼连连射出数道赤红色的光,阻住了玉霄,然后如疯了似的,挥舞长矛就把廉政和魏晓晨拦住,嘴里大叫道:“还不快走!”

狼魔长叹一声,大叫道:“鬼兄,你放心,我一定会为你报仇的!”

狼魔转身就走,一直往左边逃去。

凌玉霄哪里能放狼魔走,怒吼一声刚要追,狼魔就将大刀祭出,凌空就斩向了玉霄!

凌玉霄用双剑一架,把大刀崩飞,再看狼魔连刀也不要了,化出本来模样,风驰电掣一般就往左侧逃去!

凌玉霄骑着龙鱼在后急忙追赶,鬼王拼死拦住,但哪里能阻挡的住,玉霄架开鬼王的兵器,就从鬼王身边飞了过去!

鬼王还想阻拦,廉政和魏晓晨双双拦住了鬼王,玉霄也顾不上管鬼王了,他知道,以二人之力对付鬼王是绰绰有余,如今,他心中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杀了狼魔,就算跟狼魔同归于尽,他也决不放弃!

凌玉霄边飞边大叫道:“廉大哥,大嫂,鬼王就交给你们了,我去追狼魔!”

廉政大叫道:“你放心,你自己要小心!”

凌玉霄早就追得远了,狼魔化出原形逃的还真快,可是再快也比不上玉霄的龙鱼快,不过片刻之间,玉霄就看到了狼魔的踪迹!

狼魔转头一看玉霄追了上来,一声嘶吼又是亡命往前逃去!

狼魔在前面逃,玉霄就在后急追,追来追去,渐渐的地势越来越低,再见狼魔沿着台阶竟然往山下而去。

这个山洞实在是太大了,几乎将整个山腹都给掏空了相似,这往下去的台阶就接近了黑水河,因为黑水河就从这山腹内通过的,鬼族的人为了饮用水方便,所以,特意的山腹内挖了一条一丈多宽一丈多高往山下去的,好方便打水用。

从这个平洞内再往下几百丈,就到了一个很大的黑洞口,那黑洞口下面就是黑水河,鬼族的人通常打水的时候,就从这个黑洞口将木桶用绳子拴着扔下去,然后将水提上来。

其实,这黑洞口离着下面的黑水河还有五六十丈的高度,绳子都很长很长的,所以,后来鬼族人就在这修了一个井水台,将绳子拴着水桶摇下去到黑水河中打水,然后再摇上来,其实,这里就跟一口深水井相似了。

只不过,下面不是井,而是黑水河汹涌的河水。

狼魔逃来逃去,就来到了这黑井边,一见是一丈多宽的洞口,知道这就是通往下面黑水河的通道,乃是逃命的,它毫不犹豫,一头就扎了下去!

凌玉霄也追了过来,一看黑乎乎的洞口,下面也不知是什么东西,但他也没犹豫,也骑着龙鱼就跳了进去!

下面黑的伸手不见五指,只有黑水河水通往山腹外的尽头闪着光亮,隐隐约约还能见到点东西。

狼魔是直接跳进了河水中的,而玉霄则是骑着龙鱼飞下来的,玉霄仔细一看,只见这里真的是河水,狼魔跳进了河水中,就钻进了水中。

凌玉霄冷笑一声,在水中,他可满不在乎,因为他学过水功,别说是小小的黑水河水,就算是大海,他都来去自如,而且他**还骑着龙鱼,龙鱼更是水中的动物了。

凌玉霄叫道:“龙龙,冲下去,别叫狼魔跑了!”

龙鱼见到了水,一声龙啸,那意是告诉主人,就尽管放心吧。

就见龙鱼一头就扎进了水中,在水里就追向了狼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