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108章 死战2

第一百零八章 死战2

凌玉霄闭住了呼吸,开始用龙师傅传给他的水中功夫,开始用皮肤呼吸,然后他睁开双眼,只见眼前黑黝黝的一片,除了能看到点水花晃动之外,什么都看不见了。

凌玉霄将九子凝冰剑的白光逼出,只见一道光束,就往前照去,借着龙鱼身上鳞甲的光泽和九子凝冰剑的光泽,他隐隐约约的看到狼魔正凫水而行,往洞外逃去。

凌玉霄暗暗的冷笑,因为在水中,没有任何动物能比龙鱼快,狼魔在水中,就再也逃不掉了!

玉霄将苍穹剑归鞘,一手握住九子凝冰剑,一手抱住龙鱼的脖子,一人一鱼化作一条水线就射向了狼魔!

狼魔正在前面拼命的凫水而行,刹那间就觉得水波涌动,身后就是一道水线射来,玉霄骑着龙鱼就追了上来!

狼魔暗暗叫苦不迭,不过,这是它唯一能逃脱的了,它也无法选择了,但在水中却不是它的特长,根本不是龙鱼和玉霄的对手,而且别说是在水中,就算是在陆地上,它拼了命也只能跟玉霄打个平手。

这时真是上天无入地无门了!

凌玉霄骑着龙鱼速度是何等之快,眨眼间就追上了狼魔!

龙鱼在狼魔身畔不住的窜来窜去,就将狼魔围在了垓心,而玉霄一手抱着龙鱼,两腿夹住龙鱼的身子,右手空出来,抡动九子凝冰剑就在水中乱刺!

在水中狼魔哪里能招架的住,而且在水中也是行动不便,缓慢至极了,玉霄围着它转了十几圈,它的身上就被玉霄用剑刺伤了十几处,刹那间,鲜血就在水中冒了出来,连周围的水都变成了红色。

狼魔心凉了半截,知道再要在这里待一会,别说逃走,恐怕就死在了水中,它急忙往上游去,本想游到水面上,再飞向半空,从山洞中逃出去。

可是它刚刚往上一窜,就觉得后面的双腿猛地一痛,后头一看,原来一条腿被龙鱼狠狠的咬住,一条腿被玉霄用手抓住!

它还没等来得及挣扎开两条后腿,再看玉霄,挥九子凝冰剑就狠狠的削了下去,就听到璞的一声,它的腿就被斩断!

于此同时,龙鱼也咔嚓一口,生生的将它另外一条腿咬断!

鲜血瞬间就冒了出来,狼魔的两条断腿也在水中飘了起来。

狼魔痛的一声惨叫,闭气不及,咕嘟咕嘟连着喝了几口黑水!

狼魔知道今日是死定了,当下也不逃了,回过头,狠狠的就奔玉霄而去,它要跟玉霄拼个同归于尽!

玉霄哪里能怕它,毫不畏惧,挥剑就迎了上去!

就在这时,猛然间,玉霄就觉得一股大力袭来,无数的波浪排山倒海一般的砸来,他就觉得眼前一黑,一个庞然大物,分水而来,张口就吸!

凌玉霄不知什么怪物,暗叫一声不好,急忙催动龙鱼箭一般的就逃出了这股水的吸力!

凌玉霄露出水面,仔细的一看,只见那庞然大物足有**丈长短,黝黑黝黑的,竟然是一条巨大的黑蛇!

就见那黑蛇,蛇身如牛一般的粗,青色的蛇头都有一丈多大,蛇口张开,足可以将大象一口吞掉,两只血红的蛇眼,就好似红灯笼一般,闪烁着凶残的光!

这只黑蛇不是别的,正是廉政和魏晓晨遇到的那条巨蟒黑蛇!

廉政和魏晓晨两次遇到这条巨大黑蟒,第一次,是在雪崩的时候,二人被困在乌鸦洞,恰巧被这条黑蛇堵在了洞内,幸好廉政机智,趁着黑蛇跟血乌鸦激战之时,挖了个雪洞,拉着魏晓晨藏了起来,才避开这危险,然后又巧计引走黑蛇,这才侥幸逃脱。HTTp://

第二次,是在这个断崖下,二人追杀穷奇,就遇到了黑蛇,幸好二人机警,斩断了巨石桥阻住了黑蛇一下,然后飞离。

其实那断崖就在鬼族的山脚下,那条黑水河就从鬼族山腹中通过,而这条黑蛇就藏匿在这黑洞内,若不是因为鬼族人打水的洞壁太滑,离着也太高,黑蛇早就爬了上去,钻进鬼族的洞内了。

这一次玉霄追杀狼魔追到了黑洞内的黑水河中,这黑蛇恰巧住在这里,本来盘在黑暗的角落处冬眠,这时,听到水花声,打斗声,就惊醒了黑蛇。

玉霄跟狼魔水中一斗,把黑蛇惊醒,黑蛇一见是一条两丈多的大灰狼掉进了水里,立刻就往这边游来。

玉霄正好斩断了狼魔的双腿,正要击毙狼魔的时候,黑蛇赶到了,黑蛇蛇嘴一吸,将狼魔连着水就吸出了水面,然后一丈多长的红舌头一卷,犹如一条绳子一般,牢牢的捆绑住了狼魔,就往血盆大口送来!

狼魔喝了不少的水,早就昏昏的了,一见一条巨蛇将自己卷住,不由得大惊失色!

狼魔拼命的挣扎,一双锋利的爪子去撕黑蛇的舌头!

黑蛇没料到狼魔居然还有力气反抗,血红的舌头就被狼魔的爪子抓中,立刻一道道鲜血就流了出来。

黑蛇大怒,一松舌头,狼王就落了下去,还没等狼王落在水里,黑蛇猛地张嘴一吸,就将狼魔凭空吸到了嘴里,然后猛然张开血盆大口,锯齿獠牙一咬,就将狼魔生生的活嚼了,就听到咔嚓咔嚓咔嚓,狼魔连肉带骨头就被黑蛇嚼碎,惨叫一声,就一命呜呼了。

凌玉霄眼看着狼魔惨死,是又开心又失望,因为狼魔并不是死在自己之手的,所以他有点失望。

这只是刹那间的事,狼魔就被击毙,几口就被黑蛇嚼烂,然后吞进了肚子内,黑蛇嘴上满是鲜血,但一双恶毒的眼睛也见到了玉霄和龙鱼,一声嚎叫,就直扑向了玉霄跟龙鱼!

黑蛇也真是不长眼,也真是孤陋寡闻,若是其余的凶兽一见是龙鱼,早就乖乖的逃走了,就算那凶兽跟黑蛇一般的大,也不敢招惹龙鱼,可是这黑蛇虽然活的久,可却一直活在黑渊里,根本不了解龙鱼的本事,当下一见是一条金光灿灿的大鱼和一个活人,哪里能放过,这黑蛇嗜杀成性,所遇到的动物,几乎无一幸免,哪里能放过玉霄。

这黑蛇抡起大尾巴,就砸向了玉霄和龙鱼!

玉霄一见这么凶残的黑蛇,就有心除去,一看黑蛇不放过自己,要吃了自己,玉霄就被激怒了。

不但玉霄被激怒了,就连龙鱼都被激怒了!

在乾坤葫芦内,蛇山也有巨大的蛇,也足有五六丈长,可是见到龙鱼乖乖的,丝毫不敢对龙鱼不敬,可是这条黑蛇也太猖狂了,所以龙鱼怒了。

若不是背上骑着玉霄,龙鱼早就扑上前将黑蛇击毙了,虽然黑蛇有**丈长,而龙鱼只有一丈多长,身形比起来太过悬殊,可是龙鱼却是丝毫不惧!

黑蛇的蛇尾砸来,卷起一阵巨浪和飞石,劈头盖脸的就砸向了玉霄和龙鱼!

玉霄知道黑蛇的厉害,也是心惊胆战,但这里是水中,想要逃命,还没等走,就会被黑蛇追上,而且他也不想这么狼狈而逃!

一时间,玉霄的傲气被触发,暗暗的道:“这么凶残的黑蛇,若是走出去,一定会祸害人间,今日我就看看你有什么本事!”

凌玉霄大吼一声道:“龙龙,飞到它脊背上去!”

龙鱼一声龙啸,本来按龙鱼的本事,直接就钻进了黑蛇的肚子内,然后在黑蛇的肚腹内就将黑蛇的心肝脾肺肾都给吞噬干净,这也是龙鱼小时候对付比自己大的动物的一招绝技,但玉霄在它背上,它无可奈何,只好听玉霄的指挥。

玉霄也不知道自己的龙鱼有这么大本事,他怕伤了龙鱼,用剑化出一道薄冰圆壳罩住了自己跟龙鱼,用来抵御飞石和巨浪。

龙鱼一见蛇尾扫来,毫不畏惧,迎头就飞了上去,玉霄就吃了一惊,暗暗的道:“龙龙疯了,被打中岂不是筋骨碎裂不就完了?”

但就见蛇尾眼瞅着就要打中龙鱼时,龙鱼身子飞速的避开,就躲开了蛇尾,然后猛地张开大口,就狠狠的咬了黑蛇擦身而过的尾巴一口!

只是一擦身而过的一刹那,黑蛇就被咬中了一口,虽然龙鱼匆忙的咬了一口,但也是痛彻心肺!

龙鱼咬了一口黑蛇,然后按玉霄所说,飞上了黑蛇的蛇背,落在了黑蛇的满是黑鳞蛇身上,然后猛地双爪探出,就狠狠的抓了下去!

再看黑蛇身上的黑鳞片片碎裂,淅沥哗啦的就掉了下来!

凌玉霄暗暗的吃惊,暗暗的道:“龙龙真是越来越凶了,真是太厉害了。”

凌玉霄也趁机狠狠一剑刺出,就在黑蛇的蛇身上刺了个血窟窿!

黑蛇哪里吃过这种亏,它本以为不过就是一条大鱼跟个人,对付是绰绰有余,可没想到龙鱼的速度会这么快,而且这么凶狠,一时不备,就受了伤!

不过这点伤对黑蛇来说不算什么,想要击毙黑蛇,简直是太难了。

所以,每次廉政和魏晓晨遇到黑蛇,总是不战而逃,就是因为黑蛇太大,而且全是都是硬鳞,就算砍一刀,刺一剑,只是伤其点皮肉罢了,根本杀不了它!

黑蛇这一吃亏,怒吼一声,越发的怒了,将身子一翻,就在水中一翻滚,试图将玉霄和龙鱼滚到水里去!

凌玉霄这么聪明,哪里会不知道黑蛇的意图,而且想要将龙鱼拍进水中,那简直就是笑话,也不可能。

玉霄聪明,龙鱼更机灵,抓伤了黑蛇,就知道黑蛇下一招就会对付他们了,所以,玉霄一剑刺伤黑蛇,龙鱼抓伤黑蛇,然后飞身就走。

龙鱼对这庞然大物是丝毫不惧,就在黑蛇前后左右的飞来飞去,找准机会就咬一口,就抓一下,玉霄也是一样,找准机会就刺一剑,玉霄就骑着龙鱼上下翻飞,在低低洞内的水平面上就跟黑蛇斗在了一起。

黑蛇当真是暴怒了,实在没想到这一人一鱼这么难对付,自己不但没能伤了人和鱼,而且连连受伤,吃了大亏,一时间黑蛇凶性大发,实在是不服气,不服气自己这么大,居然会败在一条小鱼的手上,这简直就是奇耻大辱了!

其实,黑蛇败在龙鱼之手,也并不算什么丢蛇的脸面,因为龙鱼是神物,是鱼中的龙种,是天圣天神最爱的坐骑,当然很厉害了。

其实,要不是龙鱼载着玉霄不方便的话,只是龙鱼自己的话,这时候,黑蛇恐怕早就被龙鱼给咬死了。

虽然黑蛇庞大,可是龙鱼对付庞大的动物更是灵活,甚至比对付蜪犬都要容易的多,因为蛇之类的动物就爱撕咬吞噬,龙鱼对付这种动物,基本上都是直接钻进巨大动物的血盆大口内,在这些动物的腹内撕咬,这哪里能不胜?

而蜪犬之类的动物,跟龙鱼大小差不多,龙鱼钻不进去,故此对付起来更费事。

黑蛇要是不备的话,一口要去吞噬龙鱼,恐怕它不等咬死龙鱼,龙鱼就钻进了它的腹内,开始将它腹内的零碎吃完了,那黑蛇哪里能不死?

可是龙鱼载着玉霄,不能钻进黑蛇的肚腹内,怕伤了主人,故此才一直没胜,这其实还是黑蛇捡了个便宜。

黑蛇若是知道厉害,赶紧逃命,玉霄也不至于追杀,可是黑蛇吃了大亏,而且还是被两个比它弱小十几倍的生物面前吃了大亏,这黑蛇哪里能忍受的了,黑蛇就好似疯了似的,一条蛇尾狂扫乱砸,刹那间,水花四溅,飞石乱射,就连岩洞壁上的冰瘤子都纷纷如雨一般的下着!

凌玉霄越打越是急躁,想要退走,但却退不走了,想要击毙黑蛇但却太难了,当真是左右为难!

打着打着,玉霄一看黑蛇的巨口张开足有一丈多宽,时不时的就张开巨口咬他,里面的獠牙闪着幽碧色的光,若是一旦被咬中,可谓是必死无疑了!

不过,龙鱼却总在黑蛇的头边来回的飞舞盘旋,也不知为什么。

开始时,玉霄不明白龙鱼的意,也没功夫跟龙鱼交谈,可是玉霄毕竟是聪明的,一看龙鱼总在黑蛇嘴边转悠,就知道龙鱼另有目的。

但它究竟想干什么呢?玉霄是一直没猜透,而且这么乱,也没功夫去询问龙鱼,看龙鱼比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