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108章 死战3

第一百零八章 死战3

龙鱼在黑蛇头边来回的飞舞,更是对黑蛇的一种挑衅了,黑蛇猛地吐出血红的长舌头,就缠向了玉霄。

龙鱼快速的避开了,玉霄则狠狠的一剑就照着黑蛇的舌头剁去,璞的一声响,黑蛇的舌头尖就被砍去了一寸。

黑蛇更是狂怒了,无数的石块冰剑来回的乱飞,玉霄则骑着龙鱼一会钻进水里,一会飞出水面,依旧跟黑蛇缠斗在了一起。

后来,又打了几招,龙鱼依旧在黑蛇张开大口的时候,又跃跃欲试的要飞去,但每到嘴边,就拐了弯,而且龙鱼不断的对着玉霄龙啸,似乎要告诉玉霄什么。

玉霄有点明白龙鱼的意图了,边打边问道:“龙龙,你是说,咱们钻进它的肚子里去打它?”

龙鱼一看玉霄终于明白了它的意,高兴的一声龙啸,兴奋至极。

凌玉霄恍然大悟,这才明白龙鱼的意,但转眼一看黑蛇血淋淋的大口和锋利无比的獠牙,不由得犹豫了,苦笑道:“喂,你有没有搞错?万一咱们没等飞进去就被咬中呢?那不就完了吗?”

龙鱼连连摆尾,不断的龙啸,那意好像是告诉玉霄不用怕,它的速度完全可以做到的。

凌玉霄一看龙鱼,又看了看黑蛇,暗暗的道:“再要这么打下去,恐怕死的不是蛇而是我和龙鱼了,既然龙龙想这么做,我为何不信任它?罢罢罢!不就是一死,大不了就是一死,反正我仇也报了,也没什么心事了,就算死,又有何妨,我就跟这条死蛇拼了就是,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凌玉霄打定主意,在龙鱼耳边道:“钻入水中!按我说的,咱们飞进它的嘴里去!”

龙鱼一听玉霄明白了它的意,要按它的办法来,兴奋的一头扎进了水中,然后又飞了出来。

凌玉霄故意的将身子多湿了一些,然后将九子凝冰剑左右一挥,立刻幻化出无数的寒气,将身上的冰冷的水给冻结成了冰罩,这是他在追日时用过的一招,这是真冰,而不是气冰,所以坚硬无比,他不断的钻进钻出,立刻就幻化出了犹如鸡蛋壳一般的冰罩,就把自己跟龙鱼裹在了里面!

凌玉霄一看差不多了,暗暗的道:“就算一下子冲不进去,若是被毒蛇咬中,也不至于一下子就被咬死,在它没咬死我之前,我依旧可以在它嘴边将它的眼睛戳瞎!”

凌玉霄做好了准备,沉声道:“龙龙,我准备好了,什么时候,你觉得时机到了,就冲进去,咱们跟它拼了!”

龙鱼一声龙啸是高兴坏了,暗暗的道:“主人呀主人,其实若不是因为你,我自己都可以杀了它了,何必受这么多罪。”

龙鱼一看玉霄做好了准备,命令它随时行动,更精神了。

它的叫声玉霄听不懂,可是玉霄的话龙鱼却听得懂。

龙鱼龙龙载着玉霄上窜下跳,不住的引逗着黑蛇咬它,而玉霄这时也不发起攻击了,只是抱住了龙鱼,任凭龙鱼随便行动。

终于,时机出现了,就在黑蛇又一次张开血盆大口的一瞬间,龙鱼一声龙啸化作一道光就射向了黑蛇的血盆大口内!

黑蛇毫无准备,因为这世上还没有什么动物会傻的往自己嘴里飞,一看龙鱼飞进了嘴中,心中还以为龙鱼傻了,急忙闭嘴就咬,但一口却咬了个空!

凌玉霄早就做好了准备,一看龙鱼果然飞进来了,不由得是又赞叹又担心,赞叹龙鱼的速度果然是惊人,担心的是在黑蛇肚子里,万一死在里面就麻烦了。HTTp://

黑蛇嘴一张一闭的瞬间,玉霄和龙鱼就钻进了黑蛇的肚腹内,黑蛇余怒未息,虽然吞了玉霄和龙鱼,可是却一口没咬着,但再要吐出来,哪里能吐出来。

凌玉霄就觉得眼前一黑,已经到了黑蛇的肚子内,就知道成功了,再看龙鱼张口就咬在了黑蛇肚腹内的血肉上!

凌玉霄暗暗的好笑,暗暗的道:“原来是这样,怪不得那些庞然大物见了龙龙,都吓得麻了爪,原来龙龙会这个本事,会钻到怪物肚子里吞噬它们的肠胃,难怪了。”

黑蛇就觉得肚腹内一阵撕心裂肺的剧痛,就知道不好,赶忙哇的一口往外就吐!

玉霄就觉得一阵阵血淋淋的东西,连骨头带肉就射向了他跟龙鱼,玉霄一进来就闭住了气,也幻化出冰罩护住了自己,这些秽物就冲在了他的冰罩上。

龙鱼丝毫不惧依旧疯了似的在黑蛇肚子里来回飞驰乱咬,黑蛇吐出的血和水,根本冲不走龙鱼!

这时,龙鱼撕咬着黑蛇,玉霄也没闲着,将双剑祭出,暗念法诀,再看九子凝冰剑瞬间变成了九把,天地苍穹剑也变成了九把,刹那间,十八把剑就在玉霄身边盘旋!

这一招就是云龙九现,乃是玉霄将全部的功力分布在了十六把虚幻之剑和两把真剑之上的一招。

之所以叫做云龙九现,就是一把剑一次幻化出八把,加上一把真剑,共是九把,两把剑一共十八把剑,这些剑发出后,只要真剑在手,一抖手,又可以变成九把剑,所以称这招叫做云龙九现。

凌玉霄将所有的功力凝聚在这十八把剑上,用手一指,再看十八把剑四散飞去,飞向了黑蛇的各个要害!

两把真剑在黑蛇的肚腹内就射向了黑蛇的两只灯笼巨眼,十六把虚幻之剑,则射向了**丈长的蛇身!

十六把虚幻之剑也不完全是虚幻的,九子凝冰剑蕴含着玄冰幻化而成,夹杂着玉霄的功力,而天地苍穹气剑则蕴含着烈焰,而且是在黑蛇肚腹内攻击,黑蛇肚腹内可没有黑鳞甲抵御,更是凌厉的多了,这一招当真是非同小可!

就听到砰砰砰砰……一连串的爆炸声响起!

再看黑蛇一声声嘶鸣,再看全身上下被刺破了无数的血洞,气剑就钻了出来,然后就是砰的一声炸开!

再看黑蛇,全身都血肉模糊了,当真是千疮百孔!

最惨的是黑蛇的两只灯笼眼,就被两把真剑刺透穿瞎,而后化作一道光又飞回到了玉霄的手上,玉霄一晃双剑,再看两把剑刹那间光芒大盛,玉霄手舞双剑,双剑并举,一道烈焰混杂着寒冰就在黑蛇肚腹中斩落!

就听到轰的一声巨响,玉霄一剑斩出,将黑蛇的皮肉斩开,玉霄和龙鱼就飞了出来,而黑蛇肚腹内烈焰腾腾,轰的一声巨响,半空中就炸了开去!

再看黑蛇全身爆炸声不断,砰砰砰……然后就被炸了个四分五裂,化作了一团血淋淋的血肉!

那颗狰狞的蛇头也被烈焰引燃,落进了黑水中!

凌玉霄一看果然击毙了黑蛇,这才长出了一口气,就在这时,就听到轰隆,轰隆,轰隆,整个山谷开始摇晃了起来,头上的乱石纷纷砸下,就连黑河的水都开始晃动了起来!

凌玉霄大惊失色,地震!又地震了!

如今,在山腹中,怎么出去?

凌玉霄一看黑河水,暗暗的道:“只能从河水中逃命了。”

玉霄将双剑归鞘,大叫道:“龙龙,地震了,快,逃出去,钻进河里!”

龙鱼也知道地震的威力,也亲眼见识过,一声龙啸,就钻进了深水中,一条水线就顺着黑水河往前拼命的游去……

山石滚滚而落,轰隆隆之声不断,大地剧烈的摇晃着,就连河中的水也开始沸腾了……

天地之威,谁能抗拒?

世间万物,唯一能做的就是一个字,逃!

玉霄钻进了黑水河的深处,就在河水中顺着河水漫无目的随着龙鱼往前游去。

廉政和魏晓晨如何了?有没有击毙鬼王?

三位师姐在哪里?

这一切的一切都顾不上了,玉霄能做到,只有抱住龙鱼先逃离这险境。

第一百零九章别离

廉政和魏晓晨联手对付鬼王,虽然鬼王拼了命,但也不是二人的对手,没过几招,鬼王就被廉政一剑刺中了肩膀,魏晓晨也一刀划伤了他的腿。

廉政也是心慈面软之人,也不想斩尽杀绝,当下喝道:“喂,鬼王,不要再打了,灭你们鬼族的不是我们,而是你自己!”

鬼王近乎癫狂了,狂笑道:“是我毁了鬼族?是我?你放屁!我没有,我没有!是你们,是你们杀了我们的族人,我要为鬼族的人报仇,我要跟你们同归于尽!”

鬼王挥动手中的长矛招招凶悍无比,只攻不守,玩了命。

廉政边动手还击,边大叫道:“是你毁了自己的民族!根本不是我们!是你的贪婪,野心,以及交友不慎毁了你们自己!你若不是野心勃勃的要去灭绝别的族,你又怎能有今日之败?你要不是贪婪的想独霸蛮荒,怎能有如此下场?你若不是庇护狼魔,我们又怎能到这里?所以,是你自己坑了你自己!你难道还不醒悟?你不要再打了,赶紧认错投降,召集你鬼族的人,或许还可以保留一点血脉,否则,你们鬼族就彻底的在人间消失了!”

魏晓晨这个气,暗暗的道:“廉哥哥真是迂腐至极,你跟他这么个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讲什么道理,他能听你的?”

鬼王如疯了似的嘶声大叫道:“不,不,我没有,是你们,是你们害我们,是你们……”

魏晓晨怒道:“放你的狗屁,怎么是我们害你们?你明明先去屠戮别人,我们是自卫,难道你杀别人,别人不能反抗吗?是你自己害了你们自己,你还不悔悟认罪?廉大哥,跟这种人废话什么,杀了他!”

廉政长叹一声,知道再说什么也没什么用了,跟魏晓晨一起又打了起来。

鬼王那里是二人的对手,就算拼了命,也绝不是二人联手的对手,不过就几招,魏晓晨大喝一声,修罗刀祭出,就将他的一条腿斩断!

鬼王惨叫一声,栽倒在地,手中的长矛也扔了出去,直起身子呆呆的道:“真的是我害的鬼族灭绝了吗?难道我真的错了,难道我真的错了,啊……啊……”

他双手使劲的揪着自己的长发,不断的嘶声嚎叫。

魏晓晨还要再劈,廉政拦住了她,摇摇头道:“算了,我们的仇人是狼魔,他只是帮凶,他全族几乎灭绝,已经够可怜的了,就算了,咱们走。”

魏晓晨气呼呼的道:“哼,真是便宜了你!”

二人手拉手这就要走,就在这时,忽然天旋地转,地动天摇,整个山洞都在摇晃,石头雨点一般的落下!

廉政大惊失色道:“不好,地震了!”

魏晓晨道:“咱们快走!”

廉政点点头,上前扶起鬼王,沉声道:“晨妹,咱们带他一起走!”

魏晓晨失声道:“你疯啦?”

廉政道:“咱们修道之人怎能见死不救?快点!”

魏晓晨虽然不高兴,但气的狠狠跺跺脚,知道也没时间再罗嗦了,否则,必将都被活埋在这。

但二人都没想到,就见鬼王怒吼一声,就把廉政推开,大叫道:“我们鬼族的人都死了,我还活着做什么?我不用你们假好心,假仁假义,你们滚,滚!”

魏晓晨怒道:“咱们救这种人做什么?再不走,咱们都死在这里了?你有病吗?我们用得着假仁假义?我廉哥哥本是好心,本就善良,救不救你谁又知道?就算杀了你,都没什么要紧,用得着假仁假义?廉哥哥,咱们快走!”

廉政气的剑眉都立了起来,但依旧过去扶住了他,沉声道:“先逃出去再说!”

魏晓晨气的也抓住了鬼王的另外一条臂膀,二人搀扶着鬼王这就要走。

轰隆,一块巨石又砸了下来!

廉政大叫道:“没时间了,很快山洞就要塌了,咱们一人抓住他一条手臂,驾着他飞走!快!”

魏晓晨一点头,二人这就要带着鬼王离开,鬼王惨然一笑,猛地甩开了廉政又推开了魏晓晨,大叫道:“你们走吧!快走!再迟就来不及了,不用管我,我们鬼族灭亡了,我也不想活了,我就算死,也要和我的族民死在一起,快走!”

廉政厉声道:“你疯了?”

鬼王凄然一笑道:“也许你说的对,是我害了我的臣民,就连天都要灭亡我们鬼族,你们走吧,我无论如何都不会走的,你们快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