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109章 别离1

第一百零九章 别离1

新书推荐:

廉政无可奈何,魏晓晨拉起廉政跺脚道:“你为了救他,你想被活埋在这?是他自己不想活了,你何必再救他?廉哥哥,咱们再不走,咱们就都死在这里了!”

廉政长叹一声道:“走!”

廉政拉起魏晓晨,二人手拉手,祭出了各自的兵器这就飞了起来!

他刚刚飞了起来,就听鬼王忽然大叫道:“喂!”

廉政以为鬼王改变了主意,立刻转过头看了看鬼王,刚要说什么,就见鬼王挥挥手,道:“谢谢你!真的谢谢你!快走吧,走吧!”

轰隆一声,一块巨石落下,正好落在了鬼王的身上,鬼王连躲避都不躲避,就这么被砸在了巨石下。

廉政的心中一酸,猛地甩头沉声道:“走!”

二人御剑而飞,就穿梭在满是飞石的洞中,二人挥舞刀剑,边拨打着崩飞的碎石,边拼命往洞口飞去!

幸好洞口离着并不远,只有百十丈长的距离,二人眼看要到洞口了,就听到一声嘶鸣,洞口内飞奔来一匹白马,就往洞内飞来!

魏晓晨失声道:“是……是吉吉!”

飞进来的正是廉政刚收下的坐骑吉量马吉吉!

吉量马吉吉跟廉政时间不长,可是却把廉政当作了主人,对廉政的话百依百顺,因为廉政并没有把它当作是畜生,而是当作了朋友对待,这时,吉量马一见山崩地裂,知道主人在山洞内,竟然闯进了洞内前来寻找廉政!

廉政和魏晓晨的眼中都湿润了,就连动物都这么感恩,冒着生命危险前来救主,这如何不令人感动?

如今,魏晓晨终于明白连鬼王那么凶狠的人都为什么对廉政说声谢谢了,就是因为他的正气感动了他!

廉政大叫道:“吉吉,我在这里!”

吉量马吉吉看到了廉政和魏晓晨,一声长鸣,就飞了起来,廉政和魏晓晨飞身上了吉量马,手舞刀剑拨打碎石,随着吉量马冲出了石洞!

二人骑着吉量马刚刚飞上了青天,就听到轰隆一声巨响,鬼洞彻底的塌陷,被乱石掩埋!

二人骑着马又飞高了些,再看整个大山,地动山摇,碎石乱飞,又雪崩了!

这一次不但雪崩,也发生了大地震,整个山脉几乎都沸腾了起来。

就在这时,一声龙啸之声,再看半空中玉霄的天马带着三个姑娘飞到了这里。

廉政急忙迎了上去,三个姑娘一看是廉政和魏晓晨,急忙飞了过来,齐声大叫道:“廉大哥,玉霄呢?”

廉政不会撒谎,支吾道:“玉霄……追……追狼魔去了,在山洞内,不知……不知下落……”

三个姑娘一起失声,曲仙儿哇的一声哭了,大叫道:“不,我要去救玉霄,我要去救他!”

魏晓晨比廉政聪明,不像他这么直来直去的,赶忙飞身拦住了三个姑娘,喝道:“你们疯了?地震了,雪崩了,你们怎么去救他?”

洪袖儿哭道:“难道……难道眼看霄大哥……”

楚桂儿也哭道:“你们为什么不救他?为什么?不行,我们去救他!”

魏晓晨道:“傻妹妹,告诉你们,玉霄是骑着龙鱼追狼魔去的,我们听见了,鬼王说,洞内有一条密道,通往黑河,狼魔往河里逃走了,玉霄骑着龙鱼追去了,有龙鱼在,玉霄怎么会有事?你们傻了?”

曲仙儿破涕为笑,道:“对呀,有龙龙在,应该没事的。”

就在这时,就听远处地动山摇,又发生了大雪崩!

这么大的地震,这里也是大山,这厚厚的积雪早就不堪重负,这么大的地震不发生雪崩才是怪事了。

不但地震雪崩,就见远处黑云滚滚,十几股黑风旋转着就往这边呼啸而来!

“龙卷风!”

龙卷风卷着冰雪,铺天盖地的卷来,所到之处,不管是树木还是石头,就被卷在里面,飞上了天!

人本就是天地间的玩偶,既然都是玩偶,彼此扶持都尚且不及,都不足以对抗天地之威,自相残杀,岂不是太傻?

廉政大惊失色,大叫道:“是龙卷风,咱们快逃,快!”

三个姑娘也是大惊失色,曲仙儿飞身上了天马,洪袖儿和楚桂儿则抛出红丝带缠住了天马,三个人催动天马就往前飞去!

菁菁鸟呱呱叫着,紧紧的抓住了曲仙儿的衣衫,曲仙儿双手抱住天马的脖子,一边将菁菁鸟塞进了衣服内紧紧的包裹好,天马一声龙啸,展动双翼就往前拼命的飞!

廉政也抱紧了吉量马,魏晓晨紧紧抱住了廉政的腰,将头埋在廉政的衣服里,也随着亡命的往前飞去!

两大神兽这一次可拼出了全力,龙卷风就在身后,那猛烈的劲风几乎都把两匹神兽给卷进漩涡中!

幸好天马和吉量马都是灵兽,这一拼命飞奔,速度不比龙卷风慢!

洪袖儿和楚桂儿将自己紧紧拴在了天马身上,驾驭红袖和七彩飘带随着天马一起飞,二人都被狂风给甩了起来,二人就好似风筝相似,若不是有这宝物,二人早就被龙卷风的风力卷走了。

二人只有死死的抓住自己的法宝,闭上眼睛,任凭狂风怎么猛烈,天马怎么狂奔,她们也不松手。

两大神兽无疑是在跟十几道龙卷风在比试速度,只要速度一慢,立刻就被卷进风内,必死无疑!

天马虽然驮着曲仙儿,拖着洪袖儿和楚桂儿,飞驰的速度依旧是不慢,跟吉量马齐头并进,若不是因为多带了个人,天马早就超越了吉量马了!

即使这样,以天马的神威要想超越吉量马依旧是不成问题,可是逃命中,哪里能舍弃同伴太远,彼此扶持,彼此鼓励才是最重要的。

所以,天马就跟吉量马一起飞着,齐头并进始终是不离不弃。

吉量马也是拼尽了所有的本事,两大神兽拼尽了全力,就这么跟龙卷风赛开了跑!

就这样,两大神兽一口气飞驰了足足有一千多里地,终于完全甩掉了龙卷风,也脱离了危险!

天马和吉量马又飞了好远好远,实在是累坏了,这才飞落了地,落下了一处小河边,两大神兽飞到河边,喝饱了水,这才长鸣一声,趴在了地上。

廉政一看脱离了危险,定定心神,活动了一下,然后轻轻的掰开魏晓晨扣的死死的手,只见魏晓晨脸色惨白,浑身颤抖,显见是受惊过度。

这也难怪,五个人就在龙卷风边上逃离了性命,若不是因为有天马和吉量马这两大神兽,他们就算御剑而飞,都逃不过这场空前劫难。

廉政毕竟是个男人,在某些方面比女子要坚强的多,他微微一笑,轻轻抱起魏晓晨,将他抱在怀中,在她颤抖着的嘴唇上亲了一口。

如今她坚强的心彻底的被龙卷风所击溃,就好似一个柔弱的女子,是那么的需要依靠和男人的呵护。

魏晓晨浑身颤抖着,睁开了眼睛,一看脱险了,但心依旧是扑通扑通乱跳,就觉得浑身酥软无力,本想挣扎站起,但头一晕,又扎进了他的怀抱。

廉政抱着她,也坐在了地上,二人就这么紧紧相拥都不言不语。

三个姑娘更是浑身骨头都散了,曲仙儿紧紧抱着天马的脖子,紧闭双眼也是死死的不撒手。

洪袖儿和楚桂儿则靠在了天马的身上,二人抱住曲仙儿,三姐妹也是浑身颤抖,半天都动不了地方。

这一次比上一次雪崩都危险,上一次大雪崩,虽然也是风沙乱飞,可是却没有今天这么凶险,今天是龙卷风在身后追袭,就在身后几丈外,那是何等的凶险?

而且这一次飞出来得比上一次飞出来得路程还要远,这一口气就飞了一千多里地,都已经远离了大雪山一千多里地了,再要飞二千多里地都差不多飞回家里了。

两匹神兽是真累坏了,天马还好一些,上一次追日,一口气飞了五六千多里地,只为了追赶即将落下的太阳,天马都熬过去了,如今只是飞了这一千多里地的路程,天马还挨得住。

天马也不管三个姑娘,就任凭三个姑娘抱着自己,靠着自己,而天马却静静的趴下,休息了起来。

魏晓晨被廉政抱在怀中,渐渐的身子暖和多了,酸软的手脚都复原了,她红着脸看了看三个抖做一团的姑娘,微微一笑,就跟廉政亲吻在了一起,二人亲吻了好久,魏晓晨这才轻轻的站起来,活动了一下身子。

他们这般的亲吻,三个姑娘根本也没睁开眼,也没见到。

魏晓晨走到天马近前,轻轻的推了推曲仙儿,曲仙儿呀的一声叫了出来。

魏晓晨吃吃直笑,她虽然笑三位姑娘这般的失态,可也是在笑自己,因为自己也好不到哪里去,只不过因为自己怀中抱着男人,多了一份依靠,故此才缓解的快一些。

魏晓晨轻声道:“仙儿,桂儿,袖儿,没事了,没事了,快起来。”

三个姑娘慢慢的睁开眼睛,楞呆呆的呆了半天,菁菁鸟也从曲仙儿怀中飞了出来,呱呱叫道:“憋死我啦,憋死我啦。”

这么大的风,曲仙儿怕菁菁被大风卷走,故此才将菁菁鸟藏在了衣服内,紧紧贴着她的酥胸保护了起来。

菁菁鸟是玉霄的小鸟,也是她们三姐妹一起玩大的朋友,三个姑娘对三只灵兽的喜爱其实不在玉霄之下,而且救不了玉霄,再要是连玉霄的鸟都救不了,如何对得起玉霄?

这一次说到底,还是玉霄救了她们,还是玉霄的灵兽救了她们,若是玉霄不派天马和菁菁鸟找她们,这龙卷风来了,仅凭着三个人自己的本事,是无论如何也逃不出那地狱的,玉霄救了她们,可是他自己呢?他自己又在哪里呢?这么大的地震和雪崩,这么可怕的龙卷风,他能逃的过吗?

三个姑娘一醒过神来,三个人哇的一声就哭了。

三姐妹是抱头痛哭!

那是自小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伙伴呀!

那是自小彼此玩闹一起长大的朋友啊!

那是她们都深深爱着的男人呀!

他究竟在那?他难道死了吗?死在了地震中,被活埋了?还是逃出来,死在了雪崩中?还是逃过了雪崩,却被卷进了龙卷风中?

三个姑娘越想越是伤心,呜呜大哭不止,一想起这可怕的地震雪崩和龙卷风就越觉得玉霄难逃大难,必然惨死!

三个姑娘如何能不伤心?如何能不痛哭?

这世上有几个人肯为你流泪?有几个人真的关心你?

那曾为你流泪的人啊,就请珍惜吧!

人生最痛苦的就是生离死别,难道就这么别离了吗?

难道以后再也见不到那个令自己既讨厌又喜欢,既斗她们生气,又斗她们开心的他了吗?

难道他真的就这么死了吗?就这么没有说一句再见,就消失于人世间了吗?

难道他的出现,只是为了这血海深仇?等他报完了仇,上天就将他的命收回了吗?

三个姑娘简直痛不欲生,哭的人的心都要碎了。

但若是能把失去的人哭活,就算再伤心,再难受,流再多的泪,她们也情愿!

可是,哭难道就能感动无情的天地吗?

哭,难道就能令失去的他再复活吗?

天地无情,就算哭死,又有谁可怜你这一片真心?

魏晓晨都被三个姑娘哭的陪着一起哭了起来,她直到如今才了解三个姑娘对玉霄的一片真心。

她们表面上都满不在乎,在一起总是斗气斗嘴,彼此捉弄嬉闹,可是一旦失去,她们的心就好像被掏空了一样,灵魂仿佛都死去了一样。

原来他们四个人已经成了一个整体,不管这关系是朋友,是情人,还是师姐弟,他们都是不可分割的整体了,彼此谁也少不了谁,但,这世上谁又能永远的陪伴谁?当要生离死别的时候,谁也无可奈何,人生就是这么无奈!

但她们宁愿选择生离,也不愿这是死别!

《》是作者“廉红文”写的一部小说,最新。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