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109章 别离2

第一百零九章 别离2

因为生离,最起码还有希望,而死别,却是永远的失去!

魏晓晨哭着安慰道:“好妹妹,都不要哭了,没事的,玉霄一定没事的,不要哭了。

曲仙儿抱住魏晓晨痛哭道:“地震雪崩龙卷风,他人在山洞内,就算他逃得过地震,顺着河水逃走,也逃不过雪崩,就算他逃得过雪崩,可这龙卷风他怎么能逃得过,呜呜呜呜……霄哥哥死了,他死了……”

洪袖儿也痛哭道:“霄哥哥,呜呜呜……你死的好惨,死了我们都找不到你的尸体,呜呜呜……”

楚桂儿也痛哭道:“我们平日还总欺负你,我们对不起你,你不要死呀,不要死呀……”

三个姑娘越哭越伤心,廉政和魏晓晨就在旁边解劝,三个姑娘哭了足足有半个时辰,这才渐渐停止了哭泣。

三个人哭的嗓子都哑了,曲仙儿擦擦泪水,嘶哑着声音道:“二位妹妹,咱们去找他去!”

洪袖儿也站了起来,道:“不错,他怎么能就这么死了呢?他答应过我们,要娶我们做小媳妇的,他说过,要给我们找青春常驻不老药的,让咱们永远都这么年轻的,他没有兑现诺言,怎么能这么死了呢?”

楚桂儿也道:“不错,就算他死,咱们也要找到他,呜呜呜……就算他死了,咱们也不能让他尸骨无存!”

曲仙儿说罢,擦擦泪水,飞身就要上天马,三个姑娘真的要返回去。

廉政和魏晓晨急忙拉住了三个人,廉政苦笑道:“三位师妹,你们疯了?前面是龙卷风,地震雪崩,就算你们回去,就能找到小师弟吗?那座山几乎都被夷为平地了,到处都变了样子,你们就算回去,都找不到原来的那座山了,怎么去找小师弟?不准去,乖乖的听话,小师弟会没事的。”

魏晓晨紧紧抓住三个姑娘的手,安慰道:“好妹妹,你们真的不能去,就算去了,也是白白送死,再说了,要是你们死了,万一玉霄没死,回来找你们,他找不到你们,他该是如何的难过?咱们回家吧,不要哭了,玉霄这么聪明,又有龙鱼在身边,会没事的,你看看,咱们不也没事了吗?”

二人不住的解劝,尽量安慰三位姑娘,可是虽然是安慰三个人,可是他们二人也是凉了半截。

玉霄去追狼魔追到了黑水河,就算地震山塌不被压死,逃出黑水河,来到外面,也逃不过两旁的石头和雪崩,就算他逃出了黑水河,也就像曲仙儿说的那样,难逃这龙卷风。

而且两个人心里清楚,黑水河中危险万分,因为还有一条巨蟒黑蛇,那黑蛇是多么的厉害,二人在断崖下遇到过黑蛇,那黑蛇就在鬼族的断崖下,就在黑水河中,玉霄要是到了黑水河中遇到了那条庞然大物黑蛇,又怎能逃得出去?

不过当时正在厮杀拼命,二人都没想这么多,而且也没来得及说什么,玉霄就追走了,其实就算他们提醒玉霄不要去追,告诉他黑水河中有黑蛇,也是拦不住玉霄的。

所以,二人几乎都失望了,料定玉霄不是被活埋在黑渊内,就是死于雪崩中,不是被龙卷风卷走惨死,就是死在黑蛇肚子了,反正是九死一生,实在是难逃性命。

不过,但二人这时又怎能说这些雪山加霜的话刺激三个姑娘?

他们现在只能安慰,就算明知道玉霄已经死了,他们也只能安慰,撒谎骗她们。

廉政一生从不会说谎话,今日也说了谎话,也是拿好话安慰三个姑娘。

话是开心锁,两个人这么说好话,三个姑娘心中平静了许多。

曲仙儿摸着泪道:“是呀,臭玉霄这么聪明,一定没事的。”

洪袖儿道:“龙龙在玉霄身边,龙鱼上天入地无所不能,玉霄应该不会有事的才对。”

楚桂儿道:“看来玉霄真的没事,好人不长命,他这种坏蛋,是不会死的,不过……他……他真的不会死吗?呜呜呜……”

曲仙儿道:“咱们等雪崩停了,地震停了,再回到原地等他,我就不信他敢不理咱们。”

洪袖儿道:“姐姐这主意真不错,小师弟一旦脱险,肯定也在哪里找咱们的。”

楚桂儿道:“对,就这么办,咱们先住下,等过几天就去找他。”

廉政和魏晓晨心中暗暗叫苦,但也劝不住,又不能丢下三个姑娘不管,只好陪着三个人就在附近住了下来。

这里虽然也下了雪,可是比大雪山的雪可小的多了,五个人找了户人家投宿,就在这附近的村落中住了下来。

三个姑娘这几日是茶饭不,三天都没吃一点东西,魏晓晨和廉政百般的安慰劝解,三个姑娘勉强吃了一点,但依旧是楞呆呆发愣,谁也不再多说,以前爱说爱笑的她们就好像变了一个人相似,三天多几乎都没有说几句话,不是发愣,就是哭泣。

住了也就是五天,三个姑娘再也坐不下去了,这就去寻找玉霄去。

廉政和魏晓晨实在是劝解不住了,只好跟随而来,陪伴她们一起来寻找玉霄,就算是白走一趟,他们也不能离开,因为这三个人,如今脆弱的就好像一个孩子,只要不看紧,说不定三人就会出什么事。

五个人又返回了大雪山,虽然地震停了,龙卷风也不见了,可是这里完全变了样,再看,整个大雪山是一片狼藉,山折,地裂,树倒,屋塌,到处是乱石,到处是冰雪,到处都是尸体了,无数动物的尸体哩哩啦啦到处都是,天空中秃鹫盘旋,有的还正在残食这些可怜的尸体……

这里宛如地狱一般的可怕!

这里转眼间一切都变了,这么大的地方,这么大的冰山雪域,别说是找一个人,就算是找原来逃离的那座山,都找不到了!

别说是那座高山,就算是那黑水河几乎都被填平了,想要找一个人,简直是大海捞针!

三个姑娘蹲在地上,哇的一声又都哭了,她们的声音早就哭的嘶哑了,她们的人几乎都要崩溃了,若是玉霄知道自己死后,能有人为他这么伤心,恐怕他就算死,心中也是高兴的。

廉政笑道:“三位师妹,你们哭什么,我不是说了,玉霄会没事的,说不定玉霄已经回山找你们去了呢?咱们回家吧。”

魏晓晨也笑着解劝道:“是呀,玉霄这么聪明,才不会傻的在这里找你们,这么大的雪域,怎能找到你们呢?所以,说不定他回去了,回山了,咱们回山看看不就知道了吗?”

这又是一个希望,三个姑娘立刻不哭了,纷纷道:“对呀,玉霄这么聪明,怎么会在这找咱们呢?说不定真回山了。”

廉政苦笑,他这么说只是一计而已,因为他实在是看不住这三个丫头,碰又不能碰,骂又不能骂,打又不能打,三个姑娘走时,他也抓不住,拦不住,这要这么下去,万一出点事,他如何能对得起掌门师伯曲天赋夫妇、六师伯洪天福夫妇,如何对得起八师叔楚天祥夫妇?这三个丫头可是师叔师伯师娘们的掌上明珠,这要出点什么意外,如何交代?

所以,他只能巧言欺骗她们,将她们骗回家,把她们交给三位师叔伯手中,让她们的父母看住她们,安慰她们,这样才行。

廉政一生从没说谎,这一次不得不说谎骗她们,魏晓晨也是聪明的女子,也在一旁顺着廉政的话说。

廉政微笑道:“就算要找玉霄,也不能这么找,你们别忘了,未卜先知叶伯伯在天帝山呢,你们也该叫他算算玉霄在哪里,是生是死才对,咱们先回山,一是看看玉霄回去了没,再一个叫叶伯伯算算,不比在这里傻等好的多吗?”

曲仙儿道:“对呀,廉大哥说的不错!”

洪袖儿道:“就是呀,咱们怎么没想到呢,也许咱们回山,小师弟早就回去了都说不定呢,咱们快回去!”

楚桂儿道:“叶伯伯神机妙算,还有天机镜呀,咱们怎么这么傻?快走,快回去看看!”

三个姑娘也不哭了,立刻飞身上了天马,三个姑娘这个着急,曲仙儿埋怨道:“廉大哥你真是,早怎么不说?真是笨死了,白白叫我们又多跑了一圈。”

洪袖儿道:“就是,真是马后炮。”

楚桂儿道:“耽误了多少时间?算了,快赶吧,还愣着做什么?”

廉政一阵苦笑,和魏晓晨对视一眼,二人苦笑着摇摇头,但心里暗暗的高兴,这才上了吉量马,保护着三个姑娘一直往天帝山飞去。

这么远的,离着天帝山足足有四五千里地,可是两匹神兽的速度当真是太快了,但怕两匹神马累着,故此,五个人虽然着急,也走走歇歇,就这么一直飞了五六日,这一日终于到了天帝山。

五个人落在了囚牛峰玉清宫大殿前,天帝山的人可高兴坏了,岳商正着急,因为隐瞒这件事不告诉师傅都快一个月了,还没有三个姑娘的消息,当真是急坏了,这几日,他都想背着师傅亲自去找找。

谢雨霏等人也是,不见了大师姐魏晓晨,也是隐瞒着师傅,魏晓晨可是罗贞的爱徒,谢雨霏跟大师姐感情极好,心中也是十分的挂念,也想去找找,她正在囚牛峰,找岳商商量对策,就在这时,五个人回来了。

岳商等五个师兄弟,一见是三个姑娘,惊喜交加,立刻迎了上去,三个姑娘急急火火跳下了天马,一见是几位师兄,连理都不理,急急火火的就问道:“喂,我小师弟呢?”

“凌玉霄回来了没有?

这三个姑娘娇生惯养,他们师兄弟五个自小照顾三个姑娘长大,是半师半兄,也是十分的宠爱她们,虽然三个姑娘这般没礼貌,不过早就是常事了,五个人也不说什么,更不会怪罪不满。

岳商微笑道:“仙儿,你们可回来了,师傅师娘都担心死了,快跟我去见师傅他们去。”

楚桂儿跺脚道:“我问你们小师弟凌玉霄回来了没?”

廉政和魏晓晨急忙连连使眼色,岳商等人何其的老于世故,知道有隐情,既不说回来了,也不说没回来,支支吾吾的道:“我们……我们刚回来,你们找小师弟什么事?”

三个姑娘这个气,这几个人支支吾吾,说的不清不楚的,气的三个姑娘推开几个人,急急火火的就往大殿跑去,在大殿找了一圈,然后往后宅,去玉霄的房间找去……

三个姑娘疯疯癫癫的到处找玉霄,廉政就偷偷的诉说了一遍,岳商大吃一惊,他们是知道四个人的感情的,吓得五个人急忙去禀告师傅和师娘去了。

洪袖儿的父母,楚桂儿的父母都在这里,六个人正着急,惦记着三个宝贝,四个孩子这一走,这里立刻冷清了许多,六个人的心一下子就空荡了许多,这一次,玉霄四个孩子没回来,他们就不放心,可是听说是在傲人族住了下来,安顿哪里的百姓,几个人勉强放了心。

但又是一个月过去了,依旧不见三个姑娘返回,也不见玉霄跟廉政回来,六个人当真是放不下心了。

这几日,仙儿,袖儿和桂儿的母亲商议着正要亲自去找一找宝贝女儿,就在这时,听说三个宝贝回来了,六个人惊喜交加,急忙就跑了出来。

三个姑娘一看是自己的父母都在这,就好像小孩子的时候一样,哇的一声哭了,钻入了母亲和父亲的怀抱。

这些日子,她们可谓是经历了不少风险,当真是活的好累,这一次见到亲人,倍感亲切,故此忍不住又哭了。

三个姑娘哭罢多时,又想起了玉霄,于是匆忙询问玉霄究竟有没有赶回来。

曲天赋等人哪里能撒谎,只好说没见到玉霄回山,一句话,三个姑娘哭的更伤心了。

曲仙儿哭道:“小师弟死了,他真的死了……”

洪袖儿也痛哭道:“原来他真的死了……”

秦扬柔声道:“噢噢噢,仙儿乖,不要哭,不要哭,谁欺负你啦?玉霄怎么了,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曲仙儿抽泣着道:“狼魔……小师弟就去追……结果……地震……雪崩……龙卷风……”

洪袖儿也哭泣着说的不清不楚,所有人听了个稀里糊涂的,但听到这儿可怕的字眼,就知道绝不是什么好事。

秦扬等三姐妹,各自拉着自己的宝贝女儿进了房间,柔声都:“不要哭,好孩子,乖,乖,别哭,慢慢说……”

三个姑娘哭泣着随着父母进了房间内,廉政和魏晓晨是知情人,也跟了进来。

三个姑娘哭的太伤心,嗓子都哑了,也根本说不清了,廉政只好把事情的经过原原本本的诉说了一遍。

曲天赋、洪天福和楚天祥三人脸也变了色,心也沉了下去,一个个也都知道,按廉政所说,玉霄当真是凶多吉少了!

秦扬、阳娇和朱青,自小对玉霄就跟母亲一样,丝毫不比关心自己的女儿差,就把玉霄当作了亲生儿子,这时一听玉霄竟然出了事,而且是这么危险,三姐妹不觉也都落了泪,陪着女儿一起落了泪。

曲天赋三人只觉得心如刀绞,因为玉霄是他们看着长大的,而且玉霄太招人喜欢,就算是淘气顽皮,都那么的招人喜欢,可以说,玉霄乃是他们天帝九子最喜爱的徒弟,也是他们最佩服的徒弟。

玉霄聪明绝顶,又这么讨人喜欢,不过才八年,就已经把他们九子的本事基本都学了个差不多,玉霄出了事,他们也是心如刀绞一般的难受。

曲仙儿哭着忽然道:“对了,咱们去找叶伯伯,叫他算算玉霄究竟怎么样了。”

洪袖儿和楚桂儿立刻响应,三个人也不跟父母打招呼,骑上天马,就往陶天喜的山峰飞来。

秦扬等人没有拉住宝贝女儿,怕女儿有个什么事,三姐妹也没有派徒弟追去,三个人亲自就追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