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110章 卜算1

第一百一十章 卜算1

叶方士人称未卜先知,是一位天下闻名的术士,尤其是他有一个天机镜,乃是上古十大神器之一,如今,找到叶方士,说不定就能找到玉霄的下落,说不定就能得知玉霄的生死,这已经是最后的希望了。

三个姑娘几乎是哭着到了螭吻峰的,螭吻峰是九子嘻嘻哈哈陶天喜的山峰,陶天喜为人最是随便,自从娶了姚霞为妻后,除了晚上跟老婆一起睡觉之外,依旧是跟从前一样,嘻嘻笑笑的跟三老一起玩,三老也依旧是住在螭吻峰,五个人倒是玩的很开心。

天帝山虽然没有大雪山那么冷,可也到了冬季了,这里零零星星的也飘下了雪花,不过却没有那么大。

三个姑娘直接就闯了进去,在大厅内,陶天喜夫妇,三老正在围坐在一起吃火锅涮羊肉呢,这么冷的天,吃点羊肉可谓是暖身驱寒。

虽然那时并没有火锅和涮羊肉这个称谓,不过,方法是没什么区别。

陶天喜不但爱玩也爱吃,是一个十足的吃喝玩乐的闲散人,什么事都不放在心上,娶的妻子姚霞也是一样,夫妻二人不是吃就是玩,倒真是天生的一对。

三个姑娘闯了进来,几乎是哭着闯进来的,陶天喜和姚霞一看,三个姑娘来了,姚霞急忙微笑着去招呼,陶天喜哈哈笑道:“原来是你们三个臭丫头,来来来,一起吃点,喝碗羊肉汤暖和暖和。”

谈天笑也哈哈笑道:“仙儿,袖儿,桂儿,来来来,这可是我想出来的好办法,将羊肉汤热了,将羊肉,蔬菜……”

他得意的说着,平日里跟三个姑娘和玉霄经常一起玩,感情都很好,虽然他们是长辈,可跟三个孩子一样打成了一片,是密不可分的朋友。

但几个人也没看看三个姑娘的样子,根本也没注意。

姚霞看出来三个姑娘哭泣的眼睛都肿了,赶忙用眼色示意,叫四个人不要再说了。

三个姑娘气大了,曲仙儿脾气最大,一看五个人真会享受,气的二话不说,上前就把桌子给掀了。

噼噼啪啪,叮叮当当,碟儿,盘儿,碗儿都给摔了个粉碎。

可把五个人惊坏了,曲仙儿虽然是大小姐脾气,可从没这么没礼貌过,更没发过这么大的脾气。

曲仙儿气呼呼的用脚踩着那些吃喝,怒道:“吃吃吃,就知道吃,就知道玩!我让你们吃,让你们吃……”

陶天喜可真生气了,他是九子之一,是曲仙儿的叔叔,是长辈,曲仙儿这么胡闹,他要不是喜欢仙儿,早就过去打她几巴掌了。

陶天喜沉着脸叱道:“仙儿!放肆!你越大越不懂事了,谁得罪你了,你发这么大的脾气?叔叔伯伯在吃饭,得罪你了?”

曲仙儿不理他,自己坐在地上呜呜呜的哭了起来。

她这一哭,洪袖儿和楚桂儿也哭了起来。

陶天喜束手无策,急的直搓手,他最见不得哭,而且他最喜欢这三个姑娘,三个姑娘是他自小带着玩一起看大的,他可从没有这么严肃的斥责过她们,还以为三个姑娘生气了。

陶天喜皱眉道:“喂,叔叔只是说说你,你把叔叔的桌子都掀了,我都没哭,你倒是哭了?好好好,我错了行了吧,我不该骂你,这还不行吗?”

三老也是生气,菜汤都溅了一身,这也就是曲仙儿,换做别人,这五个人非跳起来二话不说先给对方几个耳光再说了。

可是,是三个姑娘前来闹事,三老也是一样,是无可奈何,别说是掀了桌子倒了饭菜,就算是气的打他们几下,他们也只好忍着,因为几个人都把三个姑娘宠坏了,内心中也真的喜欢三个姑娘,拿三人当作自己的孩子一样的疼爱。

谈天笑陪着笑道:“哈哈,嘻嘻,仙儿,桂儿,别哭嘛,是我们不好还不行吗?我们没有迎接你们呀?你们生气了?算了,别哭了,掀的好,掀的妙,不解气,我再给你找几张桌子,你们姐妹再玩玩。”

姚霞这个笑,做错事的人没认错,受气的人先赔礼道歉了,简直令人啼笑皆非。

姚霞也过来拉拉三个人,柔声道:“究竟怎么了?谁欺负你们了?跟姚姨说说,是玉霄欺负你们了……”

三个姑娘一起扑在了姚霞的怀中,大叫一声,又哭了。

谈天笑明白了,大骂道:“哦,原来是玉霄欺负你们,这个死玉霄,臭玉霄,你们别哭,回来我好好打他,打死这坏小子,替你们出气……”

他本意是拍拍马屁,谁知道这马屁没拍准,拍在了马蹄子上。

若是平常他这么说,三个姑娘一定开心的直跳,可是今日这么说,三个人可不干了,更生气了。

曲仙儿跳起来就揪住了他的白胡子,嗔道:“你说什么?我小师弟怎么得罪你了?你咒他死?”

洪袖儿上去拧住了他的耳朵,怒道:“你的心怎么这么坏?没良心的坏蛋,亏我小师弟把你当作兄弟,你这坏蛋,咒他死……”

楚桂儿气呼呼的道:“打他,坏蛋,打这个大坏蛋……”

三个姑娘满肚子的气和委屈,都撒在了他的身上。

陶天喜也刚想顺嘴骂玉霄几句,让这三个难缠的姑娘开心,可还没等说,就见到表弟被三个人收拾,吓得赶忙捂住了嘴,喃喃道:“幸好我说慢了,我的天,这三人怎么了。”

谈天笑苦着脸道:“行了行了,我错了还不行吗?我的胡子,喂,好疼呀,快,快放手……”

曲仙儿嗔道:“不疼我揪你胡子干什么?快道歉,说对不起。”

谈天笑连连道:“好好好,对不起行了吧,三位姑奶奶……”

洪袖儿气道:“不是向我们道歉,是跟小师弟道歉!”

谈天笑皱眉道:“玉霄不在呀。”

楚桂儿嗔道:“不在?你什么意?你敢说他死?是不是,是不是?”

谈天笑连连道:“不是不是,我是说玉霄不……没……那……你要我怎么说?”

他想说明明不在,但挨了打,要说没在这,还是等于说不在,还是要挨打,他简直是找不到什么话来说了。

姚霞吃吃直笑,一看今日三个姑娘简直太野蛮了,只好劝道:“算了,饶了他吧,他不是故意骂玉霄的。”

曲仙儿嗔道:“不行,除非他向玉霄道歉!”

洪袖儿道:“还有,要说玉霄长命百岁。”

楚桂儿道:“要说他逢凶化吉,遇难成祥……”

谈天笑简直都要哭了,暗暗的道:“真是倒霉透了,拍马屁都拍错了地方,这三个臭丫头,每次生气的时候,都是玉霄气她们,我们总是骂玉霄几句,她们就开心了,今日这是怎么了。”

谈天笑只好道:“好好好,玉霄老祖宗长命千岁,玉霄爷爷长生不死,玉霄大爷,逢凶化吉,百无禁忌,这总行了吧?”

“这还差不多。”

三个姑娘被他逗的差点笑了,但一想到玉霄九死一生下落不明,一个个连笑都不会笑了,三个姑娘一见他讨饶,这才忿忿的松开了手。

谈天笑嘟囔着小声道:“千年不死的是乌龟,是王八……”

三个姑娘气的一扬手,怒道:“你说什么?”

谈天笑赶忙躲在了表哥的背后,把陶天喜推到了前面,道:“打,打他,打他,有本事打你叔叔……”

三个姑娘虽然生气,但毕竟陶天喜是叔叔,真要这么胡闹,实在不像话,而且陶天喜还是陪着笑的,她们也下不去手了,气的三个人哼了一声不再理他。

谈天笑苦笑,一摸胡子,掉下好几根来,气的哭笑不得,这三个千金小姐他是打不得骂不得,只能暗气暗憋。

姚霞拉着三个人,柔声道:“仙儿,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三个姑娘嗓子都哑了,但也说不出什么来了。

曲仙儿也顾不得解释了,来到叶方士的面前,一伸手道:“喂,天机镜呢?给我看看。”

叶方士吐吐舌头,这要是别人借去看,他可不给,这可是神器,不知道有多少人打这个东西的主意,可是曲仙儿借,他只是愣了一下,就想拿出来。

就这么一愣,还惹得三个人不高兴了,洪袖儿气道:“小气鬼,又不要你的,你怕什么?”

楚桂儿催促道:“快点呀!磨蹭什么?”

叶方士也不敢问借天机镜有什么事了,一看三个人这么着急,这么反常,弄不好得罪了三个人,自己也被三人收拾,这亏可吃不得,吃了亏,可找不回来了。

叶方士满口答应着,赶忙从怀中去拿天机镜,他从身上拿出了一个小布包,天机镜就包裹在里面。

他收藏的倒是仔细,这布裹着天机镜是左一层右一层的,曲仙儿气的一把夺过天机镜,一使劲,就把这几层布给撕毁了,气呼呼的道:“弄个破镜子还包这么多破布,喂,我要找人,怎么用?”

叶方士道:“你只要对着镜子,心里想着那个人就行了。”

曲仙儿闻听,拿在手中,洪袖儿和楚桂儿一起凑过来了,三个姑娘一起对着天机镜,默默的念叨着玉霄,可是等了半天,也不见有什么反应。

洪袖儿怒道:“喂,怎么不行呀?”

叶方士问道:“你们要找谁呀?”

楚桂儿气道:“废话,当然是找玉霄啦!”

叶方士皱眉道:“玉霄什么时候不见的?你们为什么找他?”

曲仙儿道:“十几天了吧,玉霄不见了十几天了,你这破镜子怎么用?快说呀,你骗我们,我把你这破镜子给你砸烂了!”

叶方士失声道:“十几天?怪不得不好用了,不见了十几天,好用才怪了。”

曲仙儿跺脚道:“究竟怎么回事,为什么不好用,你倒是说呀!”

叶方士不慌不忙的道:“天机镜虽然可以洞察过去的事,可是有时间限制的,只要你在事发地点,一天之内照天机镜,想着那个人,就可以看到以前的事,可是这里又不是事发地点,这事又是十几天前的事,根本就无法找到,你以为天机镜是什么都可以的呀?”

三个姑娘失声道:“啊?这么说,是无法找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