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110章 卜算3

第一百一十章 卜算3

楚桂儿皱眉道:“什么全是阴卦,什么意?”

叶方士指着八枚铜钱道:“你们看,这八枚铜钱有什么不同?”

曲仙儿道:“有呀,不是分别代表着八卦吗?”

叶方士道:“还有呢?”

楚桂儿看出来了,道:“是不是每一枚铜钱都分为阴阳?”

叶方士道:“聪明,不错,每一枚铜钱都分阴阳,你们看,这有字的一面就是阳卦,而那边画着八卦符号而没有字的一面,就是阴卦。HTTp://”

原来,他这铜钱,一面写着乾、坤、坎、离、震、艮、巽、兑八卦的八个字,另一面则画着八中卦象的不同符号。

乾三连,坤六断,震仰盂,艮伏碗,兑上缺,巽下断,离中虚,坎中满这八种符号,阳面的是字,阴面只有符号没有字。

叶方士接着道:“你们看,这第一对,乾在兑下,兑包着乾,这就是说,玉霄在水泽里,也就是说他在黑水河中,而这个震在坤上,则说果然是地震,震几乎盖住了整个坤卦,这就是说,这地震的确不小呀!震代表的雷,指的是声音,地震当然有声音了,坤指的是大地,这个你们明白吗?”

曲仙儿气道:“行了行了,乾坤坎离震艮巽兑,八卦的意我们又不是不懂,用的着你这么麻烦的解释吗?你就直接说究竟怎样了!”

楚桂儿道:“就是,乾为天,坤为地,坎为水,离为火,震为雷,艮为山,巽是风,兑是泽这个我们能不懂?你就说究竟怎样了!”

叶方士苦笑道:“是是,我差点忘了三位大小姐也是修道高手了,也学过先天八卦的符号意义了,好,我就直接说了,这就是说,地震山崩,玉霄已经在水里了,这第三个卦象,坎中有坤,就是说,地震的时候,黑水河两岸的飞石,积雪地上的东西都往河中砸去,这第四个卦象,是巽压住了大半个坎卦,巽是风,坎是水,也就是说,这风果然不小,将湖水都卷了起来,看来你们说是龙卷风,一点不假,而最后连起来看,这就是说,不管是地震雪崩,还是龙卷风,玉霄始终都没有离开水,始终都在水里,所以,整个卦都是阴卦,足矣说明他在水里。”

曲仙儿跺脚道:“那……那他究竟是生是死?”

叶方士叹道:“测不出他的生死,只能算出他是在水里,地震雪崩龙卷风,他始终都在水里,都没有出水一步,是生是死,依我看,依旧是九死一生!”

气的三个姑娘一起出手,抓起这八枚铜钱就给丢在地上,狠狠的跺了几脚,曲仙儿嗔道:“你测不出他的生死,只能测出他在水里,你这不是废话?”

洪袖儿道:“这还用你算了?我们猜都猜到啦,他下河去追狼魔,不在水里,难道在山上?不在水里,难道在龙卷风里飞着玩?我看你是老糊涂啦!”

楚桂儿气道:“你还叫未卜先知呢,纯粹是江湖骗子,大骗子,大骗子,哼……”

秦扬叱道:“仙儿,不可无礼!”

阳娇喝朱青也都叱责了女儿几句,三个姑娘气的鼓着嘴一言不发。

叶方士连连苦笑,仔细的收起了自己的铜钱,叹道:“我能算出他在哪里,但是生是死,你叫我怎么算?就算他死了,卦也无法显示……”

“你死了他都不会死!”

叶方士连连道:“好好好,我没用行了吧,我骗子行了吧。”

三个姑娘气呼呼的生了一阵闷气,楚桂儿忽然道:“对了,在水里,那他究竟在那个方位呢?这个你总能算算吧?”

曲仙儿道:“对呀,就算他死……呸呸呸,就算他在水里,随着水到了那里了呢?大体在哪里呢?”

洪袖儿道:“你快再算算呀!”

叶方士这个气,好好的自己的天机镜被摔了,金钱被撒在地上,还被三个人这般的骂,要不是因为她们是因为关心玉霄才这么无礼,否则的话,叶方士早就骂她们几句了。

这时三个姑娘又让他算,气的叶方士胡子翘起多高,气呼呼的道:“对不起,抱歉的很,我是骗子,我是大骗子,请三位大小姐另请高明吧,抱歉抱歉……”

三个姑娘彼此看看,知道把叶方士气坏了,还是楚桂儿最会来事,脸皮也厚,立刻换了副笑脸,嘻嘻笑着,轻轻的摸着叶方士的胡子,摇着他的手臂,给他揉着胸口,顺着气,撒娇着嗲声嗲气的道:“叶伯伯,我们错啦还不行吗,你不是骗子,你的本事好厉害,真的……”

洪袖儿也陪着笑道:“嘿嘿,是呀,我们姐妹跟你开个玩笑嘛,你看看你这么大岁数了,我们还是孩子嘛,大人怎能跟孩子一般见识呢?难道你也是孩子呀?你也不懂事呀,是不是呀叶伯伯……”

曲仙儿也勉强微笑,过来说道:“叶伯伯,就请你再算算吧。”

叶方士气呼呼的道:“不算不算,事不过三,不算了……”

曲仙儿气道:“喂,你到底算不算?”

叶方士道:“就不算,就不算,气死你,气死你……”

曲仙儿噘着嘴气呼呼的道:“好,你敢不算,看我不把你们三个的事都给你们抖出去,大家听好了,三老其实是玉霄的……”

叶方士吓得脸都变了色,知道曲仙儿要将他们打赌输给玉霄,见到玉霄叫大哥的事要说出来,他这哪里能受得了,岂不是惹得全天下人笑他们?

叶方士急忙捂住了曲仙儿的嘴,苦笑道:“姑奶奶,我怕了你行了吧,我给你们算算还不行吗?”

曲仙儿吃吃笑道:“这还差不多,那你快算算玉霄在那个方向?”

叶方士叹道:“我都说了,事不过三,我已经卜算了三次了,再算就不那么灵了,要算的话,只好你们自己卜算,我替你们解卦就是。”

曲仙儿道:“好,我们自己算就自己算,我先来!”

叶方士取出八支三寸多长的竹签,每支竹签上也都是八卦的竹签,叶方士将竹签放进布袋里,正色道:“你们三个人一人抽一支竹签,然后我给你们解签,记住,一定要心诚,不可玩笑不认真,否则就不灵了。”

三姐妹相互看看,一起点点头,叶方士道:“仙儿,你先抽吧。”

曲仙儿手颤抖着,轻轻闭上眼睛,心里想着玉霄,集中精神,摸着了一支签,然后拿出来看了看,只见是一支乾卦。

叶方士看了看,点点头,道:“袖儿,该你了。”

洪袖儿也不敢不认真,也是暗暗的祈祷,心中想着玉霄,也抽出一支竹签,拿起来一看是坎卦,叶方士道:“桂儿,这最后一支卦是你的,你抽出什么卦来,就可以断定玉霄的位置了,你来吧。”

楚桂儿手心都是汗,颤抖着手,轻轻的也闭上了眼睛,摸索了半天,摸起这个放下,摸起那个,又放下,叶方士正色道:“不必犹豫,要下定决心,确定选那一卦,就坚定不移的拿起才行!”

楚桂儿一听,一咬牙,正好抓住了一支卦签,也不换了,直接拿了出来,她仔细一看,这支卦签是震卦。

叶方士微笑着将三个人的各自抽出来的卦签摆在了桌子上,指着卦签道:“你们抽的是乾卦,坎卦以及震卦,从方位上来讲,第一个卦代表着西北方,第一个卦也是说的是玉霄的位置,乾卦恰巧也代表的是玉霄,这就是说,玉霄出事的时候,是在西北方的河水里,这个我没说错吧?”

曲仙儿诚心赞道:“叶伯伯你说的太对了,那黑水河正是在西北方!”

叶方士洋洋得意的道:“袖儿抽中的是坎卦,代表的是水,也就是说,玉霄的的确确是在水里,而这坎卦则代表的是正北方,也就是说,玉霄随着水一直往北方而去,也可能随着水往南而去,因为这第二支卦不能完全确定方向,只是大体的去向,也就是说的这黑水河所在的方位和流向,这支卦说的其实是黑水河流去左右两边的方向,关键是这第三支卦……”

叶方士说着说着不说了,三个姑娘这个着急,催促道:“你倒是说呀!快点呀!”

叶方士咳嗽了一声道:“咳咳咳,哎呀,我的嘴好干,嗓子也好干,说不出话来了。”

三个姑娘这个气,但现在用的着他,还不敢得罪他,曲仙儿耐着性子道:“叶伯伯,那你想怎么样?”

叶方士咳嗽了声道:“我想喝口水,咳咳咳,唉……老了,老胳膊老腿的懒得动了……”

曲仙儿多聪明,暗暗的骂道:“死老头,就会占便宜,哼……”

她微笑道:“那仙儿给伯伯倒杯水去好吗?”

叶方士微笑道:“多谢多谢。”

曲仙儿倒了杯茶水,一看没有人,气呼呼的用手指摸了一点灰土搅合了一下,扑哧一笑,然后恭恭敬敬的双手端过水笑道:“叶伯伯请喝茶呀。”

叶方士洋洋得意,端坐在太师椅上,慢慢的品着,叹道:“咳咳咳,我的背好痛,刚才弯腰捡东西,闪着了背,哎呀,好痛呀……”

洪袖儿明白,嗔道:“那我给你捶捶背好不好?”

叶方士笑道:“有劳有劳了,多谢……”

曲仙儿道:“这你该说了吧?”

叶方士咳嗽一声又道:“我的腿也有点麻……”

楚桂儿气道:“行了行了,我给你捶捶行了吧?”

楚桂儿道:“我不但给你捶腿,还请你吃糖,这你该满意了吧?”

楚桂儿剥开一块糖,给叶方士塞进了嘴里,嗔道:“这你总该说了吧?”

众人看着叶方士捉弄三个姑娘,一个个捂着嘴直笑。

叶方士笑道:“这还差不多,好吧,我就说了,这震卦是代表玉霄最后的去向,震代表东方,所以玉霄一定是在东方,不管他是生是死,就算死了,尸体也一定会漂流到东方的。”

曲仙儿道:“完了吗?你是说玉霄一定在东边?”

叶方士道:“不错。”

他话音刚落,三个姑娘立刻就翻了脸,洪袖儿给他捶背本来很温柔的,猛然间手上加劲,砰砰砰,连着砸了他几下,吃吃笑道:“怎么样,舒服吧?”

叶方士怒道:“你!”

洪袖儿吃吃笑道:“抱歉抱歉,我刚才用了点力,真是抱歉,我忘了你是个老糟头子了。”

楚桂儿也是一样,正给他捶着腿,也是猛地使劲,砸的叶方士都跳了起来,大叫道:“臭丫头,你们!你们过河拆桥!”

楚桂儿嘻嘻笑道:“哎呀,真是对不起呀,喂,你这胡子是真的是假的呀。”

她说着,上去就将叶方士的胡子拽下了一根,吃吃笑道:“哎呀,原来是真的呀,我们以为你是小伙子呢,所以用了点劲,真是对不起了,老爷爷……”

叶方士被气笑了,端起茶杯哈哈笑道:“不管怎样,反正今日有人伺候我老人家喝茶吃糖了。”

曲仙儿悠然笑道:“对不起,忘了告诉你了,刚刚我给你倒茶的时候,我在地上捡了块鸟屎,在杯子里涮了涮……”

楚桂儿笑道:“我也忘了告诉你了,刚才我的那块糖本是喂给天马吃的,可是天马在嘴里含了一会,就吐了出来,我怕浪费,就捡了起来,孝敬您老人家了,嘻嘻哈哈……”

叶方士再也忍不住了,哇的一口,就把喝进去的茶,吃在嘴里的糖都给吐了出来。

叶方士气的扬起手就打,大叫道:“臭丫头,不打你们真是反了你们了,看我怎么收拾你们……”

三个姑娘咯咯直笑,连蹦带跳的就跑,边跑还边气着叶方士。

她们得知玉霄没有被黑蛇吃掉,顺水而走,心中安慰了些,又知道玉霄去了东方,说不定还没死,故此开心了许多。

秦扬几人不住的苦笑,自己这三个宝贝丫头,一个比一个淘气,当真是跟玉霄一模一样。

可是少了玉霄,她们都不再开心,而且玉霄也是她们所喜欢的孩子,她们也不希望玉霄出事。

不过,她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安慰自己的女儿,祈祷玉霄平安无事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