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111章 漂流1

第一百一十一章 漂流1

叶方士不愧称作未卜先知,其实卜算的一点都没错,玉霄的确是进过蛇腹,的确是从水里逃走的,也的确一直都没出水,也当真是往东方而去。

这地震雪崩也太大了,玉霄就骑着龙鱼钻进了黑水河最深处,在深处逃命。

这黑水河的流向叶方士也没算错,果然是从西北往东南而去的流向,玉霄就顺着黑水河逃命的。

玉霄逃进了黑水河中,潜入了河底,骑着龙鱼顺着河流是一直往前逃去,他何其的聪明,知道这是峡谷,左右两侧都是冰雪,地震雪崩,不用问,雪和冰,石头瓦砾都会往河中砸去,若是一露头从河中往空中飞去,刚飞出来,就会被碎石冰雪砸死,他那里能办这蠢事。

他虽然在二十多丈深处骑着龙鱼逃命,可是依旧感觉的到地动山摇的,连河水都摇晃了起来,而且左右两侧的冰雪碎石不断的往河水里砸去,他睁眼一看,头上漂浮的都是冰雪了,无数的冰雪就在头顶漂浮,若不是因为河水的浮力,直接落下来,都能把他活埋了。

玉霄也顾不得这些东西了,只是将天地苍穹剑放在龙鱼前头,然后幻化出冰罩护住自己,催动龙鱼就往前冲了出去!

无数的冰雪被水中的浮力一阻,又被他的冰罩护住,故此还真伤不了他,虽然水中冰雪都满了,整个河水内上下悬浮了不少的冰雪,阻挡了去,但却挡不住玉霄。

玉霄的天地苍穹剑这一次可发挥了奇功,他将天地苍穹剑放在前头,只要是一走一过,前面的冰雪一遇到天地苍穹剑的热量,立刻化成水,所以玉霄一骑着龙鱼破冰而行,所向披靡,毫无阻挡。

这要是换别人的话,就算逃进了河水内,也必然被活埋在河水内,可是玉霄**有龙鱼,飞的太快,没等河水被冰雪埋死,就飞了出去,而且玉霄又有神剑,可以化雪破冰,任何冰雪也阻不住他。

要是别人的话,怎么也逃不掉,因为就算是不被冰雪所埋葬,在水中这么久,也一定会被活活憋死,这么冷的冰河,也一定会被活活冻死,所以,当真是九死一生的奇险,可是玉霄则不然,他专门学过水中功夫,在水中就跟在陆地上没什么区别,他可以在水中生活,因为他完全可以用皮肤呼吸,这八年来,他除了练清虚紫府先天真气,除了修炼神龙御剑术,就是练水中的功夫,他自幼就喜欢玩水,故此十分喜欢这门功夫。

这八年来他的水中功夫虽不能说已经超过师傅龙天罡,可是也是差不多了,故此他是淹不死的。

虽然冰河冰冷,常人都受不了,就算是龙女派的人在冰河中泡这么久,恐怕都受不了,可是玉霄却不大要紧。

玉霄修炼的清虚真气可以护住心脉,而紫府真气的热量,可以抵御寒气,而且他身上还有天地间第一奇剑天地苍穹剑,这把剑是至阳的一把剑,他要是运用热力,足可以把河水都给烧开了,他用苍穹剑的热量抵御寒气,实在冷的不行了,他就将剑靠近身子一些,那股热量就被他吸收,足矣抗拒寒气了。

所以,他身怀数宝,学的又是绝艺,又有神兽龙鱼飞天遁地之能,所以,就算这么危险,依旧没有伤了他。

凌玉霄骑着龙鱼破冰而行,在河中也不知飞驰了多久,也不知走出来了多远,渐渐的,发现冰雪少了,河水也不那么冷了。

其实,他在水中这一飞驰,就跟曲仙儿她们骑着天马飞出去的程都差不多了,足足也飞出去一千里水了。

只是这黑水河并不是一直往南流去的,而是往东而去,其实,往东而去就是如今的中国跟朝鲜的边界鸭绿江了,只不过当时却并不叫鸭绿江,而叫寒江。

那远古时候,鸭绿江虽然不叫鸭绿江,可是江水是那条一只流向大海的江水,还是鸭绿江的水,不过,鸭绿江虽然那时并不叫鸭绿江,可是当时朝鲜国还是叫朝鲜国,只不过那时的朝鲜国的人是生活在江水附近的,人也不那么多,只有七八百人之多而已。

故此,山海经才有记载,说朝鲜族和天毒族就在哪里居住,其人水居。

山海经原文道:东海之内,北海之隅,有国名曰朝鲜、天毒,其人水居,偎人爱之。

这意就是说,靠近北海的一角,也就是北极最冷之处,是天毒国,天毒国的人是水居的,说是水居,其实就是说的冰居没什么区别,因为北海极其的冷,终年水不化,全是坚冰,哪里的人就是生活在坚冰上的。

天毒国靠近北海,朝鲜国紧挨着天毒国,这两个是姊妹国。

而且,由于山海经中记载这一笔,让朝鲜人倍感亲切,感到无比的自豪,将山海经都奉为神书,就是因为山海经的记载,说明朝鲜人存在的很早,那记载的可是他们的祖先,他们怎能不将山海经当作奇书呢,就是这道理了。

凌玉霄追杀狼魔到了极北严寒之地,进入了大雪山,而那条黑水河就东流入寒江,也就是如今的鸭绿江,故此,叶方士说玉霄有可能先往北去,最后到了东方,其实是一点都没错的。

凌玉霄骑着龙鱼在河内走出去很远很远,直到没有冰落下来了,这才长出了一口气,他刚骑着龙鱼露出了头,吓得妈呀一声,又赶紧沉入了水底,骑着龙鱼又开始飞奔。

原来,他刚露头,只见空中龙卷风卷来,黑云阵阵,巨大的漩涡就往水中卷来!

那龙卷风离着他只有十几丈了,他要是一出水,就会被龙卷风卷了进去,那可是死一条,所以玉霄吓得脸都变了色,那敢上岸,直接又钻进了河中,催动龙鱼如飞似的又往前亡命而去!

这龙卷风威力太大了,一个巨大的龙卷风,就在河水中旋转而来,巨大的漩涡都将河水卷起一半,卷着河水就旋转着往前而去!

那龙卷风,足有千丈高,河水也被卷起了千丈高,所到之处,万物尽皆被毁,树木,石块,冰雪,都被卷在了风中,就这么一而去!

凌玉霄就算有再大的本事,见到这可怕的龙卷风,哪里能不心惊,就连龙鱼也是心惊,拼了命的在水中往前游去,幸亏龙鱼的速度快,快的不次于龙卷风,否则的话,玉霄就算在水中,都能被卷走!

这黑漩涡,风力极大,里面的山石冰雪树木,不住的在里面旋转,人若是卷了进去,任你是金刚之躯,都能被里面强大的风力卷起的东西砸烂,就算是一块冰,都能将人洞穿!就算是一片小小的树叶,都能将人的头颅割掉!

威力就这么大,就这么可怕,这是毫无质疑的。

这龙卷风也真是邪门了,就这么追着玉霄一直飞,玉霄顺着河逃命,龙卷风就顺着河追玉霄,可把玉霄气坏了,但没有办法,只能拼命顺着河而逃。

凌玉霄暗暗的骂道:“这死龙卷风,我是强奸了你娘了,还是欠了你钱不还了,你追着我做什么?”

其实这也不奇怪,这道龙卷风是顺着河水而去的,而且卷着河水,被水引着走的,故此才追着他不放。

凌玉霄是没有办法,只能骑着龙鱼亡命而逃,不管哪里,就随着龙鱼逃去。

凌玉霄又逃出了很远,渐渐的逃到了一条南北入海的大江内,这里其实就是鸭绿江的北端了,玉霄一见,往左侧基本都是寒冰,破冰而行毕竟慢一些,于是他就骑着龙鱼往右侧而来了。

玉霄骑着龙鱼这一走,又走出不远,就见河水底有人晃动,幸好他目能视物,看出了是个人,就见那人在水中,使劲往深处潜去,看那样子,也是躲避龙卷风的。

凌玉霄也没看清是男是女,但有人落水,他那里能不救,而且后面就是龙卷风卷来,就算这人在水中,都绝难于难,也必然死一条的,而且就算不被卷走,也会被冻死憋死了。

凌玉霄不及考虑,一拍龙鱼,指了指前面挣扎的人,龙鱼立刻就飞了过去,凌玉霄二话不说,顺手抱起那人,骑着龙鱼就走!

龙卷风依旧在身后追袭而来,龙鱼依旧往前亡命逃去。

凌玉霄将那人抱在了怀里,放在了龙鱼背上,一看,竟然是一个外穿羊皮坎肩,内穿碧绿色衣衫的女子,那女子也就是十七八岁的模样,样子还极其的俊秀,那女子吓得面色惨白,浑身颤抖,睁眼一看是个人,于是紧紧的抱住了玉霄的脖子,这时候,玉霄哪里能松开手,什么男女有别,也顾不得了。

走了没多远,那女子浑身抖做了一团,而且嘴里冒着气泡,看样子是憋不住了!

凌玉霄忘了这点了,他可以在水中呼吸,可是有几个人能像他这样,有这种奇术的?而且就算冻,都能将这女子冻死了。

凌玉霄急的抓耳挠腮,但龙卷风就在身后追袭,也不能露头呼吸,眼看着这女子吐着泡泡,憋不住就要喝水了。

凌玉霄忽然灵机一动,也不管男女之别了,张开嘴就堵住了那女子的嘴,将自己用皮肤吸收来的空气嘴对嘴的就给这女子吹进了她的嘴内。

凌玉霄就觉得心中一荡,她软软的嘴唇冷的要命,但她嘴内的芳香却是泌人心扉,都能把人醉倒。

那女子得到了空气,立刻又有了精神,竟然舍不得放开玉霄的嘴了,玉霄给了她一口气,但男女有别,哪里能老这么亲着嘴,实在是不像话,所以,他给了这女子几口气,然后就慢慢的松开了口。

那女子急忙闭住了嘴,又紧紧的抱住了他,但那女子身上冷的出奇,虽然是穿着羊皮衣,穿的这么多这么厚,可是也难以抵御冰河中的寒冷,因为她的衣物早就湿透了。

凌玉霄知道她冷,再要不给她点热气,她都能冻僵冻死了!

凌玉霄又不敢将自己的苍穹剑放在她的身上,那样都能炙死她,故此,玉霄没有办法,起手八脚的,就在水中给她解开了衣服,那女子不明就里,样子极其的惊惧。

但她一愣间,又透不过气来了,急的这女子张嘴就扑向了玉霄,又跟玉霄在冰河中亲吻在了一起。

玉霄又给了她几口气,然后又去解她的衣服,那女子不再反抗,任凭玉霄解开她的衣服,玉霄也顾不得什么男女之分了,就将那女子的上半身脱得只剩下一件肚兜了,然后将那些衣服用手压好,然后又迅速的解开了自己的上衣,自己也脱得光着膀子,就把这女子紧紧搂在了怀里,那女子也不再抗拒,就这么任凭玉霄折腾,其实心里都不知道玉霄在做什么。

玉霄哪里是想轻薄她,而是想救她活命而已,玉霄将这女子跟自己脸对脸的抱在了一起,然后用脱下的那些衣服将这女子跟自己牢牢地拴在了一起。

凌玉霄之所以将那女子跟自己脸对脸的拴在一起,就是为了给她气方便,而跟她拴在一起,是为了给她运气方便,也是怕在这么快飞驰的速度中,万一把她甩下龙鱼,那她就算完了,所以他才这么将她和自己捆绑在一起,他这是用自己身上的热度和本身的功力给她御寒,为她暖身。

那女子开始不知玉霄什么意,但这危难之中,玉霄这么做,虽然等于非礼,轻薄她,可是任何人也不会在水中强奸女人,更不可能在逃命的时候,还有这个闲功夫做这事,所以这女子很是聪明,知道自己怎么也是一死,说不定就活活被冻死,就算穿着那些衣服也没用,而且死了后,就算**裸的死去,自己也不知道了,而且这奇男子说不定是好意,所以,就任凭玉霄随意了。

可等她跟玉霄这么一肌肤相接的贴在了一起,就觉得一股热气从玉霄身上的各个毛孔中释放而出,直接融入了她的身体中,立刻她就觉得没那么冷了。

这女子瞬间什么都明白了,于是紧紧的双手抱紧了玉霄,干脆就跟玉霄贴在了一起,虽然她的上半身暖和了,可是下半身依旧冷的很,虽然热气也传到了她的脚下,可是依旧是冷的要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