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111章 漂流2

第一百一十一章 漂流2

这女子最后也不顾什么羞臊了,干脆就双腿盘在了玉霄的腰上,双臂抱住了玉霄,跟玉霄搂抱在了一起。

就这么,玉霄一抱着这女子,一引背后苍穹剑的热度给这女子注入体内,帮这女子御寒,一还不断的跟这女子接吻亲嘴给她换气,但玉霄骑着龙鱼飞驰的速度可没有变,依旧是奇快如电!

凌玉霄暗暗的好笑,实在想不到竟然有这么奇妙的事,到了最后,那女子干脆嘴巴都不跟玉霄分开了,就这么跟玉霄嘴对嘴贴在一起,玉霄附着身子,将她压在身下,双手抱着龙鱼,就这么飞速而行。

其实玉霄也是庆幸的很,这要救的是个男子,这么抱着男子接吻换气,简直都能尴尬死,不过,就算是女子,玉霄也是极其的尴尬,因为毕竟素不相识,这么肌肤相接,紧紧拥抱在一起,亲吻在一起换气,玉霄都有了生理反应了,当真是难受的很。

凌玉霄心中是暗暗叫苦不迭,跟这女子这么亲密,一亲吻,一相拥,这女子光着的身子她都见过,虽然是为了救她,可是这女子一定羞臊的很,当然会纠缠他不放了,甚至是以身相许了,因为女子沾衣扯袖都为失节,更何况她身上都被玉霄看见了,而且跟玉霄这么亲密了,这岂不是沾惹上了她?

到时候,万一这女子一定要跟他,一定要嫁给他,要死要活的不放他,那该如何是好?

所以玉霄怀里抱着美人,跟美人亲着嘴,但心里却是苦的很。

他本以为自己这一生,除了卓悠悠、曲仙儿、洪袖儿、楚桂儿四个人之外,任何女人都不再喜欢,也不能对不起这四个红颜知己,就算娶妻,也是娶这四个人,也绝不会娶别人,可是如今,偏偏就跟一个女人扯上了关系,而且还是抖落不净的关系,这如何对得起四个姑娘?

到时候,四个姑娘得知他又跟别的女人在一起,而且还跟别的女人**裸的相拥亲嘴,最后再发生关系,那该如何是好?

凌玉霄简直都气疯了,暗暗的骂老天真不是东西,竟然设出这么个圈套来捉弄他玩,他感觉自己简直就是老天的玩偶了。

但不救她良心上又过不去,而且既然已经救了她,又如何能抛弃她?所以,玉霄尽量不把她当女人想,一切的注意力都在前方了。

但就算不把她当女人想,可是这么拥抱在一起,那里能没感觉?

她的胸又大又挺,就这么紧紧贴在他的胸前,他就感觉有两软软绵绵的东西就这么跟紧紧靠着自己,一个女人要是这么贴在一个男子的身上,那男人会是什么感觉?若是没有一点感觉,恐怕这世上没有这种男人。

就算是佛祖这么跟观音相拥贴在一起,恐怕就连佛祖也受不了了。

他可不是什么圣人,也不是坐怀不乱的君子,他是一个人,一个正直的人,也是一个正常的男人。

这世上什么叫幸福?简单的说,就是人的所有**都可以得到满足,就叫幸福,尤其是食欲,**,更是人不能少的。

她不但跟玉霄贴在一起,而且她的双腿怕掉下去,是紧紧的盘在玉霄双腿上的,玉霄也怕在龙鱼上滑下去,是附身将她压在身下的,可以这么说,玉霄就将她压在腿下,两个人几乎就是趴在龙鱼身上,只不过是她脸朝上,而玉霄脸朝下对着她,嘴对嘴,胸对胸,男人的东西对女人的东西,就这么贴在一起,如何能没感觉?

但玉霄毕竟是正人君子,虽然这么贴在一起,虽然他男人那里有了反应,可是他依旧没有做出越轨的动作,而是运用清虚真气将这股火压了下去。

那女子却渐渐的失去了羞涩,而喜欢这种感觉了,一之上,就这么跟玉霄嘴对嘴的亲吻在一起,就连香舌都塞进了玉霄的嘴里,似乎是心甘情愿的奉献自己给玉霄了,二人真的亲吻在了一起。

玉霄也无法抗拒,只好就跟她这么亲吻着,因为他一松口,水就立刻涌进来了。

这女子脸上满是微笑,一双眼睛含情脉脉的注视着水中朦胧的玉霄,一双玉手轻轻的抚摸着玉霄的脸颊,抚摸着玉霄的身子……

玉霄心中生气,看得出这女子极其的享受这种心跳的浪漫感觉,可是玉霄却气的要命,因为他心中爱的人是那四个姑娘,而不是怀中的她,若是被她缠住,如何对得起那四个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姑娘?

这女子也许已经认定了玉霄是上天赐给她的礼物了,所以,虽然这么凶险,虽然是在逃命,可是这女子脸上满是微笑,一脸幸福的神韵,真可谓是就算一起进地狱,她都心满意足了。

气的玉霄也不再看她,只是抱着龙鱼,压着她一直往前飞驰。

就这样,二人也不知逃出了多远,渐渐的,玉霄感觉到水开始有点咸了,轻轻的伸出舌头接触了水一下,果然是咸咸的,玉霄暗暗的道:“难道我这已经逃进了大海中了?”

果不其然,玉霄这么一飞驰,龙鱼乃是神物,又是拼了力,他这么足足骑着龙鱼在大河中飞了足足有四个多时辰的程,竟然飞出了鸭绿江,冲进了东海中!

可是那道龙卷风可依旧没停,依旧在身后追袭,玉霄多聪明,感觉到到了大海,也感觉到附近的水域宽了许多,于是又往前飞了很远,知道完全进入大海了,而且也够宽广了,于是他不再直着往前冲,而是一拐弯,用手一指,让龙鱼开始拐弯,往左上方游去。

龙鱼乃是神兽,当然也感觉到了大海中了,知道总算逃过了危险了,因为到了大海中,这么宽广,只要拐弯走,就能甩掉龙卷风了。

玉霄骑着龙鱼一直往上游了又很远,这才感觉到风波小了些,知道龙卷风已经往大海深处卷去,自己总算逃过了这劫难。

玉霄还怕危险,于是,边往前骑着龙鱼飞,边命龙鱼慢慢的往上游去。

终于,他从水中露出了头,一看,天早就亮了,也不知是什么时候了,虽然天亮了,可是天空阴霾,空中依旧是狂风大作,海浪滔天,就连天空中都下起了冰雹。

他本是晚上进了鬼族的,可是经过这一逃跑,不知不觉中已经过了一夜了,如今这时刻,正是中午时分了。

凌玉霄长出了一口气,松开了她的嘴,吸收了一口新鲜空气,觉得甚是舒服,用皮肤虽然能呼吸,可还是不及用嘴和鼻子呼吸的好。

那女子也是一样,也是长出一口气,吸收了一口新鲜的空气,可是一看大海茫茫,海浪滔天,大浪卷起都几十丈高,四周漫无边际,吓得她脸色惨白,紧紧抱着玉霄的脖子,哇的一声就哭了。

龙鱼在水平面上游着,玉霄和这女子露着头,出来透口气,龙鱼也趁机浮在了水面上,也休息了一休息。

这也就是龙鱼有飞天遁地的本事,换做其他的神兽,累也累死,冻也冻死了。

龙鱼虽然在水中飞出了这么远,足足有三千多里水,可是对龙鱼来说这也是小菜一碟,因为龙鱼有无上的神力,若是飞天,都能飞出青天苍穹,这区区几千里的水,根本不在话下。

那女子一看自己真是身临绝境,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身处茫茫大海,而且海浪滔天,可谓是到了绝地,幸好身边有个男子,她的心也有了点依靠。

凌玉霄最见不得女人哭,一看她哭的这么无助,知道她怕极了,叫谁谁不怕?就算是曲仙儿等四个女子,到了这种地方,也会吓得哇哇大哭的,更何况她一个弱质女子,不是修道之士了。

凌玉霄柔声道:“喂,喂,你别哭嘛,没事的,没事的,我会救你的,你看看,我有龙龙,只要有龙龙在,这小小的大海淹不死咱们的,你就放心吧,我这就送你回陆地。”

那女子哇哇的哭着,抱着玉霄的脖子,哭泣道:“这怎么是好,你难道不怕?”

凌玉霄大奇,没想到这女子能听懂他的话,也会说话,这样更便于交谈了。

凌玉霄哈哈一笑道:“我怕什么?你不是也看到了,我可以不用嘴巴呼吸的,我也不怕冷,我又有龙鱼,上天入地,我怕什么?你就大胆的放心吧,只要你别跟我分开,你是什么危险也没有的,放心,不要哭,我会救你的,我也会飞天的本事,想要出海容易的多,你就放心吧。”

那女子定了定心神,脸红了,柔声道:“谢谢你……要不是你……我……我早就冻死了,也被大风卷走了,谢谢你,你真是个好人。”

她说着,张开嘴又跟玉霄亲吻在了一起,将香舌塞进了玉霄的嘴中,跟玉霄的舌头缠绕在了一起。

凌玉霄赶忙松开了口,尴尬一笑,道:“不要……不要这样,这不是在水里。”

那女子红着脸一笑,咬着玉霄的耳朵道:“我叫翡翠,你呢,你叫什么名字?”

狂风怒号,海浪滔天,天空中下着冰雹,虽然两个人靠的这么近,可若是不大声说话,根本都听不见。

她咬着玉霄的耳朵说,玉霄当然听的见了,只好也道:“我叫凌玉霄。”

“什么?”

她淘气的将自己的耳朵凑近了玉霄的嘴巴,吃吃笑道:“我听不见,你大点声说!”

凌玉霄这个气,暗暗的道:“这臭丫头名字倒是挺好听的,翡翠,翡翠,可也是这么淘气。”

凌玉霄凑近她耳朵,大声道:“我叫凌玉霄,听见了吗?”

翡翠盈盈一笑道:“我听见啦。”

凌玉霄看了看天,就见天空中越来越阴霾,冰雹越下越大,海浪也越来越大,这么恶劣的天气,是无论如何也不能出海的,玉霄皱眉道:“翡翠,咱们还得要到水中去,在大海里返回去,外面风暴太大了。”

翡翠点头道:“我什么都听你的。”

凌玉霄道:“你准备好了,闭住呼吸,咱们这就沉下去了。”

翡翠急忙叫道:“先别,先别……”

凌玉霄道:“怎么,还有什么事?”

翡翠脸通红,轻声道:“我……我想解手……”

凌玉霄根本没听清,将耳朵凑近问道:“你说什么?”

翡翠对着他的耳朵道:“我……我想解手……”

凌玉霄皱眉道:“什么解手?”

翡翠一看他没听明白,红着脸凑近他耳朵又道:“我……我想方便一下……”

凌玉霄听明白了,当真是哭笑不得,凑近她耳朵道:“喂,大便小便?”

翡翠臊的脸红的犹如红盖头一般的了,但也只好轻声道:“小……小便……”

凌玉霄哑然失笑,不住的摇头,其实,飞驰了这么久,哪里能有时间去方便,可是她竟然要去方便,这大海茫茫的也无处去方便,幸好她不是大便,否则更麻烦了。

凌玉霄对着她耳朵道:“幸好你不是拉屎,而是撒尿,既然是撒尿,就尿在裤子里吧。”

翡翠红透了脸,嗔道:“这……这怎么能行?”

凌玉霄扑哧一声笑了,对着她的耳朵道:“其实,就算你尿裤子,也没事的,反正都是水,这区区的一点尿水,你以为能臭了大海吗?其实,我也是在原地撒尿的,在这里是没办法的,没事的,你就将就点吧……”

翡翠嘤咛一声,钻进了他的怀中,嗔道:“你真坏,真粗俗,什么拉……呀,撒……的……”

凌玉霄苦笑道:“我粗俗?总比你们女人虚伪好吧?难道你们女人不拉屎撒尿?你要是实在没办法,我只能放开你了,你看看大浪滔天的,万一你被水冲走,我可没地方捞你去,到时候,你被鲨鱼吃了,就不用拉屎撒尿了,直接就做大便了,快点闭气吧,你看看远处,又来风啦。”

翡翠无可奈何,只好不言不语,凌玉霄哈哈笑道:“其实,你何必说出来,反正是小便,你就算尿裤子了,我也不知道呀,真是大傻瓜,哈哈,快,闭气,下水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