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112章 水晶泡泡1

第一百一十二章 水晶泡泡1

海中的景色美极了,竟然也有山,也有树,也有草,就连陆地上没有的,这里都有,珊瑚,鱼群,各种各样的鱼,就在气泡外来来回回的游动着,当真是美极了。

凌玉霄甚是得意,这冰气罩内的空气,二人慢慢的呼吸,足能呼吸一阵子了,再也不用光跟她亲嘴了,当真是省事的多了。

这光亲嘴,即使是美人的嘴,也能亲腻了。

凌玉霄伸手就要去解开拴在他和翡翠身上的衣服,他将衣服接在了一起,怕她万一再掉下去,所以将二人牢牢的拴在了一起,这么拴在一起不但不舒服,而且也容易出事。

和一个女人这么贴在一起,当然容易出事。

朦胧中更是一种极度诱惑的美,而且他还是这么一个年轻的男子,至今还没有碰过女人的大男孩了。

这么一个又美又靓,又香又软的女子就在眼前,低头就可以亲嘴,伸手就可以摸胸,下半身男人那里也正好在她最神秘的地方磨磨擦擦,那是一种什么感觉?

烈火焚身的感觉真是不好受,他修道多年,几乎都受不了了。

他的手伸了好几伸,想揭开她在水中随着水波朦朦胧胧的薄纱,想探索一下女人的最美之处,用手去触摸一下那最软的地方,但他依旧是停下了手,因为那里可触摸不得,一旦碰到,恐怕他的情yu瞬间就如火山爆发一般再也难以自制了。

若不是因为这困境,若不是因为迫不得已,他宁死也不愿意跟她绑在一起,因为他无论如何不能对不起自己的四个红颜知己。

他幻想着,眼前这女子要是换上曲仙儿、洪袖儿和楚桂儿,换上卓悠悠,那他早就忍耐不住,就将她们的衣服剥光,在这大海内的气泡中就和她们快活**一番了,因为就算他对她们那样,都不要紧,大不了就娶她们为妻就是,可是眼前的女子呢?若是这么做,难道也娶她为妻?娶她为妻,那另外四个呢?

所以他是苦恼万分,这么好的机遇,换做任何男人恐怕是做梦都遇不到的好事,可是他宁愿都不曾遇到。

可若要再这么紧紧靠在一起,那当真是会出事了。

忽然间他发现,大自然造物之神奇果然是奥妙的很,男人和女人之间正好一凸一凹,男人上半身缺少白玉一般又大又圆的‘玉峰’,而女人却有,女人缺少男人下半身多出来的一块,而男人却有。

也许,男人和女人本是一体的,是上天无情的硬生生的将男女分开的吧。

生命本就是孤独的,难道生命活下来,注定要寻找自己另外的一半‘身体’?

可是他身边的‘身体’已经太多了,多的多达四个,如今,又出现了第五个,当真是苦恼的很了。

翡翠就用纤纤玉手揽着玉霄的脖子,趴在玉霄的脖颈上,凝望大海内中游来游去的鱼儿,还不时的在他耳边淘气的吹着气。

凌玉霄更是受不了了,就觉得男人那里实在涨的难受,翡翠其实也感觉到了他跟自己不同的某一处有了神秘的变化,她也是大女孩子了,虽然没有见过那东西,可是却明白那就是她们女人一辈子的宝贝,最爱的东西。

但她没有动,其实动也是白动,她不但没有动,而且就将自己最神秘的地方跟他接触在了一起。

玉霄暗暗的道:“不行不行,再要这么下去,我简直都能难受死,难道我真的要做出对不起她们四个的事?”

凌玉霄身子一动,打定主意去解开缠在彼此的那些衣物,他这么一动,翡翠察觉了,红着脸道:“霄哥哥,你要做什么?”

凌玉霄苦笑道:“咱们绑在一起这么久了,你会不舒服的,我解开衣服,你自由的活动一下,这个气罩一时半会不会破的,没事的。”

翡翠一听他要解开裹在彼此身上的衣衫,心中惧怕的很,因为这茫茫大海深处,万一没有了这奇男子的保护,掉了下去,就算不是大风大浪,她也必死无疑了。

而且这么拴在一起,她觉得很舒服,丝毫也不难受,而且她也觉得好有安全感,若是一旦脱离了他的怀抱,恐惧立刻就袭遍了她的全身。

翡翠失声痛哭,抽泣着道:“霄哥哥,我……我怕,我怕……”

凌玉霄皱眉道:“你怕什么,我不是在你身边吗?”

翡翠轻轻哭道:“不……你不要解开,我真的好怕,在大海里,这么多水,万一要是……不行,真的不要,我求求你了……”

凌玉霄柔声道:“傻瓜,你怕什么?我不是告诉你没事的吗?”

翡翠哭着连连摇头道:“不不,万一要是破了,我怎么办?而且这大海茫茫的,又潜水潜的这么深,我……我真的很怕啊……”

凌玉霄苦笑道:“那我解开,你先轻松一下,再说,咱们面对面的捆在一起,实在不方便,这样吧,你背过身去,不是更舒服吗?”

翡翠哭的更厉害了,痛哭道:“不不……不要,我不要看不见你,看不见你我真的好怕,而且,要是破了的话,我会……我会憋死的,到时候,就算你给我……换气……也……也不方便呀……这样多方便……我也看得见你,我就不怕了……求求你,不要……”

凌玉霄的心都要被她哭碎了,柔声道:“傻瓜,不要哭,不要哭,我只是跟你商量一下,你觉得怎么舒服,我就怎么着。”

翡翠抽泣道:“这样就挺好,就这样吧,我……我觉得挺好……”

凌玉霄心中苦笑道:“挺好?你倒是挺好,你也不想想,我可是个大男人,在水中也就罢了,可是如今我化出气罩来了,咱们就跟在地上没什么区别了,你叫我怎么受得了?”

翡翠轻轻抽泣道:“除非你……你想让我死,反正我的命是你救的,霄哥哥,你要是想抛弃我,让我死,那翡翠也无可奈何,霄哥哥,翡翠的命就在你手,你若是觉的翡翠讨厌,那就淹死翡翠好了,呜呜呜呜……”

凌玉霄叹了口气,他知道,翡翠的确是怕的很,不要说是她一个弱女子,就连他深处在这茫茫大海深处,都莫名其妙的有一种恐惧感。

凌玉霄安慰道:“傻瓜,我怎么能讨厌你呢?我怎么能淹死你呢?好好好,就这样行了吧?不要哭,不要哭嘛……”

翡翠心中暗自好笑,这哭泣是对付男人的最好办法,而且她这么美的姑娘哭泣,任谁也不会这么硬心肠。

翡翠抽泣着道:“我就知道你……你是个好人,谢谢你……”

她也不害羞了,仿佛跟玉霄亲嘴接吻早就习以为常了,张开嘴就跟玉霄亲吻在了一起。

凌玉霄心中一荡,这在水中亲嘴跟在空气中没有水的地方亲嘴,那感觉又有不同了,更加的真实了。

凌玉霄赶忙闪开,苦笑道:“不要这样,这……这不是在水里……”

翡翠吃吃笑了,将手臂圈住了玉霄的脖子,含情脉脉的注视着玉霄。

凌玉霄苦笑道:“喂喂,你别这么看着我好不好?就算不解开,你理我远一点行吗?你这样,我……我怕会对你轻薄的……你明白吗……”

翡翠笑的犹如一朵花,盈盈笑着,柔声道:“傻瓜,咱们都这样了,我还计较什么?霄哥哥,你不用这么苦恼……翡翠是心甘情愿的,你……你想怎么就怎么,翡翠都愿意的……因为你就是上天赐给我的……”

凌玉霄连连叫道:“喂喂,你可不要这么想,咱们可是一清二白的,我这样都是迫不得已的,以后你该嫁人嫁人,就当没这回事。”

翡翠啜泣道:“咱们都这样了,你叫翡翠以后再嫁给谁?霄哥哥,难道你不喜欢翡翠?讨厌翡翠不成?”

翡翠是认定了这一辈子跟定了玉霄了,而且在生命攸关之际,出卖身体又算的了什么?更何况他这么英俊这么有本事了,女人都喜欢有本事的男人,这并不奇怪。

所以,翡翠不但心甘情愿的把自己奉献给玉霄,而且也是真心的爱上了玉霄,因为像玉霄这种天上地下,水里冰里都来去自如的奇男子,简直世上没有几个,这么一个好男人在眼前,若是不珍惜,她就是太傻了。

凌玉霄皱眉道:“喂,我不是跟你说了嘛,咱们是迫不得已的!我又不是故意的,所以,就当我没救你好不好,就当咱们谁也不认识谁,你还是冰清玉洁的身子,为什么不能嫁人?等我送你回家,我就走,就当咱们素不相识,这件事我发誓守口如瓶,绝不会对别人说的。”

“呜呜呜呜,那你是讨厌我了,呜呜呜……我知道,我生的不漂亮,我丑陋,我不好,呜呜呜……你一定是讨厌我……”

凌玉霄双手加额,长叹道:“我的天!老天爷,你这王八蛋,你这不是耍我玩吗?”

凌玉霄解释道:“翡翠妹妹,你别哭嘛,我怎么能讨厌你呢?谁说你丑了,你很漂亮的,真的……”

她的确是很漂亮,她的肌肤白如雪,白里透红,她身材苗条,凸凹有致,是可以令每一个男人都满意的**,不胖不瘦,躯体充满了青春和弹性,她的五官就像她的名字一样,犹如精雕细琢的翡翠,真是天生丽质,她的美可以说毫不逊色于他四个红颜知己。

在他四个红颜知己中,论娇艳,要数曲仙儿,论清纯,要数卓悠悠,论巾帼之美,要数洪袖儿,论天真可爱之美,要数楚桂儿,可是她的美却完全不同,她的美是一种恬静之美,美的是那么的温柔,那么的令人赏心悦目,当真犹如天然翡翠一般。

翡翠啜泣道:“那……那你为什么这样对我,一定是你嫌弃翡翠,不想要翡翠,你跟我都这样了,我已经是你的人了,这还有什么好说的……”

凌玉霄长叹一声,轻轻的给她擦了擦晶莹的泪珠,柔声道:“好妹妹,不是霄哥讨厌你,也不是不喜欢你,其实,我很喜欢你,你也很漂亮,只是……只是我还有别的女人,我不能对不起她们的,你明白吗?”

翡翠怯生生的问道:“真……真的?你们成亲了?”

凌玉霄叹道:“没有成亲,不过我很喜欢她们。”

翡翠更是大奇,他居然说她们,难道还不是一个女子?

“那……那既然你没有成亲,这有什么对不起她们的?难道你……你们有了婚约了?”

凌玉霄苦笑道:“没有婚约,我们还是清白的。”

翡翠简直觉得不可议了,问道:“既然你……你没有成亲,又没有婚约,你……你就算跟我在一起,又有什么对不起她的?”

凌玉霄叹道:“你不会明白的,这事说来话长了……”

“那……那她说过喜欢你来吗?”

凌玉霄哈哈笑道:“她们没有说喜欢我,而且还很讨厌我。”

翡翠吃吃笑道:“既然她们讨厌你,又没说喜欢你,你们没有成亲,又没有婚约,那你凭什么说不能对不起她们?”

凌玉霄叹道:“反正你不会明白的了,我知道她们是喜欢我的。”

翡翠抽泣道:“反正我也不管,我就是你的女人了,就算你成了亲,娶了妻,我就是做……做小……我……我也认了。”

古时女人最大的优点就是认命,所以,离婚的人很少很少,一般夫妻都能相伴到老,女人也多数贤惠温柔。

而如今女人最大的缺点就是不认命,总是想的太过高贵,把自己当作多么值钱,想自己的男人,既有钱又有权,又低声下气的听她们的话,甘心做她们的奴隶,从此之后,女人骑在了男人的头上,所以,现在的女人离婚的特别多,过的也不幸福。

最主要的原因就是,男女平等了,女人不再认命了,而希望男人认命,所以,注定不会幸福。

可是她是古时候的女子,最大的贤惠之处就是夫唱妇随的认命,就是嫁给那个男人,就要全心全意的一生一世的跟随那个男子,真心的侍候他,所以,古时候的女人多贤惠,而如今的女子多泼妇,没有几个贤惠的,就是这个道理了。

所以,有时候,女人还是不要太过刚强的好,因为男人喜欢的是温柔的女子,而不是武则天那样的女强人,霸权主义的女子。

凌玉霄的心简直跳成一团了,翡翠依旧是这么顺从,就将自己最吸引男人的地方交给了玉霄。

凌玉霄叹道:“唉,咱们要是再要这样下去,一定会出事的。”

翡翠何等的聪明,她早就看出玉霄总是在望着她的脸和她丰满的胸,他的手起起落落,始终拼命的控制自己,不让自己去摸她,翡翠心中暗自好笑,暗暗的道:“玉霄看起来这么顽皮大胆,可是他做人还是这么拘谨,这么正气,竟然真的不去碰我,真是个傻瓜。”

玉霄的确是看起来既顽皮又胡闹,而且大胆荒唐,可是他为人却是那么的正气,若不然的话,他跟三个姑娘青梅竹马一起长大,恐怕换个别的男子,早就跟三个姑娘有了关系了。

三个姑娘这么喜欢他,他要是硬要跟她们发生关系,她们三个任何一个都不会拒绝玉霄的,半推半就的早就满足了玉霄,可是玉霄没有那么做,因为他不能对不起她们,就算是要占有她们,也要等她们长大,彼此成了亲之后,这就是他之所以受人喜欢的地方了。

三个姑娘喜欢的其实也是他这点,虽然他有时候故意的捉弄她们,也亲过她们,但他们彼此之间依旧是冰清玉洁的。

人生还有一种痛苦就是选择,为什么人生要有选择?既然都有缘,为什么偏偏要做出痛苦的选择,难道幸福真的不能共有吗?

他真恨自己是个男人,真恨这世界分为男女,若是这世上没有yu望,男人不用跟女人成亲,不用选择,又怎会有这些痛苦?

但人生是没有选择的,他是男儿身,有yu望,需要释放yu望,只要yu望得不到释放,就会难受要死,这怎能怪男人好色?

怪就只怪这造物主太会捉弄人了,偏偏造就男女出来,让彼此都有yu望和好奇,然后让这生命生生世世的繁衍生息,世世代代的做玩偶供天地玩弄!

翡翠吃吃笑道:“傻瓜,霄哥哥,翡翠已经是你的女人了,你何必呢?你……你摸摸,翡翠的心跳的好快……”

她拉过玉霄的手,就按在了自己的胸上,玉霄急的一身是汗,赶忙缩回了手,脸都红透了。

翡翠吃吃笑着,又跟玉霄吻在了一起,轻轻道:“傻哥哥,翡翠完全是自愿的,就算你有别的女人,翡翠都无怨无悔的……”

玉霄最后的一道防线被彻底的攻破,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了,而且他早就想摸摸女人那最柔软的地方,整日里三个美丽性感的姑娘,就挺着胸在他面前晃来晃去,说是不想摸摸没有幻想的人,一定是伪君子,他那里能不想。

眼前的她,根本不在乎任何事了,早就把他当做了自己的男人,她身上任何地方都交给他了,他那里还能控制的了自己。

于是,玉霄也跟她亲在了一起,一只手就探进了她的肚兜内,轻轻的捏着她最柔软最美男人最爱的地方,二人就在大海深处,在气罩泡泡内,浪漫的拥吻在一起。

这世上什么事是最浪漫的事?

恐怕对她来说,没有什么比在海水的气泡中跟心爱的男人忘情的激吻彼此的抚摸更浪漫的了。

就算下一刻她葬身在大海中,那她这一生也没有遗憾了。

这浪漫的奇缘并不是每个人都能经历的,也不是每个人都有这么好机会的。

这当真是浪漫的很,他们骑着龙鱼,就在幻化出的氧气泡泡内,忘情的激吻,就在这神秘的大海深处彼此的相拥,就在纷纷乱舞的鱼群中享受这份柔情蜜意的**……

二人亲吻了片刻,她的肚兜也被掀开了,玉霄就这么抚摸着她,忽然间,长叹一声,又给她将肚兜拉好,掩住了她的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