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113章 翡翠城2

第一百一十三章 翡翠城2

翡翠眼中含着泪道:“山海爷爷他……他去世了吗?”

凌玉霄长叹道:“早在八年前,就去世了。

翡翠轻轻的哭泣了起来,轻轻道:“山海爷爷对我们朝鲜族有大恩大德,我们朝鲜国,不知你听没听山海爷爷讲过?他……他还记载到了山海经中了。”

凌玉霄道:“听说过,而且山海经就在我手,你们朝鲜国我听过,好像你们朝鲜族附近还有个天毒国对不对?”

翡翠道:“对呀,现在天毒国也存在呢,虽然不如我们朝鲜族的人多,可是也少不了多少呢。”

凌玉霄问道:“那山海爷爷怎么对你们朝鲜国有恩了?”

翡翠叹道:“我听爹爹说,早在四十多年前,山海爷爷为了写山海经游记,就来到了我们朝鲜族,我们朝鲜族的人那时候还没有自己的语言,还不会说人话,是山海爷爷教会了我们朝鲜族说你们炎黄子孙的中原话,又教给我们怎么织布,织网,故此,在我们朝鲜族住了好久,教会了我们朝鲜族好多东西,所以,是我们朝鲜族的大恩人,我爹爹对此念念不忘,提醒我们朝鲜族世世代代的记着山海爷爷的恩惠……”

直到现在,朝鲜国依旧将山海经当作是中国的第一神书,也许,就是因为写山海经的中国人山海老人对他们有恩吧。

其实,那时候的朝鲜说的也是中国话,用的也是中国文字,只是后来渐渐的变了罢了,但也能见到中国文化的雏形。

凌玉霄长叹道:“原来如此,山海爷爷的确是这世上最可敬的人,他每到一个地方,总会教会哪里的人说我们中原话,将我们的文化传播给他们,让文明传遍全世界,让人类都可以过的好一些……”

翡翠道:“是呀,山海爷爷真可敬,我们朝鲜人一辈子都忘不了他,不……是生生世世都忘不了你们炎黄子孙对我们的恩情,若是忘了你们中原人的恩情,我们朝鲜人简直都是畜生不如了。”

的的确确,中国对朝鲜可谓是世世代代的当作一家人对待,对朝鲜的恩情可谓是比天高,比海深,朝鲜人若是忘了中国人对他们的恩情,恩将仇报的话,果真是畜生不如了。

古时,中国人助朝鲜抵御日本人的侵略,日本的丰臣秀吉侵略朝鲜的时候,就是中国大明朝帮助朝鲜度过了灭国之厄。

现代更不必说,抗美援朝,若没有中国,朝鲜必然灭国,抗美援朝之战,是中国人不畏强敌,血战美国,才取得了那次胜利,那胜利可谓是来之不易!

世世代代,中国和朝鲜都是姊妹国,朝鲜是中国的附属国,中国都是尽所有的力量去帮助朝鲜,就像一个大哥哥照顾小弟弟,关怀小弟弟一般。

凌玉霄道:“不过,你们族的名字好奇怪,为什么叫朝鲜呢?”

翡翠微笑道:“因为我们族总是朝着阳光吸收新鲜空气,所以就叫朝鲜了,而且我们族是打鱼为生的,鲜鱼,故此这也是原因了。HTTp://”

凌玉霄笑道:“那你们族房子的大门是不是都面朝东南方呢?”

翡翠笑道:“是呀,霄哥哥,你真聪明,我们族房屋都是朝着东方的,不像你们那样,你们的房屋是朝着南方的。”

凌玉霄从乾坤袋内取出了一些糕点吃的,让翡翠吃了点东西。

翡翠吃吃笑道:“霄哥哥,你这个小口袋好好玩呀,这么小,怎么装了这么多东西?”

凌玉霄笑道:“这可不是一般的口袋,这乃是乾坤袋,可以装百十个人都不是问题呢,这口袋里的糕点吃喝,其实都是我三个师姐带来,存放在我的乾坤袋内的,现在倒好了,便宜了我了,唉……只不过,不知道她们三个和廉大哥夫妻有没有逃过这场劫难,不过,我估计他们应该没有事的,因为廉大哥有吉量马,我把天马给了三个师姐,应该能避过此难的。”

玉霄还真没猜错,幸亏他叫天马去找三个人,否则,三个人还真是难逃活命了。

翡翠心中酸溜溜的,她虽然表面上说是什么都不在乎,可是眼前的男子跟自己刚做完男女间的事,抱着**的自己,抚摸着自己,但却在想别的女人,一种醋意难免生出来了。

但翡翠是聪明的女子,知道仅是一日的恩爱,哪里比得上人家好几年之情,比起另外的女子,当然是有所不及了,若是现在争风吃醋,只会引的眼前的男人对她不满。

她这么聪明,哪里能办这种蠢事,所以,翡翠笑盈盈的问道:“你跟那三个姑娘都很好吗?她们就是你说的要娶的姑娘吗?你就是因为她们,才一直不想跟我这个的吗?”

凌玉霄点头道:“不是三个,是四个,这四个人都是跟我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我们感情很好,唉……这一次我出了事,不见了人,她们四个也不知道该多伤心,一定会哭好几天的。”

这四个人哪里是哭好几天,一直哭了十几天,直到叶方士算了算,知道玉霄顺水而走,说不定能逃脱,这才稍微好点。

卓悠悠和玉蝶在龙女山,也接到了消息,卓悠悠和玉蝶也哭了好长时间。

翡翠道:“那……你跟我讲讲你的故事好吗?”

玉霄点点头,抱着她,二人脸对脸,拥抱在一起说着话,这狂风冰雹的寒夜,两个人**裸的抱在一起睡,倒是不再孤独寂寞了。

凌玉霄怀中就抱着朝鲜国的公主,一只手轻轻的放在她柔软的胸部上,一只手将她抱在怀中,就这么沉沉睡去。

这里虽然是荒郊野外,但他们靠近大海,而且又是这么恶劣的天气,到真没见到什么野兽出来袭击他们。

其实,就算有什么野兽,来到玉霄这里,也只是白白送死,不用玉霄动手,什么野兽看到龙鱼也都退避三舍,躲都来不及,哪里会前来袭击玉霄。

不过就算是这样,玉霄也不敢大意,依旧化出寒冰,加厚,将九子凝冰剑和天地苍穹剑插在中间自己化出的阴阳太极图的两个点上,将双剑插在太极图的阵眼上,护住了自己。

这样,就算什么猛兽撞破了冰罩,也有两把神剑卫护着他,也不至于受伤。

这一晚玉霄睡的真香,怀中抱着美人,手中摸着软软的娇乳,身子跟她缠绕在一起,当真是舒服**极了。

她这一晚睡的也很香很舒服,要不是被男人抱着,有了依靠,在这凶险的野地,她怕都能怕死了,别说睡觉了。

男女之间,根本就是彼此的需要,有时候,女人比男人更需要婚姻和家庭,因为女人要的是一辈子的依靠。

而男人则不同,男人要的是一时快乐的**。

当天亮的时候,二人都醒了,再看这天,依旧是黑云滚滚,冰雹不断,这要不是太冷,恐怕下的不是冰雹,而是暴雨了。

玉霄就是一皱眉,这么恶劣的天气,怎么能赶?

所以,无可奈何,只好还在这冰罩内住着,幸好玉霄身边有龙鱼,否则,真要挨饿了,因为这么恶劣的天,找猎物都难。

玉霄让龙鱼下海捉了几条大鱼,然后炙烤熟了二人吃。

吃完了没事做,二人就做男女间最喜欢的事,玉霄倒是真的喜欢上了翡翠,因为她实在是太性感,太温柔,也太漂亮了,常言道,一夜夫妻百日恩,男女发生了关系,当然感情就更不一样了。

这么恶劣的天气一连持续了七天,两个人就在这大海边,在这简陋的冰罩内彼此相拥不离不弃的快活了七天。

终于,到了第八天,这恶劣的天气终于转好了,天空中的乌云也消失了,冰雹也不下了。

翡翠简直都不想离开这里了,因为这里虽然是荒郊野外,可却是她的天堂。

而且离开这里之后,送她回到了家,说不定他就会离开了,他不是一般的人,这几日来,在彼此的交谈中,她了解的他一清二楚。

玉霄告诉她,送她回家后,就会去东海内寻找青春永驻不老珍珠果和美人鱼的泪,好给姐姐被毁容的脸复原,她真怕玉霄这么快就会离开她,她不想跟他这么快就分别。

但这就要走了,她也没有理由再说什么,只好上慢点行走,想着什么主意,到了朝鲜族后拖住玉霄,让他多住几天,和自己多亲近几天。

最起码自己怀孕之后,他再离开自己,那么,有了他的骨肉,就不怕他不回来了,而且就算他不回来,她也不再孤独了,可以跟他的孩子相依为命,见到孩子,就等于见到他一样了。

女人的心男人永远都不会懂,翡翠打的这个主意,玉霄根本没猜透。

凌玉霄跟翡翠一起骑着龙鱼,就往朝鲜族飞去。

飞了不过二三百里地,翡翠就喊着头晕恶心,嚷着要休息,玉霄以为她真的不适应,只好就休息,可是翡翠这一休息就不想动弹,于是,就在原地住个一两天,然后再走。

再飞出去二三百里不远,她又是喊着休息,头晕,玉霄没有办法,只好又休息,又住个几天。

凌玉霄反正也不着急赶,就这么带着她四处游山玩水,这里住几日,哪里住几日,从东海南岸,到朝鲜族翡翠城,足足有三四千里地,本来玉霄要是自己行的话,这三四千里地,一日就可到达了,因为龙鱼的速度太快了,追日的时候,几个时辰就飞了好几千里地,别说一日的时间了。

可是带着翡翠,这三四千里地的足足走了二十天左右,真可谓是等于骑着天下第一神兽的龙鱼爬着走了。

虽然途遥远,可是这几千里地的程内根本没有一个人烟,不是荒山就是野地,因为那个时候,人并不是很多,就连朝鲜族都才有八百多人,可见那么辽阔的土地到处都是荒芜之地了。

二人倒也风流快活,一走,一**快乐,真可谓是快活至极。

虽然走的都是荒山野岭的雪山草原,但是,到没有遇到什么危险,碰到什么野兽,因为有龙鱼这么凶的神兽在,任何野兽见到早就躲到一边去了,哪里敢惹他们,更何况,就算有野兽,玉霄也不怕,遇到玉霄,也是野兽倒霉。

二人走了二十多日,嬉笑玩闹,当真是开心的很,这二十几日来,翡翠可谓是太开心了,不但每日里得到他的爱抚,而且还每日里跟他一起飞天嬉戏,这种快乐,她活这么大,都没有过的事。

这些日子以来,玉霄跟她的感情也越来越深厚,已经将她当作自己的女人了,而且本来她也成了自己的女人了。

不过,在他内心中,依旧没有忘了对四个姑娘的那份情,依旧时时在想着她们,惦记着她们。

这一日,终于到了翡翠城,翡翠城名字好听,不过就是在寒江边建造的一座土城罢了,不过,这座城建造的倒是满坚固的,而且还真是绿色的。

因为城中满是松树,就连城墙因为潮湿的缘故都有青苔,也许,这就是翡翠城名字的缘故吧,也许,这座城也是以翡翠的名字命名的吧。

翡翠城倒是没有什么大影响,龙卷风因为是在河中飞去的,余力虽然也涉及到了翡翠城,不过由于城池坚固,龙卷风也不是奔城而来,故此,虽然吹到了一些旧房子,可是大体还没有什么事。

虽然翡翠城没什么事,可是翡翠却出了事。

翡翠的父亲是朝鲜族的国王,也就是族长,朝鲜族八百多人,他说的算,也可谓是有权的人了。

但那时的族长,或者说是国王,根本没那么大的权利,种地时依旧要下地,打鱼时依旧要去打鱼,只不过,多了一些权利,那就是掌管整个族,大事小事,都要经过他的同意才能去做。